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重生贵女乐逍遥

重生贵女乐逍遥

主角:沈逍遥, 宇文清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2 17:55:11

沈逍遥 宇文清在《重生贵女乐逍遥》里面是一波三折,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沈逍遥停下步伐瞧了潘氏一眼,寒声道:“方才二婶子还未到来之际,逍遥跟小弟已然在母亲炕床畔。方才进的,如今却是进不的?”桂姑姑一听此话,本便沉沉的面色愈发阴郁,她停下步伐转头扫了潘氏一眼,向沈逍遥深切屈身道:“县主请。”潘氏面上登时一片通红,桂姑姑的意思再清晰不过,凭她一个从五品官的太太,不管怎全都没资格用这样轻慢的称呼来喊圣上亲封的一品王爷跟县主。
展开全部

重生贵女乐逍遥:血咒

刚给周姑姑跟桐儿抚出来的沈逍遥跟沈平安一抬眼便看着了潘氏眼睛中藏不住的畅快的意。

沈平安虽小,却是也知道潘氏的目光不对,他紧狠攥着阿姐的手掌,张圆眼凶狠的瞠向潘氏,瞠的潘氏先是一惊,继而心目中恨意涌起,可见潘氏目光一黯,心目中恨道:“小崽子,迟早喊你晓得我的厉害!”

沈逍遥看的更加明白,她又是重生而来的,乃至比潘氏全都更加清晰她的心事儿。沈逍遥腾出一只手掌轻扶小弟的背,清泠泠的双眼直愣愣的瞧着潘氏,直看潘氏不自觉的低了头,沈逍遥才扯着小弟的手掌走至奶奶姜太君的身侧,悲声道:“奶奶,母亲走啦。”

姜太君张开双臂把一对孙儿孙女儿抱入怀抱中,放声恸哭道:“我可怜兮兮的媳妇儿呀,你这样年青,怎便走在我这老婆娘的前边呀……岂非活活摘了老婆娘的心肝,你怎这般狠心,抛下逍姐儿平哥儿便走啦呢……”

沈逍遥跟沈平安也哭起,没人留心到,沈逍遥自始至终全都紧狠攥着小弟的手掌,没一刻分开。

一院子的仆人全都跪着陪着哭,潘氏也是在用丝帕抹泪珠,打从那日迎灵以后,潘氏的丝帕便全都蘸饱了姜汁,在需要时一擦眼,泪珠便如泉涌似的出的迅疾,倘若是不知情的人见潘氏这般泪落如雨,定会觉的她跟吴氏非常要好,妯娌间不晓得有多么亲腻。

哭了一阵儿,潘氏眼受刺激退的差不离了,她便向前抚着姜太君劝道:“娘亲节哀,若大嫂子晓得她要娘亲这般伤心,怎样能走的安心呀!”

沈逍遥一听此话气的面色涨的通红,这潘氏心思着实狠毒,母亲全都已然走啦,她居然还这般没口德。紧狠攥住小弟的手掌,季无已有扬起头来直愣愣的瞧着潘氏,寒声道:“原来二婶子是这一般心思,才可以以己度人。”

潘氏起先没明白过来,只假做慈爱惜悯的瞧着沈逍遥道:“逍姐儿你亦不必忧心害怕,你父亲娘虽不在了,可还有奶奶二叔二婶子,我们会好生照料教养你的。”待她想了片刻,想明白沈逍遥话中的真切意思,心目中勃然大怒,黯喊“臭丫头片子,居然红口白牙咒我死,我我呸,你们一家才是短命鬼儿!”

潘氏虽然极忿怒,却是一丁点亦不敢流露出来,由于姜太君已然蹙着眉角沉沉的瞧着她,这要潘氏心目中霎时一阵发虚,再不敢乱讲话了。

姜太君慢慢收回视线,瞧着拼死命挺直脊梁的大孙女儿,目光好像非常慈爱,却是黯黯含着防备的寒意。姜太君自嫁入华阳郡公府,自孙子媳妇儿做起,到现而今已然三十余年,好不容易才把整个华阳郡公府掌控在掌中,她是决对不会容忍府邸中有超出自个儿掌控的存在。

玉衡院中的氛围凄伤中显露着诡谲的僵持,便在这时,沈仲康引着宋御医来到玉衡院外,跟宋御医同来的,还有皇贵妃身侧最为的力的掌事儿姑姑桂姑姑。

宋御医跟桂姑姑还未进院子便听着阵阵哭音,桂姑姑心目中一惊,脚底下更加快了二分。

潘氏见皇贵妃身侧的桂姑姑来啦,心目中更为发虚,只温声对姜太君道:“娘亲,懿坤宫的桂姑姑来啦。”

姜太君心目中既惊且虚,决不对潘氏少一丝一毫,她忙转身道:“怎如今才来回禀,快迎。”

