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其它 风水禁忌

风水禁忌

主角:张少龙, 李雪琪

分类:其它

时间:2020-12-26 12:33:23

张少龙 李雪琪在《风水禁忌》里面是一波三折,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我说师父,您就我一个徒弟,我要出点啥意外,你的一身本事可就后继无人了。师父说我也就是他的徒弟,换做别人,恐怕死的会很惨。我知道,他老人家是在变相夸自己。可能不能分一分场合?我这边吓得头皮发麻,他倒好像有几分幸灾乐祸似的。师父让我老实点在家等着,他出门买了一个浴桶,和一大块儿生猪肉。回家以后烧了一大锅的水,用雄黄二两配上胡粉半斤,雷丸四两倒入浴桶,又让我赤身泡在水里。
展开全部

风水禁忌:尸斑

我赶忙跑去洗手间,在照镜子看向自己的后背时,我愣在当场,一块块尸斑仅有指甲盖的大小,脊背上全是。

师父说:“三日后,你会浑身发痒,尸斑由中轴开始扩散,骨头生蛆啃食你的骨髓,全身溃烂而死,你怕不怕?”

我彻底傻眼,自己怎么好端端长出满身的尸斑!

都什么时候了,师父还问我怕不怕?

在恍然间,我又觉得与任建强特别像。

当初摘下子母凶玉,我还以为他死了,可是,任建强并没有死。

师父敲了下我的脑壳说,让你小子在外面低调点你不听,非以为自己学点三脚猫的本事就无敌了?瞎去操心管事,要不是你师父我现在老当益壮,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说师父,您就我一个徒弟,我要出点啥意外,你的一身本事可就后继无人了。

师父说我也就是他的徒弟,换做别人,恐怕死的会很惨。

我知道,他老人家是在变相夸自己。

可能不能分一分场合?我这边吓得头皮发麻,他倒好像有几分幸灾乐祸似的。师父让我老实点在家等着,他出门买了一个浴桶,和一大块儿生猪肉。

回家以后烧了一大锅的水,用雄黄二两配上胡粉半斤,雷丸四两倒入浴桶,又让我赤身泡在水里。

在水里泡了不到五分钟,我感觉特别特别痒,那种难受是发自骨头里的,又仿佛有什么东西走于皮下。

师父皱着眉,沉声道:“好强的尸毒,还缺一份药引,徒弟,你忍着点。”

说着,师父竟然解开裤腰带!

我有点傻眼,急忙问他到底要干什么?师父说,尸毒十分顽固,童子尿是最好的药引,不整上点,我体内的尸虫除不干净!

可是。。童子。。尿!

我心想,您老人家都快六十了,还真是童子?我说师父你别这样,我也是童子,用我自己的就行,毕竟咱们肥水不流外人田。

师父仔细检查我,虽说我知道他很关心我,但被他呲尿的事儿我有点接受不了,尤其师父最近上火,尿还黄。

我凝神静气,甚至给自己加油打气吹“嘘嘘”。

终于,我的“药引”倾泻而出。

师父递给我刀,让我划破自己的掌心,我按照他的说法照做,待水面被我的鲜血染红之时,开始不断翻腾出气泡。

师父见状,将那大块儿猪肉用绳子捆好丢进鱼缸。

我当时有种虚脱感,像什么东西顺着掌心跑出去,连骨头都是酥的。

待师父拽出那枚猪肉,上面沾满了蛆虫,蠕动狰狞,呼吸间,猪肉已经被吃掉了至少三分之一。

我着实被吓了一跳。

如果猪肉换成是我。。。天啊,那可真是老惨了。

师父对我的语气责备,也很严厉,可我看的出他真的很关心我。

只不过,我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时候被暗算的?

莫非是那个风水先生?可在沟帮子的时候,他不是亲口答应已经放过我了吗?

