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天才竞技少女

天才竞技少女

作者:二条恭一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20 13:11:42

作者二条恭一给大家带来了《天才竞技少女》的主要情节:而这些话语到底会成为压力还是助力,她并不关心…因为这取决于宫永咲自己。原村和双手紧握长枪,枪尖前指,充斥着迫力向宫永咲疾奔而去。「冲刺」。在上一个小跳避开宫永咲的技能以后,原村和直接收住长枪,由一般的战斗姿态径直冲向了宫永咲。作为不被远程职业放风筝到死的重要能力之一,近战职业都有着「冲刺」技能。战斗状态下的角色都是在持兵器的状态下较慢地移动,无论是小跳还是闪避都比普通移动要快很多。而月系枪客之所以出了名的腿短,就是缺乏着足够的像「牙月掠影」那样带有移动效果的技能“代步”。
展开全部

9-第3局 面目 #3

少女的面目,昭然若揭。

无论是对战中的宫永咲,还是旁观着的须贺京太郎,都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结果。

原村和,真的好强。

尽管早就知道这个事实,须贺京太郎心中还是生出了这样的感触。

刚才的那一次交手并不是一个“标准”的场合。在被「牙月掠影」击中后宫永咲因为数年的生疏和动摇的意志,并没有在受身之后立即使用「一线天」,而是犹豫了相当一段时间。

「一线天」本身就不是什么需要犹豫的脱离性技能。况且,这还是在受身以后使用的「一线天」。

受身之后的犹豫意味着什么,须贺京太郎十分清楚。

作为在清澄游戏部日常被虐到千疮百孔的新手,须贺京太郎对“游戏”清楚的事情十分有限。但受身这种基础知识,仍然是其中之一。

所谓“受身”,一旦使用,便会立刻消耗400体力值,并且在接下来6秒内体力无法像平时一样自动恢复。

玩家的体力值上限一共才1000点,恢复速度也只有80/s。

尽管代价不菲,受身的效果却立竿见影。

击退、硬直、浮空、倒地、吹飞,绝大部分技能造成的控制效果都可以由受身免除;并且如同“闪避”,受身结束后角色还可以获得0.5秒的无敌时间。

这样的效果带来的结果就是,如今“游戏”中的任何一场对决,都像是在打回合制的游戏:从对决开始,双方就开始为了比对手先控制对方而不断交战;一旦一方被控制,要么被另一方打完一套连击损失生命值,要么消耗400体力重整态势。一个回合无论以哪种方式结束,另一回合的对决随即重新开始。在经过一些回合以后,一旦其中任何一方比另一方输掉了一定量的回合数,角色就会死亡,从而输掉整个对决。

而每一次不幸被对手控制以后,比起被对手削减生命值直到完整地挨下一套连击,消耗400体力的“受身”是珍贵的反击机会。和永久损失的生命值不同,如果受身后的反击取得了成效并使玩家重新占据了优势,损耗的体力也会随着6秒冻结期的结束而逐渐恢复。

按下“受身”的时候,就等于已经做出了反击的选择。

任何一名稍有水平的游戏玩家都明白受身之后行动的重要性,即使是新手也不会在这种完美的反击时机迷茫。

哪怕是须贺京太郎,都不会在受身之后犹豫接下来的行动。

正是因为如此,在任何场合下,一般的玩家都不会去期待对手在受身之后犹豫的情况发生。

但是,即使是这种几乎不可能发生的情况,原村和都能像面对再平常不过的日常对决一样,做好了完美的预案。

她就像一个耐心的猎人,只等待猎物出动的那一刹那下手。

如果是须贺京太郎,一旦看见对手受身,想都不想就会释放出最猛烈的攻击来防备可能到来的反击。

更有水平一些的玩家会原地防御,以静制动,根据对手的反应而做出反击。

但是,原村和连防御姿态都没有使用。

在「牙月掠影」的后摇结束后,她没有想当然地按下防御。

她看见了宫永咲的犹豫,于是自然地等待。

直到宫永咲最终按出了「一线天」。

直到宫永咲自己将破绽暴露。

这不是直觉或者临时的灵机一动。

这就是原村和平常而又稳定的发挥。

须贺京太郎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对面仍然专注的原村和。

那就是原村和。一贯如此。

原村和,真的好强。

宫永咲突然感觉呼吸变得沉重了些。

如果只是用「牙月掠影」避开了「牵机盘」,或许还不算什么;

