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其它 桃花千千劫

桃花千千劫

作者:杨火火

状态:已完结 分类:其它

时间:2020-11-20 18:18:52

在《桃花千千劫》里面是一波三折,杨火火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到得厅堂,清福已悠哉悠哉的四处闲逛而回。“爷,今个儿还要去哪里呢?”“哪都不去,本王今天专心致志的看书。”良久未闻回应,抬首望向清福,清福忽道:“爷,明儿是农历六月十四,城南有个庙会,那奴才就告个假,去凑个热闹了。”“好。准你两天假,可是要早些回王府,大后天早早的来宫里侍候着,这两天就先让清骁补你的空缺。”“奴才谢谢爷了。”清福欢喜的眉开眼笑,据说他很久没有放过假了。
展开全部

藕荷杯弓

从凤鸾宫出来,玄拓直奔太央池,远远的瞧见亭中人似乎一站一坐,只有婉菁与小玉了呢。

玄卓呢?竟是与他不辞而别了!似乎他远没有他玄拓的胸怀。

至近前,只见婉菁正怔怔的望着一池碧水出神的想着什么?

“菁儿,我们回藕荷宫吧。”站了许久之后,却终不免要惊醒她,不然要何时才能回去?

婉菁悠然回神道:“澈,我们走吧。”

一前一后,两抹倒影斜入水中,有池鱼游来,扰了层层涟漪,那淡淡的水波氲开了两条长长的影子,散开在池中久久才淡去。

“菁儿,你施展轻功我们快些回藕荷宫,好不?”玄拓讨厌身后的两个跟屁虫,直想甩开他们。

“不行。除了你谁也不知道我会轻功的。”原来她还是要刻意隐瞒她的轻功,玄拓真的不懂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那好,我来。”说着长臂一揽,直接将她扛在肩上,转眼已轻掠数丈外,早已将小允子和小德子远远的抛在后面,任凭他们喊破了喉咙也不管。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她这个样子被别人看到成何体统。

“你答应我一起用轻功,我就放你下来。”玄拓煞有介事的说道。

可转眼已到了藕荷宫内,哪还有她说话回答的份,一旁的宫女全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与玄拓。

她,糗大了。

不用明天,不会超过一个时辰,整个赤澜皇宫就全都知道了。

澈啊,有时他就象个孩子。而她,仿佛多年以前就与他相识一样,直觉很久以前她似曾在哪里见过他般,却总是在快要想起的时候突然就什么都没有了。

……

夜里,宫里的人都睡熟了,玄拓听得婉菁均匀的呼吸声,心安了。悄悄的披衣而起。

不走正门,却将窗棂打开一道缝隙,轻轻的飞掠而出内室,他要避开小允子和小德子。

几个起落,转眼已至藕荷宫的书房前,正欲推窗而入,忽听得室内低低的女声:“都找了几十遍了,什么都找不到,不知道那个死女人把它藏在哪里了?”

透过窗框的缝隙,借着淡淡的月光向声源望去,正对着他的是一个蒙面的女子,而另一个背向他的,瞧那身形,却象是清凤,但那声音明明就是碧芸,他曾经听过清凤和碧芸的声音,没道理听不出来是谁啊。

“谁?”有声音从房顶传来,惊得室内的其中一个女子轻喝一声。

玄拓屏息,这里似乎越来越热闹了呢!人也越来越多了,朝着几米外的草丛一笑,继续欣赏眼前的精彩大戏。

一黑衣人从梁前跃下,警惕的向四周轻扫了一眼,似乎没有觉察到异样,轻推门而入,蓦然举起手中一物,室内的两个女子刹时惊吟出声:“属下见过火焰令主。”

“主人有令,限你们三日内拿到他要的东西,否则……”说着手掌咔嚓作响,做了一个拧断的姿势。

这人也太阴狠了吧,玄拓暗地里总结着。这火焰令主,莫不是江南第一大帮派青山派的座下堂主?难道,青山派也卷了宫内纷争?