讲话间桂姑姑已然走至近前,冷着面向前致礼道:“见过太君,不知太妃情形怎样?”桂姑姑已然猜到吴氏去了,仅是不乐意相信,故而才有此一问。

虽然说桂姑姑是四品女官,可姜太君还真不敢受她的礼,即刻双掌相抚悲道:“我的好儿媳妇儿居然走啦……”

桂姑姑心目中一阵绞疼,那总是软绵绵轻柔柔喊她“姑姑”,水般的人儿怎便走啦,连最为终一面全都见不上了。

桂姑姑眼睛中蓄泪,走至沈逍遥跟沈平安身侧双膝跪下,泣声道:“奴才给王爷县主道恼,请王爷县主保重身体,不要要太妃主子牵挂。”

沈逍遥跟桂姑姑比较熟络,而沈平安见她见的少,觉的有些许陌生,可桂姑姑那真真切切的凄伤沈平安能觉察到,他见阿姐扯着桂姑姑的手掌,便也伸出小嫩手儿拉住桂姑姑的另外一只手掌,仨人泪眼对泪眼,给浓浓的凄伤包裹着。

“姑姑请起,去见母亲最为终一面罢。”沈逍遥哭着讲话,她浑身悲疼味息,可却是方寸不乱,这要姜太君愈发心惊了。

姜太君知道吴氏的死状好瞧不了,并且事儿发忽然,原先应当过几日才发作的药效居然即刻发作了,她还不晓得应当处置的首尾可曾全都处置好了。那桂姑姑皇贵妃宫中头一等的力的,如果而然要她瞧出什么,那可便……

姜太君即刻出言阻拦道:“逍姐儿,还是等给你的娘换好衣服整了妆容再要姑姑去见罢。”

桂姑姑闻言只沉疼道:“非常不必这样,当初主儿未入宫先前,奴才一向帮主儿照料三小姐,现而今她走啦,奴才怎可以不送她最为终一程。”

讲完,桂姑姑转身对跟随着自个儿的小宫娥讲道:“碧宁,主儿还不晓得这儿的情形,你速速归宫禀报。”

姜太君闻言,心目中更加惶了……

桂姑姑是代表皇贵妃前来,姜太君压根阻挡不了她,只的陪着桂姑姑一块进产室。万一产屋中有啥不妥的,她好赖能描补描补。

沈逍遥牵着小弟的手掌,自然却然的跟随在奶奶背后往产室走。潘氏见了忙高声道:“逍姐儿平哥儿,你们不可以进去。”

沈逍遥停下步伐瞧了潘氏一眼,寒声道:“方才二婶子还未到来之际,逍遥跟小弟已然在母亲炕床畔。方才进的,如今却是进不的?”

桂姑姑一听此话,本便沉沉的面色愈发阴郁,她停下步伐转头扫了潘氏一眼,向沈逍遥深切屈身道:“县主请。”

重生贵女乐逍遥:正经当回事儿

潘氏面上登时一片通红,桂姑姑的意思再清晰不过,凭她一个从五品官的太太,不管怎全都没资格用这样轻慢的称呼来喊圣上亲封的一品王爷跟县主。

没人再理睬窘迫的潘氏,一帮人进了产室。血膻气扑鼻而来,姜太君不禁蹙起眉角黯黯屏住呼吸,她这些许年一向养尊处优,所到之处无不熏香,骤然间自然受不住这般浓的血膻气。

桂姑姑此刻唯有伤心跟忿怒,血膻气愈浓,她心目中的怒意便愈重,沈逍遥跟桂姑姑似的,心目中恨意如翻江倒海般汹涌,唯有沈平安并不晓得内情,一瞧着直愣愣躺在炕床上的母亲,沈平安便哭的不可以。

乐姑姑看着桂姑姑,心目中不觉黯黯放下心来,她晓得倘若是宫中没人过来,吴氏的死便再难有查清晰的一日。不是她不相信沈逍遥跟沈平安姊弟,着实是她们太小,便算是皇家撑腰,她们俩亦不可能在姜太君把持的华阳郡公府邸中有所作为。

桂姑姑直愣愣走至炕床前,先跪下来狠狠磕了仨响头,而后站起来温声含悲泣道:“三小姐,姑姑来迟了,三小姐的心事儿婢子全都知道,你安心罢。”

姜太君听了桂姑姑的话,心目中一阵发战,只黯黯祈祷耿姑姑作的干净没留下什么首尾,不然……姜太君真不敢往下想。

桂姑姑站起来后便动手掀吴氏身子上覆着的锦给,姜太君忙问:“姑姑干嘛?”

桂姑姑用惊愕忿怒的目光瞧着姜太君,语带怒意的问:“莫非太君便要王太妃这样走?”

