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纯纯欲动

纯纯欲动

作者:洛带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08 11:00:14

《纯纯欲动》的主要情节是:“揍你!”说完,我往前夸了一步,一拳砸到他的小肚子上,夏磊脸一下子就白了,瘦弱的身体跟熟透的虾一样,弓了下去。四周围观的人,齐齐发出一声不可置信的惊呼,他们可能预料到我跟夏磊要打架,但肯定没预料到是我主动打夏磊!一拳之后,夏磊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然后我抓住他的头发,拖死狗一样,把他从校门口一路拖到了对面的胡同里。很多人跟在后面,一起往胡同里面进,我回头吼了一声,“都他妈给我滚蛋!”
展开全部

纯纯欲动:野狗

老黑递过来的包子又脏又硬,也不知道他存了多少天,我不忍拂了他的好意,但说实话,我以前还从没吃过这么脏的食物,实在是吃不下去。

我把包子又递了回去,跟他说我昨晚上吃了很多东西,现在不饿。

老黑倒是不在意,接过包子,自个儿吃的很开心。

等他吃完包子,太阳出来,天气稍微暖和了一点,公园里的人也多了起来。我俩坐在那里,嘻嘻哈哈的聊着天,老黑跟我说,他打小父母都死了,跟着一个卖艺的师父,从河南来到我们这里,前几年他师父也死了,就留下他一个人流落街头,平时捡些废品卖。

这家伙脑子的确不太好使,不过简单的语言沟通看来还是没问题的。

老黑跟我说着说着话,忽然眼睛直直的盯着我后面,裂开嘴巴,嘿嘿的笑了起来。我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长头发超短裙的女人正从我后面走过去。

竟然知道看美女,果然还没傻到家。

这女的确实还挺漂亮的,我也转头盯着她裸露的大白腿看,估计是老黑笑声太大了,那女的发现了我俩色迷迷的目光,往这边骂了一声“傻逼”,然后跑远了。

我在老黑后背上拍了一巴掌,说,“下回偷看的时候别几把傻笑了,把女人都吓跑了,咱们还看个屁。”

我话音刚落,老黑又嘿嘿的乐了起来,我回头一看,果然又是一个美女走了过去。

我俩就那么一边看美女,一边扯淡,时间很快到了上午十点,我也饿的有点受不了了,我拍拍老黑的肩膀,问他想不想整点热包子吃。老黑这时候已经跟我混的比较熟了,拍拍肚子,憨笑着说,“俺当然想。”

我从地上爬起来,带着老黑到公园花坛里,浇地的水龙头旁,把脸仔细洗了洗,然后就带着老黑一起回家了。

我寻思明白了,要是就这么身无分文的出来瞎混,估计没几天我就得饿死,所以,我必须得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拿点钱出来。这个点我爸不管是去上班还是出去找我,总之肯定不在家,我正好能趁机偷偷溜回去一趟。

老黑傻乎乎的,也不管我去哪儿,拎上袋子就跟我走了。

等赶到我家的小区,已经快十一点了,我没敢从正门走,带着老黑,从偏僻的后门走了进去。跟我想象的一样,这个点,小区里基本上没啥人,路上也没遇到熟人,很容易就走到了我家门口。

我怕我爸万一在家,就躲在下面的楼梯口,让老黑去敲我家门,敲了一分多钟,屋里没动静,我这才放心下来,过去打开门,带着老黑进去了。

家里没人,只是有股很大的酒气,客厅桌子上放着半碟花生,以及半瓶酒,估计昨晚上我跑出来之后,我爸又喝酒了。想想也正常,他平时也是那幅尿性,昨晚上不喝酒才怪。

我找了张我爸的照片给老黑看,然后让他趴在我屋子里的窗户旁,往下面看着楼下的入口,要是看见我爸回来,让他第一时间通知我。

老黑笑呵呵的答应了,我找了件衣服出来,正准备去洗澡,老黑又叫住了我,我问他啥事儿,这家伙红着脸,哼哧哼哧的说,“俺想吃花生,喝酒。”

我一愣,这才想起来客厅桌子上的半碟花生米和酒,老黑这家伙自己在外头流浪,平时肯定吃不饱饭,倒是我疏忽了,我赶紧过去给他把酒和花生米端过去,又给他找了袋面包,然后才进去洗澡。

