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惊世神医妃

惊世神医妃

主角:傅灼灼, 墨离珏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1-14 15:43:41

傅灼灼 墨离珏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快看看新书《惊世神医妃》:而傅灼灼继续说道:“这是一种表面眼角膜变异变形,导致双眼视力减退的疾病。一般是遗传或者是先天性疾病。出生时未必显示,但随着年龄会逐步恶化,眼角膜像眼眶外突出,完全变形后,眼球表面会凸起一个圆锥般物体,导致视力下降。而你还有水肿,现在应该看东西是一片水样,而非完全的黑暗失明吧?”她说的太专业,除了她自己,其他人都没听懂。但她说的问题,却是正确的!而白雪裳心中也觉得这些话,比之前那些大夫说的要…他不知该如何形容内心的感觉。
展开全部

鬼眼

白雪裳没解释,只是转向傅灼灼道:“外面的人走了,你们也快些离开吧。”

傅灼灼还在想怎么解释自己的身份,没想到房主这就下逐客令了。

但是,她还不想走怎么办?

打量面前的主仆二人,特别是蒙着双眼的白雪裳。翩翩公子,玉树临风,可惜眼睛出了问题,若她能治,是不是就能留下来呢?

墨瞳幽光微闪,傅灼灼决心试一试道:“多谢公子刚才的救命之恩。虽然我也知道不该多加打扰公子和姑娘休息,可眼下我们姐弟若是出去,怕都落不了好下场,所以小女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公子能暂时收留我们姐弟,待外头安全了,我们会离开。”

听完傅灼灼的话,玲珑算明白了。原来这姐弟还真是李护院找的人啊!

打量面前两个小乞丐一样的姐弟,玲珑有些好奇,她从小习武,感官自然也比常人更加敏锐。所以能从一个人的气息、身体步态上判断这人是不是习武。

但她盯着傅灼灼看了半天,并没有发现她会武功,或者是她藏的极深,让她都判断不出来。

只是以傅灼灼的年纪看,她更觉得她是不会武功。若不会武功,她又怎么能在极乐馆里杀人?

玲珑好奇的看向自家公子。

白雪裳一对剑眉微蹙,并不打算做这个好人:“抱歉,我这并非行善堂,姑娘的请求怕是不能答应。不过李护院刚走一时半刻不会回来,我可以让玲珑领你们找个安全的地方出去。”

对于这个答案,傅灼灼不意外。

只是现在如果离开这里,她和傅子归要面对的不单单是极乐馆的抓捕,还有傅家的追杀。以她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保护不了傅子归的安全,甚至都找不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落脚。

所以,她继续看着这对主仆道:“我理解公子的做法,如果换做是我,也未必会答应收留一对来历不明的姐弟,何况我们身上还背着人命官司。但我想说,如果我能治公子的眼睛,公子可否愿意留我们几日?”

她的话让白雪裳一愣,玲珑更是激动道:“什么?你能治眼睛?”说完又打量她一番,皱眉道:“你可别骗人,就你一个小乞丐模样,怎么可能会治眼睛?”

依偎着她的傅子归也眨着一双大眼睛,有点好奇的看着她。不懂阿姐为啥要这样说,因为他们离开傅家这么多年,他根本没看过阿姐用医术。

但傅灼灼还是笃定道:“能不能,且让我给公子看看不就知道了?”

玲珑双手叉腰道:“你别骗人了,公子的眼睛我们找了多少名医大夫都看过,他们都没办法,都说是鬼眼,你凭什么说你能行?”

玲珑并未注意到自家公子的神情,因她的话而黯然了不少。

傅灼灼看在眼里,勾了勾唇道:“天下医者何其多,医术何其精妙。难道公子和姑娘是访边了天下所有医者吗?若没有,怎么就不能让我试试呢?”

“你!”看傅灼灼这自信,玲珑皱起眉头。

白雪裳看不到傅灼灼模样,可是听她的声音不过是个小姑娘,可能比玲珑还要小。但她带着的那股自信,却让他有了一丝动摇。

默了默,他在一旁坐下来,用温润的音色说:“若你真有法,我自好生招待,若你没有,也莫要给我无谓的希望。”

看他这样是同意了,傅灼灼唇角一扬,马上对玲珑道:“麻烦姑娘拿个洗衣服的皂角,再打一盆清水来。”

“打水干什么?”玲珑不解道。

“姑娘应该也不希望,我用这一双脏手去碰你家公子吧?”摊开还带着血迹的双手,傅灼灼无奈的说道。

见她手上沾着血,玲珑看她的眼神更加嫌弃,但为了公子她只能忍一忍说了声“等着”便转身出了门。

“子归,阿姐给这公子看看,你先在一旁坐着。”转身温柔的摸了摸傅子归的小脸,傅灼灼说道。

“嗯……阿姐,我有点饿,可以吃那个吗?”点点头的同时看向桌上摆着的点心,傅子归非常小声的说道。

“这……”傅灼灼朝白雪裳看了去,这是人家的地方,她总不能擅自就拿人家的东西。

“都拿去吧。”将桌上的点心往前推了推,白雪裳淡淡说道。

“多谢公子。”傅灼灼赶忙道谢,将点心端给弟弟。同时也觉得这白衣男子的心地,还是挺好的。

“好吃吗?”看到弟弟狼吞虎咽的样子,傅灼灼含笑道。“好吃,阿姐也吃!”

