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快穿之我为男配送温暖

快穿之我为男配送温暖

作者:滚金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2-30 15:15:27

最新小说《快穿之我为男配送温暖》是滚金的书,主要内容为:而江堰也根本没有要下楼梯的意思,推了她一掌后反而转身往回走,从她身侧轻飘飘的路过回到了房间,还不忘砰地将门给关上了。唐玉斐气的坐在地上一时间起不来,心里想的是不如把江堰杀了走出任务世界吧。杀手世界剧本她被人凌虐,青春校园剧本难道还斗不过一个高中生么?想到她闪闪发光的幻世首席执行官的招牌,唐玉斐忍了!认命地从地上爬起来去看江堰,结果对方已经没心没肺地躺在床上睡熟了,唐玉斐凝视着他那张欠扁的脸,心中怒火翻滚,狠狠地——给他盖上了被子。
展开全部

精神病救赎计划七

唐玉斐后知后觉的明白用一顿饭哄好小孩是她太过异想天开了,江堰闷声不响地吃完这顿饭,特地等着唐玉斐刷完了盘子之后将她丢了出去。

江堰虽然瘦,力气却是惊人的大,拎着她的衣服后领宛如拎鸡一般。唐玉斐的老脸涨得通红,觉得自己多年保留的尊严在这一刻一扫而空。

死小孩别的不会,当白眼狼倒是当的熟稔,将翻脸不认人这一套对她使的炉火纯青。

在门口无能狂怒了许久都不见江堰开门,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将自己的耳朵堵上了。唐玉斐再次狠狠地一脚踹在可怜的大门上,结果就是踹麻了自己的腿。

撒完气后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水管,唐玉斐阴恻恻地想到,反正他也不能真的把水管给卸了,不如等他晚上睡着了再来一场突击。

至于现在嘛,反正她也该回趟自己的家看看了。毕竟为了以后的作战计划,她还有许多东西需要准备。

她得想办法,让江堰信任她。

唐玉斐离开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公寓二楼的窗帘后,江堰安静的坐在单人沙发上,恰好能看到唐玉斐气鼓鼓离开的身影。阳台的门打开了一条缝隙,他在这里坐了许久,将唐玉斐在楼下骂的所有话都听在了耳中。

这个女人实在是聒噪的厉害,骂他的词也是层出不穷,根本不带重的。一顶顶小白眼狼,没良心的帽子扣在他头上,好几次江堰觉得自己就要忍不住出去赶人了。

但是奇异的,他都默默受了下来,只是静静地在这里坐着。

他突然觉得,唐玉斐对他生气的感觉很不可思议。说不上好与不好,只是他已经许久没有过这样的体验了。她表情鲜活,看着自己的时候永远是笑眯眯的,会做出许多让他想象不到的事情。

或许是一个人生活太过寂寞了吧,他想,偶尔有人可以跟他说说话也很好。

至少,她如果可以一直保持下去,他会慢慢接纳她。

这么想到,江堰收回了目光,将自己陷在柔软的沙发背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唐玉斐顺着原主的记忆找到她所住的高档小区,废了好些功夫才打开门。刚一踏进她的房间唐玉斐就被满眼蛋疼的粉红色和一墙壁的追星海报逼退了,资料里头怎么没说原主还是个追星少女?面对着这一张张搔首弄姿的大脸,唐玉斐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她还真不怕半夜鬼压床啊。

面无表情地将海报全部撕了下来丢进了垃圾桶,唐玉斐这才好受了许多。

原主有一个极大的衣柜,里面放着四季各式各样的衣服。女混混就是好啊,上课不穿校服也不背书包,这倒是很让她满意。不过这些衣服大部分都太过早熟性感了,她家江堰一定不会喜欢这种风格。

思索了半天,唐玉斐只挑了简单的白T恤和宽松的工装裤。同小孩拉近距离的第一步,先让自己从外表上融入小孩的圈子。

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换下身上有些皱巴巴的衣服,唐玉斐这才惬意地躺在原主柔软的粉色大床上打算眯一会儿等待天黑。