尽管宫永咲自己并不知道「牙月掠影」还可以这么用,但是如果「牙月掠影」可以避开「牵机盘」在外界只是广为人知的小技巧,就无法证明原村和是一名多么厉害的选手。

但是,现在看来,原村和还能在常人绝对无法判断的复杂时机,决然地用「朔月浮光」去追击宫永咲的「一线天」。

不算永远处于懵懂中的京太郎,宫永咲知道「一线天」在在某种极端的情况下会被「朔月浮光」这种技能给“追”上。

这一点和躲过「牵机盘」的「牙月掠影」并不相同。在宫永咲仍然还在玩“游戏”时,她对于近年才被发掘出来的「牙月掠影」的这种用法一无所知;然而,她对于「一线天」和「朔月浮光」的对撞结果却有着清晰的印象。

一名月系枪客,必须要在处于完全自由全神贯注的状态下,拥有着顶尖级别的手速和反应,才能堪堪追上对方在中距离使用的「一线天」。

如果有一个出其不意的愣神、如果有解除防御状态的一点延迟、如果有处于任何一个技能的后摇阶段、如果不是百里挑一的全国级近战好手,「朔月浮光」就追不上「一线天」。

所以,简单来说,上述理论往往直接理解成“「朔月浮光」追不上一线天”都没有任何不妥。

这也是宫永咲即使潜意识里意识到了自己错过了最佳时机仍然敢于使用「一线天」的信心来源。

更何况,在「朔月浮光」之前,原村和还处于「牙月掠影」的后摇动作之中。

宫永咲只是多犹豫了一小会儿而已。

原村和只是偏偏没有像所有正常玩家一样按下防御键而已。

让任何一个人来代替她们面对这种场合,任谁都不会想到这样大胆、激进、莽撞的应对手段。

但是原村和想到了。

而且干净利落地做到了。

没有伴随着惯性思维、没有对突发情况的措手不及、更没有宫永咲那致命的犹豫。

就像一台机器一样。

宫永咲已经被「朔月浮光」击中,而这一次再次立刻受身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所以她的思绪有了一丝难得的空闲。

以用来惊叹原村和的强大。

原村和,真的好强。

——是这样吗?

原村和在心里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连击的效果固然令人满意,但对应的起因绝对不是因为她的水平有多么精湛;这种看似漂亮实则只是抓住愚蠢漏洞的连击,只有宫永咲技能衔接时的严重迟缓与浅显决策,才能容许被打出的可能。

没有宫永咲的“因”,她自己就不可能打出“果”。

至于到底有多少人可以像她自己能如此精准地抓住并利用漏洞,这种在原村和看来理所当然的事情,她从来没有考虑过。

她并不认为自己具有高超的水准。

——只是,“游戏”里的对手,诸如此类,大多都不具有足以称之为“标准”的水平。

棋手之间优雅的对弈,如若一方连一颗小小的棋子都拿不起来,又何谈更高层面的“对局”?

这样的“游戏”,谈何“竞技”?

宫永咲,不外如是。

——轻易就被「牙月掠影」击中。

——被「牙月掠影」浮空以后迟钝的反应速度。

——在已经错失了最佳的机会后仍然选择使用「一线天」。

从游戏开始到现在的一切,就像是提前被决定好的,八音盒里的剧场。

拧下发条的那位,不是她自己,正是对面的宫永同学本人。

——宫永咲本身的弱小。

原村和并没有刻意去这么想。

对于她来说,思考游戏以外的事情在游戏中是绝对被禁止的;这种在别人眼里可能苛刻到任性的论断,也只不过是看到一只企鹅以后“这是企鹅”的自然反应——只是呈现在眼前的客观信息。

