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农女的神戒空间

农女的神戒空间

作者:司马锐儿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01 13:35:38

司马锐儿的书《农女的神戒空间》主要讲述了:在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松开凌慕儿的手。凌慕儿的小手有些粗糙,暖暖的,让他的心里有种特别的感觉。凌慕儿刚才就是看见上官绍宸才跑出来。她扬起淡淡的笑容说道:“上官大哥,我能不能找你借十文钱?”杂货铺里的调味料共有十种,每种一文钱,共是十文钱。最重要的是那是种子。其中有孜然,辣椒,花椒,八角等等。上官绍宸从怀里取出十文钱递给凌慕儿。凌慕儿接过钱就跑进杂货铺里。
展开全部

相信

杨氏一愣,呆呆地看着凌慕儿。

她放下手里的东西,一把拉住凌慕儿的手,眼眸里如同有颗星星般闪亮。

“慕儿,你说的是真的?”得到凌慕儿点头回应后,杨氏眼眸一喜,激动地说道:“那你一定要治好你哥哥。不不不,我不能这样说。你尽量就是了。就算失败了,娘亲也不会怪你。只要有一线希望,娘亲也想给你哥哥治好腿。他还年轻,又是那么好的一个孩子。可是因为这条腿受了多少人的白眼,我一想想就觉得难受。”

“娘,你放心好了。我师父说哥哥的腿伤并不严重。只不过想要治好他的腿,就要把他长好的地方重新打断……可能很痛。”凌慕儿看着杨氏说道:“娘要做好心理准备。要是受不了这个痛,那是没有办法治好的。”

“你哥哥还有什么苦没有受过?我相信他能够承受得了。只要老天爷愿意给他这个机会,别说打断一次,就是十次也是可以忍受的。”杨氏当然心疼凌子轩。然而为了凌子轩的未来,他们愿意受这样的苦。相信凌子轩也是这样想的。

凌慕儿之所以告诉杨氏这些,就是想让凌家的人接受她现在的不同。梦中老爷爷这样的故事太老套,偏偏在这个年代也只有这样的理由能够说得过去。原主是个胆小的小姑娘。她没有接触过外人。所以她没有办法给她找一个‘师父’。

“既然娘亲没有意见,我明天就去城里买药。”凌慕儿对杨氏说道:“爹爹这次会在家里呆多久?”

“你爹这次的活儿已经做完了,短时间内不会离开。”一提起这个事情,杨氏就觉得忧心。

她当然愿意与凌大志形影不离,但是凌大志没有活儿做,孩子们就要饿肚子。他们夫妻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几个孩子。

当天夜里,因为凌大志的归来,凌家众人喜笑颜开。在床上躺了许多天的凌子煜终于有了新的衣服,然后下床走动了一下。凌大志看见小儿子一切正常,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

第二天早上,凌慕儿坐着村里的牛车前去城里。

村里只有一头牛。在古代,牛是受保护的,不能私自屠杀。所以就算那户人家饿得快吃土了,也不曾想过杀这头牛。如今危机已过,那户人家又可以做拉人的生意。只是那头牛在这段时间里跟着吃树皮,现在饿得只剩皮包骨,走得比以前更慢了。

凌慕儿看着古代的城池,一切古色古香,简朴中带着古韵的味道。

街上的行人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其中也有经济条件富足的古人,他们穿的衣服就漂亮多了。穷人的衣服不仅是灰色的,而且都是粗布麻衣。稍微有钱的能够买各种颜色的衣服。当然,布料分为几个档次。

凌慕儿带着杨氏给的一百文先去药铺里买了药,将药放进空间里。剩下五十文,花了二十文买了一些药材种子。最后的三十文买了十斤的玉米面和三斤的劣等白米。

一百文用光。

当凌慕儿看着那些特殊的调料品时,眼里满是渴望的神色。然而分文未剩的她也只有干看着的份儿了。

她转身回头,看见一道身影从店门前走过去。她连忙跑出去,拉住那个挺拔的男人。

男人在大街上走着,突然被一只小手拉住,不由得僵了一下。他锐利地看向身后的人,在看清她的样子时愣住。

“你……”男人,也就是上官绍宸看着凌慕儿说道:“有事吗?”

在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松开凌慕儿的手。凌慕儿的小手有些粗糙,暖暖的,让他的心里有种特别的感觉。

凌慕儿刚才就是看见上官绍宸才跑出来。她扬起淡淡的笑容说道:“上官大哥,我能不能找你借十文钱?”

