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娇妻难宠:总裁大人请放手

娇妻难宠:总裁大人请放手

作者:何夕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18 11:25:26

《娇妻难宠:总裁大人请放手》是一篇非常好的现代言情小说,何夕为大家带来的故事:程琬不希望陆宁羽为了自己跟邵博远发生冲突,想要劝阻,却难受的说不出话来。她欲言又止的模样更加刺激了邵博远,就听邵博远咬牙切齿道:“程琬,你自己敢说你不是那种女人吗!?”这一刻,程琬觉得自己已经死掉的心被扯出来狠狠地甩了一鞭子,痛到她几乎站不住。半晌,她咬了咬嘴唇。“我是不是,邵公子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么?”“就算我说不是,你也只会把各种恶心事安到我头上,然后再来侮辱我。既然这样,那随邵公子怎么认为吧。”
展开全部

娇妻难宠:总裁大人请放手:恶心

味爵西餐厅。

富丽堂皇的灯饰晃得人几乎睁不开眼,大理石地面泛着冷光,给整个大厅添了几分矜贵疏冷。

程琬身穿白色衬衣加不过膝的黑色短裙,脚踩一双普通的黑色高跟鞋,整个人却散发着淡漠又迷人的气质。

觉察到周围人的目光,她不紧不慢的理了一下手上的白色手套。

残缺的部分被很好的遮盖,相反还为她增添了一分神秘莫测的吸引力。

“嗤,别人都没有装饰,就她戴个手套搏眼球,真是心机!”

“有些人啊,急着靠身体上位呢,当然要各种耍心机了......”

程琬没有理会周边人的讽刺,等经理安排好工作之后,立刻去了自己安排的包厢。

然而刚到楼层,她就猝不及防撞进了一个男人的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

话语戛然而止,因为她看到了那个让她做梦都想掐死的男人,韩霄。

韩霄像是早有准备,直接顺势将程琬扯进了怀里,笑吟吟道:“阿琬,我才刚过来,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男人一身得体西装,看起来人模狗样,却让程琬遍体生寒。

她拼命的挣扎,对着韩霄破口大骂。

“混蛋!你放开我!不要脸的畜生!”

要不是这个男人,她不会经历那地狱般的四年,不会失去邵博远,更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韩霄笑意不达眼底,甚至带着一些嫌弃。见程琬挣扎的厉害,他狠狠的扯开了自己领结,并强行塞到了程琬受伤的那只手中。

“啊!放开!你要干什么!?”

程琬满目惊惧,却疼得几乎没了挣扎的力气,浑身都颤抖起来。

却在这时,拐角处却突然传来陆依佳带着笑意的声音。

程琬心中一怔,陆依佳在,那邵博远肯定也在!

她不想让邵博远看见自己这副样子,猛地抬手去推韩霄,不料本来一直在压制她的韩霄,突然顺势往后倒去!

一声闷响,她压着韩霄直直倒在了地上。

“你们在干什么!?”

阴气沉沉的声音传来,程琬看见了目光仿佛要杀人的邵博远。

此时,韩霄暧妹的抱着程琬起身,笑道:“阿琬,你的滋味可真让我难以忘怀,我们改天一定要多来两次啊......”

“你滚开!”

程琬猛地甩开韩霄,却踉跄着靠到了墙上。

陆依佳嘴角的笑意一闪而过,随即抱住邵博远的胳膊轻声道:“博远,姐姐这是怎么了啊,怎么都站不稳了?”

那边的韩霄冲她看过来,眸中似有其他光晕流转。

他说:“当然是被我弄得了,阿琬刚才还一直夸我厉害呢,现在怎么恼羞成怒了?”

邵博远阴鸷的目光锁定程琬,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

“程琬,你特么还真是人尽可夫!”

程琬刚想开口辩解,就听陆依佳反驳道:“博远,你怎么能这么说姐姐呢?她以前就跟韩大少在一起过啊,现在......也不算是找了别人吧......”

韩霄紧跟着说:“对啊邵公子,这么说我的女人不太好吧?”

他笑眯眯的在程琬身上扫视一眼,故意道:“你可能没尝过她的滋味,那可真的是......”

“韩霄!”

程琬差点咬破了嘴唇,怒声道:“我少来恶心我!我跟你明明什么都没发生过!”

陆依佳见状,立刻道:“姐姐,你跟韩大少都有孩子了,现在怎么还能说这种话呢?”

