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神偷娘亲清醒点

神偷娘亲清醒点

作者:桃夭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09 09:56:57

《神偷娘亲清醒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桃夭,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对,你说的对,咱们速度快点,那女人长什么样,我闭上眼就能记起来。”暗九,“……!”“江少爷,你与那女人之间可是清白的?”“什么意思?”江子皓一脸懵,暗九一副认真脸,“属下一直在想,你贴身藏的千岁莲怎么就被对方拿走了,是不是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之事?”“暗九,你说什么呢?我江子皓是那么随便的人吗?我就连搭乘个马车都离的她三米远,一路上压根都没睁眼看她。”
展开全部

11-011帝翎寒

尤其是他的脸,晕染在光影之中,惊艳了山河,明媚了星月,远山眉宇凝聚着英气,一双黑瞳深如曜石,薄唇抿紧,带着凛风肃杀般的清冷,五官融合,如鬼斧神工雕刻的绝世佳作,此时月华流泻也难掩其倾世姿容。

帝翎寒,大周国太子,大周国第一美男。

这一刻,他浴袍半敞,水珠冰凝,顺着肌肤滑落胸口,隐入浴袍之中,让人充满了无限旖旎的遐想。

“东西呢?”

帝翎寒见江子皓怔怔出神,剑眉微拧,凉声开口。

“在这呢!”

被这寒凉如冰的声音一惊,江子皓瞬间回神,撞入帝翎寒微微沉怒的目光中,打了个激灵,忙的开始脱自己的衣衫,一层,两层……

“我一直将东西贴身放着,快马加鞭的赶回来,千岁莲放在水晶盒子中,丝毫没有枯萎和破损,太子表哥,你看……”

江子皓的声音瞬间卡主,双眼大睁,不可置信的盯着他从怀中掏出来的东西。

不是水晶盒子,而是个木盒子……

他的脸色一变,周身骤冷,寒意寸寸漫上心口。

“怎么会是木盒子?谁动了我的东西?”

江子皓声音都破了,脸色都白了。

帝翎寒也眯了眼。

下一刻,江子皓直接颤抖着手打开了木盒。

“小心有诈。”

帝翎寒凉声提醒,可江子皓却是慌了,什么话也听不进去了,当即便打开了盒子。

砰的一声,盒子打开的瞬间,直接一股粉末喷出。

“小心。”

江子皓直接将盒子扔在地上,还以为这是毒雾,忙挡在帝翎寒的前面速速后退。

“不是毒,是花粉。”

帝翎寒微凉的声音响起,低沉微哑。

江子皓讪讪的放下捂住鼻子的手,捡起地上的木盒子,只见手中的木盒在打开的瞬间喷出了一股花粉,而后弹出了一个手指粗细的弹簧,弹簧左右摇摆,在最上端还镶着一个木头珠子,珠子上还刻着一个太阳笑脸的图案。

这是什么东西?

一个神秘组织的图案?

江子皓的手都颤抖了,看着自己手中这个左右摇摆的弹簧笑脸,一张脸青白交加。

“怎么会这样子?我的千年岁岁莲呢?谁偷了我的岁莲?我的岁莲怎么会变成这么个鬼玩意?”

江子皓震惊又狂怒。

“我一直贴身放着,就算是杀手也没能近我的身,怎么会这样?”

江子皓慌了,忙的抬头看向帝翎寒,“寒表哥,你相信我,千年岁岁莲我真的已经得到了,我知道这株灵药对你的重要性,一路都很是小心,一直贴身放着……”

激动震怒之下,竟是直接直呼了帝翎寒的名字。

他现在是既愤怒又迷茫,还怕眼前的帝翎寒不相信他。

“最后一次见这千年岁岁莲是什么时候。”

帝翎寒没理他,淡淡出声,眉眼看不出喜怒。

“东夼郡客栈,我看过一次,我的贴身小厮被杀手组织的人要挟,在我饭菜中下了五毒散,他最后良心发现,告诉了我实情之后就自缢了,那个时候我看了一眼岁莲,便连夜往帝都赶……”

江子皓记得很清楚,每一个细节都能说出来。

“这之后呢。”

“这之后,我走到翠峰谷,遇到伏击,诛杀十人,最后关键时刻毒发,以为必死无疑,却命大被人救了。”

“被人救了?”

帝翎寒问,他的眸光很深幽,却透着沉稳的气质,相比起江子皓的慌乱,帝翎寒很稳。

“是,是啊,被一对母子救了。”而且还是超级漂亮的一对母子。

江子皓道。

“详细说。”

于是江子皓便将事情的始末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说了一遍。

说完就发现击帝翎寒垂着眼,手指有节奏的敲着,脸上表情莫测,让人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你说那个女的叫什么名字?”

