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徒留一念悲欢

徒留一念悲欢

作者:都都哥哥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2-30 19:49:33

作者都都哥哥给大家带来了《徒留一念悲欢》的主要情节:话刚落,乔祁岳就伸过手将我脖子上的围巾取下从车窗扔了出去,我震惊的望着他,压根没想到这个男人会做如此幼稚冲动的事。我赶紧偏头看向车后,藏青色的围巾落在雪地里是那般的耀眼,我甚至还能感受到它带给我的温暖。我忍不住骂道:“你有病吧你!”前方刚好是一个红绿灯口,司机猛的停住了车,气氛突然凝固,助理找了个借口下车离开,“乔爷,我先去替颂小姐处理点事情。”
展开全部

你喜欢我?

乔祁岳从始至终都未曾给过我半分尊重,我伸手去推车门,他的手掌贴上我的腰将我楼进怀里令我无法挣扎,被他碰触的地方又是那般的滚烫。

我耳红烫的厉害,忙开口让他松开我。

他轻轻一笑问:“害羞了?”

他的语气带着一点的揶揄。

我愤怒的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问:“你究竟要做什么?”

乔祁岳从我的腰上抽回手,我快速的坐直身体,听见他轻描淡写的问:“那个男人是谁?”

我懵逼的问:“谁?”

乔祁岳将冰冷的目光落在我脖子上,我顺着他的视线瞧过去,立即明白他说的是谁。

我不认识那个人,自然无法告诉乔祁岳那个男人是谁,再说我也没有理由告诉他。

我敷衍道:“跟你没关系。”

话刚落,乔祁岳就伸过手将我脖子上的围巾取下从车窗扔了出去,我震惊的望着他,压根没想到这个男人会做如此幼稚冲动的事。

我赶紧偏头看向车后,藏青色的围巾落在雪地里是那般的耀眼,我甚至还能感受到它带给我的温暖。

我忍不住骂道:“你有病吧你!”

前方刚好是一个红绿灯口,司机猛的停住了车,气氛突然凝固,助理找了个借口下车离开,“乔爷,我先去替颂小姐处理点事情。”

助理离开之后车里就剩三个人,我和乔祁岳包括一个司机,骂了乔祁岳之后他没有再理我,我让司机打开车门,他颤抖着声音为难的开口说:“沈小姐,你别为难我,我都是听乔爷的吩咐。”

乔祁岳这人是个狠骨头,谁违背他的命令的确没好下场,我不想为难一个司机,也不知道乔祁岳要带我去哪儿,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司机将车开到了半山腰,这里有蓉城最大的别墅群,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因为我没有在这儿住过,所以对这儿不是很了解,不过我听曲靖叔叔说过,在最山顶上的别墅要么在我名下,要么就在乔祁岳的名下。

车最终开向了山顶,停在了一栋别墅前面,乔祁岳推开车门下车,我坐在车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下车跟在他的身后进了别墅。

他走在我前面,背脊宽阔,挺拔。

不知怎么的,我竟察觉到一丝孤寂。

我摇摇脑袋自嘲,乔祁岳怎么会孤寂?

他那人什么都不缺,如今还有一个称心如意的未婚妻。

未婚妻,这是他最讽刺我的三个字。

“沈晨夕,你有新欢了吗?”

乔祁岳忽而转过身负着手站在门口望着我,眸光薄凉无度,此刻天上的雪不算大,落在他身上显得他整个人更加的冷清残虐。

其实我和他之间也就几步的距离,但像是隔了遥远的距离,这距离不仅是爱与不爱,也不是得到和失去,而是生和死的离别。

我冷静的反问:“跟你有什么关系?”

闻言乔祁岳脸色沉沉,“你现在的胆子很大。”

我不是胆子大,我只是不想再委曲求全。

我有时候很恨自己的不争气,恨自己还在渴望他。

恨自己此刻想冲过去将他搂在怀里。

可理智告诉我不能!

他是别人的未婚夫,也是我孩子的杀人凶手!!

