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皇帝爹爹追妻忙

皇帝爹爹追妻忙

作者:三思后行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2-29 11:49:42

《皇帝爹爹追妻忙》是一篇非常好的古代言情小说,三思后行为大家带来的故事:苏逸笙打算返回去,正好看见苏歌的身影,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有想到还真是娘亲!糟糕,苏逸笙心里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难不成娘亲发现她逃课了?苏逸笙心惊胆跳,连忙吓得往家里跑去,家里面有贵客,娘亲肯定不会打骂她。谁知道苏逸笙跑的时候正好被苏歌发现,她气愤的不能自己,这个女娃娃太不听话了,花了一两银子才把她送进学堂,谁知道她不学好,净是惹事生非,现在好了,干脆不去了。
展开全部

这是真的银子

两个小朋友吃饱喝足以后才进家门口,苏逸笙主动承担了喂草的活,而弟弟苏逸辰则是找个凉快的地方躺下来悠闲一会儿。

每当苏逸笙让苏逸辰干活的时候,他总有理由来逃避,这次则是用夫子来做挡箭牌。说什么夫子给他留了一大堆的诗词,自己必须得写完。

谁知道人家偷偷的在睡觉,被苏逸笙当场抓包,她叉着腰笑着对苏逸辰说,“你不是在学习么?”

“是啊在梦里学习,你别打扰我。”

“我数三个字,你给我过来,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别看苏逸笙年纪小,但是杀伤力十足,尤其是对于像苏逸辰这种软绵绵的小可爱,他赶紧拍拍屁股站起来,“干活就干活,那么凶干什么。”

在这个世界上,小逸辰只害怕两个人,一个是娘亲,一个是姐姐。

苏歌在大街上挨家挨户的询问着有需要鹅肉的么?

按理来说鹅肉可以比鸡肉好多了,根本不会压这么低的价钱,平常的鹅肉一斤在一两银子左右,可是现在才几文。

苏歌越想越生气,早知道就不养鹅了,这么多的鹅肉砸到手里卖也卖不出去。

她跑了一天也没有个好消息,内心郁闷不已,只好打道回府,一想到家里面的两个小可爱,苏歌就觉得对不起他们,没有能力给他们提供好的生活。

“娘,你回来了,今天弟弟给我们煮面了,你快来尝尝。”

苏逸笙一见到苏歌,小脸都是欢喜,她知道苏歌养活她们不容易,所以平时很少让苏歌操心,不过除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学习。

“乖。”

苏歌宠溺的摸着两个宝贝的小脑袋,蹲下身子把他们抱在怀里,愧疚之情涌上心头,不过苏歌从没有后悔把他们带到这个世界上,不是他们离不开自己,而是苏歌离不开两个孩子。

“娘,你是不是觉得面条不好吃,你想吃什么,我再给你煮。”

苏逸辰软糯的小手擦着苏歌的眉心,“娘,你长得这么好看,怎么能皱眉呢?要是有皱纹以后就没有办法出门了。”

“就算娘你变丑了,我和弟弟也不会嫌弃你的。”

苏歌听到宝宝们的对话忍俊不禁,“好了,赶紧过来吃饭。”

她不过是许多烦心事一起涌上心头,皱了一下眉头罢了,怎么还说自己变成丑八怪了。

正当娘三其乐融融的吃饭吃,苏歌听到大门声响了。

“你们别出去,我来开门。”

苏歌刚打开门,看到来人,脸上就露出了厌恶之情。

“怎么苏妹妹,你见到我王公子这么不开心啊,一副苦瓜表情。”王公子是地主家的儿子,平时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每天都在大街上溜达,一见到哪家有美女,自己闻着味就找了过去。

他这些天一直纠缠着苏歌,哪怕她有两个孩子也不要紧。

“我对谁都是这幅表情,你不要想多了。这么晚了,你有事情么?”

