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仅用余生偿情深

仅用余生偿情深

作者:千鹿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1 12:02:37

《仅用余生偿情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千鹿,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如果不是当初她的一意孤行,又怎会有如今的悲惨境地?一切,不过是她咎由自取罢了。“如果,用我名下陆氏集团30%的股权来换呢?”宋楚筠往前一步,目光紧紧的锁定在他的身上,竟有了些许咄咄逼人的气势。眸光骤然一缩,陆君斐顿了顿,从文件中抬起头来,眸光微冷:“你以为我陆君斐的妻子,是你想做就能做,不想做就能反手甩开的?还是你觉得,我陆君斐的妻子,只需要股权就能买卖?”
展开全部

想离婚?让她亲自来。-千鹿

会议室内的气压,一瞬间降至冰点。

陆君斐薄唇紧抿,墨眸中隐隐的窜起了一簇怒火。

宋楚筠!

握着手机,他的唇角蓦地勾起了一抹森冷的弧度。

会议室内的众位高层见状,一个个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尤其是刚刚还在汇报工作的营销总监,心中已然是颤颤巍巍,怕怒火蔓延到他的身上。

“先生?先生你在听吗?”何嫂见电话那头毫无动静,有些着急的再次问道。

“嗯。”

陆君斐低应了一声,语气已经冷的不能再冷。“她去哪了?”

低冽的声音,就连何嫂都感觉到了电话那头,陆君斐压抑的怒火。

“夫人一出门就不见了,我四处都找了,没见着夫人。”何嫂有些后怕的说着,还想再说两句,就听陆君斐用他极低的嗓音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后,电话被挂断。

“会议解散。”

陆君斐站起身大步走出会议室,冷隽的背影,夹杂着一种紧绷而又低冷的气压,却让会议室内一众人等顿时松了一口气。

车内密闭的空间,让陆君斐有一瞬的窒息。

七年。

这七年的时间,宋楚筠不是没有提过离婚。但是他一个眼神,她便溃败下来。

因为他知道,宋楚筠爱他。千方百计的嫁给他,她怎么会轻而易举的离婚?

陆君斐就是这样想的。

所以即便是这一次,他仍旧觉得她不会真的离婚。

拿出手机,他本想给宋楚筠打个电话,警告她别再做这些无聊的事情才发现,她的号码早间的时候已经被他拉近了黑名单。

气恼的将手机扔在一旁,油门一踩,黑色的宾利一瞬间疾驰而出。

然而陆君斐没想到的是,他等来的不是宋楚筠的狼狈归来,而是一纸离婚协议书和一份陆氏集团的股权转让书。

总裁办公室,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本应温暖的办公室,此刻却让人感觉到一阵阴沉与压抑。

陆君斐捏着离婚协议书的手,几乎是青筋突起。他不怒反笑,笑得宋楚筠的律师惶恐不安。

“想离婚?让她亲自来。”

低冷的嗓音在偌大的办公室内响起,陆君斐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双冷峻的眸子泛着凛凛寒芒。

强势而又压迫的气场,让程律师如坐针毡,但想到宋楚筠的委托,他只能硬着头皮道:“宋小姐让我带话给陆总,只要陆总签了这份离婚协议书,陆氏集团的股权,她双手奉上。”

“我陆君斐的妻子,只值这些股权?”低冽的语气,格外的讽刺。

陆君斐墨眸睨了他一眼,冷笑一声,将离婚协议书和股权转让书朝着他砸过去:“告诉她,要离婚,就亲自来跟我谈!”

……

接到律师的电话转述陆君斐的要求时,宋楚筠怔了一下,握着手机的手指蓦地紧了紧。

陆君斐。

她默念着他的名字,心被狠狠的揪住,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他要她亲自去跟他谈吗?

她的眼前忽然浮现出他清冷矜贵的的身姿,那张冷漠得没有半分温度的俊颜。

还有……

宋楚筠抿了抿唇,扬起了一抹微涩的弧度,深吸一口气:“麻烦程律师了,我会亲自去跟他谈的。”

宋楚筠,你死了这条心吧!-千鹿

总裁办公室内,陆君斐静立于落地窗前,俯瞰着这座城市在阳光下的缩影。

墨色剪瞳微深,薄凉的唇抿着,清冷而又内敛。一支烟在他的双指间燃烧,烟雾与郁色在他周身缭绕,弥散出一抹落寞。

“咚咚咚!”

脆脆的敲门声冲破了这一室的静谧,让他眉尖蓦地一拧,而后有缓缓松开。

“进。”

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暗哑。

他转过身走到办公桌前,将指间的烟摁熄在烟灰缸中。

宋楚筠一推开门,就看到了那张曾经让她神魂颠倒的侧颜,让她微微有些失神,一如第一次见到他一般。

所有准备好的说辞在这一瞬间堵在嗓子眼,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久等不到说话声,陆君斐抬起头,墨眸看着站在门口的人,只是微微一敛,似乎并不意外。

事实上,在她踏进陆氏集团大门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

只是……

视线与她带着回忆的目光撞在一起的时候,眸光一敛,眼底是一片清冽与漠然。

办公室内静谧无声,而宋楚筠的心却在触到他眼里的冷色时,如银瓶乍破般的碎了一地。

她早该知道是这样的。

轻咬着唇,拎着包的手紧了又紧,她深吸一口气:“陆君斐,我们谈谈。”

“除了离婚,陆太太想谈什么都可以。”轻描淡写的嗓音中,是一如既往的薄凉。

一声毫无情绪的“陆太太”,让宋楚筠心头一颤。

陆太太?

呵,多么的讽刺。

他害得她家破人亡、众叛亲离,此时却还能如此冷静的坐在这里,神色自若的喊她一声陆太太。

这一声“陆太太”,她承受不起。

曾经这个身份让她多么的欢欣雀跃,如今就有多么的难堪与痛恨!

她该恨他的,可她更恨的,是她自己。

如果不是当初她的一意孤行,又怎会有如今的悲惨境地?

一切,不过是她咎由自取罢了。

“如果,用我名下陆氏集团30%的股权来换呢?”宋楚筠往前一步,目光紧紧的锁定在他的身上,竟有了些许咄咄逼人的气势。

眸光骤然一缩,陆君斐顿了顿,从文件中抬起头来,眸光微冷:“你以为我陆君斐的妻子,是你想做就能做,不想做就能反手甩开的?还是你觉得,我陆君斐的妻子,只需要股权就能买卖?”

感受着她紧逼的目光,他薄唇一抿,抽出一份文件往前一移,嗓音低冽:“如果你不了解陆氏集团30%的股权代表什么,我不介意你看完再做决定。”

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递到桌边的文件,宋楚筠只是毫无兴趣的瞥了一眼,就将目光再次移到了办公桌前的男人身上。

“怎样你才肯离婚?”宋楚筠几乎是咬牙切齿的!

明明是满心的怒火,可对着面前这个清冷如霜的男人,却毫无宣泄的路径,只能够任由着这股怒焰在心里蔓延,将她的心灼烧。

“离婚?”

陆君斐忽然笑了起来。

他站起身走到宋楚筠面前,一手捏住她的下颌,逼着她看向自己,用他如墨般深邃的幽瞳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唇角泛着冷意:“宋楚筠,你死了这条心吧!”

小说《仅用余生偿情深》 第4章 想离婚?让她亲自来。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舒怀小哥哥点评:

书有相同情节的很正常,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作者,另外,《仅用余生偿情深》这本书真的很棒,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