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历史军事 婚谋已久:傅少宠妻100式

婚谋已久:傅少宠妻100式

作者:俯首称臣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1-01-11 15:38:13

俯首称臣的书《婚谋已久:傅少宠妻100式》主要讲述了:小助理口中的“圈”,自然就是娱乐圈,口中的“有些人”,自然就是圈内的一些明星。外人不知道,但干他们这行多年的圈内人自然都是知道的,哪些明星卸了妆根本不能看、哪些明星是整了容的、哪些明星不P图那照片就不能看。“是啊。”康家年点点头。在康家年眼里,颜值倒是其次,虽然眼前男人和少女的颜值确实可以算得上是惊为天人。但更绝的,还是两人身上的气质——清冷矜贵与让人一看就能从心底生出怜惜的那抹柔弱娇贵,绝了。
展开全部

她不能死

如同一个惊雷,惊得夜少琛的眉头瞬间又紧紧拧起,手上的力道又加大,“你疯了?这可是杀人,杀人犯法你不知道吗!”

饶是顾家有钱,也算有权有人脉。可也不代表顾嘉甚至可以杀人。

顾嘉听到他的话,却彷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口中“哈哈哈”地笑了起来,直笑得双肩打颤、眼中泛起了水花。

好半天,她才止住笑,目光悲凉地看着夜少琛,反问:“杀人犯法?那杀了柔姨的人、杀了夏夏和慕泽的人呢,谁来制裁?他们怎么死的,你我心知肚明。”

夜少琛哑然,神色恍然,心口再次揪痛起来。

好一会儿,夜少琛才彷佛找回了声音一样,开口:“不行,陆晚烟还不能死。”

陆家……对他来说,还有用。陆晚烟现在,还不能就这么死掉。他已经没了舒夏,没了他最爱的人,不能再没有他一手振兴起来的夜家。

他不能一无所有。

顾嘉瞪眼,看着夜少琛,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你说什么?”她脸上嘲讽的神色不再,声音有些发颤。

她知道夜少琛混蛋,也替舒夏痛恨过夜少琛的无情背叛。可她一直以为,那是因为夜少琛被陆晚烟从中挑拨了、被舒家和慕家的联合打压给伤害了,才会这样,可……顾嘉万万没想到,在知道舒夏的死因后、在亲眼见到慕泽死在眼前后,夜少琛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夜少琛闭了闭眼,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又重复了一遍:“陆晚烟不能死。”

顾嘉红了眼眶,眼中猩红,咬着牙低吼道:“她害死了柔姨,害死了夏夏和慕泽!你明明知道了一切,你明明知道了来龙去脉!”

他真的是她以前认识的那个夜少琛吗?是他变了,还是她从来就没认识过他?顾嘉不由得怀疑。

“我今天,是不会让你拔掉这个电源插头的。”夜少琛神色逐渐恢复了冷静,不复之前的心虚愧疚。

却让顾嘉心底更是冷得发寒。

她看着夜少琛,眼中的恨意比任何时候都深刻,“畜生。”

刻骨的恨意,让夜少琛突然没由来地、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地想起了前几天见到过的那个轮椅少女——在跳楼的慕泽和陆晚烟面前,身上被溅了血,盯着自己的那个坐在轮椅上、被一个男人揽在怀着安慰着的少女。

轮椅少女很漂亮,几乎可以说是漂亮得惊人,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没有一处不完美。只是望向自己时,她眼中的恨意,也同样刻骨得惊人。

顾嘉恨自己,是有原因的。

那么她呢?那个轮椅少女,她为什么也会用充满恨意的目光看着自己呢?

顾嘉走出病房的时候,神色平静,踏着高跟鞋,步伐依旧跟来时一样平稳,踩在地板上发出有节奏而又气势飞扬的声响。

看不出任何异常,更看不出任何她在病房里的失态。

只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现在心中情绪翻涌,满满的恨意与失望交杂,还有失去了自己两个最好朋友的悲伤,混合在一起,几乎让她快按捺不住理智,做出一些连自己都觉得疯狂的举动。

可是,不行。

她得冷静。只有冷静了,才能替夏夏他们报仇。

按下了楼层和关门键,电梯门在眼前缓缓合上。

顾嘉才闭上眼睛,一个接一个地做着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叮咚。”

顾嘉停下来自己的深呼吸运动,睁开了眼,恢复了自己在外一贯保持的仪态。

猝不及防地,对上了一双漂亮的眼睛——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头彷佛有星光点点,有让人不自觉沉迷其中的吸引力。此刻,那双眼睛也正看着自己,眸中有些莫名的激动,同时还带着友好与和善。

