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无双狂婿

无双狂婿

主角:肖锋 作者:亮魔兽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05 14:06:08

肖锋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快看看亮魔兽的新书《无双狂婿》:这就是一块儿烂石头。而老张头现在可是乐坏了,身边这位八字胡,诨号八爷,是一个相玉大师,当时他开了这块儿原石之后,八爷告诉他,已经开不出东西,倒不如转手,如此一举两得。现在看来,这买卖实在是合算。许青山却不肯死心:“哪来那么多废话,我花钱请你来的,给我开玉。”开玉的师父板起了脸,你花钱不假,但你这样的我见多了,恐怕是花的多了,得到少,心里不平衡,这种情况,无非是被骗了不甘心而已。
展开全部

18-吃了个哑巴亏

老张头这一笑,身后的女儿女婿,还有那八字胡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也能跟这凑热闹,只是看到肖锋出丑,他们就很开心。

老张头的女儿还落井下石:“是啊许伯伯,肖大哥一看就不是凡夫俗子,这么多年没工作,还能保养的这么有气质,一定是有大本事的人,他敢站出来,自然是对相玉有自信。”

老张头的女婿也是夫唱妇随:“是啊许伯伯,有本事别藏着,既然懂行,那就说道说道,也好让大家心服口服。”

这小子阴阳怪气的,目光却落在许芷晴身上,都说老许家的闺女好看,确实名不虚传,这模样,太让人惊艳了,看一眼都会心跳加快,极品尤物。

他身边这个……简直垃圾一个,越看越是心烦。

他心里很不平衡,甚至产生了嫉妒!

凭什么肖锋这样的窝囊废能娶到许芷晴,简直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只有他这样优秀的男人才配得上许芷晴,而他身边的丑八怪,越看越不顺眼。

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对肖锋落井下石,他肯定不会放过。

许青山脸色铁青,他完全没有觉得肖锋是在帮他,反而感觉被他丢了面子,让他恨得牙痒痒。

要不是当着大家的面儿,他都能一巴掌打过去解气。

许芷晴也老大的不爽,又开始厌恶肖锋了。

昨晚她还在反思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可没想到,刚过了一夜,他就犯了老毛病,不吹牛逼能死吗?不装大头蒜能死吗?

许芷晴恨恨的站在他后面:“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肖锋回头看着他,嘴角微微扬了起来,看的许芷晴一阵恍惚,他点点头:“我知道了。”

他真的不打算跟这帮人多费唇舌,让他们自取其辱,自食恶果吧,他很想看看许青山开不出玉来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支付宝到账哗啦啦的声音传来,许青山一把夺过了盒子:“老张啊,这原石可就是我的了。”

“老许啊,看把你急的,又不会有人跟你抢,说实话,要不是我缺钱,石家的那小子告诉我是你先看上的,我根本就不会来找你,今天算是便宜你了。”

说着还惋惜的看着那块儿开了三分之一的原石,有些恋恋不舍。

许青山奉若珍宝一样,抚摸着这块儿原石,越看越是喜欢。

这相玉啊,也叫赌石,赌,那就有运气的成分在内。

如果你气运加身,有幸能得到一块儿上好的原石,开出了上等的美玉,那可就一本万利,气运好的时候,能翻好几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

许青山自认为浸淫多年,此时此刻,已经安耐不住了:“我这就开开看看。”

他兴奋的搓着手,甚至想到了开出好玉之后,给老丈打什么东西,大家对他刮目相看的反应,都演练好了。

原本以为他要自己一展神通,结果掏出了电话,叫了专业的来。

“老许,你这是……”

“哎,如此上等的货色,别弄坏了,我找个专家来开。”

专业的就是不一样,工具配置齐全,他的到来让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了那块儿原石上。

“卧槽不是吧,还真有。”

有懂行的惊呼一声,因为那块儿原石在专业人员的操作之下,确实又开出了一部分玉。

这一幕让许青山得意了起来,仰着下巴看着大家,觉得倍有面子。

得到老丈人的褒奖,得到家族的瞩目,这种画面再一次在许青山的脑海里一遍遍的上演,让他激动万分,光是想想都觉得自己光芒万丈,扬眉吐气。

许芷晴和她母亲激动地手攥在一起,果然是块儿上等的原石。

唯独肖锋一直在看笑话,这是最后的玉了。

可是他们的幻象和激动,在下一刻就被敲碎了。

“恭喜许先生,这块儿玉的成色还算不错,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您介绍一些店铺和买家,最高可以卖到两万到三万。”

许青山和许芷晴母女笑容全都将应在那里。

许青山情绪当下就失控了:“胡说八道,你还没开完呢,胡扯什么?”