等我洗完澡换上衣服,身上一下清爽了不少,只是鼻子上还有点肿。我找了点药膏涂了,然后过去我房间里准备叫老黑也去洗洗。

我进去的时候,老黑正趴在窗户边往下看,严格执行着我的命令,旁边窗台上放着空了的酒瓶和碟子,我一看坏了,这夯货把大半瓶酒全喝光了。

这家伙将近一米九的身高,体重得奔着二百斤去,喝醉了我可扛不动。

我赶紧叫了他一声,结果他转过头来,依旧嗬嗬傻笑着,屁事儿没有。没想到这货傻是傻,酒量倒是不错。

我跟老黑交换的位置,我过去望风,让他也去洗了洗,然后给他找了两件我爸的衣服。我爸身高也有一米八,虽然没有老黑高,但老黑长期营养不良,身子瘦,衣服倒也勉强凑合。

老黑这家伙果然够黑,洗了之后,跟没洗也差不多,还是那么黑,不过皮肤外面那层黑壳没有了。换上我爸的衣服之后,这家伙身上的傻气消失了不少,四四方方的国字脸上,甚至看着还有几分威严,如果不傻笑的话,还是很有几分气势的。

我找了个双肩包,装了两件我的换洗衣服,给老黑也找了几件我爸的衣服,然后我又去我房间里把平时存下来的钱拿了出来。

家里平时花销都靠我在张叔那里打工,所以钱也都在我掌握中,只不过平时张叔给我发了钱之后,我都把钱放家里,自己每天只拿五块钱零花而已。当然,我在张叔那里毕竟只是兼职,一个月也才只给我发不到一千块,勉强能维持我和我爸的生活,家里根本没多余的钱。

我把所有的钱都翻出来数了数,一共只有三百多,我爸平时不去工作,我不敢都拿完,想了想,留了二百,自己拿了一百多零钱。

相比我离家出走的计划,这一百多块估计没啥大用,最多只能支撑着吃几顿饭。接下来我还得想办法再弄点钱回来才行。

看着这些钱,我又想起了张叔,他平时帮了我很多,这回忽然走了,也没办法去跟他道别,连不去上班都不能跟他说,希望他不会太生气吧。

心里瞎寻思着,很快我就收拾妥当了,因为担心我爸回来撞上,就赶紧带着老黑离开。结果走的时候,老黑非要背着他那个破袋子,我咋说都不行,只好依了他。

我俩从后门出了小区,老黑吃过东西了,可我这一天还粒米未进呢,我问老黑还饿不饿,这家伙很诚恳的使劲儿点头,还瓮声瓮气的跟我说,“你说过带俺去吃包子的。”

得,那就吃包子去吧。包子这玩意儿顶饿,现在经济紧张,吃这玩意儿正好。

我找了家包子铺进去,点了两笼包子,结果我才吃了两个,老黑这家伙就风卷残云得干完了一笼,把我看得目瞪口呆。

我问他还能吃几笼,老黑一抹嘴,羞涩得说,“俺要再吃十笼。”

老黑说这话的时候,有一种李小龙说我要打十个的即视感,霸气的一笔。

幸好我们这里是小地方,包子便宜,只要三块钱一笼。不过即便如此,这一顿饭还是干了四十块钱,从家里找出来的那一百多块钱,瞬间少了四分之一。

从包子店出来的时候,老黑涨的撅着肚子,一边打呃一边傻笑,同时还不忘记背上他那破袋子。

我问老黑傻笑啥,老黑说,“俺都快忘记吃饱是啥滋味了,今天终于又吃饱了一回。”

他这话说的挺辛酸的,我拍拍他的肩膀没说话,带着他往我们学校的方向去了。

半路上,老黑说一般下午这个点,很多饭店的生意该红火起来,他该去捡破烂,要剩饭了。我伸胳膊在他后脑门上拍了一巴掌,说,“要几把剩饭,你跟着我,我保证你顿顿都吃饱。”

老黑“嘿嘿”笑了两声,说,“只要能吃饱,要俺干啥都行。”

他话虽然这么说,但明显对我还是不信任,手里拎着那个破袋子,一点没有要丢的意思。

我也不勉强他,只是问他敢不敢去跟着我打架。老黑嘿嘿傻笑着说,“有啥不敢,俺以前经常打架。”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吹牛皮,不过我也没指望他打架,这家伙流浪了几年,身子骨估计早虚了,打架肯定不行,不过他个子高,加上一副成年人的相貌,去吓唬吓唬学生还是可以的。

我带着他到我们学校外面的一个小胡同里躲了起来,眼睛狠狠盯着学校的大门。距离放学的时间很近了。

野狗是会咬人的,没了家庭的包袱,我什么都不再畏惧,我要让欺负过我的人,全部付出代价!