顾嘉一愣。

这个眼神……被这个眼神注视着的感觉,让她想起了被舒夏注视着的感觉。

舒夏的眼睛也很漂亮,黑白分明,灵动非常。注视着别人的时候,总是带着温柔和笑意,彷佛有包容一切的力量。

顾嘉之前翻涌不断彷佛要爆炸的心绪一下子平静了很多。

直到面前的少女被身后外表同样出色到让人惊艳的男人推进了电梯,转过身背对着她,顾嘉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收回了盯着少女良久、久到有些不礼貌的目光,心头酸涩。她真是想夏夏想疯了,竟然连一个陌生女孩子的目光都能让自己觉得像她。

却不等顾嘉自嘲完,前面的少女扯了扯身边男人的衣角,做了个什么动作,随后,少女的轮椅就被男人帮忙转了个方向,正对起了顾嘉,目光也再度回到了顾嘉身上。

“你好,你身上的香水味可真好闻,我能冒昧地问问是什么牌子的香水吗?”傅允乐看着面前的顾嘉,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激动,也让自己的语气尽量显得自然不突兀。

就彷佛一个普通少女,见到别人穿的衣服、背的包好看,就会顺嘴问问什么牌子、哪里买的一样。

顾嘉刚刚收回的目光再次移了过去,再度与傅允乐对上。

下意识地,香水牌子的名字脱口而出,语气更是熟稔到连自己都无法想象。

傅允乐笑笑,礼貌地对顾嘉道了谢,又对着顾嘉夸赞了几句香水的味道。

电梯很快到了一楼。

傅允乐又对顾嘉笑了笑,礼貌地道了别,由傅斯年推着出了电梯,然后顺着医院里花园的方向一路过去。

出电梯的一瞬间,傅允乐心底多了一抹微微的叹息与愧疚。

明明知道顾嘉正在为了她伤心难过,但她却没办法直接告诉顾嘉,自己还活着,活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身体里。

不说这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说出来会不会让顾嘉和其他人把自己当成神经病,自己会不会被直接给关到神经病院去。就单说傅斯年,如果知道他真正的妹妹已经不在了,现在的自己只是个鸠占鹊巢的冒牌货,会怎么对自己……

傅允乐不敢想象。

这些日子,傅斯年对“她”确实很好。可是,从他对别人的态度和一些细节来看,傅斯年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圣人,知道自己妹妹的身体莫名其妙被人占了能坦然接受还能继续将人当妹妹好好宠着。

一幅画

医院的地下车库里。

顾嘉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呆呆地坐在车内驾驶座上,虽然已经插上了车钥匙,却迟迟没有发动车子的意思。

脑海中,傅允乐看向自己的那双清澈眼眸依旧挥之不去,甚至几乎是占据了她的整个思绪,让她连夜少琛和陆晚烟两人都无暇再想起。

太像了,真的太像了……不光是那双眼睛,还有她说话时候的语气、神色,都太像夏夏了。

明明她跟夏夏的长相完全不同。两个人给她的感觉却是奇异地相似。

鬼使神差地,她拔下了车钥匙,下了车,再度朝医院地下车库的电梯方向走了过去。

她想再看看那个给她熟悉感觉的少女,看看就好了。她真的,太想念舒夏了,哪怕明知道那个少女不是舒夏,她也只是想看看……

花园里。

傅斯年推着轮椅,微微低着头,静静地看着闭着眼、沐浴在阳光中的傅允乐,只觉得心中柔软一片。

五年……五年间心口那一块的缺憾,彷佛在这一刻得以被填满。

而正享受着阳光洗礼的傅允乐,现在也彷佛才有了真正再活了一次的感觉。

她已经忘记了,她有多久没有这样好好享受过阳光浴了。重生以前,她忙着喜欢夜少琛、忙着为了他而与家族决裂、为了夜家忙前跑后、婚后忙着因为夜少琛的冷落委屈;重生以后,因为这副身体沉睡了五年,太过羸弱,她不被允许出病房门,上次被允许出来还是慕泽死的那天……是以,算起来,她真的很久没有这样专心晒过太阳了。

