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沈少的猎爱计划

沈少的猎爱计划

作者:鸟鸟的倩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5 18:43:41

作者鸟鸟的倩的小说《沈少的猎爱计划》主要讲的是:同样心疲力竭的还有许芸,这两日单跑关系跑人脉双腿就快断了,且往往都是吃闭门羹,在娱乐圈往往锦上添花的人很多,可雪中送炭的人则少之又少,这年头谁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呢,都怕惹祸上身。 阮仪还在那各种打电话求关系的时候,许芸手里却拽着那日在导演办公室时,副导演偷偷塞给自己的那张名片,上头的联系方式赫然是那天被打伤的梁总。 似是下定决心,许芸转回房间,忍着不适拨通了对方的电话,一阵交谈后,许芸找了个借口出门,一小时后到达那梁总的病房。
展开全部

是他在背后出手

  

  阮仪这两三天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单单是被剧组开除,而是之前签约的代言黄了之后要付上高达三倍的违约金,三四个小代言加起来的违约金就高达三四百万,再加上两封律师诉讼函,阮仪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同样心疲力竭的还有许芸,这两日单跑关系跑人脉双腿就快断了,且往往都是吃闭门羹,在娱乐圈往往锦上添花的人很多,可雪中送炭的人则少之又少,这年头谁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呢,都怕惹祸上身。

  阮仪还在那各种打电话求关系的时候,许芸手里却拽着那日在导演办公室时,副导演偷偷塞给自己的那张名片,上头的联系方式赫然是那天被打伤的梁总。

  似是下定决心,许芸转回房间,忍着不适拨通了对方的电话,一阵交谈后,许芸找了个借口出门,一小时后到达那梁总的病房。

  其实梁总头上的伤并不深,简单包扎且修养两日后整个人反而圆润了一圈。

  见到许芸,梁总眼前一亮,目光贪婪的一直盯着许芸的脸颊跟身体,那日房内无意一瞥,许芸给他的印象实在深刻,就像是胸口总有跟羽毛在撩拨,且征服这类高冷的女人会更有成就感,只想着床笫之间看见她的求饶可怜。

  还没等许芸出声,梁总就鼻间喷出一声冷哼,随即双腿交叠坐在床上,许芸深呼吸一口气,才缓慢开口,而她的声音永远都像是温水煮青蛙。

  “梁总,那日的事情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这里亲自跟你道个歉。”说完之后还不忘记鞠个躬,妥妥的负荆请罪模式。

  那梁总眼底一闪而过的精明跟贪婪,早就耐不住了,伸着油腻的猪爪就抓着许芸的手揉着,一改方才那冷脸,遂笑道:“道歉可不是这么道的,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许芸心里一阵恶心,还没来得及抽回手,病房门就被人“砰”的打开,吓得那梁总顿时缩回手,才看见几个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走进来。

  “梁胜天是吧,我们是市监察局的人,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那梁总还穿着病号服,等被两个高大男人架着离开的时候还在挣扎,青天白日里就这么被从医院强制带走,独留下来的许芸还没回过神,又紧跟着接到阮仪的电话,说是剧组撤销了诉讼。

  许芸随后马不停蹄的赶回公寓,而在她打车走后,医院附近榕树下的黑色小轿车才缓缓驶开,车内男人打了个电话汇报情况:“沈总,她确实去了医院,不过应该没什么事情,监察局的人去得很快,梁胜天已经被带走了。”

  只是隔了一天时间,就在众多吃瓜群众静候小明星与经纪人下套开房的后续时,微博跟各报刊的消息居然在一夜之间悄无声息的撤下了热搜,取而代之的是某一线明星未婚怀孕的事情。

  一线明星的影响力堪比洪水猛兽,几千万的吃瓜群众有了新的瓜,都纷纷跑到该明星的微博下各种唇枪舌战。

  阮仪给圈内某娱记熟人打了半小时电话,放下电话后深深看了许芸一眼,才咬着牙说:“问清楚了,是奥杰公司在背后出手。”

  许芸不解的看着她,便听见阮仪苦笑道:“奥杰是沈十离的公司。”

  

与你无关

  

  阮仪的负面新闻看似告一段落,可影响已经造成,各大剧组的面试都将阮仪拒之门外,就连从不答应饭局应酬的许芸也不得不暂时低头。

  这天刚从香格里拉酒店的包厢出来,从未沾过酒的许芸此时面颊微红,想到方才饭局上那些谄媚调笑的导演嘴脸,以及投资商暗含深意的垂涎目光,更有甚者暗示许芸,只有她们家阮仪愿意献身上位,雪藏时间不会太久。

