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极品豪婿

极品豪婿

作者:饮马三江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9-07 13:52:23

《极品豪婿》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一众人对着陈啸南指指点点,哈哈大笑的样子就像是他们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为首和陈啸南打赌的年轻人叫董天利,他满脸鄙夷的说道:“我说姑爷,咱没钱别装逼,装逼被雷劈!”“好好当你的上门女婿,出来装逼,只能丢人现眼!”“是嘛?”陈啸南冷笑一声,说道:“还没开始,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输?”董天利哈哈大笑道:“装,你继续装!”南心萌抿紧嘴唇,说道:“姐夫,要不算了吧。”
展开全部

信我一次!

南心萌的疑问让薛宝珠夫妇哑口无言,只能不约而同的朝着陈啸南看去。

两个女儿不知道内情,南书杭和薛宝珠夫妇却知道陈啸南的身份!更重要的是,陈啸南可是特意嘱咐过,不能把他的身份透露给任何人!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啊!”陈啸南笑眯眯的说道:“小萌,鸡腿好吃吧?”

南心萌笑眯眯的说道:“好吃!”

她吮着手指,开心的说道:“我早就说过嘛!都是一家人,管他什么是不是倒插门呢!爸,妈,你们总算是想明白了!”

南书杭和薛宝珠忍不住露出苦笑,想起小萌以前说过的那些话,他们不由得感到老脸通红!

陈啸南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就岔开话题说道:“心悦今天的状态怎么样?”

南心萌叹了口气,小脸上有些哀伤:“别提了,疼醒了两次。我问过医院,这次手术的费用不小呢!而且必须要找个好医生才行!”

陈啸南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南心萌的肩膀,宽慰道:“放心,我有办法能解决。”

南心萌回过头,诧异的看着陈啸南问道:“姐夫,你成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你能怎么解决?”

“……”

陈啸南满头黑线,到了南心萌的嘴巴里,他都成了大家闺秀了!

“姐夫,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是说……”

陈啸南摆了摆手,笑道:“没关系!不用解释!姐夫认识一个非常不错的朋友,他帮忙找了全国最好的医生陶青云。”

南心萌激动的拉住陈啸南,兴奋地问道:“姐夫,你说的是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吧?”

就算是再不看新闻的人,也都知道“鬼刀手”陶青云,是华夏著名的妇科手术医师!在他主刀的案例中,没有任何失败的记录!

“姐夫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姐夫什么时候骗过你?”陈啸南打趣着说道。

南心萌抿了抿红唇,娇笑道:“姐夫!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啦!”

陈啸南笑了笑,然后转身对南书杭说道:“爸,我有点儿事情想和你说一下。”

南书杭点头,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病房。

“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秘啊!该不会是藏了私房钱吧?”南心萌垫着脚,朝着陈啸南二人的方向看去。

薛宝珠拉住南心萌,说道:“不去管他们了!小萌,一会儿你吃过饭,就赶紧回学校,不要耽误了学习知道不知道?”

“安啦!又要来老一套啦!吃过饭我就走!”南心萌极不情愿的说道。

病房外。

“陈少,叫我出来做什么?”南书杭的表情很不自然,跟在陈啸南的身边,就连脊柱都有些自然弯曲。

陈啸南苦笑:“爸,你还叫我啸南就可以啦!干嘛搞得那么生分?”

南书杭搓了搓手,笑容有些尴尬:“这不太好吧?”

“哪有什么的?”陈啸南理所当然的说道:“我和心悦是夫妻,您是我的长辈啊!我们是一家人,没必要这么拘谨吧?”

南书杭呼了口气,果然和薛宝珠说的一样,陈啸南并没有什么大架子。他还有些担心,陈啸南现在身份曝光,会对自己颐指气使……

毕竟,三年来南书杭和薛宝珠也并没有对陈啸南有过什么好脸色!

“啸南,叫我出来什么事?”南书杭松了口气,语气也自然了不少。

“今天南震天去家里面找过心悦。”

“他来干什么?”南书杭诧异的说道:“平时南震天都是眼高于顶,根本不屑于和我们家来往啊!家族会议上的时候,也没少针对咱们家!”

陈啸南点点头,南书杭说的事情他都了然于胸。

“还不是为了那块儿地皮的开发?现在心悦病了,老太太急需找一个人来顶替心悦。这个功劳,自然也就落在了南震天的头上!”

陈啸南摸着下巴,说道:“只不过南家除了心悦之外,没有人知道事情进展到什么程度。所以,南震天出现,一定是为了把心悦的工作接过去。”

“那这件事情你想怎么办?”南书杭觉得陈啸南和自己说这些,应该是有了什么对策。

陈啸南说道:“绝对不能把工作交接出去!这是心悦在南家集团翻身的好机会!”