那位工作员人愣了一下,他可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并不喜欢有人对他大声说话,他声音变得少了几分感情,而是以机械化的,专业领域的口吻说道:“这位老板,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没有必要再开下去了,这不是什么上等原石,开出这点儿已经是奇迹了,这次,您怕是走眼了。”

老张头和那八字胡对视一眼,都露出了戏谑的笑容。

其实,这根本就是他们设下的连环套罢了。

这就是一块儿烂石头。

而老张头现在可是乐坏了,身边这位八字胡,诨号八爷,是一个相玉大师,当时他开了这块儿原石之后,八爷告诉他,已经开不出东西,倒不如转手,如此一举两得。

现在看来,这买卖实在是合算。

许青山却不肯死心:“哪来那么多废话,我花钱请你来的,给我开玉。”

开玉的师父板起了脸,你花钱不假,但你这样的我见多了,恐怕是花的多了,得到少,心里不平衡,这种情况,无非是被骗了不甘心而已。

他也懒得废话,拿起工具,继续三下五除二的开始开玉。

没有任何意外,那开玉师父甚至故意精细的将原石开成了小块儿小块儿的。

许青山的脸色无比苍白,他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儿,这老小子果然是骗他的。

许青山顿时怒不可遏,指着老张头的鼻子破口大骂:“姓张的你这个老污龟,你竟然敢坑我!”

老张头却猛地一拍桌子:“许青山,你这是在放屁!”

他怒声道:“许青山,这么多人看着呢,都可以作证,我说了我不卖给你了,是你自己求着我卖的,现在好了,有玉你赚钱,没玉你翻脸,你咋不上天呢,还要不要点儿脸了。”

许青山被他骂的气血上涌,却憋着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根本无言以对!

就算是知道他是恶人先告状,反咬了自己一口,却没办法反驳,因为这话他却是说了。

人家不但没逼他,还是主动求着人家卖的,这个哑巴亏他只能生受着?

张老头的女婿不禁嗤笑了一声儿落井下石:“许伯伯,你们家这位上门女婿,嘴巴不是开过光吧,绝对是相玉高手啊,价钱都给说中了,厉害,实在是厉害。”

许青山的窝囊气没地方发泄,顿时找到了宣泄口,对着肖锋破口大骂:“你这个乌鸦嘴,整个一丧门星,说点儿好的能死么?”

肖锋感觉真是太可笑了,这都能往他身上诬赖?

许芷晴实在是有些看不过去了,经过昨晚她确实反思了不少,刚才……肖锋告诉过他们,这原石他们不能买的。

“爸,咱们不能是非不分,肖锋刚才提醒你好几次了,这原石咱不买,是你自己要买,不能反过来怪他,这太不讲道理了。”

许青山哼了一声,知道自己今天是走了眼,哑巴亏吃定了。

但是他还是将所有错误全都推卸给了肖锋,是越看他越不顺眼。

老张头计谋得逞,还得到了九万块钱,不禁开心的笑了起来:“老许啊,别生气,你我都一把年纪了,气坏了身子可没有人代替你,何况这钱财乃是王八蛋,没了再赚,这玉今儿看走了眼,但是两万块钱的礼物,也不少啦,啊哈哈哈!!!”