这一眯就眯到了半夜,唐玉斐撑着睡意看一侧的闹钟,显示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多了,还要不要去爬水管?唐玉斐困倦地翻了个身,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想着,瞌睡虫逗得她意识模糊。

脑子里却突然浮现出那天晚上江堰蜷缩在地板上无助痛苦的模样,唐玉斐睁开眼睛,困意跑了大半。

果然还是很不放心,去看一眼也好。

来这个任务世界只有短短几天时间,可她已经越来越认命当一个操心的老妈子角色了。

悄悄溜出了小区,唐玉斐轻车熟路的找到江堰家,顺着水管爬了上去。

翻过阳台,稳稳当当地落地,唐玉斐忍不住在心里赞了自己一声漂亮。将头发尽数拨到肩膀后面,她这才往透出微光的房间走去。

阳台门竟然开着一条小小的缝隙,唐玉斐有些疑惑地推大了一些,拉开窗帘,却险些撞上眼前的人。

猝不及防之下,唐玉斐噔噔往后退了两步,随时准备从阳台上跳下去,大惊失色:“江堰,你怎么还没睡?”

半夜偷偷溜进别人家还被逮个正着,饶是唐玉斐的脸皮再厚都有些尴尬,况且还被吓了一大跳。他该不会没睡觉专门在堵自己吧?

然而背对着她的那道身影没有动,亦没有回答她,宛如被施了定身术。

隐隐觉得有些奇怪,唐玉斐大着胆子绕过江堰来到他身前,却看到他双眼紧闭,竟然是睡着的!

天呐,江堰竟然还梦游么?唐玉斐悄然瞪大了眼睛,为这个发现惊诧不已。

现在到手的配角资料是越来越不完善了,回头她一定要跟公司好好提提意见。

担心惊醒江堰会让他失控,唐玉斐有些头大,她从未应付过梦游中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做。万一江堰在梦中做出伤害自己的举动该怎么办?她要强制性将他叫醒么?

唐玉斐压低了脚步小心绕过江堰,将她能看到的危险物品都收了起来,包括杯子。

前一秒刚收拾完,江堰下一秒竟然动了!他突然迈步朝着房门走去,唐玉斐吓得小心肝都要从胸口跳出来了,急忙避开他的轨迹。

看着江堰步伐缓慢的走出房间,唐玉斐只好跟在他身后,房门外没有灯光,黑咕隆咚一片,江堰还在继续向前走。

忍不住皱起了眉毛,唐玉斐知道再走就是楼梯了,万一江堰不小心摔下去怎么办?

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江堰果真朝着楼梯的方向走了,堪堪在第一阶楼梯口顿住,随即缓缓抬起右脚。

不能再坐视不管了,唐玉斐想也不想就要去拦住他,然而在她的手刚要接触到江堰的那一刻,江堰却像是察觉到什么一般狠狠的推了她一掌。

草率了。

唐玉斐没料到他还有这一手,毫无防备下挨了个结实,扑腾着被推远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最为要命的是,黑暗中她的右手不知道划过什么尖锐的东西,一阵剧痛传来,唐玉斐差点儿忍不住爆粗口。

睡觉的时候还要这么高的警惕心干什么!唐玉斐抱着自己的右手吹冷气,疼痛的掌心有暖暖的液体渗出,一定是出血了。

她想起在杀手世界做任务的时候,监牢中那个闲的发霉的老杀手师父总是趁她不注意对她出手,在她中招后又洋洋得意地告诉她真正的杀手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会失去防备心,然后断言她永远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杀手。

老没良心和小没良心的,唐玉斐心中暗骂。

而江堰也根本没有要下楼梯的意思,推了她一掌后反而转身往回走,从她身侧轻飘飘的路过回到了房间,还不忘砰地将门给关上了。

唐玉斐气的坐在地上一时间起不来,心里想的是不如把江堰杀了走出任务世界吧。

杀手世界剧本她被人凌虐,青春校园剧本难道还斗不过一个高中生么?