“是。玄拓已入住藕荷宫,我们一定会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早日完成主人的命令。”

玄拓暗笑,不知是她们监视他,还是他监视她们呢?这戏未免太不好看了点,还是回去陪他的菁儿吧。

一抹邪笑挂在嘴角。轻掠几步,已至草丛中,低声道:“菁儿,不如我们一起去听戏。”

“嘘……”婉菁轻嘘着让他噤声。

又一个黑衣人出现在视野中,轻捻了窗纸,俯首向书房中望去,忽尔,回转身,转眼消失在视野中。

玄拓刚要起身追赶,却一把被婉菁按住,轻摇头。

事情似乎越来越乱,也越来越复杂了。

他记得母妃的绝笔中,只是让他一定要留住藕荷宫。在信末,淑妃画了一幅图,图中有一本书,书却是倒着放的,所以要把纸笺调个方向来看,书的正面八个大字:床前明月,杯弓剑影。末了署了日期:五一。的确,母妃自缢的那天是五月一日。

所以他便对这书房起了疑,却原来不止他一人,似乎许多人都对这书房感兴趣了呢。

远远见那个自称是火焰令主的黑衣人悄悄离开。

不久,蒙面人与清凤(亦或碧芸)两个人也走出书房消失在夜色之中。玄拓忙拉了婉菁遥遥跟了过去,其中一个竟真是进了碧芸的厢房。

轻擦了额头的汗,原来内忧外患啊,外奸有小允子和小德子,内奸还有碧芸,怪不得当初他在拿到母妃的绝笔时曾发现封好的漆上有一处划痕,难道竟真是她吗?

……

“小德子,随本王去书房取几本书。”书房早已成了所有人的目标,早已不是秘密了。索性带个别人的“托”大摇大摆的进去,不是更好。倒是清福享福了,可以不用跟班而“偷懒”去了。

进得书房,迎面一幅雪海梅花图,在漫无边际的雪海中,点点梅花盛放在枝头上,粉粉的既令人心生怜爱,又让人油然而生敬意,正是梅花不怕雪寒时。梅花一侧的雪地里洋洋洒洒草书十四字: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署名:陈宜夕。竟是淑妃的亲笔绝画。原来母妃还有这样一手丹青妙笔,怪不得曾得宣统帝盛宠多年。

画还未赏完,就听得婉菁的娇笑,“澈,这么好兴致,怎么不邀婉菁同来?”

“谁知你一大早跑到哪里去了,找不到你,我就自己过来了。菁儿,你瞧这画画得如何?”玄拓轻指着眼前的梅花。

婉菁仔细看了,朗声道:“取意和意境均是上乘,比婉菁高明多了,改天婉菁便照此临摹一幅也摆在我们王府的书房里,整日给你瞧了看。”

极自然的说完,人忽地脸红了,这“我们”也说得太顺口了吧。

玄拓拍掌大笑道:“好,就这么说定了。”

如此两人各自在书房里随意转了几转。

玄拓随手从书架上取了两本书,一本是司马迁的《史记》,一本是民间盛传的《里外》,婉菁也取了几本,着小德子拿着,两个人便悠闲的回去了。

到得厅堂,清福已悠哉悠哉的四处闲逛而回。

“爷,今个儿还要去哪里呢?”

“哪都不去,本王今天专心致志的看书。”

良久未闻回应,抬首望向清福,清福忽道:“爷,明儿是农历六月十四,城南有个庙会,那奴才就告个假,去凑个热闹了。”

“好。准你两天假,可是要早些回王府,大后天早早的来宫里侍候着,这两天就先让清骁补你的空缺。”

“奴才谢谢爷了。”清福欢喜的眉开眼笑,据说他很久没有放过假了。

玄拓与婉菁竟如转了性般,两日来,每天早早的就起得床来,先去罄宁宫问候老佛爷,再去给退了早朝的宣统帝请安,回来后,就潜心读书,仿如世外之人,怡然的过着藉荷宫的惬意生活。

十四日傍晚,用过了晚膳,玄拓突然烦燥起来,屋里屋外如热锅上的蚂蚁般走来晃去。

“清芸,我这里有一本书,是紫鹭吵了很久要看的,我还要在宫中住上些时日,那么这本书你连夜出宫交给清福,清福自然就会拿给紫鹭了。你,可曾听清楚了?”