出了浴桶,师父替我包扎好伤口,他说幸好救治及时,导致入毒不深,否则他也没有办法。

我把自己的疑惑告诉师父,师父怀疑事情另有隐情。

他脸色阴沉,问我感觉怎么样?今天休息一天,要是没什么大碍明天跟他一起去省里查清楚。

我心里窃喜,师父被江湖上称为“四爷”,一手风水玄术震古烁今,在行业里是出了名的大拿,有师父出头,我觉得自己无比牛掰。

那个时候还没有高铁,不像是现在那么方便,火车需要六个半小时,坐汽车还要四个小时。

我和师父是第二天下午折返回去的,到那儿天已经黑了。

第一时间去了事发地,任建强的家。

刚到别墅门口,师父就停了下来,他说风水有问题,而这个问题像是故意的!

阳宅风水有三要,分别门、主、灶。

大门乃是必经之路,首重大门,为气口,讲究纳气旺运。

师父说:“这个宅子不对,他的大门是往天上开的!”

事关我的生死,我急忙追问起缘由?

师父告诉我,阳宅大门朝向要房主命卦来推断,但任建强家的门与窗户的样式相符,大门分成两段,这是不吉利的事情。

接着,师父说:“一会儿你爬房顶看看,上面是不是有个门?”

我翻墙跳进去,按照师父的要求登上任东家别墅的房顶,结果,还真就看见一扇门,不过,那扇门是用水墨画出来的,不仅明暗有序,还有云雾缭绕,麒麟瑞兽穿梭云气之间。

等我把所见到的一幕告诉师父。

师父目露沉思,自言自语道:“登天至上,先过紫府,竟然有人布置紫府上天门。”

接着,师父提醒我小心点。

别墅所见风水绝不是我之前看过的那么简单。

按道家“丹经”的说法,由两眉中间,一寸为明堂,二寸为洞房,三寸为上丹田也就是紫府。

上丹田方圆一寸二分,乃是虚空一穴,藏有先天真神。

道家认为修行丹成之后,紫府就是为出神之所。

所以,师父怀疑不是有人在修仙,就是想借助紫府来开运。

我问师父,会不会与我的尸毒有关?

师父说:“不一定,还是先进去看看吧。”

不管做什么事儿,你总得有个理由,我想不明白师父的意思,好端端的到底谁要害我?

还未等我们敲开门,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一阵阵响动,几乎就是在眨眼间,地下竟然钻出密密麻麻的老鼠,黑压压的一大片,这些老鼠将我与师父二人包围,从眼神上看就知道不太友好。

眼看那些老鼠越来越近,师父脸色严峻,突然用匕首划破了手掌。

当他的鲜血滴在地上时,老鼠显然很畏惧,频频躲在了远处,但依旧将我们围在中央不散。

他拉着我退到大门近前,眼看周围那些老鼠随着月光的出现已变得躁动不安。

我想撬开任家的别墅,可他家用的是高级密码锁,哪里是那么容易打开的?

我试了几次,还是无法成功。

黑老鼠凶狠扑来的瞬间,我只能起脚开始胡乱踢,连裤脚都被咬烂了。

这时,任家的大门竟然开了。

一阵阴风卷起了漩涡,在房门外盘旋不散,那些疯狂的老鼠像遇到可怕的东西,纷纷逃窜,转眼间竟一个不剩。

借着月光,眼前竟然是一张长满烂疮的脸。

我被吓了一大跳,惊讶道:“你是任建强?”

他错开身子,缓缓道:“进来吧。”

有师父在,我也没什么好怕的。

跟着一起走进大门,我要打灯,任建强却说他惧怕阳光。

看到他恶心的模样,我也想起自己的尸毒,心里特别起气,揪着他的衣领质问:“你特么为什么要害我!”

“不是我害你,我也是被害者。”任建强很崩溃,他坐在地上,“我儿子死了,老婆疯了,自己也变得人不人鬼不鬼,都是它害的!”