她没有耗费任何心神与专注在此。

她仍然在全神贯注地进行着游戏。

于是,并未有赘余的思考,面对二度被控制的宫永咲,原村和作为资深的月系枪客,尽忠职守地展露月系枪客在近战交接中的绝对统治。

——众所周知,一旦被月系枪客拉入了无法避免的近身战,一旦被其控制,月系枪客就是冷酷而强大的收割者。

原村和的「朔月浮光」已经将宫永咲拉至身边,宫永咲陷入了技能所带来的晕眩效果。

小技能「上挑」。晕眩的宫永咲被打至浮空。

五次标准地普通攻击。浮空延续。

小技能「连刺」。13次快速的打击判定。浮空延续。

小技能「卷云」。挥舞长枪,以原村和自身为中心的三段范围攻击。

——很标准的连击,却并不完美。

宫永咲心中做出了判断。

她仍然在从战局中读取着信息。

即使心态略微失衡,她作为游戏玩家的底力仍然在评估着战局以及下一步的行动。

对手是月系枪客。

只要「卷云」结束,她就可以度过受身后体力6秒无法恢复的限制恢复体力。只要从600体力恢复了到900体力的“安全线”,就可以受身再度反击。

退一步说,因为对手是月系枪客,现在的情况哪怕只是680体力都还能有回旋余地,但是偏偏是600体力的话,再受身就只剩下200体力,连闪避都不够。

近战无力,刚交出「一线天」的200体力阴阳术师,面对满状态的月系枪客,凄惨的下场仿佛就在眼前。

那样的情况是宫永咲绝对不想看到的。无论形势如何严峻,恢复体力再进行反击是必需的。

而她很庆幸,在有能够阻止她的手段的情况下,原村和竟然真的给了她恢复体力的时间。

一名合格的月系枪客,此时应该趁着她还在体力冻结期,直接用「截脉」逼出第二次受身,稳固住近战的绝对优势。

但是原村和没有。

原村和只是在单纯地输出。

宫永咲盯着状态栏上“受身”的减益状态。在原村和一系列攻击后,“受身”所带来的体力冻结的减益状态时间所剩无几。

宫永咲不知道原村和最后的「卷云」是估计错了体力恢复的时间,还是另有打算,又或者只是单纯的自信心过剩。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体力会在「卷云」结束之前就恢复。

哪怕是只恢复80体力就受身,其结果也会和不恢复体力截然不同。

这恢复的体力,就可以成为最好的反击号角。

换句话说,就是“希望”。

在这种严酷的局面下仍然存在的一丝微弱的希望。

“求生”不需要思考和理由,只是一种本能。

黑暗环境中的一束光,即使再微弱、再虚无,也会被求生者相信着、期待着。

宫永咲期待着「卷云」结束时回复的体力。

——这也就意味着原村和根本没打算让这种事情发生。

宫永咲的体力在「卷云」第三段时就会恢复。

于是原村和在「卷云」第二段时就已经收手。

她挥舞出的圆滑枪花并没有顺其自然地继续下去,而是转为棱角分明,由上而下近乎垂直的反手一刺。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动作。

站在宫永咲一侧的须贺京太郎“啊”的一声低呼了出来。

宫永咲直接认出那正是一个技能「截脉」的起手,心绪中又多了几分功败垂成的恼意和对眼前对手的恐惧。

——那是「截脉」。

月系枪客以“近战压制”和“体力控制”著称。

因为具有着“体力控制”而使被“近战压制”后的下场变得恐怖,同时也因为“近战压制”而使“体力控制”能发挥完全的效果。两者相得益彰,构建了月系枪客在职业体系中的独特地位。

而与代表近战压制的无限连击相对应,「截脉」技能便是月系枪客体力控制的象征。

被「截脉」命中的的目标,6秒内无法使用一切轻功,无法闪避、受身、小跳。尽管攻击和技能不受影响,但若是在被连击的情况下,和处于「虚弱」状态下无异,只能将自己的角色毫无防备地送给对手蹂躏。

宫永咲对这些十分了解。

——就更不会将自己置于必败的命运。

尽管正被「卷云」所控制,现在没有任何额外的限制能阻止宫永咲使用受身逃脱接下来的「截脉」。和京太郎那种层级完全不同,宫永咲的反应速度让她第一时间就能辨认出「截脉」,去按下闪避键进行受身更是绰绰有余。

而毫无疑问地,她成功地这么做了。

———她也只能这么做。

由上而下的垂直一刺尚未真正刺下,象征着受身动作的气流扰动从宫永咲身上浮现。刚被「卷云」第二段击退的宫永咲立刻往外侧纵身一跃,原本被击至浮空完全无法控制的躯体轻盈而又稳当地落在了安全的位置。

她同时立刻检查了自己最关心的体力值。

随后,神色流露出一丝无奈。

10-第3局 面目 #4

“好!躲过去了!”

