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凌少溺宠心尖妻

凌少溺宠心尖妻

作者:仲雨柔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2-23 13:22:57

仲雨柔的书《凌少溺宠心尖妻》主要讲述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到底安的什么心!”洛湘湘来不及继续思考,因为那双手开始收紧,她已经无法喘息。“唔……没……”洛湘湘吃痛,也来不及再去顾着找被子来遮掩自己的身体,只能奋力挣扎着,不住拍打掐着自己脖子的那双铁手。就在洛湘湘以为自己快要被活活掐死的时候,那双手却突然松开了力道,迅速撤回。洛湘湘被这突如其来灌入肺部的大量空气呛的剧烈咳嗽了起来,她咳嗽着不住拍打自己的胸口,甚至忍不住弯下了身子,拱成虾米状态。
展开全部

1-不夜城

华灯初上,这座不夜城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洛湘湘躺在酒店柔软宽阔的大床上睡得正沉,只觉得耳畔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

“啪!”伴随着声音而来的还有脸上如同火烧一般辣乎乎的疼痛感,洛湘湘迷茫的睁开了双眼,好久都对不上焦距,搞不清眼前状况。

她只见自己身无寸缕,全身布满了青青紫紫的吻痕和淤青,雪白娇嫩的肌肤正彻彻底底的暴露在空气中,带着一丝丝寒意。

“啊!——”洛湘湘尖叫,迅速扯过身边的薄被,试图遮住自己的身体。视线一挪,就看到身畔跟自己状况几乎一样,同样是身无寸缕的男人躯体。

匆匆一瞥,也能感受到那男人完美的身材,白皙皮肤下附着的薄薄一层肌肉恰到好处。

可是洛湘湘却无暇再仔细看,因为一双修长有力的手指恶魔一般爬上她的脖颈,十指收紧,恶狠狠的掐住了洛湘湘的脖子,并未用上全部力气,但是也让洛湘湘呼吸一窒,僵硬着脖子无法再去追究男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洛湘湘满脑子浆糊一般,瞬间懵圈。她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思绪昏昏沉沉的。下意识去掰脖子上的手。

“说,你是谁派来的!”低沉磁性的男人声音响起,带着满满的怒意。

什么谁派来的?洛湘湘满脑子问号,根本无法思考,还未等问出口,只听男人又道:“谁给你的胆子,算计到我的头上来了!”

洛湘湘睁大了眼睛努力地回忆睡着前的状况……

她好像……是来参加唐叔叔的生日晚宴,宴会上名流聚集,觥筹交错,她也曾频频出席这种晚宴,只是以她目前这样的身份……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到底安的什么心!”

洛湘湘来不及继续思考,因为那双手开始收紧,她已经无法喘息。

“唔……没……”洛湘湘吃痛,也来不及再去顾着找被子来遮掩自己的身体,只能奋力挣扎着,不住拍打掐着自己脖子的那双铁手。

就在洛湘湘以为自己快要被活活掐死的时候,那双手却突然松开了力道,迅速撤回。

洛湘湘被这突如其来灌入肺部的大量空气呛的剧烈咳嗽了起来,她咳嗽着不住拍打自己的胸口,甚至忍不住弯下了身子,拱成虾米状态。

“咳咳……我没有……”

还未等洛湘湘彻底缓过来,蓦地自己尖巧的下巴却又被迅速地捏住,下颌被那修长有力的手指抬了起来,对上了一双冰冷魅惑的男人眼眸,那双眼睛深邃的像是一汪深潭,深不见底。

同时面前这个全身不着丝缕的男人,洛湘湘也终于看清了他的脸,简直完美的堪称鬼斧神工一般的五官和线条,处处都是造物主的精雕细琢。

绕是当前这样危险的情况,洛湘湘眼中的惊艳之色也是不由得一闪而过。

男人捕捉到了洛湘湘的眼神,忍不住厌恶的冷哼一声。

“哼!我警告你,今天的事情最好你最好把嘴巴给我闭的严严实实,不许透露出去半个字!”

“你不要以为跟我发生了关系,就能肆无忌惮!这并不能改变什么!你要是敢说出去,你这条命也不用要了!”