杂货铺里的调味料共有十种,每种一文钱,共是十文钱。最重要的是那是种子。其中有孜然,辣椒,花椒,八角等等。

上官绍宸从怀里取出十文钱递给凌慕儿。

凌慕儿接过钱就跑进杂货铺里。

上官绍宸看着她的背影,眼里闪过笑意。

他摸了摸被头发遮住的半边脸。那里有很大的伤痕,像是火焰留下的烧伤。正是这个疤痕,现在没有人敢靠近他。

凌慕儿从里面买了东西回来时,上官绍宸还没有离开。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凌慕儿的心里更好,对上官绍宸这个帮助她的人更是和颜悦色。她对上官绍宸说道:“多谢上官大哥。这十文钱我会尽量还给你的。”

“不用急。”上官绍宸淡道:“还需要吗?”

凌慕儿刚开始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待她反应过来才知道他是问她还需不需要用钱。

其实需要买的东西还有很多。如果她借钱去买的话,杨氏肯定会过问的。她得想办法赚钱才行啊!

“不用了。”凌慕儿对上官绍宸说道:“上官大哥,谢谢你。”

“嗯。那我走了。”上官绍宸淡淡说完,转身离开那里。

凌慕儿看着上官绍宸走进一个酒楼。那酒楼挺高档的。他没有带猎物,显然不是去做生意的。难道他去里面吃饭吗?

看来这位猎户大哥很有钱啊!

凌慕儿嘀咕了一句,背着背篓前去村民们约好的地方。村民们几乎都是早上赶集,中午就要回去。大家都是节省的人,不想留在城里吃饭。如果有些村民不急着回去,那就只有走回去了。要是运气好,遇见经过的牛车,还可以让对方稍带一程。

当凌慕儿回到家里的时候,杨氏和凌大志听见声音迎了出来。她见他们眼神灼热的样子,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她放下背篓,从里面取出药包,说道:“一包是内服,一包是外敷。等会儿我就给哥哥治腿。”

“咱们慕儿是有大福气的人。”凌大志看着凌慕儿有感而发。“当初有个外游的方士见到慕儿,他不是说她是大富大贵之相吗?只是说年幼的时候会经历不少波折,待乌云散去便是彩虹,以后会大富大贵。”

“我以前还以为遇见了骗子,现在看来遇见的是高人。早知道如此,当初就应该感谢一下那位高人。”杨氏一脸遗憾。

凌慕儿听着那对夫妻说的话,也觉得那个方士是高人。他应该看出了原主的命中有大劫,大劫之后就是她了。

她回房间调制药膏,为等会儿的小手术做准备。凌子轩的腿已经长拢,她要重新将它打断,再用药膏治好。

凌子轩去山上砍柴。他正好背着柴火回到院子,然后被杨氏一把拉住。杨氏带着他走进里面。凌子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见杨氏脸色沉重,便问道:“娘,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别问。”杨氏说道:“进去就知道了。”

凌大志坐在门口抽烟,见到凌子轩抬了一下头。凌大志抽的是土烟,那还是他的东家赏的。他自己是买不起这里的烟。

凌子轩见凌大志也是这幅沉重的表情,心里更不安了。他猜测着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才让他的爹娘如此烦燥。他跟着杨氏走进大门,看见凌慕儿捣鼓着那些药膏,心里有了一些猜测。

上次凌慕儿对凌子轩说过她在学医的事情。他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毕竟学医的大夫要学几十年才能行医救人,那些老大夫哪个不是一头白发的老头子?他以为凌慕儿就算在学医,至少也要四五十年的时间。照现在这样看,凌慕儿打算给他治腿?只是……真的行吗?外面的大夫对他的腿伤束手无策,他那个娇滴滴的小妹能治好他的伤?

凌子轩的心里有疑问,不过没有排斥凌慕儿要做的事情。在他看来,就算小妹治不好他的腿,他也不会怪她。如果她真的想尽自己的心意,那就由着她吧!就算是再痛苦的事情,他也能够承受。

“哥,有些痛。”凌慕儿看着凌子轩。“你能忍受吗?”