纯纯欲动:报仇

很快,学生放学了,我使劲儿盯着校门,心里又紧张又兴奋,甚至都有些微微的颤栗。今天我要做一件以前从来不敢做的事情。

很多学生一起从校门里涌出来,我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仔细寻找着夏磊的身影,终于,在五分钟之后,学生人流密度开始下降的时候,我看见夏磊吊儿郎当的走了出来。

他似乎要等人,并没有着急离开校门口,而是站在那里往里面张望。他在我们学校也算个不大不小的混子,不时有人跟他打招呼。

我咬咬牙,再也忍不住了,回头告诉老黑让他在这里等着不要动,然后我就直奔夏磊走了过去。

等我都到夏磊面前,他看见我之后,一副很惊讶的样子说,“死狗,昨晚上没把你打死啊?看你一天没来学校,我还以为昨晚上出手太重把你打死了呢。”

夏磊的声音很大,生怕旁边人听不到似的,说完,他又走到我跟前,伸手在我脸上拍了拍,狂笑着说,“你现在来找我干啥?是想跟我道歉,还是求饶?”

这时候旁边人都看见了夏磊的动作,听见了他的话,知道有事情发生,一个个都停下脚步,指指点点的往我们这边看过来。

“我不是找你道歉,也不是找你求饶。”我深吸了一口气,笑着说,“我只是找你有点小事。”

“小事?”夏磊似乎被我的笑弄的有点疑惑,拍我脸的手也放了下去,问我,“什么事?”

“揍你!”

说完,我往前夸了一步,一拳砸到他的小肚子上,夏磊脸一下子就白了,瘦弱的身体跟熟透的虾一样,弓了下去。

四周围观的人,齐齐发出一声不可置信的惊呼,他们可能预料到我跟夏磊要打架,但肯定没预料到是我主动打夏磊!

一拳之后,夏磊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然后我抓住他的头发,拖死狗一样,把他从校门口一路拖到了对面的胡同里。

很多人跟在后面,一起往胡同里面进,我回头吼了一声,“都他妈给我滚蛋!”

瞬间,前面的人一哄而散,只剩下几个胆子比较大的,站在胡同口往里面张望,却也不敢跟着往里面走了。

隐隐约约的,我听见有几个人在议论,说,“那不是三班那个窝囊废陈锋吗?他今天咋牛逼起来了?”

窝囊废……呵呵,从今天起,老子再也不是窝囊废了!

等我把夏磊拖到老黑那里时,这孙子从我那一拳中慢慢缓了过来,又开始冲着我骂,“陈锋,你不要找死,草,你敢打我,老子一会儿就叫人把你砍死!快放开我。”

他使劲儿骂着,但声音怎么听都觉得有点色厉内荏。到老黑跟前时,我松开了手,但没给夏磊说话的机会,我直接一拳砸到了他鼻子上。

跟昨晚上刘贵砸我的那一拳一样,夏磊的鼻血一下子就飚了出来,他捂着鼻子,痛苦的哀嚎着,我手上不停,又在他脸上砸了两拳,然后一脚把他踹翻到了地上。

夏磊呜呜咽咽的还在骂着,只是他捂着鼻子,说的什么我也听不清楚。

我踩在他身上,弯腰在他脸上扇了两巴掌,问他,“你服不服?”

“我服你麻!有种把我放开,看老子不叫人砍死你!”

没想到这小子还又几分硬气,只不过他的想法很可笑,一直叫嚣着要叫别人砍我。什么事情都依靠别人,他能有什么出席?自己不强,永远都是个废物。

我左右看了下,去墙角那里捡了块砖头过来,夏磊看见了,脸都吓白了,他捂着鼻子,惊恐的问,“陈锋,你要干啥?”

我冷笑一声,过去抓住他的胳膊,把他右手平放到地上,夏磊似乎意识到了我要做什么,他死死的挣扎着,但在我俩悬殊的气力差距之下,他的挣扎根本没用。

放平了他的手,我转头跟他说了一句,“你不服,我就打到让你服!”

