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叶总独宠掌中娇

叶总独宠掌中娇

主角:许诺诺, 叶帧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12 15:16:03

《叶总独宠掌中娇》是一篇非常好的总裁豪门小说,为大家带来了许诺诺 叶帧的故事:托雅也用蒙语和他交流,事件经过详细到,连姚思思三年来第一次买早餐,许诺诺心情不好没吃饭都交待了。这么一来,秋明月刚刚听到的,就显得断章取义。姚思思的脸一点点变得苍白,她几次想中途干扰,却被叶帧一个冷冷的眼神丢过去,吓得哆嗦不敢动。秋明月表情,比她好不到哪儿去。乌兰老师松了口气,出声安抚,“没事,老师们会公正对待这次的事。”真相大白。
展开全部

11-是你公报私仇

许诺诺扭头,大步冲过去,伸手抱住倒下来的托雅。

台下,评委老师们站了起来。

台上,组员们茫然担忧的围住两人。

“托雅!托雅你怎么了?”

许诺诺隐隐听见,什么声音“嘎巴”响了下,但她太担心昏迷的托雅,一时没多想那是什么。

小组参赛,因托雅昏迷而被迫提前结束。

他们整个组的参赛结果,要等比赛结束后,评委们商量结果。

老师带她们去了医务室。

医生说,托雅是轻微的食物中毒,打了止泻药,输点儿营养液很快就会醒。

许诺诺给小组的其他同学道歉,让他们过去等结果,她一个人陪在了托雅病床前。

她想到今早的事,姚思思家庭困难向来手头拮据。

三年来,她没有给任何同学买过东西,今天一大早,却买了煎饼果子还有牛奶和豆浆。

托雅吃了两份。

因为许诺诺接了舅舅电话,说他航班延误赶不上看她比赛,让她加油。

她担忧舅舅真的遇上什么麻烦了,不想让她担心,才会一次次说谎骗她,就没胃口吃东西。

姚思思又把她那份给了托雅。

许诺诺只拿了一杯热牛奶。

那之后,半小时不到,托雅就开始一趟趟去洗手间。

许诺诺并不想,用恶意去揣测别人,这有违奶奶和舅舅对她从小的教导。

有个同学冒失的跑进来,不小心撞了她手臂一下。

许诺诺疼得直抽气,眼前一阵阵冒金星,那一刻……她清晰想起,姚思思最近,各种阴阳怪气和怨恨的眼神。

比赛结束。

姚思思以最高分,赢得女主角。

宿舍里。

许诺诺扶着虚弱的托雅,进门,看着她躺下,问她:“托雅,你现在感觉好点儿了吗?”

托雅笑了笑,“好多了。对了,听说是思思得了第一名,她这回该高兴坏了。要不是咱们这样,真应该替她庆祝庆祝。”

她脱水,许诺诺左手臂吊在了胸前……俩伤号。

许诺诺脸上的笑淡淡的,没接话。

门从外面被人推开。

姚思思一脸骄傲得意的进来,“你们俩回来了?”

她目光扫过两人,许诺诺打着石膏的手臂吊在胸.前,托雅脸色苍白躺在床上。

全无愧疚,反而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许诺诺笑容清浅,问:“姚思思,是不是你?”

托雅不明所以。

姚思思被她戳破,并不否认,说:“是我。我想让比赛公平进行!”

许诺诺很生气,这种背叛,和伤害朋友的行为,是她最讨厌,最无法原谅的,“老师说了比赛公平竞争,你为什么还要做出这样的事??”

姚思思走到她面前,气愤的推了她一把。

她说:“许诺诺你给我讲公平?你要不要脸!三年来,哪次评委老师不是偏心你?最后赢的都是你!有你在,公平竞争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

“别以我不知道,你的第一名,不过是你舅舅拿钱给你买来的!”

许诺诺立即,从她这番话里听出苗头。

许诺诺的舅舅圈内出了名的,人缘好,朋友多,打球、聚餐、喝酒是他日常的一部分。

他的朋友遍及各个行业。

她们校长,老师大多数是舅舅的朋友。

那次,许诺诺去接喝多的舅舅。撞上姚思思被醉汉纠.缠,出手帮她解决了难缠的客人。

姚思思在外打工的事,也是那时被校长和老师们撞见的。

当时,舅舅怎么对朋友们说的?

“和我家诺诺同龄,却这么有上进心的孩子,真不错!你们这些做老师的,平时应该多照顾照顾这样的学生。”

以至于,后来老师们都格外关照姚思思。

可许诺诺不懂,为什么事情到了姚思思这儿,就扭曲成这样。

她看不到,别人对她的帮助和关心?