想到她闪闪发光的幻世首席执行官的招牌,唐玉斐忍了!

认命地从地上爬起来去看江堰,结果对方已经没心没肺地躺在床上睡熟了,唐玉斐凝视着他那张欠扁的脸,心中怒火翻滚,狠狠地——给他盖上了被子。

右手心在被子上印出了一个血印子,唐玉斐恶意地再在他的被子上蹭了蹭,擦了个干净。

“小白眼儿狼。”她嘟囔一句,抚平了江堰紧皱着的眉心,故意捏了捏他的鼻子。

她果然是个老妈子命,败给一个小孩了。

江堰睡下了,她也就放心了,唐玉斐转而来到一楼浴室处理伤口。

借着灯光,唐玉斐才看到她的掌心被划出一个大口子,还在往外汩汩冒血。所幸伤口不是很深,应该不需要缝针。

在江堰家里翻遍了也没有找到紧急用药和纱布,无奈之下她只好咬牙用清水冲洗干净,再用干毛巾吸干了水分,剪开自己的白T恤胡乱缠了几层。

看来家里还是要放一个紧急医药箱以备不时之需,唐玉斐这么想到,万一江堰哪天梦游伤到自己了呢?

处理完了伤口,唐玉斐摸黑回到了江堰的房间,坐在沙发上看他。

江堰的睡姿很乖,只占用了半张床,将自己缩在一起,不会乱滚也不会踢被子。黑发柔顺地散落在枕头上,下颚骨的线条很是漂亮,或者说他其实就是个很漂亮的人。

想到原主房间内被自己丢掉的一大堆鲜肉海报,那些画着浓浓烟熏妆涂着艳丽口红的男人还不如江堰好看呢,原主不仅没智商还没有审美。

唐玉斐用没有受伤的手托着腮胡思乱想,安静的环境下撑不住眼皮子打架。

她其实很馋江堰身边的床位啊,坐在沙发上睡觉怪冷的,现在离开又担心他会做危险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她是不介意跟江堰同床共枕,借他的被子盖一盖的。

可要是被江堰发现自己占他便宜的话,说不定会恼羞成怒把她丢出去。

果然难搞,她要怎么向他说明自己会对他负责一辈子呢?唐玉斐缓缓阖上了眼睛。

精神病救赎计划八

晨光熹微,东方欲晓。

江堰睁眼起身,很突然地看到沙发上缩成一团熟睡着的娇小身影。

又是她,还真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么?!江堰的脸倏然拉沉,他想出声很不客气地叫醒唐玉斐,余光却瞟到几块暗红色的印记,衬着米黄色的被子格外显眼和刺目。

这是......血迹?江堰有些茫然,推开被子将自己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他身上没有伤口。

不是他的血。

江堰下床,皱着眉毛走向唐玉斐。她睡得很沉,全然没有发觉他的接近,双臂抱在胸前,似乎是夜里觉得冷了。

她的右手掌心手法粗劣地缠了条白布,看颜色和材质似乎是她身上的T恤,还隐隐透出斑驳血迹。

“唐玉斐,醒醒。”江堰抬手想拍拍她的脸,又在空中急转换成摇她的肩膀。

被扰了清梦,唐玉斐极为不满,眼睛都没有睁开,随意挥了挥手嘟囔道:“别吵,再让我睡一会儿。”随即将头转到了里面去。

江堰有些头痛,加大了音量:“唐玉斐,起来了。”

唐玉斐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看手表,五点不到!于是猛然扭过头,睁着睡意朦胧的大眼睛瞪他:“你知不知道女人没有充足的睡眠可是会早衰的!”