“姓郝,单名一个梅字,来自大周帝都郝家,我还顺了她随身戴着的玉佩,以便核实身份。”

话落,江子皓便赶紧的将玉佩递上前。

帝翎寒接过,嘴角却忽的扬起一抹冷艳妖娆的笑,眼中却是丝毫没有温度,只听咔嚓一声,手中玉佩碎成粉末。

“呵……”

见帝翎寒这般模样,江子皓大气不敢喘,吞咽了一口口水,“怎么?太子表哥,这对母子有问题吗?可从这玉佩上看出什么来?”

“江子皓,你果真还是跟以前一样蠢,这玉佩是假的。”

紧接着,江子皓听到帝翎寒毫不客气的冷讽。

晶石白光,帝翎寒表情冷然,五官俊美,凝满了杀气。

江子皓一哆嗦,“假的?难道这对母子真的有问题?”

帝翎寒转身就走,竟是话都不想在多说一句。

“翎寒,太子表哥,你跟我说说啊,我到底栽在哪里?我明明贴身放着的,到底是谁黄雀在后,盗走了我的岁莲,我要去抢回来,我要去拼命,我不甘心,我一定要查出这太阳图案出自哪个组织,我对不起你。”

江子皓嗷嗷的吼叫,脸涨红,眼睛也酸,都要哭了,一个健步冲上前去,就抱住了帝翎寒的大腿,不让他走。

他这会儿出奇的愤怒,就想知道是谁在背后阴了他一把。

帝翎寒沉了眉眼,极力忍住才没有一脚将江子皓踢飞。

“松开。”

“不松,你告诉我,我才松。”

江子皓大吼,心里愤怒的要死,急需发泄。

他心里是有点惧帝翎寒的,但是他知道帝翎寒肯定不会动他,谁让自己的娘亲是他的小姨母呢。

果然下一刻就听到帝翎寒冷然又嘲讽的声音。

“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两个杀手都意外死亡,那必定是人为。”

“可是我根本没瞧见那母子二人出手,更没察觉到他们二人身上有玄力波动。”

江子皓急切的解释。

帝翎寒瞥了他一眼,目光冷嘲,“那只能说明对方的修为在你之上。”

江子皓吭哧吭哧喘气。

“我已经是九重玄者了,难道那姑娘的玄力在九重之上吗?”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原来如此,那对母子果然是有问题,所以名字也一定是假的了?”

江子皓很是不开心,眉心一跳一跳的,可心里还有点不服气,但是他太子表哥说话从来都没错过。

“嗤。”

帝翎寒冷嗤一声,一句话也不想跟这个蠢货表弟说了,抬脚就走,带起一阵冷风。

江子皓还一脸的莫名,这时候暗九默默上前,清了清嗓子道,“江少爷,你怕是真被那母子二人给耍了,这个姑娘姓郝,单名梅字,郝梅,好美……”

12-012进城

郝梅。

好美?

听到暗九的话,江子皓一张脸先是涨的通红,接着又红中透着黑,气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亏他之前还觉得自己小人之心了,原来那女子不仅坑了他两万金,偷了他的岁岁莲,竟还戏耍了他一番,让他觉得自己像个蠢货。

而且自己还称呼她为‘郝姑娘’,谐音那就是‘好姑娘。’。

这女人,这女人……太自恋了!

江子皓吭哧吭哧的喘气,像一头憋了气的小豹子,半晌之后,一声大吼,“岂有此理,我一定要找到她!”

这一声吼,气壮山河,惊飞一地歇息的鸟儿。

“太子表哥,你帮我把这母子二人找出来,我们要把那岁莲夺回来,我要报这羞辱之仇,我要将她抓起来,狠狠的吊打,我要让她知道得罪我江大少的下场……啊啊啊……”

“不用,本宫自己动手,你跟暗九下去把那母子二人的相貌画出来。”

帝翎寒开口。

“太子表哥,你是不是不相信我?我要自己抓……”

江子皓哇哇大叫,话还没有吼完,对上帝翎寒冷然的目光,顿时噤了声,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咽了咽口水,话到嘴边打了个转,“太子表哥,你抓到人之后,一定要通知我,我一定让那个女人生不如死。”

江子皓手横在脖子上做出一个杀头的动作。

帝翎寒懒理他,江子皓还在喋喋不休。

“太子表哥,这千岁莲被我弄丢了,你的毒怎么办?”