“阿姐不饿,你吃吧。”

说不饿是假的,但是看傅子归挨饿的模样,她只想让他多吃些。

白雪裳垂头听着姐弟两的对话,脑海中不由得浮现一抹过往。

“阿哥,鱼好吃,你也吃呀!”

模糊的小脸带着甜甜的笑容深深印在他记忆深处。

“吱呀~”玲珑端着一盆水回来了,随着步伐,头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

白雪裳收回思绪,微微抬头,听到她走到自己身旁将水盆一放道:“喏,水来了!”

“辛苦姑娘了!”

“哼,你要治不好我家公子,看我怎么赶你出去!”哼哼两声,玲珑双手抱胸看着她道。

傅灼灼不跟小姑娘一般见识,拉着傅子归一起过去仔仔细细的洗干净了双手,然后走到了白雪裳面前道:“公子,请将白纱解下吧!”

双手抬了抬,白雪裳迟疑的摸想自己双眼上的白纱,好像不太情愿。

“公子,得罪了!”看他慢吞吞的,傅灼灼可等不了,干脆自己动手直接将他的白纱扯了下来。

没想到她会这样直接,白雪裳一惊差点要出手,但下一秒就被傅灼灼捧住了脸颊道:“莫动!”

有力的话语让白雪裳身子一震,僵硬的坐着不敢动。心中十分害怕她会被自己的眼睛吓到,甚至会像其他大夫一样,说他这眼睛是……鬼眼。

但显然他想多了,翻开眼皮,看到白雪裳的眼睛,傅灼灼并没有被吓到,只是有点意外,他得的居然是……

这是病,得治!

“怎么样?怎么样呀?”玲珑在一旁着急,也不知道这个小乞丐能不能行。

傅子归又跑回去吃点心了,边吃边瞅着自家阿姐,感觉阿姐好像变厉害了。之前她可是看见男生就会脸红的呀,今天居然能盯着这个公子看那么久,唔……虽然这个公子确实好看来着。

“基本上了解了。”放开白雪裳,傅灼灼回头又去洗了一次手。

玲珑忙问:“那你可看出什么了?”

“圆锥眼角膜炎,还伴有急性角膜水肿,确实是个麻烦的病。”

听到她说出一串完全陌生的词汇,玲珑无声的眨巴了下眼睛。

而傅灼灼继续说道:“这是一种表面眼角膜变异变形,导致双眼视力减退的疾病。一般是遗传或者是先天性疾病。

出生时未必显示,但随着年龄会逐步恶化,眼角膜像眼眶外突出,完全变形后,眼球表面会凸起一个圆锥般物体,导致视力下降。

而你还有水肿,现在应该看东西是一片水样,而非完全的黑暗失明吧?”

她说的太专业,除了她自己,其他人都没听懂。

但她说的问题,却是正确的!而白雪裳心中也觉得这些话,比之前那些大夫说的要…他不知该如何形容内心的感觉。

便在顿了顿后道:“这、这不是鬼眼吗?被鬼附了身才会得。”

没想到他的话反倒让傅灼灼愣了愣,随后发出一阵大笑:“哈哈哈!鬼眼,什么鬼眼!哈哈哈!”

“你、你笑什么呀!”面对嘲笑,玲珑不悦道。

傅子归也一脸懵的说:“阿姐,啥是鬼眼啊?”

傅灼灼笑的前俯后仰,好不容易止住了,还拍了拍笑岔气的胸口道:“什么鬼眼,这就是一种眼病,虽然形成的因素有点复杂,现在我也解释不清楚。但绝不是什么被鬼附身!这就是病,得治!”

什么鬼眼,真亏他们想得出来。

“若不是鬼眼,恶鬼俯身,那为何我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这种眼睛?”白雪裳带着一丝激动问道。

傅灼灼笑的想打嗝,呼了口气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说道:“这种眼病发病因素很复杂,但最常见的是遗传,如果说一个族群中大量出现,或者是每隔一段时间出现,要么是地理环境有问题,要么就是祖上近亲!”

