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名门再爱之娇妻难逃

名门再爱之娇妻难逃

作者:灼灼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2-14 14:22:59

灼灼给大家带来的《名门再爱之娇妻难逃》讲述了:“啊!”她蹬蹬后退几步,眼看着就要跌倒。这时,一只手臂凭空而出,腰间传来了一片温热的触感,紧接着一股大力稳定住她的身体,她抗拒不了这股力量,跌入一个清冷的环抱。头顶传来男人带着几分冷意的声音。“温柠,要我提醒你,你是二十三岁,而不是十三么?”温柠顾不得他语气里的冷意,反手抓住他的大掌,眼睛瞪的大大的,神情急迫又紧张,“越!画呢?找回来了吗?”
展开全部

名门再爱之娇妻难逃:你放开我

昏迷前的画面慢慢的进入脑海,温柠大急,忍着脚心皮肤传来的钻心疼痛,穿上拖鞋就出了卧室。

拉开房门,她直直的撞到了一堵肉墙。

“啊!”

她蹬蹬后退几步,眼看着就要跌倒。

这时,一只手臂凭空而出,腰间传来了一片温热的触感,紧接着一股大力稳定住她的身体,她抗拒不了这股力量,跌入一个清冷的环抱。

头顶传来男人带着几分冷意的声音。

“温柠,要我提醒你,你是二十三岁,而不是十三么?”

温柠顾不得他语气里的冷意,反手抓住他的大掌,眼睛瞪的大大的,神情急迫又紧张,“越!画呢?找回来了吗?”

展越察觉到了她眼底的浓烈焦急和失措,冷峻的面容微微柔和了一些。

“已经派人去找了,你先别急。”

“怎么能不急?”温柠松开他,眸光变幻了一阵,倏地下定了一个决心,“我亲自去找!”

如果那个小偷真的是那个男人的话,她也不是毫无线索的。

见她抬步往外走,展越皱眉,立即展臂禁锢住她的身体,冷声道,“温柠,你身上还有伤!不过是一幅画而已,我会帮你找到!”

温柠对她的画一向很看重,完成一幅画作她最起码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每幅画都是精品。

除却卖掉的,她会小心翼翼的保存起来,时不时的擦拭保养。

“你不懂!”温柠开始挣扎,眼里也有了水花,“那是我的宝贝,我不能弄丢的!”

“展越,你放开我!”

她疯狂的捶打着他精壮的胸膛,滚动在眼眶里的泪水不知不觉的掉了下来,打湿了她的眼睫毛,也刺痛了他的心。

她的宝贝

这四个字让展越想起了三年前的一个雷雨夜,已经过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了,他没有一天能忘记那个画面。

他薄唇一抿,动作粗暴的将温柠压在墙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被泪水打湿的小脸,一双好看的凤眸好似凝结成冰,冷的惊人。

“宝贝?当年那幅画不也是你的宝贝么?你说撕就撕了,可见你的宝贝有多么的廉价!”

他一字一顿,声线冷到了极点。

温柠脸色一白,苍白的唇蠕动了一下,什么也说不出来。

展越看着这个样子的她,心里除了撕心裂肺的疼痛,竟还有一丝诡异的快感。

她在难过吗?

她可知,这三年,他每天都过的比她现在痛苦百倍千倍。

“我想你丢的这幅画也不用找了,反正可以随意舍弃的东西,根本什么也不是!”

那副画是,他也是。

他们是可以随意被她舍弃的。

温柠听到他这句冷漠的话,心里一震,不由抬头,不可置信的对上他冰冷的眸光。

“你真这么想?”她声音发颤。

展越冷冷的勾唇,嘲弄反问,“难道事实不是如此吗?”

温柠身子一颤,感觉一颗心凉透了。

半响,她僵硬的扯了下嘴角,狠狠的抹了一把脸,恢复冷淡的道,“我知道了。”

她推开面前的男人,“我要走了。”

展越攥了攥拳,薄唇紧抿,眼中的神色闪烁不定,忽然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

“不许走!”

温柠一开始还很冷静的想抽出自己的手,但当她无论怎么做都挣脱不了桎梏时,她忽然爆发了。

她猛地转头,白皙清秀的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自喉咙深处低吼出她的愤怒。

名门再爱之娇妻难逃:残忍的真相

“展越,当年我根本就没有撕掉那副画!今天丢的正是那一幅!”

“但凡你对我有一点点信任,你就该相信那副画对我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展越愣住了,下意识的松开了她的手,脑海里不断的闪现着一个又一个的片段,思绪陷入回忆里。

三年前的那个雨夜,她来找他,当着他的面,撕毁了那副画,也撕碎了他们的感情。

“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一定要找回它了吗?!”温柠红着眼眶,竭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胸脯一耸一耸的,声音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不再嘶吼,但一字一句却更加的坚定有力。

“因为那不但我的宝贝,也是你的裸体画!”

“展!先!生!”

大学期间,不管是来自导师的压力还是毕业被阻的难题,她都扛下来了,没有为谁画过一幅裸体图!

她唯一的裸模是展越。

她唯一画的裸体图就是三年前的那一幅。

那画她花了整整三个月才画好,她和展越也三个月住在一块,没有出门。

他们的爱情也是由那幅画开始。

这种画她自然不会给除了他们以外的第三个人看到,她做贼一样的谨慎保存着,生怕被别人发现或者看见。

展越呼吸一窒,眸内的情绪被冻结,整个人好似被雷劈中了一样,动弹不得。

她撕画的那一天是雨夜,等她离开,他捡起碎纸片时,上面已经是花花绿绿的一团,看不出它原本的面貌了。

所以他一直以为那幅画已经毁了。

她竟然还留着?

那当年,她为什么要骗他?

“温柠!”

不知道过了多久,展越回过神来,却发现眼前已经空空如也,温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知去向。

“温柠!”

他夺门而出,穿过长长的走廊,飞快的来到楼下,看到云妈。

“她人呢?!”

云妈感觉到他的怒火,有些手足无措,呐呐的回答,“刚才她跑出去了。”

展越眉头皱的能打结,寒眸迅速的蔓延上一层焦色。

“你为什么不拦住她?!”

丽山地势复杂,外人进来很容易迷路,更关键的是这儿有修建了一个小型的狩猎场,若是温柠不小心跑到了那里,后果不堪设想!

云妈期期艾艾的道,“对不起,先生,我,我没拦不住。”

那位小姐像疯了一样的冲下来,提起鞋子就跑了出去,她连阻止都来不及。

展越深吸一口气,一边往外疾步走一边摸出手机。

“陆年!赶紧带人过来,把丽山封锁起来!”

很快的,门外传来了引擎发动的声音,车子留下一阵呛人的尾气,紧接着极速驶离了这片区域

温柠无头苍蝇一样的在崎岖的山路上奔跑,此时天色刚刚擦黑,勉强能看的清路线。

眼见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若她再找不到下山的路,一定会在这儿迷失的。

也许老天感念到了她的祈祷,又也许是她走了一回运,她阴差阳错的竟然选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于半个小时后下了山,打到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开到公寓楼下,她喊沈悠悠下来帮她付了车费,然后问了她许几个问题,最后拿着一千块的现金和手机准备出门。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秀云超级甜点评:

《名门再爱之娇妻难逃》这本书把剧情融合得很完美,不会让读者产生突兀的感觉,很棒!主角也很有自己的特点,主题明确,5星!没毛病~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