什么都不去想,就这么好好地晒一会太阳。

再活一辈子,她也不会再抛下其他,一心只为他人而活。

她恨夜少琛逼死了慕泽,恨他不管自己和他的孩子,却也不会再把一颗心全部放在爱他或者恨他身上。她会努力报仇,却也不会再一心只为了报仇。

她这辈子,想好好为自己而活上一次。

远处。

从地下车库又折回医院的顾嘉因为寻找而显得有些急促匆忙的脚步顿在了原地。

此时此刻,她眼前的一幕未免有些太过美好,像是一幅画——身形挺拔、气质矜贵的男人微微低头,望向眼前轮椅里少女美丽的面容,眼中带着温柔,那温柔彷佛比此刻温暖的阳光还要醉人。而少女虽仰着头,却是闭着眼,浑然不自知男人真凝视着自己,像是一心享受着阳光,精致的面容在阳光的照射下更加明艳、熠熠生辉。

般配得让人挪不开眼。

有相同想法的显然不止是顾嘉一个人

另一个方向的不远处,同样有人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这一幕美好得不可思议的画面。

只见这人典型的中年不羁艺术家模样——渔夫帽、络腮胡、身上的衣裤休闲到能让人觉得有些不修边幅、微微发福的身材、胸前挂着的单反相机、特地留长又随意扎在脑后的长发。

如果有资深到连导演也会关注的一些资深影迷在场的话,肯定一眼就能认出来,并且惊呼:这不就是最近几年凭着好几部电影连拿了好几个奖的新晋知名导演康家年吗?

康家年身边,跟着一个他平时贴身的小助理,此时也怔怔地看着面前的那副画面,眼底同样是满满的惊艳之色。

小助理看了半天,出声感慨道:“康导,他们可真好看啊,那颜值真是绝了,还自然,比圈内有些人还能打。”

小助理口中的“圈”,自然就是娱乐圈,口中的“有些人”,自然就是圈内的一些明星。

外人不知道,但干他们这行多年的圈内人自然都是知道的,哪些明星卸了妆根本不能看、哪些明星是整了容的、哪些明星不P图那照片就不能看。

“是啊。”康家年点点头。

在康家年眼里,颜值倒是其次,虽然眼前男人和少女的颜值确实可以算得上是惊为天人。但更绝的,还是两人身上的气质——清冷矜贵与让人一看就能从心底生出怜惜的那抹柔弱娇贵,绝了。

目光又移到了傅允乐披着博毯的双腿和坐着的轮椅上,康家年的惊艳赞叹中又带上了几分惋惜,“可惜了,她的腿……不然的话,我或许还可以当一次星探的。”

小助理的目光也顺着移到了她的双腿上,“是啊,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人,腿却……”

不然,要是凭借这个颜值的话,不说进娱乐圈能直接靠脸杀出一片天地来,就算是在日常生活中,少女肯定也能靠脸得到很多便宜。

这个便宜,倒也不是像什么潜规则、或者是靠脸上位之类的带着贬义,只能说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一般来说,对于美的事物或者是美人,人们的包容和耐心往往会更多,愿意给的机会也就会更多。

可惜了啊。

“不过,倒也不亏,这次倒是真的让我找到了一些新戏灵感。”康家年收回了惋惜的目光。

临离开前,还是没忍住,用胸前挂着的相机将眼前美如画的一幕给拍了下来,留在了相机里。

秋天的阳光温和,紫外线不强烈,气温也没有夏日那么炎热。

但傅斯年还是担心晒太久的太阳会把傅允乐给晒伤,才一会,就推着她走进了树荫下,还不忘安慰着她:“不急,以后的时间还多,想晒太阳也不急在一会。”

他的允乐,以后日子还长,他们的时间还多。

进了树荫下,又担心秋天的风吹过来会让她觉得冷,傅斯年弯下身,顺手给傅允乐拢了拢衣服,将她膝盖上的毯子也往上拉了拉。

“要是冷了就告诉我。”

细致入微。

傅允乐有些想笑,这还真是又怕她冷又怕她热。不过眼眶又有些感动的湿润。

想了想,她开口:“哥,你对我真好,谢谢你……”

傅斯年还维持着刚才给她拉毯子的姿势,半蹲在傅允乐的面前。听到傅允乐的话,他伸手揉了揉傅允乐的头发,“傻瓜,我就你这么一个妹妹,不对你好对谁好。”

傅斯年眼眸深邃,此刻里头满满的全是对傅允乐的疼惜。

猛然间,傅允乐的心跳又漏了一拍,只觉得自己几乎要溺死在他的眼眸中了。

小说《婚谋已久:傅少宠妻100式》 第7章 她不能死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天罡酱吖点评:

作者俯首称臣的《婚谋已久:傅少宠妻100式》这本书写的很不错,构思好,情节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