南书杭苦笑,摊开手说道:“啸南,我也知道这是个好机会!但是老太太那边恐怕不好交代啊!万一……万一他们来硬的,恐怕我们应付不来啊!”

南书杭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南家老太太性格强势。一旦知道南心悦忤逆她的意思,恐怕会直接让南心悦收拾东西滚蛋!那样的结果恐怕不是南心悦能够接受的!

陈啸南笑了起来,信心满满的说道:“爸,这一点你就放心吧!我敢保证,没有任何人能够动摇心悦的地位!只不过现在,我想让他们还心悦一个公道。南家的那些人,他们欠心悦一个道歉!”

南书杭自然不怀疑陈啸南的能力,这件事情有他出面去做,一定不会出大差错。

“那需要我做些什么?”

“我今天教训了南震天,又让他颜面扫地,以南震天的性格,您觉得他会怎么做?”陈啸南笑眯眯的反问道。

南书杭眉头微蹙,说道:“以我对他的了解来看,南震天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跑到医院来大吵大闹!”

“没错!您和我妈需要做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的让南震天滚蛋!并且告诉他,要让南家老太出面,这事儿才有的谈!”陈啸南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那啸南你……”南书杭有些犹豫,如果陈啸南不在医院的话,他还多少觉得没有底气!

毕竟,被南家老太压制的久了,就连反抗都觉得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我还有点其他的事情。不过,爸,你放心,有我在一切都没问题!”陈啸南笑呵呵的说道。

两个人重新回到病房,此刻南心悦已经醒来,正在吃陈啸南专门准备的燕窝汤。

“心悦醒啦?”陈啸南兴冲冲的走了过去,坐在南心悦的床边。

南心悦的表情就冷淡多了,她放下燕窝汤,淡淡的说道:“我要出院。”

“出院?”陈啸南笑道:“心悦,你别开玩笑了!你现在的身体状况……”

“闭嘴!”南心悦冷冷的呵斥道。

一旁的薛宝珠吓得心脏都快出来了,想要给南心悦使眼色,又担心被陈啸南发现。只能坐立不安的站在一旁,两只手死死地捏在一起。

这个心悦啊!可是真不懂事儿!要是惹恼了陈啸南,他提出离婚怎么办?这么好的金龟婿,她可不希望失去啊!

“我必须要出院!”南心悦固执的说道:“如果我不出院的话,刚刚谈下的生意就要落到别人手里了!这可是我翻身的唯一机会!所以,你们谁也别劝我!”

南心悦不傻,她也知道这次机会的重要性!她不希望一辈子都在南家抬不起头,更不希望一辈子都活得寄人篱下!

陈啸南两只手放在南心悦的肩膀上,南心悦身体像是过电般颤抖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却发现自己的肩膀被陈啸南死死握住!

陈啸南看着南心悦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心悦!你现在绝对不能出院!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你放心,事情交给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交给你?”南心悦冷笑,她眯起眼睛,一副很忒不成钢的样子。

“你知道在我和何天仁走的时候,我多么希望你的态度再强硬一些吗?”

“你知道我多么希望你能够不顾一切吗?”

“你知道我多么无助吗?”

南心悦的致命三连问,让陈啸南在一次红了眼眶。他强忍着泪水,他知道南心悦承受的太多!可是他又不希望把自己的身份一股脑的抛出来,他生怕南心悦无法接受!

“心悦,你说的我都懂!”陈啸南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说道:“但是你相信我!以后只要有我在,任何人都不会伤害你!给我一次机会,这一次就听我的,好嘛?”

南心悦错愕了,她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坚定,就仿佛是不容置疑,高高在上的君王般的强势!

自己真的能相信他嘛?

南心悦开始动摇,一瞬间想到了那个说敢为了自己玩儿命的陈啸南!

信他一次?

就像是在面对董天明时候那样?

“心悦啊!你就听啸南的话!你的身体要紧啊!”南书杭赶紧从一旁劝道。

“就是!你爸说的没错!心悦,听话!”薛宝珠也敢忙附和。

南心萌也说道:“对啊!姐,姐夫都这么说了,你就给他一次机会嘛!再怎么说,姐夫也是个男人,不会言而无信的嘛!”

“好。”南心悦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那我就给他一次机会!如果事情办砸了……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陈啸南见南心悦答应下来,心情豁然开朗。临走的时候,南心萌非要缠着陈啸南,让陈啸南送她去上学。

陈啸南无奈,只能骑着电瓶车,载着南心萌,朝着学校的方向出发!