即使不恨他我也无法说服自己原谅他。

我不想跟他纠缠这个,冷言冷语的问:“你什么时候送我回去?乔祁岳,你将我留在这儿是为什么?是因为一直拿不下沈家?”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刺激到他,他当即转身丢下我进了别墅,我急迫的想离开这里,哪怕是走下山也比待在这里的强,可没想到别墅大门被锁的死死的,我怔了怔,只能猜到是那个司机干的好事。

那个司机听命的也是乔祁岳的助理。

别墅里面的门一直开着,可我不想与乔祁岳共处一室,我主要怕忍不住思念也克制不住自己所以就一直站在院里。

雪越下越大,我身体冷的发硬,可我就是这么固执的站在这里一动不动,我在等,等乔祁岳放我离开;也在赌,赌他最终不忍心。

可我低估了乔祁岳的冷酷,他始终没有放我离开。

他给我留了门,我知道他想让我进屋。

我不甘心,我给曲靖发了短信让我父亲来接我。

沈家来要人,乔祁岳不可能不放我走。

我呆呆的站在雪地里,周围是盛开的腊梅,不知过了多久,乔祁岳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眉目清冷,嗓音却出奇的柔,“冷么?”

这话,与我方才问那个谈教授一模一样。

我咬着唇不说话,乔祁岳笑开,“这么固执跟谁学的。”

他的嗓音温柔,与我认识的那个乔祁岳好像不是一个人。

我垂下眼眸说:“乔祁岳,你放我离开。”

乔祁岳对我的话充耳不闻,他迈开步伐向我走近站在我面前,我顶着他的视线抬头,不经意间撞进他漆黑如墨的双眸里。

在那深处我看见了自己,很年轻的一个小姑娘。

我忽而忍不住问:“乔祁岳,你大我多少岁?”

乔祁岳一怔,回答:“九岁,你不清楚吗?”

“是啊,我们之间差三个代沟。”

乔祁岳皱眉问:“你这是嫌我老?”

“哪能呢,我们之间又没什么关系,要真嫌弃也轮不上我!你现在有自己的未婚妻,我也要找自己喜欢的人,你放我走吧。”

蓉城的冬天雪最繁盛,这也是我喜欢这个城市的一个理由,乔祁岳忽而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衣拢在我身上,问:“你喜欢谁?”

他的声线温柔,透着雪色迷离。

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我闭嘴不说话。

乔祁岳觉得无趣,吩咐道:“进去暖暖吧。”

我无奈的问:“你为什么不放我离开?”

乔祁岳语气难得和善道:“沈晨夕,有些事我想跟你谈谈,让你爸别过来了,待会我送你下山,你放心,我说过的话不会反悔。”

我父亲和曲靖带着车队上山的事肯定瞒不过乔祁岳,我想了想他话里的可信性,突然想起这么多年乔祁岳的确没有做过失信于我的事。

我想了想给曲靖发了消息让他们离开,然后收起手机进了别墅,隐隐约约的我似听见身后的乔祁岳淡淡笑说:“刻意提醒我们之间的年龄难道是想提醒我你还只是个孩子吗?想让我不要欺负你?”

做我的情人

我进了别墅端坐在沙发上,乔祁岳指了指上面的白色毛毯,我犹豫了一会儿拿起来披在身上,身体瞬间暖和不少,心也有点暖。

我吐口白气了然的问:“你想和我谈沈家?”

我和他之间只有一个沈家可以谈。

乔祁岳坐在我对面翘着腿,随后拿过一旁的电脑放在腿上打开,嗓音淡淡的说道:“这段时间沈家的股票持续上涨,你倒是有些本事。”

他将电脑转向我,我看见沈家股票一直呈上升趋势。

我笑了笑,解释说:“除开蓉城的一些大家族,很少人知道盛家也是属于我名下的公司,他们现在所得到的消息——庞大的盛家融资到沈家是强强联手,下一步铁定会有大动作,股市升值也是在预料之中。”

“你以前从没有将盛沈两家融合,现在怎么改变心意了?”

盛沈两家之前被他侵蚀的厉害,合作的项目基本上被他抢了去,我这样做不过是为了限制他,他现在问我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因为他知道答案,我忽而明白他压根没把心思放在这。

他今天强迫我留在这儿是另有所图。

我不解的望着他问:“你究竟要做什么?”