“祖上近亲?”白雪裳还是疑惑。

傅灼灼吃口茶,干脆坐下来道:“对啊,虽然看着你们没啥关系,但其实都是一个祖宗传下来的,而那个祖宗刚好有这问题,只是有些后代运气好没有得,有的却得了!所以跟鬼眼什么的,完全没关系!”

不过转念一想,在这个科技不发达的时代,人们对疾病还没有一个完全的认知,对于圆锥角膜病变引起的眼角膜变异成锥形,确实会往神鬼方面想。

“那、那你的意思是,你肯定能医?”玲珑激动的到了她面前说。

傅灼灼看看她,再看看白雪裳道:“这种眼病很复杂,想要完全医好可能有些困难,但是现在伴有急性水肿,这水肿才是导致视力完全没有的原因,我可以先用药和针灸法消肿,待恢复一些视力后,再以病情进展,制定后面的方案。”

傅灼灼非常专业的说完,看着一脸目瞪口呆的主仆,和她弟弟!

“你、你真是神医啊!”抓住傅灼灼的胳膊,玲珑一改刚才充满怀疑的模样道:“你真的是神医啊!真的能医好公子啊!”

“呵呵,姑娘莫激动。”被她掐的胳膊疼,傅灼灼赶紧说道。

但激动的玲珑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话,眼冒星星的望着她,心里把她当成菩萨一样供了起来。

白雪裳同样吃惊,没想到被说成鬼眼的不祥双目,在一个小姑娘口中竟然是有理有据的疾病!

这根本不是什么鬼眼!只是病!只是一种眼病!

因这双鬼眼被歧视多年,甚至被人疏离多年的白雪裳,此时心中百味翻腾。

倏地,他突然起身,然后认认真真的双手抱拳给傅灼灼行礼道:“多谢姑娘今日这番诊治,这番话!刚才多有得罪,实属抱歉!”

看自家公子这番,玲珑也赶紧给到傅灼灼道:“姑娘,神医!活菩萨!求您一定要医好我家公子啊!”说着就要跪下来。

傅灼灼见状赶忙托住她道:“哎,别这样,别这样!我可受不起这样的礼!”

妈呀,这种大礼可是要折寿的,她还想好好活到老呢!

托着玲珑,她再看看白雪裳道:“公子放心,这眼睛我确实能医,就算现在不能完全医好,我也会尽力而为。就拜托公子收留我们几日,让我和弟弟有个安能落脚的地方。待我们找到了安家处,自然不会再打扰你们。”

“没关系!没关系!你想住多久都可以!”玲珑急着说道。

白雪裳则带着几分惭愧道:“今日姑娘这番大恩,莫说留几日,哪怕要我让出这院子也是应该的。再说这眼睛,治不治得好我并不在乎,只是姑娘那一番话解了我心中之结,这便够了。”

说完,他再次行礼。

看着他真挚的申请,傅灼灼忽然明白,原来困扰他的并不是眼睛失明,而是世人的无知让他产生的自我怀疑。

因为对医学的无知,他们把疾病当成神魔恶鬼,把患病的人也当成不详只身。如今她告诉他这只是疾病,一种人人都会得的疾病,内心的释然和激动可想而知。

“玲珑,夜色已晚,既然答应了姑娘让她们留下,便莫要耽搁了。你快些收拾收拾,让他们住下吧。”白雪裳吩咐道。

玲珑点点头,看傅灼灼的眼神都是发光:“姑娘你稍微歇歇,屋子太晚了我不好收拾,今晚你们就跟我睡。但我现在去准备些吃的,让你们吃点暖食。”看了看傅子归很饿的模样,玲珑笑了笑,赶忙跑了出去。

“呃、谢谢姑娘。”确实饿极了,傅灼灼也不再拒绝好意。

等玲珑走了,白雪裳道:“在下姓白,名雪裳。不知姑娘和弟弟……”

“哦。我们……”看了眼自己弟弟,傅灼灼在心中快速下了决心道:“我叫陆灼灼,我弟弟叫陆子归!你管我叫灼灼就可。”

用了多年的名字,傅灼灼舍不得改掉,既然不能暴露自己姓傅,那便留着名字吧。

白雪裳明了的额首道:“那灼灼姑娘在此稍等,我便先出去了。”

“呃……好吧。”这虽是白雪裳的房间,但看他不太好意思跟他们姐弟独处,傅灼灼也就不强留了。

古人果然想的多!

耸耸肩,傅灼灼扭头朝自己弟弟看去。傅子归吃了点心,正嘴角沾着芝麻,眨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

毕竟是原主的亲弟弟,傅灼灼自然他想问什么。于是冲他招招手道:“过来。”

傅灼灼, 墨离珏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乙未少爷点评:

《惊世神医妃》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