说罢甩开洛湘湘,转身大步去了浴室,随着剧烈的摔门声音,紧接着哗啦啦的水流声响起来。

洛湘湘呆呆的躺在狼藉遍布的床上,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她环视了一周房间内的状况,只见这酒店内部装饰奢华,无处不透着华丽富贵之像。

只是现在满床满地的狼藉,从套间门口开始便是撕扯了扔的满地的衣服,女士的晚礼服混杂着男士的西装,一件件扔的到处都是。

回头看到自己所在的大床,床单被褥更是缠作一团,乱七八糟,更不要提空气中飘散着浓郁的麝香气息,无一不昭示着二人究竟有多么疯狂。

洛湘湘眼神涣散地躺在床上,脑子里乱糟糟的。

忽听洗漱间里平静的水流声夹杂着巨大的镜子破碎声传来,“砰”的一声巨响。洛湘湘身子一颤。

抬眼看到已经匆匆洗漱好的男人毫不避嫌地走了出来,手指还带着丝丝血迹,地上的衣服已经凌乱不堪,男人似乎十分嫌弃,最后还是捡起来穿上了。

临走之前还不忘警告洛湘湘:“记住我的话!”

伴随着巨大的摔门声,震的洛湘湘浑身一抖,思绪依旧混乱不堪。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星辰夜总会。

凌英韶紧皱着眉头,满脸的不爽之色几乎要溢出来,匆匆从门口走过,哪知恰好撞上了刚刚出来的齐嘉彦,两个人面对面几乎撞了个满怀。

“哎哟喂,凌哥你干嘛走那么快,可给我撞死了,五脏六腑都撞出来了!”齐嘉彦夸张的大喊。

凌英韶早就知道他的德行,加上心情阴郁,一言不发就要往里走,突然被齐嘉彦拉住了胳膊。

“凌……凌哥,你破身了?”齐嘉彦带着几分八卦几分好奇几分震惊的问道。

凌英韶身上的凌乱实在太过明显,寻常低调的古龙水气味早已被女士香水的味道彻底遮盖,还透着一股暧昧的气息——身经百战的齐嘉彦自然知道那是怎样的味道。

见到凌英韶阴郁着脸色不肯回答,齐嘉彦已经确定了大半。

“哟哟哟,这是哪家的绝色美人,能让凌哥动了凡心啊?这么多年我都快以为你喜欢男人了,没想到啊……”

凌家兄弟二人,并称凌家双杰,同样是俊朗非凡、年少有为,爱慕者能排一条街。但是凌英霆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整日混迹红尘中,身边莺莺燕燕不在少数。而凌英韶却是不近女色,向来不为所动,甚至周边好多人都会猜测凌英韶是否是取向不同寻常。

“够了!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被齐嘉彦这么一调侃,凌英韶又回忆起不堪回首的一晚,那个心怀叵测的女人,最好不要再让他见到她,不然要她好看!

凌英韶心头火气大涨,不由分说推开齐嘉彦大步离开。

“凌哥别走啊,你给我讲讲细节嘛!”齐嘉彦八卦地追了上去。

2-手撕闺蜜

洛湘湘又窝在床上待了半响,等到思绪渐渐的都恢复了,脑袋的眩晕也不再那么明显了以后,才尝试着缓缓起身。

宿醉加上彻夜疯狂之后的不适太过明显,她也顾不得房间凌乱的像是被抢劫过了一般,捡起几件衣服也进了浴室,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

她明明记得她是受闺蜜唐颂的邀请,前来参加唐叔叔的生日宴会。唐叔叔也算的上是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一场生日宴会做的像是颁奖晚会一般,人多且杂,洛湘湘家经了那样的变故,早已大不如前,她也无心去应酬,只跟唐颂说了几句话。

然后……然后……

后面的事情就记不清了,洛湘湘懊恼的砸了砸自己的脑袋,放弃了回忆。地上的衣服还是昨晚的晚礼服和高跟鞋,她只好重新套上那件衣服,打开门,准备先回家。

哪知门刚一打开,就看到她的好闺蜜唐颂笑盈盈的站在门口,正准备敲门,而她身边的那个男人竟然是——

林鹤轩!

唐颂挽着林鹤轩的胳膊,甚至亲密地将脸贴在他的肩头,神色之中带了几分得意之感,带着胜利者的姿态看着洛湘湘。而林鹤轩面色冷峻,跟洛湘湘见面仿佛看到了什么让他恶心的东西一般,他兀自撇开头不肯看她。

洛湘湘心中充满了震惊、愤怒、伤心、失望……不知道多少种负面的情绪一股脑儿的压了下来,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睁大了眼睛。

唐颂似乎很满意洛湘湘此刻震惊的表情,她越过了洛湘湘的肩膀看到房间内一片狼藉和疯狂,欣喜莫名,但是故作惋惜和遗憾的说道:“湘湘,我是邀请你前来参加我父亲的生日宴会的,你怎么……你为什么非要做这样的事情呢?”

