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异能 桃花深处有人家

桃花深处有人家

作者:茶茶

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0-11-10 10:09:28

茶茶的书《桃花深处有人家》主要讲述了:抬手一挥,无奈迟小小力气蛮如牛,便把那瘦小的妇人推出两米开外,那妇人岂是好惹的,被迟小小这么一推,脸马上就虎下来了,二话不说便是撸起袖子,朝着迟小小奔腾而去,便要和迟小小扭打起来。只是,那妇人还未曾近迟小小的身,便被迟小小再次出手推向更远的地方去了。那妇人便顺势跌坐在地上哭叫了起来,“哎呀,这天杀的迟小小,今天竟然敢打起我来了,大家都来评评理啊。”
展开全部

2-婶婶赵暮云

桃花心里暗自叫苦,应该是这迟小小昏迷了,我的鬼魂才趁机强占了她的身体的,这天杀的鬼魂也果真是瞎眼了狗眼了。

不挑个貌美如花,沉鱼落雁的也就罢了,如何选了这么一个丑婆娘,难道说人死了,眼光也会跟着变?

哎,如今进了这秦家,再继续待下去,若不是被自己丑死,也是被累死,这可如何是好?

不行,这里又穷酸又邋遢,她才不要在这里陪一个瘸子过一辈子呢,她要回桃花馆去。

就算是那白轩虚情假意,她再找一个不就好了嘛?总还有其他的富家公子啊。

她记得上次和她喝酒的那个黄羽就挺不错的,人长得不丑,家里有权有势。

要不是因为白轩长得英俊潇洒,兴许她现在就是黄羽的夫人了。

不管了,她得回桃花馆去,只要是找到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愿意娶她,她这一辈子便是衣食无忧的了。

没错,心里打定主意便要往外走。

刚刚走出没几步便被秦子修喊住了,“娘子,你去哪里?”

桃花怔了一下,回过头来,看着秦子修俊朗的脸,一下子又被打入了原形,心里只能暗自思忖道。

不行,我如今这副模样如何回得去桃花馆,王妈妈肯定会说我痴心妄想,把我当成疯子撵回来,去了惹人笑话,这可如何是好?

哎,现如今,也只能安心呆在秦家做好迟小小,走一步算一步了,就算是命苦了一点,但终归是有个俏郎君啊,虽然是个瘸子。

迟小小不禁泄气,罢了,暂且安心在此吧,若日后找到机会再作打算罢。

迟小小勉强打起精神坐下来,承受极大重量的木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

心中虽然烦闷的紧,但迟小小还是尽力和声和气地说道,“相公,我虽是摔了一跤,却没有傻,只是…….”

迟小小话还没有说完,房门便被一脚踢开,只见一个妇人怒气冲冲地进来,穿着麻布衣,瞧上去倒是有几分姿色,却是凶神恶煞的,只是这行为举止未免有粗俗了些。

那妇人一步并做两步便大步踏到床前,不由分说就拧住迟小小的耳朵,恶狠狠地靠着迟小小的耳朵吼道,

“迟小小,叫了你好几声,愣是不答应,莫不是昨儿个摔了一跤,今儿就想赖在床上不干活?未免想得太美了些吧。赶紧给我起来,去,给我把外面把粪浇了,去。”

妇人拉着迟小小的耳朵便想向门口走去。

迟小小莫名其妙耳朵被拧得生疼,心里本来就不甚欢喜,如今却更是不快了。

抬手一挥,无奈迟小小力气蛮如牛,便把那瘦小的妇人推出两米开外,

那妇人岂是好惹的,被迟小小这么一推,脸马上就虎下来了,二话不说便是撸起袖子,朝着迟小小奔腾而去,便要和迟小小扭打起来。

只是,那妇人还未曾近迟小小的身,便被迟小小再次出手推向更远的地方去了。

那妇人便顺势跌坐在地上哭叫了起来,“哎呀,这天杀的迟小小,今天竟然敢打起我来了,大家都来评评理啊。”

说着越发哭得大声了起来,生怕没人听见。

迟小小一肚子的怒气,想我桃花当年即便是身处青楼尚且没有人能够耐我如何,我能从花魁丫鬟爬到花魁的位置,岂是你一个小小妇人就能轻易欺负的?

若我任你妄为,岂不是折煞了我桃花的威名?推你一下算是轻的了,若换做过去,岂是推你一下便能了了的,便挑眉说道,

“莫说是我推你,你上来不由分说便扯我的耳朵,我桃花,我迟小小便是打你都不为过,如今我饶你一命,你应感恩戴德才是。”

那妇人气得脸都绿了,知道耍赖没有丝毫用处,便立马止住了哭声。

急忙从地上站起来拍拍屁股,双手叉在腰间,十足的泼妇样,凶神恶煞地说道:

“好你个迟小小,昨儿个摔了一跤,如今却是长了脾气了,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说着便要动手上来打迟小小。

迟小小早就料到这妇人不会就此罢休,便早早就做好了准备。

待那妇人再次扑上来的时候,便巧妙地擒住她的双手反扣到她腰后,轻易地控制住了她,便得意地笑了起来,

“呵呵,如今看,却是谁活的不耐烦了?是你?还是我?”