说完,她都对着邵博远求到:“博远,我们劝劝姐姐好不好?我之前听说她去云顶找什么老板,但是不敢相信。可现在看来,姐姐似乎真的跟别的男人......”

“陆依佳,随便的人明明是你!”

程琬看着陆依佳那副样子,恶心的反胃,差点吐出来。

她明明在四年前就跟韩霄有过不要脸的相处,现在却还做出这副白莲花的模样,简直能让人隔夜饭都要吐出来!

“程琬!跟依依道歉!”

邵博远冷声道:“像你这种女人,说出的话才更让人恶心!”

程琬心里微痛,面上却冷漠至极。

邵博远就是个瞎子,根本看不出来陆依佳的本性。

“邵公子眼瞎我管不着,但让我跟陆依佳道歉,你做梦去吧!”

她扶着墙努力站直身体,感受着手指上传来的剧痛,竟然感觉不到心里的痛了。

“程琬!”

邵博远压着嗓子怒斥一声,眼看就要朝程琬走来,却被陆依佳一把拉住。

“博远,不要欺负姐姐啊,你这样我心里会难过的......”

韩霄也立刻凑到程琬身边,语带殷勤的关心她,又对着邵博远道:“邵公子,我的女人可不能随便让你欺负。”

邵博远的拳头攥得骨节发白,半晌,却看着程琬笑了一声。

随后他回握住陆依佳的手,柔声道:“依依,我怎么会忍心让你难过呢?”

“这里的空气已经被有些人弄恶心了,我们这就走。”

说完,他狠狠的剜了程琬一眼,带着陆依佳转身离去。

戏演完了,韩霄也恢复了真面目。他嫌恶的在墙上蹭了蹭手,对着程琬道:“溅人,看见你我也泛恶心!”

程琬没有理会他,扶着墙快步离开。

去洗手间简单处理了一下手指之后,她深吸一口气来到了属于自己管辖范围的包厢。

然而推开门的那瞬间,她再次浑身僵住。

这个包厢,竟然是被邵博远他们定下的!

看见陆依佳娇弱的倚在邵博远旁边,程琬的心不可遏制的疼了一下。

她抬眼扫了一下包厢,发现还好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否则她怕自己等会儿上菜的时候会忍不住想把菜扣到他们头上。

包厢里坐了不少人,邵博远,冷郁,尚轩,还有陆宁羽,还有其他几个贵公子。

在程琬看来,这些人都没几个好东西。

她按照程序递上菜单,随即垂眸不语。

他们的世界,她从来没想挤进去,现在更不屑于挤进去。

“你好,我点好了。”

清亮的男声传来,程琬抬手准备接过来菜单,却发现怎么也拽不动。

她有些疑惑的抬头,正对上陆宁羽目不转睛的视线。

娇妻难宠:总裁大人请放手:吃醋

包厢内。

程琬没受伤的手不停用力,想把菜单从对面人的手里夺过来,却发现陆宁羽并没有放手的打算。

他们的僵持的動作迅速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她有些紧张道:“先生?”

“请问点好了吗?”

陆宁羽一身浅色休闲服,染黄的头发翘起几根,一张俊美的脸轮廓柔和,并不像其他那几个大少一样冰块脸。但再怎么说,他也是陆依佳的弟弟,程琬有些害怕他要跟陆依佳一样找事。

“啊?点,点好了!”

陆宁羽回神,连忙松开了手。

他澄澈的目光微微发亮,视线依旧锁在程琬身上。半晌,他见程琬要出去,立刻有些紧张的抓住程琬的手。

“你去哪儿啊?怎么,怎么就要走了?”

程琬莫名的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在说:我要去下单菜品啊,不然继续留在这里跟你干瞪眼吗?

邵博远凌厉的视线让她有些不舒服,她想走,却又被陆宁羽挡住了路。

过了半晌,她咬牙笑道:“陆少,你是还有什么没点吗?我看你没点红酒,需要帮你们点一瓶吗?”

在这里,一瓶酒的提成就有好几千了.....

谁知她一笑,陆宁羽的眼睛顿时更亮了几分。

他有些激动的抓住程琬的手,直言道:“妹妹,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噗!”

身后不知道谁先笑出声,整个包厢除了邵博远那边几个大少外,全都笑了起来。

“陆二少,你怎么跟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似的,看见个女人就激动的不行了?”

“就是啊,美人再好,你也不用这么着急吧?”

陆宁羽却不理会身后的调笑,只目光灼灼的看着程琬,“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觉得莫名熟悉,你说该不会你就是我上辈子的爱人吧?”

