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神针狂少

神针狂少

主角:许飞, 林清雪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0-12-30 09:52:21

《神针狂少》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哼,有什么不一样?不过就是用针瞎比和一下,他只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你们听说过有人用扎针来治疗心脏病的吗?”许东却是极为不屑地说道。许常友一听还真是这个理,还真没听说过有人用针灸治心脏病的。祝梅也道:“他只是运气好而已,我的病我自己不知道吗?还想唬弄我,我看他根本就是想打我们家沿水区房子的主意!”祝梅恨恨地道。许常友感觉有些尴尬,沿水区房子,本来就是许飞他们家的啊,看着自己老婆恬不知耻地拿来说事,他也感觉有些拉不下脸。
展开全部

神针狂少第6章试读

你见过钞票雨吗?

祝梅是一个贪财的女人,而且嗜钱如命。

自认为见过的钱也不在少数,可是钞票雨还是第一次见。

那种一沓沓钱在你面前飘扬飞舞,所带来的视觉冲击,是无与伦比的!

只一时间,她的眼睛睁的老大,几乎都快要掉了出来!

全场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许飞怎么会有那么多钱?而且,怎么感觉他好像对这些钱完全不感兴趣,就好像在倒垃圾一样……

咕咚!

祝梅狠狠咽了口唾沫!

许飞看着她假装镇定的样子,心中好笑,她的眼神早已经出卖她了,可她却还是高昂着头,那好,今天我就让你在父母面前弯腰,低头!

“伯母,这里远不止八万块。我给你十秒钟去捡,十秒钟之内,你能捡多少都算你的,怎么样?”

许飞突然对着祝梅笑着说道。

“真……真的?”

祝梅惊愕地看着许飞,脸上微微动容,有这样的傻子吗?同时心中又有些意动……

许飞却不再答话,直接数了起来。

“一,二……”

哗!

看到许飞竟然来真的,祝梅再顾不得许多,瞬间便扑了上去,手忙脚乱地捡了起来,血红着眼睛,嘴里低声吼着,那架势,跟人拼命似的,毫不顾及形象,让人看了不禁胆颤心寒!

许常朋吴兰生生打了一个激灵,两人同时都瞪大了眼睛。

这是平时那个高高在上,说话刻薄、不可一世的大嫂?这分明就是饿狗扑食啊!

要说祝梅手速可不是盖的,平时在群里第一个抢红包的就是她。

才几秒时间,便捡了一大半钱,她的眼睛充血,早已变成病态的潮~红,现在的祝梅,完全像一条疯狗,逮谁咬谁。

吧嗒。

祝梅刚想将一沓钱捡起来,却被一只破旧的帆布鞋踩住了一角。

祝梅有些恼怒地抬头,谁?谁敢阻挠她捡钱,她就要跟谁拼命!

只是,她抬起头,却迎上了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

“伯母,时间到了。”

许飞淡淡道。

祝梅脸抽了一下,这么快就到了吗?她这么拼命,这么没形象地捡钱,其实到手的,也不过就是八万块而已……

突然感觉好不丢脸,尤其是在她看不起的许常朋吴兰面前……

“我,我只是想帮你捡起来而已……”

祝梅讪讪地站了起来,这才发觉,她头上,衣服上,早已粘满了厚厚一层灰土,看起来,就跟乞丐差不多。

“不用。”

许飞脚一勾,剩下的钱好像长了翅膀一般飞到了他手上。

许飞将剩下的钱交给了吴兰,“妈,这些钱你可收好了。”

吴兰拿着钱浑身颤动不止,有些激动,更多的却是茫然和不知所措。

许飞叹了口气,他就知道会这样,所以才没敢一下取那么多钱,就是怕吓坏了二老。

“飞哥儿,没想到你们当兵那么有钱啊,这些年你是不是发达了?可不要忘记伯母啊,毕竟大家都是亲戚嘛。”

看到吴兰怀里的两万块,祝梅眼睛那叫一个红,眼圈转了转,突然祝梅舔着脸对许飞笑道。

她要想办法将那两万块要过来!

许飞心中一阵地冷笑。

现在知道是亲戚了?早干嘛去了!

“少说那些没用的,拿借条来吧。”

“借条?什么借条?”

祝梅一脸的吃惊。

许飞冷笑,“没借条,你凭什么来逼我家还钱?”

祝梅没想到许飞会来这一手,顿时阵脚大乱,求助似地望向许常友。

许常友也不禁急了,“这……借条我忘记放哪里了……”

许飞脸一下沉了下来,冷喝道:“没借条来什么我们家逼债?还赶我们家去住天桥?爸,报警吧!就说他们一家额了我们八万块!”

许飞突然厉声喝了起来。

许常朋一下没反应过来,儿子怎么前后态度反差如此之大?

不过别说,他凶起来蛮吓人的,颇有一股子威势……

这一下,可把祝梅吓坏了。

她怀里抱着的八万块,可不正是许飞的吗?