说完,我举起转头,冲着他的手,狠狠拍了下去!

“啊……”夏磊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嚎,身体在地上疯狂的扭动起来,眼泪鼻涕一块都涌了出来,看起来无比的凄惨。

我把砖头又举了起来,回头问夏磊,“这回你服不服?”?

夏磊大声的哭喊着,“陈锋……不,锋哥,我服了,我服了,求求你,不要再砸了……”

我冷笑一声,松开手,站了起来。夏磊抱住手,在地上痛苦的翻滚,好一阵才平息了下来。

我回头看了看老黑,这家伙终于不再傻笑了,皱眉看着我们这边的情形,方脸上看着很有一番威势,只可惜,手里拎着那个破袋子,看起来实在是不伦不类。

我略略放下心来,我不指望他帮我打架,只希望他站在那里,不要害怕就行。

这时候夏磊终于稍微平静了一点,趴在那里,眼泪鼻涕还在不停流着,看到我注意他,不等我说话,马上自己先冲我讨好道:“锋哥,以前的事都是我做的不好,求求你放过我吧,以后我保证,再也不找你的麻烦。以后你就是我老大。”

他脸上再也没有了张狂的笑,一副讨好的神情,我看着他,心里无比厌恶,骂了一句,“真他妈的跟条狗一样。”

夏磊没说话,还是冲着我点头哈腰的笑。

“夏磊,我知道你不服气,你肯定觉得,今天要不是你落单了,我干不过你。”我冲夏磊说道。

“没有,真的没有!”夏磊从地上做起来,信誓旦旦的说,“锋哥,我真的服了,你比我厉害,是我干不过你。”

“我不打你,别几把跟我装了。”我厌恶的看着他,又说,“夏磊,说实话,不管你怎么想,但我根本就没把你放在心上,你是真服了也好,以后还想再报复我也好,随便你选择,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说完,我停顿了一下,又说,“我的目标也不是你,而是刘洋!”

夏磊一开始听着我的话,面色还有些苍白,但听到我最后的话,一下面容惊讶起来。

我没管他的表情,又冲他说,“你之前不是说,要叫人砍死我吗?我现在给你这个机会,你打电话叫刘洋他们过来吧。”

要是只打一个夏磊,绝对难消我的心头只恨。昨晚上夏磊和刘贵他们来打我,是接受了刘洋的命令,我要刘洋也付出代价!

我要告诉刘洋,陈冰不是他的女人,而是我陈锋的女人!

夏磊迟疑的看着我,估计搞不清楚我是真的让他叫刘洋,还是在试探他。

我不耐烦的说,“我知道你身上带的有手机,给刘洋打电话吧,只要把他叫过来,你就没事了。”

夏磊脸上一丝喜意一闪而过,不过他还是没有马上掏电话出来,而是问我道:“锋哥,我打电话的时候咋说?”

没想到这小子还挺谨慎的,我说,该咋说咋说,你让刘洋带人来也没关系,老子要干他,他带多少人也没用。

这回夏磊终于不再有顾虑了,掏出电话,给刘洋拨了过去。等电话通了之后,他倒是也没当着我的面,猖狂的让刘洋带人过来弄我,只是很含蓄的对着电话把我揍他的事情说了下,然后说了我们现在的地点。

挂了电话之后,夏磊哆哆嗦嗦的跟我说,“锋哥,刘洋我也叫来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你急个屁,滚那边呆着去。”我指了一下老黑那边,然后吩咐老黑看着这小子。

刘洋那边的人可不会像夏磊这么怂,虽然我嘴上说他们来多少人都没用,但实际上,我心里还是很谨慎的。

我四下里找了找,弄了一块砖头抓在手里,坐在地上等着刘洋的到来。

他虽然是大混混,但手下真正的小弟也就刘贵他们几个人,单打独斗,不管谁上我都不怕,就算他们一起上,我手里有砖头,还有老黑帮忙,只要拼命,绝对也能干死他们!

小说《纯纯欲动》 第11章 野狗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孝礼少爷点评:

用了两天的时间看完了《纯纯欲动》这本书,作者洛带的文笔很好,这不止是一个人的故事,里面的人物性格很鲜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不同的故事和不同的家人,让他们相聚在一起,成为爱人,很好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