“谁?”我问。

任建强不说话,他走在最前面带路,让我跟过去看看就知道了。很快,我们到了他的那间卧室,他的床很高,当任建强掀起了床垫以后,底下竟然是一口棺材。

他指着棺材,语气激动道:“你们刚刚来之前,我本打算自杀的,因为我真的受够了,每年我都会准时献祭一名罪者,我却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轮到我自己的儿子!”

风水禁忌: 财神入葬

风水既然可以养人,自然就能害人。

它更像是一把刀,有人用它切菜,有人用它去杀人,当然。。也有人用它去抢劫。

任建强就是个例子。

师父看到棺材时的脸色有些微变,对方是将主卧地面向下挖深半尺,再将棺材镶嵌于地下,上方修建床榻罩住,人睡在棺材上面。

看到棺材以后,我才知道自己之前断定的风水局有所偏差,任建强每天在棺材上睡卧休息,头顶又开了紫府天门,按照风水来讲,他是为了开运。

而那雷火压城,并不是风水师压制任建强,而是为了帮他压棺材里的人。

师父当时断定道:“以主卧立阴穴,聚四山之气,前为官,后为鬼,左为荣,右为曜。正是无官不贵,无鬼不富,无禽不荣,无曜不久,你实在是太贪心了,敢立官鬼禽曜开紫府天门,也不怕被撑死。”

我在一旁虚心听着,我们师徒两个平时在家里虽然有说有闹,可一旦涉及到专业的知识,师父对我要求很高,有时还会在事后提问,若是答不上来,免不了挨一顿棍棒。

他所言是指风水师求财求富的风水依据。

但不要忘了,除了皇帝,天底下很少有“全命”之人,往往都是发富贵不发官运,发官运无法长久。

我跟着师父走到棺材旁,仔细观察,看到青皮黑棺四周全是霉菌斑点,棺材顶端还贴着三道白色灵符。

正常我们所见到的都是黄裱纸,可这个却是白纸所画,画符所用的染料也不像道士所用的朱砂。

我刚想去碰,被师父一把揽住说:“你特么不要命了!知道这符咒是啥你就敢碰?以后要是在外面折了手艺死了,千万别说是我徒弟!”

我被师父劈头盖脸的一顿数落,心里也觉得后怕。

但我脸皮厚,也不觉得怎么样,抓住机会问他老人家这是什么东西。

师父轻哼道:“我以前怎么教你的,做事情要谋后而动,三思再行,白纸黑符,这是古法请鬼咒,符纸所用染料皆为祭炼过的阴物。”

接着,师父给我指了指符咒的画法,他说这种符咒多采用男精女液为染料,再以猫血勾符文,特别伤人气运。在符咒旁还用篆体字写着一段咒语,“天钱星,地钱星,吾今转换阴阳贵人星,敕招幽冥。”

按照师父的意思,别墅整体的风水局被定下了官鬼禽曜,可任建强的命里承受不住这些富贵。

所以,风水师让他躺在棺材上,借用棺材底下那个人的命格来坐享富贵,这么做与传统风水中的“筑生基”很像。

可为什么好端端贴三道招鬼符,莫非棺材里面关着的并不是人?

还有我身上沾上的尸毒,到底是什么时候种下的?

毕竟,除了半死不活的任建强以外,也没别人啊。

等我把所有的疑惑与师父一一讲明,师父他老人家指着棺材说:“别急,答案就在这里!”

感觉出棺材散发的阵阵阴寒,虽说床底下全是霉菌,但我感觉眼前的棺材里面装的是一大坨冰块儿,要不然怎会这么凉啊。

我问任建强棺材里面是什么?

他支支吾吾的,有些不愿意说。

因为是屋内,天色又比较晚。

师父当天没有动手,而是围绕棺材点了七盏油灯,并将五雷番天印放在棺材板上。

随之任建强的情绪也渐渐稳定下来,我好奇地追问起那天他被子母凶玉迫害时发生的事情,质问他到底有没有拿过不该拿的东西?

他还是只字不提,我就反复劝他,既然连死都不怕,那到底还有什么顾虑?