姜太君面上一片窘迫,忙掩匿道:“怎样敢劳姑姑亲身动手,老二媳妇,还不快给你大嫂子净身换衣。”

潘氏自来也未经历过这类事儿,并且在吴氏之死这件事儿上,她并不干净,此刻怎样敢向前给吴氏净身,仅是不向前亦不可以,婆母发了话,她倘若是敢不遵从,一顶不孝翁姑的帽子便会即刻扣下来,潘氏自问没本事儿经受这般的罪状。

桂姑姑只淡微微道:“不必烦劳二太太了,奴才是帮皇贵妃送王太妃最为终一程。”

一抬出皇贵妃,姜太君便不可以再讲什么了,她面色微沉,一眼瞧着孙子沈平安也跟进,方要张口之时却是听沈逍遥唤道:“周姑姑,你侍奉在少爷先到偏房避一避。”

周姑姑忙向前抱起沈平安,沈平安不乐意,沈逍遥便温声讲道:“平安听话,阿姐跟姑姑一块为母亲擦身换衣,收拾好了你便过来。”

沈平安至此才愿要周姑姑把自个儿抱出。

姜太君心目中非常是憋屈,原先这些许话她是要讲的,却是给沈逍遥生生夺在头里,她却是又不可以讲什么,只可以沉着脸站立着,此刻姜太君跟潘氏全都非常窘迫,走又不可以走,留下又什么全都做不了只可以干瞧着。姜太君心目中不爽快,自不可以要旁人心目中爽快,她正想说沈逍遥也应当避出去,却是听桂姑姑又讲话了。

“县主至孝,奴才这便侍奉县主为王太妃净身换衣。”桂姑姑一句话便把姜太君正欲张口的话给堵了回去,憋的姜太君面色微有些许发青,只凶狠的瞧着潘氏,看的潘氏低了头,迈着小步走向前,心不甘情不愿的讲道:“县主力气小,还是我来罢。”

沈逍遥亦不讲话,只凉凉的瞧着潘氏,整个人如同钉在炕床前似的,一寸亦不挪动,潘氏压根没法接近吴氏。

方才的窘迫跟沈逍遥此刻的沉静激怒了姜太君,只听她饮道:“逍遥,你是小孩儿,岂可做这类事儿,还不快快闪开。”

沈逍遥闻言突然转身跪倒在姜太君跟前,强压悲疼高声道:“请奶奶成全逍遥一片孝心。”讲着,逍遥居然端端正正的磕起头来。

沈逍遥忽然出了这样一招,要姜太君怎全都预料不到,她不禁后退两步急道:“好小孩儿快快起来,奶奶怎样能不要你尽孝。”

一边儿的桂姑姑冷眼瞧着,心目中已然想好了归宫后怎样向皇贵妃回禀。在她看起来,沈氏一门,自姜太君以下,居然没人把圣上亲封的王爷县主正经当回事儿,县主想干嘛,还的跪求陈老夫的答应,这还了的!这事儿,她必的好生告诉给皇贵妃。

姜太君亦不是白活了这很多年,她的反应决对不慢,但见她佝偻了身体,喊一下“我苦命的儿呀……”,泪珠便哗哗的涌出。站也站不住了,姜太君的身体直摇荡,眼瞧便要跌倒在地下。

潘氏惶忙抚住婆母,当着桂姑姑她亦不敢再给沈逍遥上眼药,只可以陪着着哭。一时当中屋中尽是姜太君跟潘氏的恸哭之音。在沈逍遥听来,这哭音着实太假。

“二婶子,奶奶连日凄伤,她老人家禁不住的,不若你先陪着奶奶出去歇息罢。”沈逍遥低低的讲了一句。

潘氏一进来便觉的全身不自在,心目中实在发惶,听了沈逍遥之言,忙点头道:“也好。”

桂姑姑冷眼瞧着潘氏抚着姜太君走出去,眼风扫过室内诸人,见全都是可靠之人,面上才真真正正露了悲意。她抚着沈逍遥,压温声响道:“县主作的好,奴才这便为王太妃检查。”

沈逍遥咬着下唇使劲点了下头,而后看向乐姑姑,乐姑姑会意,即刻走至门边守住屋门,不喊人突兀的闯进来。

桂姑姑迅疾掀开锦给仔细检查起来。约摸过了一刻钟,桂姑姑方才转身净了手,向沈逍遥讲道:“县主,为王太妃净身换衣罢。”

沈逍遥知道此时不是细说之际,便投了温热的丝帕,轻柔的为吴氏擦洗起来。

净身过后,沈逍遥在二位姑姑的帮助下为吴氏换上寿衣,她的手掌微微的放于吴氏高高隆起的腹部上,双眼闭起,两行热泪从眼尾滚落,她温声讷讷的讲着什么,仅是声响太小,除却沈逍遥,再没人晓得她手扶母亲的腹部,发下了啥样的誓言。

坐在外间等候的姜太君跟潘氏终究等到沈逍遥跟桂姑姑从内间走出来,见她们的神态仅是凄伤并没其它的什么,姜太君心目中才踏实了一些许,便是潘氏心目中也黯黯庆幸,忙迎向前来讲道:“姑姑辛劳了。”

小说《重生贵女乐逍遥》 第17章 血咒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舒怀小哥哥点评:

很不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文章内容丰富清晰,看了好几遍,看着很轻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