“这千岁莲本来也不能解本宫的毒,只可暂时压制罢了,可是动了本宫的东西,就要付出代价。”

帝翎寒的声音森凉无比,透着一抹狠厉。

江子皓咽了一口口水,拍了拍胸口,太子表哥好可怕,感觉要杀人,幸亏自己娘亲是他小姨母,唔……感谢娘亲,否则他犯下如此错误,怕是要人头落地。

帝翎寒离开,暗九带着江子皓去画像。

“暗九,我告诉你,那女的长得可漂亮了,咱们大周国第一美人楚流霜也不如她,没想到是个贼,我真是大意了。”

江子皓一脸的愤愤然。

暗九一张扑克脸,“江少爷,殿下对你真的是太纵容了,若是他人犯下如此低等的错误,怕是已经人头落地,您就别说话了,赶紧随我去将画像画出来,兴许我们还能将千岁莲找回来,以弥补你的过失。”

“对,你说的对,咱们速度快点,那女人长什么样,我闭上眼就能记起来。”

暗九,“……!”

“江少爷,你与那女人之间可是清白的?”

“什么意思?”

江子皓一脸懵,暗九一副认真脸,“属下一直在想,你贴身藏的千岁莲怎么就被对方拿走了,是不是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之事?”

“暗九,你说什么呢?我江子皓是那么随便的人吗?我就连搭乘个马车都离的她三米远,一路上压根都没睁眼看她。”

“哦。”

“哦什么哦,休要毁我清白。”

江子皓很愤怒。

“那这样说来,那女人岂不是个神偷?”

暗九很明显不相信的语气,但不得不说,这暗九还真猜对了。

夕阳晚霞光,将两人的身影拉的很长,江子皓还在解释,可暗九明显的一片怀疑——

苍澜大陆,九州四国,而大周国占地面积最广,百年前血拼下来的江山,位列四国之首。

盛夏的太阳照在沉睡的大周帝都,百丈城墙巍峨雄伟,威严耸立,暗黑色大门九尺之阔,发怒的狮鹫雕刻于城门之上,一双狂傲的眼盯着进出的每一个行人。

城门开着,每一个想要进城的人手中都拿着象征身份的通关文牒。

此时,一辆驴车晃晃悠悠的走来,驾车的正是元宝,母子二人用了比江子皓晚三天的时间来到帝都,花颜睡了一路,刚被元宝给喊起来。

“娘亲,到城门口了,快醒醒。”

元宝的声音响起。

车厢内花颜伸了个懒腰,从车厢内探出头来,掀开帘子从车厢内出来,手上还拿着身份文牒,这两张身份文牒是丁老头找人给办的假身份,但丁老头说了,进城绝对没问题。

“走吧,进城。”

花颜呼了一口气,坐到元宝的旁边,与他一起驾着驴车准备进城。

元宝的小脸绷的紧紧的,显得有些紧张,元宝眨了眨一双水晶似的眸子,小声开口道,“娘亲,沐家……我是说外公外婆会喜欢我吗?”

元宝那紧张的小样,看的花颜心中泛酸,这个孩子长这么大,接触的人只有丁老头和自己,这个孩子是渴望亲情,渴望更多人的爱吧。

伸手揉了揉元宝的发顶,花颜开口道,“会的,元宝这么可爱聪慧,你外公外婆一定会喜欢你的。”

得到花颜的肯定,元宝呼出一口气,可心里还是紧张。

“走吧。”

花颜驾着驴车,悠悠的驶向城门,排了半天的队,总算轮到二人。

“张翠花、王二宝?”

检查身份的侍卫兵瞧了瞧花颜的身份文牒,将二人的名字直接念了出来,大概是没想到这么漂亮的一对母子竟然有这么土掉渣的名字。

花颜和元宝嘴巴齐齐一抽,这丁老头真的恶趣味啊,就算是假身份,可为啥起这么两个名字?这名字配得上二人这般风华绝代的颜值吗?

“大哥,爹娘没文化,这名就随便起的。”

花颜明眸皓齿,冲着那侍卫一笑,娇娇俏俏的开口,那侍卫只觉得鼻头一热,忙的擦了擦鼻子,心道这女子实在是太美了,赶紧挥了挥手,“过了,过了。”

“谢谢大哥。”

花颜又挥了挥手,娇滴滴的开口,那皓白的手臂在阳光下似发着光,看的人眼睛都直了,这皮肤也太白了吧。

一旁的元宝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这个娘亲啊,真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他真是操碎了心啊。

这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男子想当他爹了,再看那守门小哥,鼻血都出来了,哎。

进了城门之后,有很多的车夫都在不远处等着拉客,花颜对沐家不了解,也不知道沐府在什么地方,便让元宝寻了一长相憨厚的车夫拿了信条和定金去沐家送了信。

刚想寻个阴凉的地方歇息一会儿,只见前面马蹄声奔腾,一行人驾驶着高头大马飞速奔来,并且伴随着一人的厉声呵斥,“闪开,都闪开,所有人让路,城门打开,流霜郡主要出城。”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慕梅点评:

《神偷娘亲清醒点》这本书,故事情节环环相扣、人物心里描述到位、故事引人入胜……最喜欢小说之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