抬起头生活

路上。

南心萌的两只小手极其不安分的放在陈啸南的腰上,弄的陈啸南一阵心猿意马。几次三番的告诉自己,那是小姨子,绝对不能有非分之想!

可是又有个声音告诉他,小姨子是姐夫的一半嘛!

陈啸南在煎熬中挣扎着,在犹豫中徘徊着。

终于!

陈啸南忍不住了!

“我说小萌,你能别掐我了吗?”陈啸南翻着白眼儿,没好气的说道。

“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好歹我送你上学,你总不能掐我一路吧?”

陈啸南有点儿委屈,都说别人的小姨子温柔甜美。怎么自己的小姨子就暗暗使坏呢?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南心萌坏笑了一声,嘟着红唇说道:“呐,让我不掐你也不是不可以呀!但是你必须坦白从宽!”

陈啸南撇撇嘴,有些不满的说道:“要坦白啥?你也是知道的,姐夫没有小秘密!”

“我呸呀!”南心萌用力的在陈啸南腰间的软肉捏了一把,然后说道:“还说你没有小秘密?快告诉我,你是怎么搞定我爸妈的?”

“在我的印象里,他们可是对你痛恶之极啊!以前成天把没出息啊、废物啊、这些话挂在嘴边,今天怎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

陈啸南顿时满头黑线,心说这妞真是情商低,哪壶不开提哪壶!算了算了,谁让小姨子是姐夫的一半儿呢?不和她一般见识了!

“可能是被我的善良所感动吧。”陈啸南笑呵呵的回答道。

其实他心里明白,要不是因为陈家大少的身份。恐怕自己就是个一辈子抬不起头的上门女婿,一辈子让人瞧不起,一辈子让人戳着脊梁骨生活!

陈啸南也有些唏嘘,不得不感叹……有钱真好!

南心萌撇撇嘴,说道:“我信你个鬼哦!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南心萌歪着小脑袋,模样俏皮可爱:“不过话说回来了,一家人能和睦相处也不错啊!我就觉得姐夫你不是一无是处的嘛!至少做饭很好吃呀!而且对姐姐也很包容,我要是以后能找个这样的老公也不错!”

陈啸南心里咯噔一声,小姨子该不会爱上自己了吧?

呸呸呸!

胡思乱想什么呢?

陈啸南暗暗地鄙视自己,然后笑着说道:“你再找个像姐夫一样的,爸妈恐怕要疯掉啊!废物一个就够啦,再多一个就不好了!”

南心萌挑着眉头,笑眯眯的说道:“才不是呢!我倒是觉得姐夫不像是个废物啊!刚才你看姐姐时候的眼神,哇塞,满满的爱意哦!这样的男人,恐怕不好找呢!”

陈啸南笑了笑,没在接下去,而是把电瓶车停在距离学校不远处的一颗树下面。

“你到了,前面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往前面走一段吧。”陈啸南笑呵呵的说道。他已经习惯了生活在暗处,从来不出现在阳光下。

因为赘婿的身份十分敏感,以至于走到哪里都成为别人嘲笑的对象。陈啸南自己不在意思,但是不得不考虑身边人的感受。

赘婿,会连累到身边人,都一起被嘲讽的!

南心悦,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哎呀,姐夫!怕什么的!反正我认定你是我姐夫,管别人怎么说呢!”南心萌拉着陈啸南,强行朝着学校大门口走去。

“这样不太好吧。”陈啸南抗拒道。他实在是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南心萌气鼓鼓的说道:“那有什么的?反正你是我姐夫,谁要是敢说你一句,看我不撕烂了他的嘴巴!”

南心萌小魔王的气势全开,拉着陈啸南就往学校门口走。陈啸南满嘴的苦笑,但是心里还是感到温暖。

南心萌应该是唯一一个,不介意自己赘婿身份,愿意和自己相处的人了!

就在两个人拉拉扯扯的时候,旁边有一群人经过。

“哟,这不是南心萌嘛?”

“是啊,什么时候找了个大叔做男朋友?”

“哈哈!还以为是个有钱人,想不到大叔穿的这么朴素!”

“你懂什么?人家这是缺少父爱!”

几个人对着南心萌和陈啸南指指点点,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可这话落在陈啸南的耳朵里,立刻变得格外刺耳。

他停住脚步,眼神冰冷的注视着几个学生。

“你刚才说什么?”他盯住其中一个学生,语气格外冰冷。

那人哈哈大笑,奚落道:“我说南心萌缺少父爱啊!怎么了?你想英雄救美啊?我靠,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脑子不是坏掉了吧?”

哈哈哈!

周围的几个人放声大笑,丝毫不把陈啸南放在眼里。

“穷大叔,没钱就别学别人把妹。”

“谁说不是啊!把妹就不要怕人嫌弃!”