“被子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江堰不理会她的抱怨,态度强硬地掰过她的头不让她再睡回去。

她该不会是恶作剧故意将血蹭到了他的被子上吧?可她为什么会受伤?爬水管爬的么?江堰的心里带了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关切。

“江堰,你知道自己会梦游吗?”唐玉斐一骨碌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恼的想去揉自己的头发,又担心碰到伤口,生生卡在空中。

或许是因为没睡醒,她的眼里仿佛氤氲着一层浅浅的雾气,楚楚动人。

“昨晚要不是为了看护你,我的手也不会受伤。我现在困得厉害,小祖宗,你就让我再睡一会儿吧。”唐玉斐说完,砰地倒在了沙发上。

他?会梦游?江堰将眉心皱出了一个川字,他从不知道。觉得实在是荒谬,可唐玉斐的语气不像在故意逗他。

想叫醒她问个清楚,可唐玉斐已经打起了浅浅的鼾,眼眶下有一层浅浅的青紫色,看样子昨晚真的没睡好,小脸写着大大的疲惫。

江堰莫名的就闭了嘴,想看看她的伤口,却又怕弄疼了她。犹豫许久最终小心地触了触她的掌心,很凉。

仅仅是小心一碰就飞速缩回了手,江堰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烫。

她真的在沙发上睡了一夜么?

单人沙发空间极小,女孩柔软的身子蜷成一团,宛如慵懒的猫咪一般趴着呼呼大睡,黑发柔顺地披散在肩上,手腕皓白纤细。

算了。

江堰站了半晌,将床上的被子抱过来丢在了唐玉斐的身上。

直到天大亮,唐玉斐才满足地伸了个懒腰,算是睡饱了。

发觉自己身上盖着一床被子,还有浅浅的沐浴乳味道,唐玉斐眼睛一亮。她家小孩,终于开窍了,学会疼人了么?

于是推开被子噔噔跑下楼,却看到江堰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瘦削的背脊挺的笔直,黑发垂下来将半张脸都盖在了阴影里,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客厅显得空荡而又安静,萧索而又孤寂。

“江堰!”

唐玉斐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江堰的思路,他扭过头,看到唐玉斐向他向他跑来。一张素净小脸仿佛白玉生光,唇角噙着笑容,左脸挂着深深的酒窝,竟甜的有些醉人。

有这么一刻,江堰恍神怔了怔。

“是不是你给我盖的被子?”唐玉斐径直坐在他身侧,笑眯眯地问道,眼里满是期许。

江堰有些不自然地挪开了目光,淡淡地说道:“记得帮我洗干净。”

“可是我的手受伤了呀。”唐玉斐一副极为惋惜地语气,故意扬了扬右手:“今天你做早餐吧?”

“我不会。”江堰直接拒绝。

“可是我饿了呀。”唐玉斐理所当然地说道:“我的手是因为你才受伤的,男人得负起责任来,况且只是一顿早餐而已。”

“我现在根本拿不了锅铲,要是中途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你难道不会良心不安么?我救了你好多次,你怎么还是这么冷淡,江堰你真是铁石心肠......”

“打住。”江堰终于回头瞪她,有完没完了?

不就是想吃早餐吗,他做就是了。不过,要是他做出来的东西她不吃光,那就别怪他无情了。

想到这里,江堰冷着脸起身往厨房走去,唇角隐隐勾起了一丝恶意的弧度。唐玉斐只当自己说动了他,心里是一副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欣慰感,目送着江堰进了厨房,为自己洗手做羹汤。

欣慰到后悔的情绪转变不到五分钟,在厨房不知道第几次传来响声的时候,唐玉斐终于坐不住了:“江堰,不如还是我来吧,我觉得太为难你了。”

“唐玉斐,闭嘴等着。”江堰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眼前散乱的食材,狠狠说道。

于是门外消声。

最后,唐玉斐看着碗里半生不熟的米粥和焦黑了一半的煎蛋,深吸一口气,试探着说道:“校门口有家包子铺味道不错。”

然后挨了一记某人的眼神杀。

江堰冷笑:“唐玉斐,早餐是你要求的,现在想反悔?”

“不不不,我吃。”唐玉斐慌忙摆手,别说是这些了,现在就是让她茹毛饮血又何妨?