那妇人想要挣脱,迟小小便加大手的力度,扭住那妇人的双手愣是不放松。

那妇人想挣脱,却苦于双方力气的悬殊只得作罢,脸因为疼痛而变得扭曲,却只得哈腰道,

“小小,不,嫂嫂,方才皆是我的不是,你且松手。”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了起来。

迟小小又稍加力度,“嗯,我没听清,你叫我什么?方才你可是一个迟小小迟小小地叫我?如今你且说是谁的错?”

迟小小故意摆出一副茫然的神情来,等着那妇人开口。

正待那妇人要张嘴说话时,床上的秦子修便弱弱地说道“娘子,你且放手。”又转头对那妇人说,

“婶婶,你莫怪,娘子只是还未恢复过来,我且和她说几句。”说着便轻咳了起来。

迟小小愣住,刚才只顾着打架,倒是忘了秦子修还在这里。

莫不是自己方才的泼妇样被他全然瞧见了,不禁低了头,听着他咳嗽,心里难免有些过意不去。

兴许是自己气到他了也未可知,罢了罢了,如此想着便放松了手里的劲道。

那妇人见迟小小稍有松懈,便趁机从她手里挣脱,转头啐了她一口便一股烟似地了跑出去。

迟小小一转头便见那妇人连影儿都没有了,便朝着她去的方向啐了一口。

想来这妇人也是个欺软怕硬得主儿,如今见她跑了,便也做罢了。

“方才听你唤那婆娘婶婶,她便是你说的那泼妇赵暮云喽,如此,我便是她嫂嫂,她如何敢这般欺凌于我?”

秦子修脸色有些泛白,神情没有任何波澜变化,轻声道,

“我身体不便,不能够为家里做些什么,只有平日写些字画与你去卖些碎银子,你呢,平日在家也是个好吃懒做的,若不是婶婶招呼你也不曾主动去干活,如此这个家里的一概支出皆是你叔叔婶婶张罗来的,如今他们留我们一口饭吃,已是莫大的恩德,只是这婶婶偶尔会有些难缠罢了,你且忍着她些,她终究是于我们有恩的。”

秦子修说这些话时眼睛没有直视迟小小,语气透露出几分清冷。

秦子修话里虽把责任归于自己,却迟小小却体会不到丝毫的歉意,倒是责备她好吃懒做不够宽容大度?

迟小小心里苦笑,这只是有些难缠?

那妇人一上来便揪住我的头发,不由分说便要与我动手。

迟小小算是明白了,自己不仅进了一个穷窝子,这儿还是一个狼窝子呢,好在我迟小小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

若是我没遇上这事儿便是作罢了,如今叫我遇上这事儿,我如何能任由着他人欺负了去。

今日暂且作罢,只是日后,我迟小小定要你赵暮云知道我的厉害。

如此想着便坐到了床前,伸手拉起秦子修的手,有些别扭地说道,

“相公,你且宽心,从今往后,我是定不会让别人欺负我们的。”

迟小小突然成了被人的娘子,在称呼上还是有点不太习惯。

秦子修微微颤抖了一下,不动声色地收回迟小小握住的手,不可置信地看着迟小小。

以往她是有些好吃懒做,但是她是绝对不敢和弟媳叫板的,她就是有怨气的时候,也只是回到房间摔一下椅子罢了,那张缺了腿的椅子便是她的杰作。

莫不是那一摔真叫她改了性子?如此这般也好,便开口说道,

“欺不欺负什么的倒是无所谓,只是你日后也应勤快些,婶婶多说你几句也便罢了,你暂且忍忍也就过去,何须计较这么多。”

秦子修说的时候眼里的神情却一如既往的冷清。

迟小小听到秦子修这么说,心里突然有些难过,她迟小小这辈子什么苦都能吃,就是不能忍受别人的欺负。

若是有人欺负她,她必定十倍百倍地还回去,那是她活着最起码的尊严。

她打小便是个没了爹娘的,吃尽了苦头,没爹娘的孩子被众人欺负,偏偏十三岁那年又被人贩子骗去贩卖到青楼里,好在那里的头牌牡丹姐姐见她长得水灵又惹人喜爱,便和妈妈要了她来做贴身丫鬟。

如此,她才能免去了接客的命运。她为了能扬眉吐气,摆脱被人欺负的命运,憋足了劲要晚上爬,想要嫁的一个好人家,几个月前,她鬼迷心窍地欺骗了牡丹姐姐,用尽手段,爬上了头牌的位置。

如今却落得这般下场,想来,这也是报应不爽啊。

迟小小不禁叹了一口气,想要金缕衣,却得了草织鞋,自己费尽心力得来的一切就似过眼云烟。

难道真的有报应轮回这一说,可她迟小小偏偏不信命。

若她信命,她早年就该死了,又如何能当上桃花馆的花魁?