过了小半晌,任建强忽然哽咽,他一边抽着自己的嘴巴一边哭泣道:“都怪我鬼迷心窍,相信那风水师的话,非得养鬼旺运,结果搞得是家破人亡。”

“养鬼?”我说。

“是的!”任建强咬着牙,擦了擦泪水:“买这栋别墅是在三年前,我生意陷入低谷,损失了很多订单,就连银行的贷款都还不上,随时都要面临着破产,当时我结识了一个风水先生,他说可以帮我!”

“我已经走投无路,就算是请神弄鬼,只要能让我走出低谷,我什么都不在乎,那个风水先生赠了我这口棺材,让我把祖坟挖出来,把棺材埋进去!”

他长呼了口气,断断续续地讲起这件很可怕的事情。

风水先生说,这棺材里面装着财神,必须要好好供奉,要像是当亲祖宗一样,方可以保佑他富贵绵绵。

但是,这口棺材落在坟里的那一天,家门只会发一脉子嗣,冲害六亲。

他让任建强考虑清楚再做决定,还说风水阴宅见效极快,一旦落成,可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老任已经走投无路,他每天都会面对很多的债主,而那些人当中逼债最凶的就是那些亲戚。

甚至,有一些表亲还找到任东的父母,逼着卖房子还钱。

任东清楚记得,他早些年发迹不忘本,尽力帮衬这些亲人,短短几年的光阴,那些穷亲戚仰仗他的关系做大了买卖。

如果没有老任,他们可能还是街边小贩、食堂打工,甚至在早市摆摊。

而如今皆已开上豪华轿车,住着大房子,有的还换了新鲜的老婆。

任东越想越气,便答应风水先生的话。

他将祖宗的棺材偷偷摸摸的起出来,放入“财神爷”。

财神入葬当天,任东大哥一家三口出去旅游,开车经过一处盘山道的时候,汽车失控翻到悬崖下,无一活口。

老任说,就在那天,他工程连签两大一小,三个单子。

每一个单子成功签字的时间,与他大哥一家惨死的时辰完全相符。

凭借三个大单,任建强还了债。

随后整整一年的时间,包括老任的父母在内,六亲皆亡。

存活下来的后代子孙,都会因为种种变故导致痴傻呆蔫,而他东山再起,变成远近闻名的企业家。

春风得意时,那风水先生又找到他。

告诉任建强,他们家祖坟的风水已经吸干了,需要另谋福地,让他买了一栋别墅,并按照风水先生的旨意建造。

然而,就在棺材下葬的当天,风水师却交代财神爷需要上供祭品,有祭品才能发财旺运,否则会有反噬的风险。

老任就问,到底需要啥祭品?

风水师说:“人!但财神爷不乱杀无辜,献祭者必须是不孝之人。”

接着,他告诉老任要选五种不孝之人。

第一、酗酒聚赌,不管赡养父母。

第二、贪吝钱财,只顾老婆孩子,不赡养父母。

第三、放纵享乐欲望,让父母蒙羞之人。

第四、好勇斗狠,殃及父母。

第五、四肢懒惰,不赚钱,啃老,不管父母的生活。

每献祭一人过后,可将愿望写在黄纸上烧掉,跪拜财神爷,第二天准会实现。

每逢重大事情转折,老任都会求财神爷帮助。

过了大半年,老任身上长出了尸斑,皮肤开始出现细小的溃烂,有时觉得哪里痒,就动手挠,越挠越痒直至皮开肉绽向外钻出米粒大小的蛆虫。

老任说他害怕了,就想去求财神爷健康。

左求右求都不见好转,眼看病情越来越严重,他将心底的怒意牵连到棺材里的财神,一天夜里,竟然将棺材给撬开了,结果里面根本不是什么财神爷,而是。。。!

小说《风水禁忌》 第19章 尸斑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嘉良点评:

《风水禁忌》很好看,好多年没有看到如此佳作,作者加油,最好每天多更几章,速度,给五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