“做我的情人,沈晨夕。”

在这个欲流混杂的上流世界,有钱人有一两个情人是非常正常的事,不过那些女人一般都是想上位或者寻找个依托才攀附男人。

乔祁岳的话太羞辱人,我苍白着脸色起身冷笑道:“先别说我们离婚你又有未婚妻的事了,乔祁岳,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如今压根就不愿意跟你有任何的牵扯!你凭什么理直气壮的在我跟前说这些话!”

“沈晨夕,你的心告诉我你爱我。”

乔祁岳的一句话让我溃不成军,我目光狼狈的望着他,突然觉得这几年发生的种种太过可笑,我握紧手指冷漠道:“这事你想也别想。”

我转身想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乔祁岳忽而拉着我的手腕将我压在沙发上,我和他面对着面,我的视线闯进了他薄凉的眸光里。

周遭都是乔祁岳身上的气息,很淡很令人沉醉,我屏住呼吸让他起身,他身体压着我,手指把玩着我额角的长发问:“就一个月的时间如何?”

无论我拒不拒绝他现在都不会放我离开,我心里好不容易维持起来的平静在这一瞬间碎成渣渣,我自嘲的笑了笑问:“倘若我拒绝呢?”

身上的衣服在他的指尖缓缓的脱落,在他进来的那一瞬间,我下意识的闷哼一声,双手抱着他的脖子讽刺的语气提醒他说:“乔祁岳,你刚打掉我的孩子,我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呢,你这人总是在消耗我的身体。”

乔祁岳充耳不闻,挺着腰只在我身上找着快感。

......

后半夜我裹着衣服狼狈的从别墅跑开,跌跌撞撞的走了没几步,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了我的面前,我偏头望过去看见是之前那个司机。

我没有坐他的车,固执的走下山,在山下遇见一个算不上熟却又认识的人,她瞧着我这模样,愤怒的问:“你上他的床了?”

眼前的人叫颂暖也叫糯米,是乔祁岳现在的未婚妻。

就是她,精心谋划了一场车祸让我毁容。

我向来是个有仇必报的人,说话也就不客气了,“是啊,我和乔祁岳两人睡的还少吗?对了,我该恭喜你,不久后要成为乔太太了。”

她气的直接甩了我一巴掌,“贱人。”

我怔了怔,实在没想到人前人后的颂暖差距这般大,狰狞的不似之前那个喊着祁岳哥哥的小女孩,其实从一开始她就没有表面那么纯良。

乔祁岳喜欢的是这般心思深沉的小女孩么?

我抬手摸了摸唇角,有点湿润,用舌尖舔了舔还尝到一丝腥味。

我勾了勾唇问:“你的家族是哪个?”

她怔了怔,“你什么意思?”

“从此刻起,即便付出所有代价我也要让你的家族消失在蓉城。”我顿了顿,裂开嘴笑说:“颂暖,在我是乔祁岳的前妻之前你不知道我是谁吗?要么现在跪下来求我并且自动解除和乔祁岳的婚姻,要么后果自负!!我有一点要提醒你,我沈晨夕从不是一个心善的女人。”

颂暖的脸色瞬间苍白,阴冷的问:“你凭什么?”

我收起笑容,淡淡道:“凭我在蓉城只手遮天!”

“你以为乔祁岳会让你由着欺负我吗?”

她说的没错,她有一个愿意护着她的乔祁岳。

“那我们试试。”

“砰。”

没想到她竟然从我背后踢了我一脚,我狼狈的摔倒在地上,全身上下疼的要命,颂暖不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上车去了山上找乔祁岳,我特么的在地上一直爬不起来,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她后悔莫及。

我在地上缓了许久,好在不久之后路过一辆出租车,我打车去了晚上离开的那个公交站,在那附近找了很久才找到那条藏青色的围巾。

它很脏,上面全都是雪水。

身上疼得厉害,再加上刚被乔祁岳那般对待过,我满心委屈的蹲在地上哭了起来,一直哽咽,难受的要命,找不到出口发泄。

就在我哭的不知所措时,一抹温润的嗓音霎时在耳边响起,“沈同学,你为什么要哭?”

小说《徒留一念悲欢》 第9章 你喜欢我?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孝礼少爷点评:

《徒留一念悲欢》此本书主线分明,人物刻画细腻,语言生动。情节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