“哥哥可以。”凌子轩扬起笑容。他的笑容非常阳光,有安抚人心的作用。

“轩子,要是痛的话就咬住这个被子,千万不要咬到舌头。”杨氏紧张地说道。“娘在旁边陪着你,你别怕。”

“娘,你还是在外面等着吧!”凌慕儿知道接下来的场面有些残忍。杨氏作为一个母亲,一定不想看见这样残忍的画面。

杨氏忧心忡忡地看着凌子轩,又看了看凌慕儿。她还是想留下来陪着凌子轩。自从凌子轩断腿之后,她一直很自责。这些日子以来饱受着各种折磨,每天都祈求老天爷让奇迹发生。现在终于要发生奇迹了,她想亲眼看见凌子轩好起来。

“娘……”凌子轩拉着杨氏的手。“你出去等着吧!儿子会好起来的。”

“轩子,娘什么也不做,就陪着你。你就当娘不在好了。”杨氏依依不舍。

“算了。那你等会儿别哭。”凌慕儿无奈地妥协。

凌子轩躺在床上。凌慕儿摸着他受伤的地方。她先是给他按摩,确定了位置之后,她咬牙用力。咔嚓一声!

“啊……”凌子轩刚叫出声,凌慕儿连忙把布条塞进他的嘴里。这个时候最危险了,就怕他咬住舌头。

受伤的地方再次裂开。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绝对不是常人能够体会的。向来阳光的少年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特别是凌慕儿下手的那一刻,他眸孔松散,表情狰狞。

旁边的杨氏紧紧地抓着凌子轩的手。凌子轩的指甲不长,可是也在她的手上抓出了长长的伤痕。

凌慕儿确定没有弄错地方,然后给他上药。当药膏抹上去,那种冰冰凉凉的感觉让凌子轩的痛楚减轻了些。

“轩子……”杨氏摸着凌子轩的手掌,担心地看着他。“你没事吧?轩子。”

凌子轩轻轻地摇头,强挤了一个笑脸说道:“娘放心,我没事……”

话刚说完,凌子轩痛得昏了过去。

“慕儿……”杨氏紧张地大叫。

“娘,没事的。”凌慕儿看了凌子轩一眼,安慰道:“刚才那一刻很痛苦,现在会慢慢好起来。娘,为了哥哥的未来,这点痛苦是必须承受的。大概一个月之后他就能下床走动了。这一个月好生照顾他,不要让他用力。”

“好好。”杨氏看见凌子轩这个样子心里难受,但是一听凌慕儿的保证,心里舒服了些。

女儿说得对,为了他的未来,现在这些痛苦是必须要经历的。

“娘,你去熬药吧!等会儿哥哥醒了就喝药。喝了药之后他会减轻一些痛苦。”凌慕儿说道。

“好。”杨氏接过凌慕儿递过来的药,大步走了出去。

凌慕儿帮凌子轩盖好被子。当她出门的时候,只见凌大志抱着吓得发抖的凌子煜坐在门口。

“八月。”凌慕儿朝凌子煜招了招手。

凌子煜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

凌慕儿蹲下身子,温柔地摸着他的脑袋说道:“姐姐在给哥哥治病。八月不要害怕。”

凌子煜点头。

“晚上姐姐给八月蒸肉馍。”凌慕儿微笑道:“可是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八月可以帮帮我吗?”

凌子煜一听,眼神熠熠生辉。

凌大志看着凌慕儿和凌子煜走去厨房,那双苍老的眼里满是感触。

妻子温柔,孩子懂事,人生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就算现在他被东家辞退了,又得花时间重新找活儿干,家里很长时间可能要忍受饥饿,那又怎么样呢?只要他们全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就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凌大志没有告诉杨氏。东家嫌弃他年纪大了,没有年轻人能干活,所以已经不要他了。

待他过了这几天,还是要去城里找活儿。不然一家子怎么办呢?大儿子要一个月不能干活,家里的重活都得妻子承担,这已经让他无比愧疚。要是连他这个唯一能够赚钱的男人都没活儿干了,他们这家子的日子就更清苦了。

从外面传来敲门声。

凌大志抹了一把老泪,蹒跚地走向篱笆门。

“这是凌姑娘放在我那里的东西,我给你们带来了。”门外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凌慕儿在厨房听见声音,看见上官绍宸对凌大志说了几句话就离开,追出去的她只看见他的背影。

走得真快!

蛋包饭

凌慕儿收拾好房间,一出门就看见凌大志满脸忧郁的样子。

她没有打扰他。毕竟他是爹,是长辈,也是爱面子的。要是被一个小辈撞到自己的烦恼,怕是会尴尬的吧!哪个年代的长辈都喜欢让小辈尊敬他们。凌大志就算再平凡,也是这几个孩子的爹,也想得到孩子们的仰慕。

不过,虽然没有问他,但是她能够猜到他的忧愁。

家里的情况这样糟糕,凌子轩又需要静养几个月,所有的重担都压在这个汉子的身上。他明明处于男子最健壮的年纪,却已经被重担压弯了腰,头发开始斑白。

这样不行。她得改变家里的情况。

想要改变贫穷,那就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去做工。以她的年纪,去大户人家做个小丫环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她才不喜欢看人脸色过日子。