程琬懵了一般目光呆滞的看着他,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陆二少这是什么整他的新伎俩?

然而不等她开口,偶在后面的邵博远阴恻恻的开口。

“陆二少,你是不是脑子喝懵了?”

陆宁羽转头不满的看向他:“你说什么呢姐夫,我还没喝酒呢!”

随后他又满脸笑意的冲程琬说:“妹妹,你想点酒就点,随便点,今天的都算我的!”

“真的吗?”

程琬一愣,“让我随便点?”

她现在需要钱,哪怕是地上有一分钱都会捡起来,更别说卖酒提成这样正规的来源了。

见她高兴,陆宁羽顿时觉得很值,不顾身后一片嘘声,连连点头。

“对了妹妹,你多大啊?成年了吗?喜欢玫瑰还是百合?”

程琬被他问的更懵,一时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个。不过她最先想反驳的是,她可比陆宁羽大,当姐姐还行。

“没关系,不急!”

陆宁羽觉察到她的抗拒,连忙道:“你可以先答应跟我交往,我们再慢慢了解,反正我认定你了!”

程琬还没说话,就听到了邵博远的一声冷笑。

“陆二少,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就敢跟她交往?”

寒意仿佛吸血的水蛭,直接钻入程琬的皮肤里,让她整个人都冷到不能动弹。

邵博远,是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难堪吗?

果然,下一秒她就听到男人轻蔑道:“她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这样的人,你跟她在一起,不嫌脏?”

包厢里有一瞬的寂静,随即爆发出激烈的议论声。

尽管早有准备,程琬还是被他的话刺得狼狈不堪,有些仓惶的拽回自己的手,低着头想往外走。

“邵二!”

去听陆宁羽怒斥一声,“你怎么能这么说她!?”

程琬不希望陆宁羽为了自己跟邵博远发生冲突,想要劝阻,却难受的说不出话来。

她欲言又止的模样更加刺激了邵博远,就听邵博远咬牙切齿道:“程琬,你自己敢说你不是那种女人吗!?”

这一刻,程琬觉得自己已经死掉的心被扯出来狠狠地甩了一鞭子,痛到她几乎站不住。

半晌,她咬了咬嘴唇。

“我是不是,邵公子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么?”

“就算我说不是,你也只会把各种恶心事安到我头上,然后再来侮辱我。既然这样,那随邵公子怎么认为吧。”

嘴里说着这样的话,她的眼睛却还是忍不住发酸。

陆宁羽是第一个为她说话的人,但她,估计也要让陆宁羽失望了......

然而下一秒......

“程琬,你叫程琬是吗?”

陆宁羽将俊俏的脸凑到程琬跟前,目光坚定道:“程琬,你别听邵二说的话,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

“你的名字真好听,我可以叫你阿琬吗?”

刹那间,程琬泪如雨下。

几年前,邵博远认识她的时候,也是这样。用一双澄澈的眸子看着她说:“我可以叫你阿琬吗?”

可是现在,问话的变成了别人,而她的少年,正在用世上最恶毒的话侮辱她。

一见她哭,陆宁羽立刻慌了神,他手忙脚乱的拿纸巾,小心翼翼的给她擦。像捧着一个易碎的娃娃般珍重。

“别哭别哭,我不说了好不好?你一哭我都心碎了......”

邵博远看着他们的互动,只觉得眼睛都被刺得生疼,不由得讽刺道:“陆二你不用这样,她就是听见你要买酒,喜极而泣了!毕竟这种女人,看见钱就如同看见了爹妈!”

陆宁羽一听,连忙对着程琬道:“程琬你别哭了啊,你想点酒就随便点好不好?”

说完他又拧着眉毛道:“要不是最近我爸不给我零花钱,我可以直接把这家餐厅买下来送你!”

程琬吓了一跳,顿时泪都忘了流。

“不用不用的,你,你点一瓶酒就好.......”

陆宁羽见她不再伤心,立刻笑逐颜开。

两人的神情在外人看来,那就是在深情对视,继而嫣然一笑。

邵博远嘭的一下将杯子摔到桌上,盯着程琬的目光中满是恶意。

“陆宁羽,如果你知道她都做过什么事,恐怕就不会这么相信她了吧。”

陆宁羽有些不耐烦的看向他,“邵二,那你倒是说说,她做过什么事,能让我不相信她?”

邵博远一字一句道:“她,就是差点害死苏阿姨的凶手!”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德运呀点评:

何夕大大写的很好哦,继续加油,有很多人不喜欢这本书,但是我喜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