许诺诺难以置信看着她,三年同窗,还是睡上下铺的人格外陌生,“你这么说,是把所有老师当什么?大家都相信,每次比赛都是公平的,你不要血口喷人污蔑别人!”

“嘴在你身上,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啰!几年来,乌兰老师对你处处关照,她和你舅舅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比我更清楚!”

这话一出。

许诺诺脸冷得像冰,“姚思思,你说清楚。我舅舅和乌兰老师,能有什么关系?”

姚思思已经不怕撕破脸,冷笑道:“你说什么关系?你舅舅多金又英俊,乌兰老师年轻漂亮,成年男女睡了很正常……”

“姚思思!你嘴巴太脏了!”

“他们有脸做,我说一下就不行吗?”

托雅没力气想劝架,只能坐在床上喊,“你们俩都冷静一点儿啊,有什么事好好说。”

“我和她没话说!”

“你闭嘴!”

托雅被吼得头大,宿舍门外有人瞧热闹,有人在给舍管阿姨打报告。

许诺诺右手臂吊在脖子上,走近姚思思抽了她两个嘴.巴,看着姚思思说:“你再也不是我朋友了。”

笑容尽失的脸上,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漠然。

姚思思被她抽了个措手不及,发懵,反应过来的时候去踢她腿,又被许诺诺用力一脚给踹翻了。

两人撕扯在一起,托雅再顾不上自己,跳下床拉架……

女生宿舍打架,影响很恶劣。

和舍管阿姨一起过来的,还有秋明月秋老师,通知她们叫双方家长来。

狼狈不堪的姚思思,哭得上不来气,跟外面的人七嘴八舌讲经过。  

而别人统一的说法是:许诺诺莫名其妙,先挑事打了姚思思,姚思思一直被她吊打。

秋明月目光冷冷看向许诺诺,说:“给我你家长电话。”

许诺诺气得眼角泛红,试图解释,“她害托雅脱水晕倒,还害我们全组失去比赛资格,这件事她自己承认的!我没错!”

“动手打人就是错。”

秋明月扭头,又问姚思思,“是这样吗?”

姚思思抽噎着说:“秋老师,我没有,是她受不了我拿第一,她冤枉我……”

秋明月看向脸色发白的托雅,“托雅,你说。”

托雅一脸懵,完全不明白事件起因,直摇头,“老师我……”

这姑娘一着急就满嘴蒙语跑出来。

秋明月明显听得懂蒙语,她听过后脸色已经不能更差了,对许诺诺说:“许诺诺,学校会联系你家长的。”

她让两个女生去她办公室,然后打给乌兰。

许诺诺咬牙,瞪向装可怜博同情,还颠倒是非的姚思思,“你居然敢做不敢认!”

姚思思看看前面的秋明月背影,抹着眼泪说:“许诺诺,我知道,你失去参选资格很生气,可你再生气也不能这么冤枉我啊……”

前面的秋明月听见她们对话,回头看了她们一眼。

许诺诺庆幸,舅舅手机关机打不通。

可万事难料,电话不知为什么,打给了叶帧那个大混蛋。

12-我不过,是个外人

然后……一身黑色西装移动的大冰山,就出现在了她们学院里。

老师办公室外过道,还被不少发花痴的女生堵了,好多人指指点点讨论这是谁的哥哥,缺不缺女朋友。

乌兰老师把门外的学生哄走,关上了门。

叶帧和两位老师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他目光冷冷扫过两个并排站的女孩,看见狼狈不堪吊着手臂的许诺诺时,眸色沉了沉,他问:“你动手了?”

许诺诺偏过脸,说:“我没错!”

姚思思委屈的哭着说:“不单动手,她还用脚踢我了!”

她给众人展现手臂和腿上的青青紫紫,看得几人神色各异。

乌兰老师和叶帧目光,都落在倔强扭头的许诺诺身上,一个无奈,一个浑身释放着冷气。

从叶帧的意外出现,秋明月的目光就胶着在他身上。

她起先还试图从他脸上,找到一丝蛛丝马迹,妄想他记得她。但他冷峻寡淡的脸上,除了对许诺诺的关注似乎再无其他。

那种,完全不记得她是谁的态度……

众星捧月长大的秋明月,心里很不是滋味,把火发在了罪魁祸首身上,“你父母就是么教你的?你的教养呢?任何原因动手打人就是错!”