苏歌趁机把大门关上,不让王公子进到里面。

她本来招惹的是非已经够多了,可不想在让人指指点点。

“没事就不能来看你了,苏妹妹,你好绝情啊,我听说你家的鹅卖不出去,这不特意过来瞧瞧是怎么一个情况,需不需要我的帮助。”

王公子脸上浮起油腻的表情,他本身就胖,说起话来,脸上的肥肉煽个不停。

苏歌倒是没有歧视别人的心思,而是对这种行为感觉到恶心。

再说了,她没有打算去接受另外一个人,两个孩子还没有抚养成人。

想起往事,苏歌脸上哀思无限。

“我家的鹅不需要王公子担心了,还有我并不打算卖鹅。”

就算苏歌走不下去,也不会虚以委蛇。

王公子刚想要去碰苏歌,被苏歌打了一个巴掌。

他的脸迅速变了,这个女人仗着身后有柳岩松就为非作歹,看来自己不给她点颜色看看,还真不知道几斤几两。

“苏歌,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浪费。”

“巧了,我也是。”

苏歌并不怕王公子,她只觉得这一巴掌打得自己心情舒畅,这个肥猪竟然敢来碰自己,简直是找死。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苏歌可不会退让一步。

王公子气急败坏的走后,苏歌刚要打开门,两个小宝宝听到动静赶紧坐好假装在吃饭的样子。

刚才苏逸笙想要出去教训下姓王的,但被苏逸辰拦下了,说她出去只会给娘找麻烦,根本不能帮助娘亲。

苏逸笙急得差点哭出来,那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苏逸笙更加希望家里有个男人可以保护自己的娘亲,当初舅舅没有南下出海的时候,根本没有人过来欺负苏歌。

“我看看你们吃多少了?”

苏歌若无其事的坐下来,苏逸辰和苏逸笙注意到娘亲的手都红了,看来娘没有吃亏。

吃完饭后,苏逸笙想要对苏歌说事情,吞吞吐吐的样子不敢开口。

还好苏歌看出来了,拉过姐姐的手问道,“怎么了,是不是今天在学堂里不听话了。”

苏逸笙摇摇头,她根本没有进去过学堂,哪里会受欺负。

“娘亲,我做了一件错事,不过先说好你能不能不要生气。”

苏逸笙脆生生的开口,带着甜甜的气息,就算是做了错事也让人根本不忍心去处罚她。

“嗯?”

苏逸笙把卖鹅的事情告诉了苏歌,苏歌后怕不已,这两个奶娃娃太大胆了,自己交代的是好好在家里,他们两个竟然出去卖鹅,还好遇到好心人把鹅买了下来,他们也没有出事。

不过苏逸笙没有告诉自己,她今天又偷溜出去了。

“那人真的愿意把我们家的鹅买下来?”苏歌半信半疑,该不会这人只是说说而已吧。

“是啊,娘亲,他把十两银子都给我了。”这时,苏逸笙连忙从口袋里拿出银子交给苏歌。

苏歌看到银子后才发现这是真的,这下好了,三年的生计问题不用发愁了。

“下次你们可不能去了,万一遇到拐卖小孩的你们就见不到娘亲了,知道么?”苏歌想起苏逸笙的脾气估计没有人敢来拐卖她,继续说道,“这十两银子,娘亲给你们放起来,作为你们的学费。”

重逢

苏逸笙倒是无所谓,乖巧的说好,但是苏逸辰可知道这钱是要不回来了。

前几年舅舅给他的银子,都被娘亲用各种各样的理由要走了。

“那位老板什么时候过来啊,我们得把剩下的鹅给人家。”

“娘,他说让我们留着吃。”

苏逸辰惦记着鹅肉呢,肥美无穷,既然人家都说了留给我们,那就不要辜负了别人的好意。

但是苏歌却不这么认为,“咱们可不能这么想做,这和别人施舍给我们的有什么区别?”

苏歌不想被任何人看不起,虽然她处于这种情况,每次村里面的人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自己家送上一份,但苏歌也会回礼,一来一往这样她也不会觉得有所亏欠。

“应该是明天把。”

苏逸笙小声的说到,其实她也不知道明天那位好心人还在不在了?

“那好,他知道咱们家住在哪里么?要不然我去给他送?”

“娘,这么多你怎么送啊,还是让人家来取吧。”

苏逸辰说道,看来没有机会再吃到鹅肉了。

“说的也是,中途出现了意外还得给人家赔礼道歉。”

“娘,放心吧,他知道我们家的位置。”

语毕,苏逸笙在心里默默念叨,才怪。

还真是自己给自己找事情做,如果好心人还在的话那还好,但是不在的话自己到时候再找个理由说下去好了。

一个谎言来来掩盖另一个谎言,得到的一定是谎言。

苏逸笙想的头都大了,干脆睡觉。

第二天一早,两个小朋友出去上学,苏歌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心中激动不已,终于可以把鹅卖了,下一步自己做什么好呢?