  在洗手间洗了一把脸,许芸回想到方才跟那些年轻的小演员坐在一起,她就跟新鲜出炉的肉包子,等着被人挑挑拣拣,卖来卖去,廉价却味道鲜美。

  今儿这场应酬还是许芸坚持要来的,阮仪劝了很久也不能让许芸放弃,对许芸来说,目前现阶段得先让阮仪有合适的资源,哪怕一点也好。

  带许芸来的人是之前阮仪拍广告认识的一个监制,见许芸出去许久未归,才忍不住走出去找人,不为别的,只因为方才某导演看上许芸。他自己也没想到许芸只是换了一身卡其风衣,将围巾跟眼镜摘下后叫人眼前一亮。

  就凭她这姿色,不进圈子当个小演员只是当经纪人,实在是可惜了。

  谈了许久,眼瞅着一个两个投资商一手环着一个小演员出门,许芸顿时脸色惨白,望向监制的目光也有些复杂。

  监制只眯着眼抽烟,机会已经给她了,能不能把握就看她自己的决定了。

  许芸只是坐着没有任何表示,监制摇着头,心里失望不已,又是个“不思进取”的傻子。

  跟着监制出来的时候,心不在焉听着导演的溜须拍马的投资商忽然脚步一顿,紧接着几个大步走至某个男人面前,言语间中不乏激动恭维:“沈总,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尚层集团的薛伟。”

  投资伸出的手定格在半空中好十几秒,沈十离并未有伸手相握的意思,显然他对此人不存在半点儿印象,又只因为平日里像这样上赶着恭迎的人实在数不胜数。

  下一秒他的目光却是穿过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轻小演员,那些明明稚嫩却敷着厚重粉底的脸颊,在那样的脸庞中唯有一张素颜未曾被污染,依旧明净犹如一尘不染的玻璃。

  跨开步子走至她的面前,完全无视身边的任何人,确实是她。

  许芸显然也没想到在这样的场合下被他遇见,眼底一闪而过的惊慌后是强撑起来的镇定自若。

  “你怎么会在这里?”沈十离眉头轻蹙,眼神中带着审问的意味,言语间更是冷得比冰霜要更凝重。

  许芸不可察觉的撇过脸,语气也极淡,就像永远没有任何波纹涟漪的死水:“谈工作。”

  “这就是你谈工作的内容,陪男人喝酒?”沈十离凌厉的目光划过那几个投资商跟导演的脸,顿时叫人感到不寒而栗,那是一种漫不经心的审视。

  “这是我的工作方式,与你无关。”许芸转身欲走,却蓦地吃了一惊,右手腕已经被沈十离狠狠的攥紧。

  近乎是粗鲁的拉扯,无视她眼底的抗议将她拉到自己怀中,就在众人眼中带离酒店。

  沈十离的司机第一次见往日里儒雅温和的老板将女人强塞进车里,只心惊肉跳的从后视镜里瞥见女人的侧脸,柔美素净的五官,有种别致的韵味,而此时那纤细的下颚却被老板紧紧的拿捏在手掌中。

  “开车。”简单的两个字将司机的魂都给召唤归位,冷汗流过双鬓,也没敢问老板去哪儿,而是按照往常的习惯直接开回公司。

  “放开我!”脸颊被他掌心虎口挤压到变形,许芸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

  沈十离凑过脸,一字一句的逼问:“为了阮仪,你不惜做到这个地步吗?”

  许芸双手扯着他的手臂,奈何越是挣扎他越是将虎口收得更紧,只是他故意报复她反抗的方式,许芸吃疼后只能放弃反抗,而面对他的质问,她依旧还是那句话:“与你无关。”

  四个字,将两人的关系分析得明明白白,无关是属于陌生人的,他于她而言早就形同陌生人,她不愿意过多的与他扯上关系。

  比起“我恨你”,“与你无关”似乎更直接而残忍,恨还存在着情,而无关则是彻底的将你从她的世界剥离,一点儿痕迹也不允许留下。

  明明当初是他选择“丢下”她,为何此时却像是她将你驱逐的。

  沈十离望着近在咫尺的容颜,那因为剧烈起伏的胸口,急促的呼吸还有扑闪的睫毛,眼底一黯,一些激烈的火光似在那一刻炸开。

  低头,薄唇准确而狠狠的攫住那粉色的唇,牙齿用力的啮咬,他用的力气很大,似要将她整个人连同灵魂都一起吞吃入腹。

  五年,两人第一次的吻,炙热却又心如刀割。

小说《沈少的猎爱计划》 第10章 是他在背后出手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和宜呀点评:

写的太精致了,超爱《沈少的猎爱计划》这个小说,作者鸟鸟的倩文笔真好,很吸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