于是唐玉斐心中升起一股豪情壮志,夹起煎蛋狠咬了一大口。

江堰紧盯着她的脸,若是唐玉斐胆敢露出不满的表情,他就把她的米粥都倒了。

“味道还不错,盐多了些。”唐玉斐面不改色,又喝了一口米粥。

妈的,真咸啊。借着碗的遮挡,唐玉斐绷不住龇牙咧嘴,打算借米粥冲淡咸味和焦味。

味道真的不错?江堰半信半疑地也咬了一口,立刻齁了一嗓子,憋得他脸色通红。

再看唐玉斐,已经飞速地将盘子里的煎蛋解决完了,细细地喝着米粥,脸上完全看不出一丝不对劲,仿佛真的在品尝美食。

演技真是精湛,骗子。江堰暗暗咬牙,又不想在她面前丢了面子,于是两人斗气一般吃完了所有东西,纷纷沉默。

因为这顿早餐,唐玉斐足足胃疼了一路,垂着头走的有气无力,所谓的痛并快乐着。她牺牲小我让江堰迈出了一大步,这本该是件好事,但是唐玉斐觉得以后还是不要让江堰进厨房的好,免得将她熬成了短命鬼。

江堰看起来也不太好受,背影怎么看都没有之前洒脱,两个人踩着铃声进了校门。

唐玉斐不争气地想着,受些皮外伤再吃些黑暗料理就能将两人的关系拉进一大步,这样的事情多来几次,其实她也是乐意的。

可事情的发展注定没有她想的这么乐观和顺利,江堰的座位附近散落了一地的照片,围着一圈的人。

一踏进教室,唐玉斐就看到了这一幕。按照青春校园的套路,她立即觉得不会有好事。

“他来了。”有人眼尖看到了江堰和唐玉斐,幸灾乐祸地出声,随即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了他们。

“唐玉斐,真有你的啊。”更有人煽风点火。

江堰的脚步顿了顿,目光凉凉地看着这些人,直到他们嘘声让开了一条路。只是,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副看好戏的嘴脸。

一步步走近自己的座位,江堰面无表情地捡起一张照片。

唐玉斐皱着眉毛,压下心中不安的预感,也跟着捡起了一张。这一看,让她的心瞬间沉了下去。

不知道是谁拍的照片,照片里的人正是江堰。他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双手捂着耳朵,眸中布满惊慌,眼眶微红,不知道在恐惧着什么。

照片是恶意拍的,画面有些模糊。重点是,唐玉斐认出背景是江堰家。

谁会做这样的事情?唐玉斐几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那帮小妹们,心里腾地燃起怒意。她好不容易同江堰缓和的关系,再一次被破坏了,而且这次彻底将她害惨了!

时间仿佛静止了几秒,连空气都凝滞了。

“唐玉斐,你怎么解释?”江堰抬起眼睛,他的脸色平静,无悲无喜。黑眸沉沉,没有盛烈的怒意,却隐隐酝酿着狂风暴雨。

他盯着眼前脸色苍白的人,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如果她知道,他好不容易打算用心去接纳一个人,承认她的存在,可她亲手将这一切撕毁了,她会不会后悔?

千方百计的接近他,让他信任她,结果是为了更深的伤害,将他的尊严丢在地上肆意践踏么?

果然,他不该心软。

“江堰。”唐玉斐觉得有些无力。

是啊,他有理由第一个怀疑自己。被拍的地方是他家,她夜闯了两回,他完全可以将事情想成是他认为的那样。况且,他们的关系原本就水火不容,剑拔弩张不是么?他还没来得及信任她,就再一次被推开了。

思来想去,除了她唐玉斐,还有谁会做这样的事?

“不是我。”这句话出口的瞬间,连唐玉斐都觉得苍白。

江堰弯了弯唇角,将照片砸在了她的脸上。

“滚开。”他说道。

现在他不得不佩服,唐玉斐玩弄人心的本领。

小说《快穿之我为男配送温暖》 第7章 精神病救赎计划七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淑雅呀点评:

《快穿之我为男配送温暖》这本书真的不错,真的很感人,情节起伏不定,牵动着我的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