“这钱……我不要了,还给你了……”

祝梅一哆嗦,将怀里的钱推了出去。

她虽然贪钱,可更加爱惜小命,她可不想去牢里数钱。

没想到许飞却没有伸手来接,而是一阵地冷笑。

“这钱有你的指纹,而且,刚才你额钱的情景我已经录了下来,你以为你能抵赖得了吗?”

说着许飞掏出了手机,播放了一段视频,正是祝梅捡钱那一段!

看完这个视频,祝梅又气又怒,惊恐地看着许飞,久久说不出话来!

而许东,同样如此,不敢相信地看着许东!

原来他一早就想好了,这是在给祝梅下套啊,好敏锐的洞察能力,好精明的算计,好狠的心!

三年前的许飞,含冤被人栽脏陷害,只能乖乖束手待毙,可是三年后,他竟然变得如此地冷酷、无情!

没想到他已非吴下阿蒙,看来是自己小瞧他了……许东不由得重新打量起了许飞来。

祝梅彻底乱了阵脚,她突然握着吴兰的手,几欲乞求道:“弟妹,以前是嫂子不对,嫂子在这里给你道歉了,大家毕竟是亲戚,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可不能这么绝情啊!”

许常友也过来对许常朋道:“是啊,二弟,以前是我们做的不对,看在我们是亲兄弟的份上,你千万别去报警……”

吴兰和计常友都是老实在,看到平时高高在上的大伯一家,此刻竟然向自己低头,她们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都望向了许飞。

许东脸则狠狠抽搐了一下,活见鬼了!他们不是来要债来了吗?居然被二叔一家给压了一头?

“阿飞,要不算了……”

许常朋看到大哥可怜兮兮的模样,想起了以前情份,闷闷地道。

许飞心中叹了口气,父母到底是老实人,吃亏就吃亏在这里,有时候,心不够狠,就容易被人欺负到头上来。

“既然我爸替你们求情,那这事就这么算了,不过三万块利息没有了,现在吐出来!然后滚吧!”

许飞冷冷地道。

对于大伯巧取豪夺自家沿水区那套房子的事情,许飞会找机会要回来的!

尽管他现在不差那一点钱。

“真的?好……好……”

祝梅听说自己还可以拿五万,当下高兴坏了,取出三万塞给了吴兰,却不敢再继续在这里逗留,甚至连招呼也不打一个,便走了。

不过身影怎么看怎么狼狈……

只是,才没走两步,祝梅突然‘啊’地一声仰面躲倒在地,接着口吐白沫,浑身不住地颤抖!

神针狂少第7章试读

“妈!你怎么了?”

许东吓了一跳,连忙过来搀扶。

可祝梅早已经说不出话来,全身痉挛,不住地翻着白眼,额上更早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糟了,你妈的心脏病犯了,快给她喂药!”

许常友焦急地大喝。

祝梅以前就有急性心脏病的病患史,今天肯定是捡钱的时候,大喜大悲,得而复失又失而复得,情绪波动过大,然后就发病了。

许东赶忙手慌脚乱地翻找着她的包,但将包翻了个底朝天,连半颗药都没找到。

“没有啊,肯定是拉家里了,我这就回去取!”

许东急的满头大汗,说着转身便走。

“等你将药取来,黄花菜都凉了。”

就这在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

许东转头,却看到许飞面无表情地朝着这边走了过来,手里还握着几枚银针。

“你想做什么?”

许东一下拦住了许飞,怒目而视。

“不想她现在死,就给我滚开!”

许飞却一摆手,一点不客气地将他推开。

许东没想到许飞还敢推他,一个没留神,身子朝后踉跄了数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满身都是灰尘。

许东呆了呆,接着勃然大怒!

他向来瞧不起的许二愣,居然敢推他?他感觉颜面尽失,当下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撩起袖子就要跟许飞干架。

一个身影一下拦在在他身前,是许常友。

“爸,你拦着我做什么?难道你要看你儿子被人欺负吗?”

“救你妈要紧……”

许东又惊又怒,许常友却指了指祝梅,脸色古怪地说道。

许东这才注意到,许飞不知何时,已经将手中银针尽数扎进了祝梅体内,并且针尾还在微微地颤动,一缕缕若有若无的气息在空中飘荡。

最神奇的是,刚才还面无血色的祝梅,此刻脸色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变红,呼吸也变均匀了……

许家父子惊疑不定地看着这一切,许飞什么时候学的这一手针灸的?以前许飞虽然也是学医,不过却只是外科啊……

“铮!”

许飞手一弹,一道有如金属交呜的声音响起,震的众人耳膜嗡嗡作响。

“睁眼!”

许飞突然一声断喝。

而随着他的喝声落下,祝梅同时睁开了眼睛。

“妈,你醒了?”