叶帧没来之前,秋明月训她良久,许诺诺都闷声不吭一句嘴没还过。

此刻一听,她对舅舅开火。

许诺诺脸都黑了,非常气愤的瞪着她,“我舅舅教养好着呢!不用你来指责!是你公报私仇!不分青红皂白,只听信一面之词!你才不配做一名老师,你……”

乌兰老师皱眉,打断她:“诺诺,打人就是不对的。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打同学吗?”

秋明月脸色难看看向叶帧,私心被当众戳破,是谁都得抓狂。偏叶帧就是没看她,真是一副完全不记得和她相亲的冷漠样儿……她脸更绿了。

许诺诺心里委屈又难过,把发生的事,对乌兰老师仔细说了一遍,就是不看叶帧。

姚思思只是哭。

叶帧垂着眼睑,一如既往的阴郁气场,谁都摸不准他想法。

两位老师看向他这位被请来的家长。

姚思思家长不在本市,没来……

叶帧缓缓开了口,语气是一惯的寡淡,“另一个学生,叫她来一下。”他的视线掠过偏了脸,就是不看他的小丫头片子身上,心里生出一丝莫名恼火。

许安旭真是把她宠坏了,闹出这种事最吃亏的是她!

秋明月露出一丝不明的笑,没阻止,还打了电话让托雅过来。

托雅很快被舍友扶了过来,脸色还是很差。

这个耿直的蒙族小姑娘,她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许诺诺动手打人。

叶帧走到她面前,用非常流利的蒙语问了她几句话。

早上的早餐吃了什么,她平时身体状况,再到许诺诺和姚思思起争执打起来。

托雅也用蒙语和他交流,事件经过详细到,连姚思思三年来第一次买早餐,许诺诺心情不好没吃饭都交待了。

这么一来,秋明月刚刚听到的,就显得断章取义。

姚思思的脸一点点变得苍白,她几次想中途干扰,却被叶帧一个冷冷的眼神丢过去,吓得哆嗦不敢动。

秋明月表情,比她好不到哪儿去。

乌兰老师松了口气,出声安抚,“没事,老师们会公正对待这次的事。”

真相大白。

“报警吧,这件事我拒绝私下解决。”

叶帧扔下这么一颗雷,转身牵了许诺诺右手就出了办公室。

他根本不管,办公室里其他三人怎么想。

许诺诺被他拖到楼下还懵着,楼上办公室里,姚思思哭声凄凄惨惨的传下来。

“叶帧!你放开我,这是我的事,用不着你一个外人作主!”

姚思思固然可恨,但她如果赶尽杀绝,就是变成了亲人最不想看到的样子。

有违奶奶和舅舅对她的期望。

小丫头片子倔强的脸,衬得眼睛越发清澈,那份坚定让人一时好笑,又觉得愚不可及。

叶帧看她良久,不为所动的说:“我受人之托。”

是,他一个被她避之不及的外人,是作不了主。

那一道森寒的目光一点点扫过全身,又落在她吊着的手臂上……

许诺诺的气愤莫名熄火,只剩下零星几点子,噗噗在胸腔里挣扎。

大混蛋是在威胁她,敢不听他的,就立马打给舅舅!

“现在,跟我去医院。”

“……”

许诺诺把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她胸口上下起伏,真是憋了一肚子火,却又迫于他卑鄙手段发不出来。

叶帧走在前面,唇角的弧度一点点扬起来,带着点轻蔑又恶劣的意味。

小丫头片子,软肋轻易暴露人前,怪谁?

许诺诺被拉到医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

最后结果和校医务室一样:手臂轻微骨折。

医生感受到了叶帧的视线,笑着说:“住院观察两天吧。”

叶帧的脸一如既往阴郁,目光落在许诺诺脸上,既不说话也没发火。

助理小于很快打点好一切。

许诺诺入住病房,直觉提醒她,绝对不能在这时候和叶帧讲理……他看她的眼神简直像要掐死她了。

小于出了病房,关上了门。

病房里。

空气仿佛凝滞,静得十分可怕。

许诺诺垂着头,吊着手臂翻空调遥控器,所有抽屉里都翻了,没找到。

“叶大……叶叔叔。”她低着头,小声试探,“这件事能不告诉我舅舅吗?”

舅舅最近的事已经够多了,她不想再多这一件。

叶帧面无表情的冷声道,“我不过,是个外人。”

许诺诺, 叶帧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山白少女点评:

这本书《叶总独宠掌中娇》挺不错的既幽默还搞笑文笔也不错加油努力更新,别理哪些喷子们没看多少章就到处瞎评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