须贺京太郎对于宫永咲的及时受身显得十分兴奋。

如果说原村和这种级别的战斗有什么地方他也能看的懂的话,那就只有“被「截脉」命中就全部玩完”这点了。

然而,立刻就有扫兴的声音传来:“‘好’什么啊!笨狗看不懂就别用嘴巴污染环境了!”片冈优希站在对面,带着鄙夷的眼神毫不留情地嘲讽道。

“‘笨、笨狗’!?”须贺京太郎噎了一下,羞恼反击道:“刚刚和还特意在「卷云」的第二段就结束「卷云」变招「截脉」,咲还是把和的「截脉」躲过去了啊!这不算是成功抵抗了一次和?难道还不该躲这一下了?”

“果然是笨狗嘛,不靠主人解说,估计这一辈子都只有在游戏部泡茶的命了。”片冈优希熟练地向须贺京太郎宣泄着中伤的话语,不过还是向他解释了场面的情况:“…厉害的根本不是小咲,是小和和啊!你看现在小咲体力还有多少。”

咲的体力…?须贺京太郎将视线转回到宫永咲的屏幕上。一屏之隔的游戏世界里,宫永咲刚刚受身逃脱原村和的控制,正在努力地进行游击。

须贺京太郎看向了她的体力栏。玩家信息界面上体力槽上有一个数字帮助玩家快速地读取体力数值。通过之前一眼扫过的图形,须贺京太郎可以肯定宫永咲的体力并不多。

——但是,那个具体的数字是…

他将注意力集中在体力栏上的数字上。

“200。”

片冈优希肯定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200。

这正是屏幕上的数值。

京太郎极短地思考了一下。

随后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他似乎是才发现这对于宫永咲而言过于严酷的形势:

“200啊…真是不凑巧。感觉不受身的话已经可以开始恢复体力了。”

“哦…?‘不凑巧’?”

“等等…!”听到片冈优希怪异的语调以后,像是突然意识到某件冲击性的事实,须贺京太郎猛地一抬头。他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对面露出深邃笑容的片冈优希:“等等。优希…你怎么知道咲的体力是多少!?”

“你真的有在问一个和你智商相符的愚蠢问题呐。”突然,片冈优希就变成了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记住每一个职业的技能,精确地统计对手的体力消耗,准确地计算体力恢复时间和速度,最后得出对手当前体力的结果。这种事情,对于清澄游戏部第一高手片冈优希来说,只不过是获得胜利的基本功而已。”

“…你不说最后一句话,我差点就信了。”

“喂,你连最亲密的战友都不相信么!”

“不是吧…”须贺京太郎的神色开始凝重起来。“你说的都是真的?…玩这个“游戏”,竟然要做到这个地步才行…不,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到…”

“假的哟。”

“喂!我说你!”

“一点情趣都没有,这样是不会有女孩子嫁给京太郎的——闭嘴,现在先听我说。刚才说的话算是部分真的吧。掌握每个职业的体力消耗方式是基本功,通过对手闪避、受身的次数和时间大概估计对手的体力也是可以做到的,甚至攻击防御状态的对手,对手由于防御消耗的体力,在有了足够的经验累积以后由个大概的概念也不难。但是,精确地计算对手的准确体力,我是做不到的。”片冈优希在须贺京太郎想再吐槽什么之前直接把话题拉入了正轨。

“‘估计’和准确计算…差距很大吗?难道准确计算很困难不是因为优希数学成绩一塌糊涂?”

“才不是啦!准确计算那种东西,并不是必要的。虽然也和麻烦的数字有关,但即使是计算能力好的人也做不到准确计算一个对手的体力。”

“那…为什么?”

“‘专心’。京太郎如果不看表,即使什么都不做,能一秒不差地正确地从一数到二十吗?”