3-地下钱庄老板冷云

“相公,你我既是夫妻,今后你我便是祸福与共,我定不会任由他人欺负我们。如若婶婶做得没有半分差错,我自是不会有半分怨言,如若不是,我定不会让她半分。”

迟小小眼神里闪过一丝笃定。

她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即便是再大的苦难都再难打倒她,就是她如今的容貌让她有些灰头土脸的,心里不禁有些难过。

迟小小往身上看了一眼,这个身体不过就是胖了些,只要她注意饮食,假以时日,她相信自己能瘦下来的。

秦子修不禁一颤,眼睛直盯着迟小小,这样的迟小小他从未见过,和以往果真是大有不同了。

果真是那一摔让她转了性子?

秦子修慢慢说道,“我倒不是怕什么,只是如今你与婶婶打了一架,只是以后许是都不能安生度日了。”说着便摇头叹了一口气。

迟小小听了秦子修一番话,也不得不担忧了起来。

他说的也没有差错,如今,她要与那妇人相处,且同在一个屋檐之下,若是每日吵吵嚷嚷,日后的日子便是更难过罢。

如要日后能安生过日子,那便只有两个选择。

一是任由那赵暮云打骂不还手,二便是她用些手段把那赵暮云镇住,叫她往后见着自己便要恭恭敬敬地唤声嫂嫂。

第一种绝无可能,她迟小小不可能吃一辈子瘪,那便只有第二个法子了,只是如何能叫那赵暮云对自己温顺得花些精力了。

往后赵暮云若是与她和平相处便是好,若她还是想着欺负他们欺负,她迟小小便要让她好看。

迟小小打定了主意,便回答秦子修道,“我听你的便是。”