看着他得意洋洋的脸,许青山就恨不得上去给他一记老拳,但是他没理,那么做只会让人看自己笑话,说他狗急跳墙。

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还得陪着笑。

老张头得意洋洋的,正准备离开,手机响了:“喂,哪个,什么,已经开始了么?好好好,我这就赶过去。”

说着挂了电话,对着八字胡说道:“八爷,那头开始,咱马上过去吧。”

临走之前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对许青山说道:“老许,那边过来一批原石,昆仑山那边儿出产的,你要是有兴趣,可以跟着去看看,别说我没告诉你,也别说我坑你,我也是去碰运气,各凭本事发财。”

许青山这个人呐,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而且玩相玉的,都是带着赌徒的心理,他这里刚吃了哑巴亏,一听到这事儿,一咬牙,便想到了去翻本儿。

“好,我跟着去看看。”

19-八爷

靠着古玩市场不远,就是玉石一条街,这里每天都吸引着大批的相玉爱好者,加上来景点旅行的,每天都人流都是络绎不绝。

而且今天玉石一条街更加的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豪车琳琅满目,甚至还有很多外国人都聚集在一起,相互交谈。

许青山有些吃惊,今天竟然这么多人?

老张头也是张嘴半天,他也是个半吊子,平常小打小闹,这么大的场面,还真是头一遭。

他不禁感慨道:“看看看看,就这阵仗,今天肯定是有好东西啊,就看谁命好了,如果能相上了一块儿上等和田玉,那可就发财了。”

和田玉现在管控很严,这次过来的还是一批原石,吸引大批的相玉爱好者,也是正常的。

许青山顿时有些泄气:“还有老外过来,这么多高手过来相玉,哪里还能轮得到咱们。”

老张头顿时哈哈笑了起来:“老许别灰心呐,玩赌石的,除了专业,靠的就是眼力和运气,花落谁家说不准,大的咱们未必争得起,但也不是一点儿机会都没有啊。”

许青山一听也是,运气这玩意难说,如果能捡漏那也不错,那可是昆仑玉。

许芷晴怕她爸爸吃亏,硬是拉着肖锋也跟过来了。

要说这相玉,肖锋谈不上专业,但是他可是出身古族,看待事物的眼光都是不一样的,在他们这些古老世家的眼里,这些都是小儿科,必修课。

他若是肯出手,原石好坏,一眼而已,只可惜,他刚才怕许青山吃亏,好言相劝,却被骂的狗血淋头,让他越发的失望,不想管这一家子的闲事儿了。

拿许青山当人看,那是因为许芷晴的面子,也是因为他们是一家人,否则,他们这些人,一辈子都不会和肖锋这样的古老家族产生任何联系。

许芷晴经过昨晚已经有所改变。

她姥爷之所以爱好藏玉,是因为母亲娘家就是干这个的,所以父亲才想着用玉石讨好姥爷。

她小时候跟姥姥一起生活了很长时间,对赌石相玉有所了解。

但是结婚四年,她可从来没见过肖锋看关于相玉的书籍,他怎么有这方面的知识的?

“你为什么一眼就看出了那块儿原石的价值?”

肖锋耸了耸肩:“蒙的,你知道我一向喜欢瞎蒙。”

许芷晴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你也就这点儿出息了。”

肖锋笑了笑:“老婆,你别生气,我跟你开玩笑的,平时没事儿,我就看书上网,偶尔也看这方面的知识的,就是点儿皮毛,不登大雅之堂。”

许芷晴撇了撇嘴:“学了点皮毛?不登大雅之堂?”

许芷晴气不打一处来,用词这么谦虚,你还敢整天到处装皮,招灾惹祸?

“别以为自己看了几本书就天下无敌了,治病救人不是儿戏,古玩玉器动辄倾家荡产,没有十成把握你不要乱说话,免得言多必失,丢人现眼。”

肖锋有些意外,没想到她竟然有对自己和颜悦色的时候,从来都是强硬无理的许芷晴,竟然有对他温柔的一面儿,会提醒他这些。

肖锋一时间看的有些傻了,竟然盯着她,眼睛一眨不眨,陷入了痴呆状。

许芷晴注意到他深情的目光,痴痴傻傻的看着自己,顿时浑身不自在:“你,你给我转过去,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真恶心。”

许青山回过头来:“晴儿,你们在讨论什么那么吵?”