“不…肯定会快或者慢一点吧。”

“正是如此。准确地把握时间的‘流逝’在平常都是很困难的东西,在高操作强度、瞬息万变的游戏对决里,花心神一心二用去算这个和送死没什么区别。所以,对手自然恢复的体力数值,受身惩罚消失的具体时间点,都是没有办法把握的东西。”

“唔…不对,游戏界面不是有一个计时板么?不能靠那个来计算?”

“哈,靠那个?”片冈优希露出了一副“interesting”的表情,“刚才是谁在这里一脸震惊地喊着计算体力是天方夜谭的?”

须贺京太郎尴尬地说道:“啊…我肯定是做不到的。但是,高手的话…”

片冈优希说道:“我问你,依赖计时板的话,计算一个刚受身的对手什么时候开始恢复体力,具体要怎么做?”

须贺京太郎沉思了一下:“唔…对手受身的时候先立刻看眼计时板…”

“对手都受身骑脸了,你还去看计时板而不是对手,是嫌命不够长吧?”

“啊…听起来的确很糟糕呢…所以不就是这样吗!准确计算体力这种事情完完全全没有可能的吧?”须贺京太郎苦恼地吐槽着。

片冈优希语调一转:“…嘛,像优希这么诚实可爱的孩子,刚才的话还是有一半是真的啦。优希现在还只是旁观者的身份,都不用去考虑操作角色进行对战之类的事情,但是要去注意小咲的体力也已经很困难了。不过,现在对战才刚开始不久,如果现在只是让我笼统地估计一下,相对而言还算是容易掌握啦。”

“比如说,在刚才那个时间点,我的确知道小咲几秒以前的体力是200。”

“这种事很容易掌握的吗!?”须贺京太郎仍然一头雾水,但是很快听出了一点异样:“——等等,你说‘几秒以前’?”

片冈优希在“几秒以前”知道,换句话说,就是说她在原村和用出「截脉」时,并不知道宫永咲的体力。

须贺京太郎是这么理解的。

片冈优希稍显无奈地说:“嗯。精确计算是精确计算,笼统估计是笼统估计。再说一遍,对战没开始多久,她们加起来才用了1000体力不到,我还是一个可以全力观察战局的旁观者视角。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但的确不算什么太困难的事。不过,我说的‘容易’,对京太郎来说大概也是天方夜谭的难度呢。”

“哦…所以…就是说,优希也不过如此的意思嘛!”须贺京太郎恍然大悟。

“哈…?”片冈优希痛苦地**了一声,随后目光开始向身边扫去,右手也抬了起来,像是预备着要抓住什么东西。

要糟。

须贺京太郎脑中迅速闪过这个念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完全能感觉到下一秒会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发生。

肯定有哪里说错了。

虽然感觉明明说对了。

“——等等!”

须贺京太郎慌忙喊道。

片冈优希停下了手头上的动作,却仍然维持着蓄势待发的姿态。她脸上挂着捉摸不透的玩味笑容,双眼中完全没有掩饰的杀气流露出咄咄逼人的小恶魔气场。

“给你一个说完遗言的机会~哟~”

——虽然片冈优希并没有真的把这句话从口中说出来,但是京太郎完全能够从空气中读出这个意思。

不做点什么的话,会死的。

真的会死的。

“——我、我只是说,相对于和那样的存在而言啦。只是跟和相比啦!”

须贺京太郎慌忙地弥补着犯下的过错。他了解,如果比较的对象是原村和而不是普通玩家的话,片冈优希绝对不会对“原村和比自己强”这点有任何负面的想法。一方面,片冈优希对原村和本身高强的实力推崇有加;另一方面,片冈优希看待原村和这位从初中就已结识的好友就像看待亲女儿一样。

虽然用亲女儿来比喻不一定恰当,但是任何对原村和的夸赞对于片冈优希来说等同于对她自己的夸赞。

——应该是这样的没错。

须贺京太郎看着片冈优希,不禁咽了口口水。

经验在生死面前也不一定可靠。

“…”

片冈优希沉默了一会儿。

随后,她放下了手,继续用平常的姿态自然地站着,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说道:“嗯,的确。记住每一个职业的技能,精确地统计对手的体力消耗,准确地计算体力恢复时间和速度,最后得出对手当前体力的结果。这种事情,优希我的确做不到,所有人都做不到,但是,对于小和和来说,这只是基本功的程度。——这是只有小和和才能做到的事情。”

(哈?我去,所以和是能做到的?那是什么程度啊…人形自走钟吗?)