许东连忙一把跑了上去,兴奋地道。

“我……我怎么了……”

祝梅茫然地看着四周,道。

“你刚才心脏病突发,吓死我了,还好阿飞及时出手……以前我们家那样对你,没想到你不计前嫌……”

“别误会,我只是不想她死在我家门口而已。”

许飞却谈谈地打断许常友,然后开始拔针。

呃……

许常朋脸上笑容一下僵住了,他感觉被人噻了一下,到口的话,又生生给咽了回去。

许东却有些不是滋味,小声嘟囔道:“切,拽什么拽,碰巧救醒了我妈,你只是运气好而已,说不定我妈的病本来就没那么严重……”

“你说的没错。”

许飞点了点头道,“我医术有限,所以就把针收回了。请你们现在马上离开!并且奉劝你们一句,最好马上去医院等着,二十分钟后,她的病还会复发!”

许飞当然能将祝梅的病治好,他可是活无数人命的军少!已经尽得莫问天的真传。

但是他却不愿意这么做,并且他拿准了时间,让针力只够维持二十分钟,别省得死在他们家门口。

“切,你以为你是谁?还二十分钟病会复发?这么能算,怎么不算一下明天彩票中奖的号码?”

许飞扫了许东一眼,也不跟他多废话,直接关了房门。

许东看到他如此地这客户,不禁骂了几句,然后便扶起祝梅走了。

“我怎么感觉今天的许二愣有点不一样了……”

回家路上,许常友突然说道。

“哼,有什么不一样?不过就是用针瞎比和一下,他只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你们听说过有人用扎针来治疗心脏病的吗?”

许东却是极为不屑地说道。

许常友一听还真是这个理,还真没听说过有人用针灸治心脏病的。

祝梅也道:“他只是运气好而已,我的病我自己不知道吗?还想唬弄我,我看他根本就是想打我们家沿水区房子的主意!”

祝梅恨恨地道。

许常友感觉有些尴尬,沿水区房子,本来就是许飞他们家的啊,看着自己老婆恬不知耻地拿来说事,他也感觉有些拉不下脸。

“不行,许二愣他们家那块地听说最近要开发,肯定很值钱!小东你去找爷爷,让他作主,把那块地划归我们!”

许东眼睛一亮,兴奋地道:“对,爷爷最疼我了,我开口,他肯定答应!”

于是两人便兴冲冲地转身而去,对于刚才许飞出手相救之事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

只是,还没走出两步,,祝梅便啊地一声,然后仰面栽倒在地!

“妈!”

许东惊呼一声,赶忙抢身上来,然而,才看了一眼,脸色剧变!

只见祝梅身子抽搐,口吐白沫,脸上讯速地笼罩上了一层死气。

很显然,心脏病又发作了。

“许飞这个乌鸦嘴,竟然真被他给说中了,如果我妈出了什么事,我跟他没完!”

许东又气又怒地骂道。

“小东别说了,赶紧送你妈去医院!”

许常友焦急地大吼起来。

当下两人便手忙脚乱地忙活起来……

只是,等他们到医院的时候,祝梅却早已经脸色苍白,气若游丝,眼看就进气少,出气多,也就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样子了……

许东看着大吃一惊,就算他妈心脏病犯了,可也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杨主任,我妈怎么样?你倒是给她治啊。”

接待许东的是这科室的主任医师杨志平,不过他一通检查后却连个屁都没放一个,许东不禁急了。

“这个……恕我直言,令母的病实在不容乐观,我水平有限,只怕……”

看到许乐脸色,连忙改口道,“听说毕教授在通州医学会调研,如果你能请到他老人家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毕长春,可是江北省的医学泰斗,还是江北省中医协会的会长,许多医学院的在建项目都是他牵的头,所以在通州乃至整个江北,都很有声望。

“好,我现在就去!”

许东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根本救命稻草,转身便走。

许东走了,留下许常朋照料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他只感觉心急如焚!

在他等的心力交瘁之际,只见许东匆匆而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不苟笑容的中杉装老者。

“幸不辱命,毕教授终于给请来了。”

许东抹了把汗,指着身后仙风道国的老者说道。

能请到毕长春,还是走的陈少的关系,其中的辛酸,那就不用多说了。

杨志平等人看到毕教授亲自来人,纷纷让道

毕长春也不跟他们客气,一马当先,接过了控制权。

只是刚走到祝梅病床前,才看了一眼,却摇了摇头,道:“迟了……家属准备后事吧……”

轰!

一道晴天霹雳落下,许东惊的无以复加!

自己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找来的毕教授,就给了自己这样一句话?

“毕教授,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妈得的只是心脏病而已啊……”

许东不禁急了。

毕长春却是脸色一沉,怒道:“你是在质疑我吗?她的生机已绝,除非大罗金仙,否则绝无生还的可能!”

说的斩钉截铁,已然给祝梅下了最后通碟。

“可是……可是刚才我妈也是昏迷着,许飞还不是扎了一针我妈就醒了……”

“对啊,许飞一定有办法,小东,快去请许飞!”

许常友也焦急地大叫。

许东更直接,转过身去撒开脚丫子,急不可耐地跑了出去。

许飞, 林清雪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寄春小仙女点评:

作者的《神针狂少》这本书写的很不错,构思好,情节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