许芷晴没好气的瞥了肖锋一眼,别过头去:“没事儿爸爸。”

这里是玉石一条街最大的相玉铺子了,而且今天来了不少熟人,都和和气气的上来打招呼。

众人你来我往的相互寒暄。

梆的一声,定音锤敲响了:“大家静一静,静一静,请大家入座,这次昆仑原石的拍卖,再过几分钟就要开始了。”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顿时摩拳擦掌,陆陆续续的入座了。

几百人的赌石会场,立马就坐满了人。

珍宝阁的老板玉老,是远近闻名的石头王,他这个人,与众不同,你在玉石一条街,谁家的店铺都可能买到假东西,唯独他这里,不管你是谁,哪怕是三岁小孩,绝对买不到假货。

而且他经营的赌石铺子,经常出货,上等玉石也出了不少,极品翡翠也上过电视。

是个远近闻名的大佬,大家都尊称他一声玉老。

每一个来他这里相玉的爱好者,都希望能够达成一生所愿,开出一块儿极品宝玉。

极品宝玉可是他们的浪漫。

许青山也红了眼,好了伤疤忘了疼,嘴里不断地念叨着:“老天爷保佑,一定要让我翻本。”

老张头顿时一声嗤笑:“我说老许,你能不能务实一点儿,今天咱们就是来撞大运的,你还搞封建迷信那一套。”

许青山顿时就不乐意:“你个老乌龟懂个屁,这叫心诚,心诚则灵懂不懂,相玉这块儿我比你强多了,你还敢咒我,你也好不到哪去,心不诚,你别想得到好东西。”

换做以前这老乌龟早就不乐意,不过今天却异常开心:“老许啊,你这老小子嘴不留德,我承认相玉的本事不如你小子,可是我人缘比你好啊,看见我身边这位没有,胡八爷,圈里的扛把子,他相过的玉,就没有走眼过!”

“八爷,您是胡八爷!”

那八字胡顿时点头微笑:“正是区区不才。”

许青山听得一个机灵,这两年圈儿里是有这么一号人物,据说出道至今,只要进了店门,就没有空手而归过,甚至被他赌黄了两三家了。

一时间在圈儿内名声大噪。

老张头越发得意了:“老许啊,你虽然有点儿本事,但我今天有贵人相助,你啊,自求多福吧,啊,啊哈哈哈……”

说着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许青山被打击的体无完肤,顿时面如死灰,完了,今天都是高手,他是讨不到好处了。

老乌龟找了个好女婿啊,这胡八爷哪里是给他这老小子的面子,分明是给他女婿面子。

再看看肖锋,许青山一阵无名怒火却又发作不得。

许芷晴听得也是恼火,这老张头就不是什么好鸟,一直跟父亲作对,今天请了胡八爷,怕是铁了心的给她爸添堵了。

“真是个老乌龟,不但骗了我爸,还诚心气他,太过分了,亏得老爸一直把他当做兄弟对待,为老不尊,真没良心。”

玉老已经吩咐人把原石都搬上来了。

“诸位亲朋好友,都静一静,咱们现在开始拍卖原石!”

“第一块儿原石,咱们起步价一万,老规矩,不设上限,价高者得,现在开始叫价!”

几十个原石,看着成色都不错。

最先开始拍卖的,也都是成色最差的,一般般,不过一万起步也值这个价。

整个会场顿时就热闹了起来。

陆陆续续的买到了原石,当场开解。

而且人那个人意外的是,虽然开始那些成色不太好,但出货却出人意料,更让人哗然的是第八块儿,虽然只有鹅蛋那么大,三十万拍下来的,但是却几乎整个都是极品。

一时间场面几乎失控。

而接下来的很少有惊喜,大家都憋足了劲儿等着后面的压轴好戏呢。

老张头有些按奈不住了:“八爷,咱们还不开始么?”

八爷摇摇头:“再等等!”

他盯着拍卖台上的几块儿玉石,目光闪烁着贪婪。

而肖锋不禁有些意外,这老东西,好像有几把刷子,不是白给的。

肖锋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丁酉超级甜点评:

其实《无双狂婿》这本书里面的事是真是假我们不清楚,不过有好多在新闻上都有过报道,将生活中的不解之迷用自己的想法去把他解释清楚,我觉得这是这本书的亮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