虽然很想吐槽,但是刚刚安全下来的须贺京太郎还是识趣地闭上了嘴。

片冈优希继续说道:“小和和她在全国强者云集的中学生大会上取得优胜,又以一名区区初中生的地位在网络对战中在最顶尖的段位里引人注目。如果小和和只是‘高手’的水准,又怎么能在这个存在着‘天赋’和‘魔物’的‘游戏’里取得如此的地位?”

“你知道的,这个游戏,如果没有相当程度的‘天赋’,即使是技术最完美的顶尖选手,个人赛中可能连8强都进不去。但是,小和和她的确没有独树一帜的‘天赋’,甚至连普通的‘天赋’都不具备。她的账号从创建开始就不像其他玩家一样获得一个或好或差的‘天赋’,那么她依靠的又是什么?”

片冈优希完全没有等那只不可能回答出来的京太郎的回应,自问自答道:“‘能力’。和普通的高超技术完全不同的、套着‘数据流’外壳却有着人形外挂实质的‘能力’。日本有一些‘数据流’玩家,精于计算对手的体力损耗,技能CD这些数字的东西,来获得比一般玩家更多的情报从而取得优势。”

“媒体们把小和和总结成‘数据流玩家’,自有其道理,但也并不全对。一定要归个类什么的,‘数据流’这个标签可能是最合适的那一个,但是还是和小和和有着不小的差距。如果要我来给小和和贴一个标签来分类,我会贴上‘原村和’,或者那个公认的称号‘天才’。”

“因为,小和和她不需要计算。”

“不需要?”须贺京太郎疑惑道。

片冈优希说道:“准确来说,小和和的计算不需要代价。对她来说,计算这种对于其他人来说损耗巨大的事情不会使临场的决策变得迟缓,更不会拖累战斗中任何细枝末节的操作。要知道,这可是‘数据流’的通病。”

“但是,为什么能做到这样呢?小和和的能力的确出色,但是再出色的能力也不能使计算消耗的时间变为0。然而,刚才小和和用「朔月浮光」追击「一线天」的时候,哪怕多零点几秒思考,那个「朔月浮光」就追不上「一线天」。”

“她会在一开始,就准备好所有的可能性。是个选手,都会对一些情况做出准备。而小和和与一般玩家们的不同处在于,她比一般玩家看得更广、更远。当然,她并不会像预知未来那么恐怖从游戏开始就判断结束时的胜负,不过在这方面的能力上远超常人。有能力去提早地对一段时间后的局面进行更全面的思考,有实力去用最短的时间执行最有效的操作,短时间的交锋中立于不败之地,便是小和和最好的‘天赋’。”

“在她那只能用‘无理’来形容的反应速度、计算能力下,从来就不存在计划外的事情。”

“在连我这个旁观者都不知道的小咲体力恢复的时间点,小和和却一定能确保用受身躲避「截脉」的小咲只会剩下200体力。只释放二段的「卷云」也根本就不是什么伪装,而是小和和在小咲体力恢复之前输出的最大化。”

“明明「连刺」以后直接接「截脉」也能让小咲的体力见底,小和和却会极限地接上两段「卷云」,在小咲体力恢复前的最后零点几秒还在冒险地最大化一些无足轻重的输出。”

“只不过…对于从来没有任何计算失误的小和和来说,这种无意义的冒险在她眼里也只是稳定的收益呢。”

片冈优希缓了口气。她又看了一眼原村和的屏幕。两人的对战中,宫永咲才刚开始后退一段距离,原村和强硬地小跳+闪避突进强行躲开了迎面而来的数个技能,再次向宫永咲扑了过去。

“就像这样。”片冈优希解释道。“看见「朔月浮光」,我就能断定它能打断「一线天」;看见「截脉」,我就能断定小咲的体力只有200:看见小和和在主动地交换体力,我就能断定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一定物有所值。”