既然这个办法行不通,那就只有另一个办法。

那就是做生意。

只有做生意才能用最快的速度赚到银子。有了第一笔银子,改变家里的困境,以后会越来越多。要不然他们永远都只能贫穷下去。

其实以她的医术,如果能够做大夫的话,分分钟就能赚大笔的银子。然而,古代没有女人做大夫。那些帮女人看病的妇人叫医婆。医婆是没有经过正统学习的,她们是因为时间长了有经验,身边的人比较信任她们,就把他们叫过去看看女人的病症。

医婆在这里的地位不高。还必须是已经成亲的妇人才能叫做医婆。

凌慕儿一个没有出阁的小姑娘,又出身农家,要是她说自己懂得医术,呼吁着病人来她那里看病,要么被人扔臭鸡蛋,要么被人当成怪物烧死。

经过她的细想,她现在只能让家里的人知道自己懂得医术。甚者,刚开始的时候还不能表现得太神奇,只能一步一步按部就班地展示自己的能力。

凌慕儿决定做生意。只是现在能做什么生意呢?

凌大志带回来的一百文钱已经换成药材用来医治凌子轩的腿。剩下的买了米粮。他们已经没有做生意的本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无本的买卖?无本的买卖还叫买卖?

“慕儿,想什么呢?”杨氏看见凌慕儿坐在那里抓头发,担忧地看着她。

凌慕儿听见杨氏的声音,抬着小小的脸颊说道:“娘,没事,就是头发有些痒。”

“不会长虱子了吧?娘帮你瞧瞧。”杨氏一听,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大步走过来。

凌慕儿听见杨氏的话,想到这具身体真的很久没有洗过头了。就算现在是大冬天,那也不能一个月不洗头吧?不行!越想越觉得难受。本来不痒的,现在真的开始痒了。

于是凌慕儿放下了心里的困惑,先烧热水给自己洗澡洗头,从上到下彻底地洗刷了一遍,这才舒服了些。

虽说这个天气非常寒冷,但是这些都不算什么。一想到会有虱子,她宁愿再洗几遍。

“洗干净了吧?你这丫头,现在越来越讲究了。”杨氏给凌慕儿倒水。

凌慕儿想到自己的大力气,再看杨氏单薄的身体,一边绞头发一边说道:”娘,我来吧!这些重活儿是我的事情。你看老天爷给了我一身神力,就是为了给你减轻负担呢!“

杨氏扑哧一笑,没好气地嗔了她一眼:”你还是好好绞你的头发。现在这么冷的天气。一哈气都是冰渣子。你偏偏要洗头发。要是受了寒可怎么办?女孩子最不能受寒了。“

”我的体质怎么会受寒?“凌慕儿淡笑道:”娘……我刚才想了很久,有一件事情想跟你和爹说。你们听一听,要是觉得有道理,我们就一起商量。要是觉得不行,就当我没说。“

杨氏看着这个女儿,停下手里的动作。她擦了擦水,认真地说道:”啥事啊?“

凌慕儿抿了抿唇,不好意思地说道:”娘,我想做生意。”

凌大志刚好从外面进来。外面冷,但是空气好。他最近心情烦闷,想要抽旱烟。只有抽旱烟的时候,他的心情才会舒服些。结果一进门就听见凌慕儿的话。他停下来看着她。

凌慕儿看见凌大志,也没有避着他,说道:“哥哥需要静养。现在这么冷的天气,我们家连床厚点的棉被都没有。哥哥要在床上躺那么久,不仅需要棉被养腿,还需要好吃的补身体。哥哥的腿伤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们现在应该把这件事情看得最重要。所以,这需要银子。只有做生意,银子才能来得快。”

“慕儿,爹娘也知道需要银子。谁不想要银子?只要有银子,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可是丫头,我们都没有手艺,生意是那么好做的?”杨氏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

“娘,我想好了。”凌慕儿见杨氏没有反对,只是在担心做什么生意。

刚才她想了许久。家里没有银子,想要得到第一桶金,那就只有就地取材。

于是她想到了一个东西,那就是蛋包饭。

蛋包饭的原材料非常简单。鸡蛋,炒饭,以及好吃的酱料。

鸡蛋和炒饭就不用多说,只需要家常材料就可以做出来。至于酱料,她打算自己做酱料。只不过这些也需要材料。幸好上次抓了不少小鱼在空间里,她可以利用空间里的那些小东西做海鲜酱。

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如果不行,大不了回到原点。反正他们家也没有什么可以亏的。

杨氏见凌慕儿已经打算好了,不由得好奇她这次又能出什么主意。

凌大志又一次把旱烟拿出来。

杨氏在对面瞪了他一眼。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把东西放回去了。

夫妻两人听着凌慕儿接下来的话。

“我在梦中的时候,那位老爷爷请我吃了一种非常好吃的饭。我想做那种饭。”凌慕儿没有蛋包饭的名字。蛋包饭是日本的东西。这里的人没有听过。她无法解释它的来历。

“又是梦?”杨氏惊讶。“慕儿,你不会是……中邪了吧?”