“奴婢知道了。”

婉菁听了,将那一本《里外》递给玄拓,“澈,紫鹭妹妹可是要的这本书?”

玄拓暗笑,这小妮子还真是善解人意。

“正是。”说着从婉菁手中取过书来,随手翻开折了一页。“我上午才看到了这页,做个记号。日后回王府好接着看。”

清芸伸手取了,泰然道:“奴婢这就动身了。”转眼人已出了屋外。

玄拓静思着,忽而叫道:“小德子,清芸忘记拿腰牌了,你赶紧追了送去给她。”

小德子拎了腰牌径自追清芸去了。

如此一夜无话。

薰衣草醉

农历十五日,一大早的天上就多云,赤澜宫内一如往常,幽静中暗藏着一股冷冽的气息,或许这是不寻常的一天吧。

“澈,出去走走吧。”这样闷热的天气恰似风雨欲来时,屋子里面蒸腾的实在坐不住,索性出去走走也好。

“去看荷花吧,凤鸾宫不远处有一处池塘,池塘的荷花昨新开了好些,很是好看,一起去吧。”他心情好,索性就与他的娘子小小的约会一下,或许也可培养出感情也说不定呢。

车前草上,几抹足痕。

“澈,对不起。”婉菁想起她与玄卓,一直对玄拓心生愧意。

恍若未闻,玄拓忽指向斜前方的一处道:“菁儿,你看那里?”他不想让玄卓扰了他此刻的兴致。凡事,顺其自然就好。他一向有自知之明。

那是一大片薰衣草淡紫的花海,起风了,细致的草身轻漫起舞,忽斜忽直的摇摆,紫色的花魅惑着你向它靠近。

玄拓拉了婉菁的手风一样的奔跑,直奔那浪漫的薰衣草丛。

气喘吁吁时,双双跌倒在碧绿淡紫的诱惑中,耳畔,交织着彼此厚重的粗喘。婉菁轻轻的合了眼眸,享受那份风掠花香的迷醉感觉。

“不许逃,你是我的妻子,不是吗?”呢喃中她软软的任自己在草坝上轻颤。

此刻才不管她心在哪里,她是他的妻,他想要,她就躲不过……

丝丝的雨点落在身上,湿湿的凉意在额前,在手臂上绵延着……

“澈……”她轻吟出声。

雨势越来越大,湿了花湿了草,也湿了他与她的发,他与她的衣。

“shit!”这雨来的真不是时候,他暗骂着。

“你说什么?”这是什么意思啊,她好象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他忽地笑了,她如何听得懂这异时空的语言。

一把拽起她,“没什么!跑啊……”。

“去哪里?”她惊问,人还没有从刚刚的暖昧中醒神。

“躲雨呀,傻子。”

池塘里,雨滴倾打在嫩绿的荷叶上,仿如珠落玉盘般急澈,玄拓摘了两片大大的荷叶,一片给婉菁,一片遮在自己的头上,其实,挡得不是雨,因为人早已全身湿透,要的只是那一份心情,一份他保护她的心情而已。

终于跑到了池塘边的亭子里,小小的一隅,虽挡不住风雨湿了地板,却留了干爽的石桌石凳让人休息。

“澈,看那荷花,真美。”石凳上的她遥指着荷叶间的花朵,笑靥如花。

那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最是花中精品,粉盈盈的花瓣浓浓的道出娇艳,哪有不美之理。

“不及菁儿的美。”他真心真意。她羞红更比荷花。

愣怔间,时光似乎停止,只有水珠从发间从额前轻轻滴落。

“爷,伞来了,雨大,回吧。”清骁选了最不该到的时间来了,他——该打。

“澈,你不会伤他吧。”

“嗯?”

“那本书,我知道的。”

他深深的望进她的眸中,眼底是无尽的真诚,“为了你,我不会。”

这样的一个承诺,只柔软了她的一颗心,难道,他对她已有心了……

不会吧。她暗暗告诉自己。

阿雨的话:此章放下刀光与剑影,小小的轻松下。

阿雨再轻吼:亲们,咋不见你们的票票加收藏呢。我要,一个也不能少哟……

小说《桃花千千劫》 第18章 藕荷杯弓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元洲小仙女点评:

看完《桃花千千劫》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杨火火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