陈啸南眯起眼睛,冷冷的反问道:“你说谁没钱?”

“当然是你啊!大叔!”

“看你穿着一身的山寨货,看着就够寒酸的!”

陈啸南气急反笑,说道:“你们还真是狗眼看人低啊!”

他倒不是非要和几个学生斗气,只是刚刚他们嘲讽南心萌的话,让陈啸南感到了格外不爽!南心萌那么善良的女孩子,怎么可以被这么恶毒的语言攻击?

“哟呵?你还来脾气了?”

“你这意思是你很有钱咯?”

“穷大叔,旁边就是百达购物商场,敢不敢和我们拼一下?”

“就是就是!‘血拼一下’敢不敢?”

陈啸南挑起眉头,冷笑道:“这有什么的?要是你们输了,集体跪下给南心萌道歉!”

“行!你要是输了,就跪地上叫爸爸!”

“没问题!”陈啸南自信满满的说道。

为了保护南心萌,别说是“血拼”了,就算是直接买下百达购物商场又算得了什么?善良的女孩子,就应该被保护!

“姐夫,算啦!”南心萌从背后悄悄地拉了拉陈啸南的衣服,“这几个人都是家世不凡,零花钱很多呢!”

别看南心萌在家里耀武扬威,实际上在同学面前,因为家世不好,总是有些自卑心态!更可怕的是,南心萌所在的学校,也算得上是花城鼎鼎有名的贵族学校之一。虽然收集容纳的都是些二流世家的子弟,但是和他们比起来,南心萌的家世根本不值一提!

“啥?姐夫?”

“哎呦我去!原来是陈啸南啊!花城第一赘婿!”

“对对对!我听说过他,想不到今天见到活得了!”

“就这个废物还敢和我们叫板?我的天啊,兄弟姐妹们,咱们给他上一课!”

一众人对着陈啸南指指点点,哈哈大笑的样子就像是他们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

为首和陈啸南打赌的年轻人叫董天利,他满脸鄙夷的说道:“我说姑爷,咱没钱别装逼,装逼被雷劈!”

“好好当你的上门女婿,出来装逼,只能丢人现眼!”

“是嘛?”陈啸南冷笑一声,说道:“还没开始,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输?”

董天利哈哈大笑道:“装,你继续装!”

南心萌抿紧嘴唇,说道:“姐夫,要不算了吧。”

“为什么算了?”陈啸南反问。

“我们斗不过他们的。”南心萌低着头,小声说道。

陈啸南叹了口气,看着南心萌委屈的样子有些心疼。

“小萌,你记住,无论我们家世如何,身份如何,但是在别人面前,我们必须要抬头挺胸,必须要硬气的生活!”陈啸南拍了拍南心萌的肩膀,鼓励道。

董天利呸了一声,骂道:“你一个废婿,还给人家讲人生哲学?我看你是脑子有病吧?傻逼!”

“我再给你个机会,现在跪地上叫两声好爸爸,咱们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

陈啸南一扭头,冰冷的眼神吓了董天利一跳。

“你要干啥?我警告你,你敢动我一根手指,我就让你牢底坐穿!”董天利色厉内荏的说道。

陈啸南忽然展颜一笑,说道:“废物!”

“你说什么?”董天利立刻火冒三丈。被花城第一废婿说是废物,让他以后脸往哪儿放?

“走!进商场!”董天利气冲冲的大手一挥,一众人浩浩荡荡的往商场里走。

陈啸南深吸一口气,淡淡道:“我敢保证,你会哭着出来!”

董天利根本没把陈啸南的话放在心上,只当是陈啸南在吹牛逼。他已经打定主意,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让陈啸南跪在地上叫爸爸!

“姐夫,我们快走吧,不然你真要叫爸爸啦!”南心萌吐了吐舌头,有些担忧的说道。

陈啸南笑了笑,说道:小萌,记住我说的话,家世不代表一切。今天姐夫就帮你给他们上一课!以后你也要在他们面前,抬起头来生活!

陈啸南知道,如果今天自己灰溜溜的走掉,原本小萌就自卑的心态,一定会更加严重。很容易会成为被欺凌的对象,自己既然决定要保护这个女孩子,就一定要把事情做到完美!

他走到一旁,摸出电话,拨通了孔杰的手机。

“十分钟内,收购百达购物商场,并且一件商品也不许向除了我以外的人出售!”

你想玩。

那我就陪你玩儿!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志鸽呀点评:

作者饮马三江大大,我一直在支持你的书,很好,尤其是人物沈[刻画,写得非常好,还有自创诗句,搞笑幽默,我会一直支持你的!直到永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