杨氏有些不敢相信。为什么凌慕儿能够梦见这些奇怪的东西?为什么他们就没有?

老人有种说法。一些年纪不大的孩子能够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凌慕儿虽然已经是少女,但是心性纯真,所以说不定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迷住了眼睛。

“娘,你不要这样说。你不相信我的梦,就是不相信给哥哥治腿的方法。”凌慕儿皱了皱眉,有些敬畏地看了看天空。“那位高人说不定是天上的神仙,他听见会生气的。”

杨氏一听,连忙跪了下来,对着天空不停地磕头作揖,嘴里告饶道:“神仙恕罪,小妇人没有见识,就是一个无知村妇,小妇人不是有意冒犯。”

凌慕儿无奈,扶起杨氏说道:“前辈不是这样小气的人。只是你以后别说了。”

“好好好,娘以后不说了。刚才娘确实有错,不该冒犯神仙。”对杨氏来说,凌子轩的腿伤是她心里的疙瘩。她什么都可以放弃,就是不能放弃给他治腿的希望。

“慕丫头,你做的这个东西需要什么材料?”凌大志毕竟是出去见识过的人。他不像杨氏那样保持怀疑,而是直接说到点子上。

“鸡蛋,米饭,还有就是一些配料。”凌慕儿说道:“配料简单,我可以去山上找找。现在雪已经在开始融化,山上的万物也要开始复苏了。还有就是,我想做酱料。那个就要去外祖母家里看看。他们那里有条河,我想去那里掏点小鱼小虾,那样调料就有着落了。”

“孩子他爹,你觉得可行吗?”杨氏看着凌大志。

杨氏没有主见,重大的事情要么听凌子轩的,要么就是听凌大志的。只要凌大志在家里,家里的大大小小都是凌大志拿主意。毕竟他才是一家之主。

凌慕儿非常庆幸这家人还蛮懂礼。要是遇见爷爷凌松和奶奶王氏那样性子的爹娘,她宁愿想办法穿回现代,也不想留在这里受他们折腾。

“孩子想试试,就让她试试吧!咱们都老了,有时候要听听孩子们的想法。”凌大志说道:“如果不行,我们家的人也可以吃。那些都是吃的东西,不会浪费的。”

“可是我们家总共也没有多少米面。要是失败的话,那些大白米就要一口气吃光了。”杨氏戳了一下凌慕儿的脑门,没好气地说道:“你爹就宠着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娘也宠着慕儿。”凌慕儿拉着杨氏撒娇。

凌大志欣慰地看着这对母女。凌慕儿以前性子有些呆,不爱说话,在外面的时候谁都能欺负她,在家里的时候她又只做事不爱表达自己的想法。这次回来发现她变了许多。

虽说还是不喜欢与他亲近,但是她只要能够与孩子他娘亲近就行了。

“鸡蛋……这个不好找。咱们家没鸡。”杨氏为难地说道:“要不,去你大伯母那里借几个鸡蛋?你大伯母的为人还是不错的,有时候会帮我们。”

“娘,大伯母确实不错,但是奶奶那性子……你忘了上次为了一个鸡蛋,她追着过来骂我们,后来那鸡蛋宁愿摔了也没有给我们吗?”凌慕儿拒绝道:“我自己想办法找鸡蛋,不求他们。我可不想辛苦建立的一切,有一天被他们抢了去。他们的脸皮比城墙还厚。”

“我不在的时候,他们欺负你了?”凌大志恼怒地说道。

“没有。不算什么欺负。这段时间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他们就算想帮我们,那也是没有余力的。”杨氏连忙说道。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书錦少爷点评:

这是少数几本能够让我看完本的书,里面的故事内容很是精彩。剧情之间虽然发展很快,但是节奏怡然严谨非常精彩,不会有水字的文章。我不是什么专业的评论家,甚至连业余的都不是。但是《农女的神戒空间》这本书很精彩。符合我的口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