说罢,唐颂又假惺惺的看了林鹤轩一眼,才又补充道:“不管如何,你也该考虑下鹤轩的感受,他一直对你念念不忘……就算你早就已经不爱他了,爱上了别的男人,那你为什么不能忍一下呢?你知道你对我们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吗?枉我这么久的时间里,一直都对你那么掏心掏肺的好!”

言下之意,似乎这一切都是因为洛湘湘生性放.荡,自私又不考虑他人感受,辜负了闺蜜和男友的种种心意,才会作出这样的事情!

林鹤轩不耐烦的看了洛湘湘一眼,开口,早已不是往日的温柔:“你跟这种爱慕虚荣又放.荡的贱人有什么好说的?浪费口舌!”

“鹤轩……”唐颂撒娇摇了摇林鹤轩的手臂,“你不要这样嘛!就算她人品有问题背叛了你,但是总归也是我情不自禁的爱上你,我对她还是有些愧疚的。”

“哎……颂颂,你怎么这样善良啊?”

看着面前的唐颂和林鹤轩几乎要忘情的当着她的面就开始眉来眼去,洛湘湘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脏话。

他妈的,一个是自己多年来信任的什么知心话都会跟她说的闺蜜唐颂,就在昨天她还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

一个是她从高中起就开始交往的男友,说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情情爱爱的话,最终害的她家破人亡,还出轨闺蜜,现在不止连句解释和忏悔都没有,甚至还反过来骂她贱人?

想想过往时间里和林鹤轩的种种,洛湘湘此时此刻只觉得恶心至极,而就是这个她朝夕相处了多年的男友,刚刚说她是个“爱慕虚荣的贱人”?

洛湘湘气到了极致,但是最后不怒反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们两个!”洛湘湘夸张的捂着肚子蹲了下去。

原本唐颂就是故作姿态的在洛湘湘面前宣告主权的演戏,哪知道洛湘湘毫不买账,甚至还笑出声来,唐颂和林鹤轩停止了你侬我侬的姿态。

“你笑什么?”

洛湘湘夸张的由笑了几声,才支起了身子,正色道:“我笑你们两个狗男女,还真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可别再去祸害别家的老实人了。”

“爱慕虚荣、又放.荡的贱人?”洛湘湘止住了笑意,眼神冰冷的看着林鹤轩的眼睛,对方的眼神渐渐的开始躲闪,“我看这是在说你自己吧?你们两个对自己的定位还真的是准啊,哈哈哈。”

唐颂急道:“洛湘湘!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我不许你这么说鹤轩!”

说着她挥舞着刚刚在美甲店修好的花里胡哨的长指甲,便要上前去撕扯洛湘湘的衣服。洛湘湘冷眼看着面前这个相识相处了十几年,但是此刻觉得无比陌生甚至恶心的“闺蜜”,不躲不闪,左手擒住她挥过来的右手,自己反手上去就是一个清脆的耳光。

“啪——”

这一耳光,打的唐颂愣住了,林鹤轩也跟着愣住了,洛湘湘并未停手,紧接着又是第二个耳光扇在唐颂另外一半脸上,打的结结实实,红色的掌印立刻在那张妆容精致的脸上显现了出来,刚刚好对称。

“第一个耳光是教训你抢了这个渣男,第二个耳光是教训你身为闺蜜背叛我欺骗我!狗男女,祝你们白头偕老断子绝孙!”洛湘湘说完大步离开,高跟鞋踩在酒店的走廊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良久才听到远处响起了唐颂的尖叫:“我要杀了这个贱人!她竟然敢打我……呜呜……”

洛湘湘浑浑噩噩的下了楼,最终泪水终究是忍不住流了下来,她匆匆叫了个车,神情恍惚的回到家里,母亲此刻不在家,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卸了妆。

身体早就经受不住这样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打击,洛湘湘刚刚躺倒床上就沉沉的睡了过去。等到醒过来却是被母亲喊醒的。

“今天没去上班吗?快点来吃饭了。”

洛湘湘起身才发现已经到傍晚了,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她坐在化妆台前,正要涂护肤品,刚刚打开抽屉,却看到一个东西,她愣了一会儿,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半双大叔点评:

看完《凌少溺宠心尖妻》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仲雨柔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