这边苏逸笙把苏逸辰送到学堂里,自己离开的背影正好被眼尖的黄小风看到,黄小风打不过苏逸笙就想找个机会报复下她。

他把昨天打架的事情连同苏逸笙逃课通通告诉夫子,夫子对于这个学生很是头疼,正好借此机会让苏逸笙退学。

“你去把苏逸笙的娘亲找来,就说我有事情告诉她。”

夫子是个年过四十岁的中年人,别人是寒窗苦读十年,他连三十年都有了,却次次落第。

好不容易前一段时间刚刚考中了秀才,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说是不往上面考了,还说自己早就应该当状元,只可惜老天无眼,万般无奈之下被迫选择回乡教书。

夫子的话正中黄小风的下怀,赶紧跑出去了,他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苏逸笙被打的画面。

而此时的苏逸笙只感觉头都大了,难搞啊,赶紧跑到衙门去找秦景行,还好秦景行等人刚刚出来,二人正好见面。

“逸笙,你怎么在这里?”

秦景行觉得他们两个太有缘分了,越看苏逸笙越觉得有种亲切感,想要把她认为干女儿。

“大人,我有事想要求你,你能不能把鹅全都拿走,娘说了如果你不拿走的话,她就不要银子了。”

苏逸笙气喘吁吁的说到,秦景行还没有说话,就听见刘次道,“没有见过这么倔强的女人,脑子不知道是不是进水了?有银子都不要。”

“不许你这么说我娘。”

苏逸笙一挺担心有人说苏歌的坏话,正要去打刘次,被秦景行给拦下了。

“刘次,给逸笙道歉。”

就连刘次也没有想到,皇上会让一个大内主管给一个五六岁的野丫头道歉,不过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对苏逸笙赔不是。

随及,秦景行推掉了今天的事情,答应和苏逸笙回家拿鹅。

“四爷,这种粗活就让奴才去把。”

刘次知道秦景行今天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黄一虽然下马,不过他背后还有许多人,需要秦景行挨个去审问。

“不用了,难得逸笙过来找我。”

秦景行脸上没什么表情,不过刘次知道万岁爷心情舒畅,很喜欢和这个奶娃娃待在一起。

秦景行把苏逸笙抱在怀里,同乘马车来到黄柳村。

苏逸笙原本打算和秦景行一起回家,突然想到这个点弟弟还没有下学,于是对秦景行说道,“大人,我娘就在家里,我突然想到我还有事情,就不跟你一起去了。”

未等到秦景行的回答,苏逸笙跑的没影了,秦景行也没在意,叮嘱让她小心点。

刘次敲了几次门无人响应,秦景行正疑惑这位“易夫人”难不成出事了,毕竟他知道“易夫人”的身体不好。

苏逸笙打算返回去,正好看见苏歌的身影,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有想到还真是娘亲!

糟糕,苏逸笙心里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难不成娘亲发现她逃课了?

苏逸笙心惊胆跳,连忙吓得往家里跑去,家里面有贵客,娘亲肯定不会打骂她。

谁知道苏逸笙跑的时候正好被苏歌发现,她气愤的不能自己,这个女娃娃太不听话了,花了一两银子才把她送进学堂,谁知道她不学好,净是惹事生非,现在好了,干脆不去了。

看来自己平时对她太好了。

“苏逸笙,你给我站住。”

苏逸笙哪里听得到苏歌的话,只想跑回家不让苏歌打自己。

“大人,你没走真好,我就不用挨打了。”

苏逸笙连忙躲在秦景行的身后,秦景行一头雾水,这是什么跟什么?

谁敢打逸笙,自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秦景行一身戾气护着身后的苏逸笙,看着像自己飞奔而来的那个女人,他的眼睛里瞬间滚起波涛汹涌汹涌澎湃,想念是座囚笼,把他一点一点化为乌有,想念更是一把架在脖子上的利刃,稍微动一下就血流不止千疮百孔。

苏歌这时已然发现了不对劲,恐惧害怕等等复杂的心情涌上心头,他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苏逸笙怎么会躲在他身后。

六年了,自己怎么还会遇见他,难不成还要和他纠缠不休,不,他一定是来杀她们的,这个男人,直到现在还不肯放过自己!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曼蔓公子点评:

作者三思后行写的很不错,情节设定很完美,重要的是《皇帝爹爹追妻忙》这本书贴近实际,有让人捧腹的扯,却拉进生活和虚幻的距离,就是“不扯”,内容健康,这是一本值得收藏的小说。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