片冈优希一直在自然地和须贺京太郎交谈。他们分别立在对战双方的两侧,也就意味着对战中的双方本身也能听见这些谈话。

原村和很难受到外界影响。

但宫永咲握着操作器的手心已经不自觉地渗出细密的汗珠。

如果人生有重来的机会,宫永咲一定会先戴上一个耳机。

无论是片冈优希的话语,还是正在进行中的对局,都在显而易见地不断地给她施加着压力。

而片冈优希实际上早就注意到了这点,但并没有因为宫永咲会受到压力就特意避开话题。

倒不如说,她很想看看重压下的宫永咲会如何应对。

她根本就不是在对须贺京太郎解释这一切,而是对宫永咲。

而这些话语到底会成为压力还是助力,她并不关心…因为这取决于宫永咲自己。

原村和双手紧握长枪,枪尖前指,充斥着迫力向宫永咲疾奔而去。

「冲刺」。

在上一个小跳避开宫永咲的技能以后,原村和直接收住长枪,由一般的战斗姿态径直冲向了宫永咲。

作为不被远程职业放风筝到死的重要能力之一,近战职业都有着「冲刺」技能。战斗状态下的角色都是在持兵器的状态下较慢地移动,无论是小跳还是闪避都比普通移动要快很多。而月系枪客之所以出了名的腿短,就是缺乏着足够的像「牙月掠影」那样带有移动效果的技能“代步”。

相比较之下,「冲刺」这种基础的技能反而成为了月系枪客敏捷程度的主要来源。

而且,月系枪客的「冲刺」还和普通的「冲刺」不一样。

在冲刺一段距离以后,枪客可以用长枪施展一次判定和威力极强的「长枪冲刺」。

而此时的原村和,正是以「冲刺」的姿态向宫永咲进逼,随时可以直接施展「长枪冲刺」。

「长枪冲刺」的正面判定能力极强,甚至能正面击破一些技能;出手速度也比较快,打断另一些技能绰绰有余。

“游戏”是相对平衡的。

低消耗、高效果,与之对应的是必然的缺点。

首先,如果「长枪冲刺」刺空,技能后摇会使角色仍然会在原地待上半秒维持着姿势;

其次,进行其它操作或者受到伤害被打断的话,「冲刺」“助跑”的判定距离便不得不重新结算。

不过,宫永咲的体力状况和她的生命值一样,一如既往地糟糕。

原村和(98%):宫永咲(54%)

随着优希和京太郎耗时不少的交谈,时间实际上早就过去了许久,宫永咲也早就开始恢复体力。但是在一开始连「闪避」都不能用出的6秒内,宫永咲的逃命只能用凄惨来形容。在之后多个回合的交手中,迫于原村和的压力,宫永咲即使没有被原村和所控制,也永远出于不断交出小跳与闪避来摆脱原村和攻击的状态;于是此时的宫永咲仍然只有220体力,并且处于体力冻结期,被命中的话便完全无法受身。

失去了「一线天」,宫永咲就失去了放风筝(游击战术)最有效的手段;而在双方的追逐中,除非正面再次短兵相接一波并取得优势,她根本就没办法将体力抬到安全线以上。

这正是月系枪客这个职业所具有的“体力压制”的特征。

对于此时的宫永咲,「冲刺」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而且,对于片冈优希和须贺京太郎来说,根本不需要“看起来”——既然是原村和做出的决定,那就意味着这个时候的「冲刺」必然有效。

而即使是刚刚见到原村和的宫永咲,也已经感觉到了些对手完美潇洒的意味。

——原村和的操作,一定是有意义的。

宫永咲不得不慎重地对待这个「冲刺」。

对她来说,这个「冲刺」的确有些难以应付。

尽管这种径直冲向自己直线突进的技能往往都是普攻技能「冲击波」的活靶子,但是「冲刺」状态下的角色是免疫「击退」效果的。

必须要有更加强硬的判定的技能。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天祥吖点评:

第一次给一本书写书评,看了不少小说,但是,作者二条恭一写的《天才竞技少女》这本书像一股清流,超甜但又很细致,人物感情刻画都很真实,是一本看了停不下来的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