说来也怪,自从迟小小做了要那赵暮云好看的打算之后,往后的几日里赵暮云倒是不来找迟小小的麻烦了,只是偶尔会听到赵暮云指桑骂槐地骂她。

迟小小心里跟明镜似的,许是上次赵暮云吃了瘪之后对她不敢太放肆,唯恐自己再次吃瘪罢了。

她虽不敢在明里骂自己,但心里指定是恨她是恨得牙痒痒了,只是不能奈何自己罢了,又碍于面子不敢说与他人听。

想来,这婶嫂的恩怨算是结下了,以后她需得多加小心才是。

迟小小在秦家算是安定了下来,白天在田里和叔叔婶婶一起干活,兼之伺候公婆的日常起居,再则空闲时间拿着秦子修的字画拿到集市上买。

夜里伺候秦子修就寝后方休息,半个月下来,竟也慢慢地习惯了在秦家的日子了。

只是偶尔仍会想起以前在青楼的日子,想到牡丹姐姐和王妈妈,不知道她们好不好,也不知被她抢走花魁的牡丹如今却是如何了,终归是自己对不住她。

想来被猪油蒙了心也不过如此吧,那时的自己果真是鬼迷心窍了。日后若是有机会,她定会想方设法补偿牡丹姐姐,方不枉她当初对她的恩情。

今日迟小小早早地伺候好公婆安歇之后,回屋伺候秦子修就寝完毕,自己方才把席子被褥一概铺好放在地砖上,便直直地躺了下去。

一天的活儿下来,骨头都快散架了。

迟小小日复一日地在秦家干活,饮食也不似以前油腻,平日里也没有太大的胃口,这大半个月下来,整个人倒是消瘦了不少,不过终究还是身高体胖的。

“这几日,你辛苦了。”躺在床上的秦子修清冷的声音传来。

迟小小闻声抬头望了一眼床上的秦子修,脸色依旧苍白如纸,纤长的手指白皙光滑,眼神里总是不经意透露出一股清冷来。

长得如此俊美的男子,居然成了自己的夫君。

迟小小心里是有一点高兴的,她不否认自己是一个贪图美貌的人。

以前就是贪图白轩的美貌才丢了性命,真是死性不改啊。

不过她还是提出和秦子修分开睡觉,毕竟自己不是真正的迟小小。

如今占了她的身子和家庭就罢了,便是再厚的脸皮也不能心安理得地霸占着别人的夫君了。

秦子修身子弱,迟小小便叫他睡床,自己壮如牛,便打地铺。

她与秦子修提出的时候,明显看到了秦子修眼里的喜悦,想必秦子修不甚喜欢自己吧,虽是夫妻,听到要分开安歇心里的喜悦便那么自然地流露出来了。

平时如此冷漠的一个人却在这件事情面前露出欣喜,想来很是不喜欢自己吧,如此想着,心里便有些失落。

不过迟小小仍旧感到有些满足,因为无论如何,她迟小小也算是一个有家的人了。

孤身一人的她想要一个家很久了,这也是她愿意留下来的缘由之一,否则她是坚决不会留下来的。

这个家虽然贫穷,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但至少他们的心是不坏的。

就像赵暮云,几日下来,她发现她心眼并不坏,对公公婆婆礼数周到,只是陋习多了些,为人做事蛮横了些。

但终归,心眼不算坏。

其实,最重要的是,她除了这里还能去哪儿呢?

而秦子修是她这辈子见过最俊美的男子了,有了这样一个夫君,她还有什么好埋怨的呢,只是不知他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便忍不住问道,

“夫君,你眼中,我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秦子修怔了一下,一会儿方回过神来,说道,

“娘子,你如今勤快多了,伺候爹娘亦是心细了许多,你今日,确与以往大有不同。”声音虽透露出一股冷清,但是眼里闪过一丝欣慰。

他从未想过迟小小会问自己对她的看法,过去,迟小小是不会在意别人如何看待自己的,想吃就吃想喝便喝,甚是肆意妄为,即便是婶婶的打骂她也不甚放在心上。

平日里她倒是对自己千般万般地讨好,自己却是有些厌恶她,如今不像以前那般讨好自己,反倒自己心里却不似从前反感她了。

最近几日,她却变了一个人一样,这让他着实是意外,不仅对自己敬重了许多,不再是无谓的讨好,对长辈也孝顺了许多,可是他又哪里知道,此小小非彼小小了呢。

秦子修与迟小小说了一些过往的事,说到迟小小的时候,偶尔拿眼看一下迟小小,见她神色如常,便继续说了下去。

迟小小波澜不惊地听着,偶尔也会露出一抹微笑,许久,房间里才没了声响。

在秦家,赵暮云不仅看迟小小不顺心,看小姑子秦子洛也甚是不顺眼。

因着小姑子秦子洛整日在家无所事事,且不帮着赵暮云干活,赵暮云故是看她不顺眼,两人在家里发生不少的口角,平日里两人也针锋相对着。

秦子洛因和赵暮云不对付,赵暮云又和迟小小不对付,正所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所以秦子洛和迟小小倒是亲近些。

赵暮云和秦子洛会因为一件小事便吵得天翻地覆,而赵暮云和迟小小两人闹不快时,秦子洛便站在迟小小这边。

有时候迟小小尚未开口,秦子洛倒是先替迟小小骂起赵暮云来。

往往到最后都会演变成赵暮云和秦子洛的骂阵,而迟小小却在一旁劝解着,心里着实是累啊,哎,都怪那死去的鬼魂瞎了眼。

这不,今日中午吃晚饭时,赵暮云和秦子洛两人因为一碗汤又闹了起来,赵暮云想喝汤,秦子洛也想喝汤。

可是盆子里只剩下一碗汤,两人便争吵了起来,也不管边上还有长辈在,无奈,迟小小只得把老人扶回房间去,任由两个人吵着。

迟小小刚刚把老人安顿好,便听到外面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还有赵暮云和秦子洛的哭声。

迟小小不以为然,直到外面一声粗犷的男声大声喝道,:“这屋里还有喘气的吗?”迟小小方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

只见赵暮云和秦子洛分别被两个大汉抓住双手反扣到腰后,地上一片狼藉,桌子被打翻在地,菜和汤汁撒了一地。

另一个高个子的男子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甚是嚣张,趾高气扬的嘶吼着,“人呢,都死哪儿去了。”

迟小小连忙跑过去,冲那高个的男子怒气冲冲地说道,“你是何人,赶紧放了他两,否则我就去报官。”说着便要往外走去。

那人面容冷峻,微微一笑,给人一种威严之感,大声道,

“好啊,你去报啊,我倒是看看你们谁敢去。”说着便狠狠地用手拍了一下桌子,那种气势让人不寒而栗。

迟小小脸上很镇静,看不出丝毫的怯怕,淡定地开口说道。

“光天化日,且不说你们强闯民宅,如今你们伤了我的家人,就算是告到皇帝老儿那我也不会怕你分毫。”

男子讪笑了一下,嘴角不禁上扬,脸上竟有一丝英气,难的见到这么不怕死的,有点儿意思。

慢慢走到迟小小跟前,深邃的眼睛研究似地看着她,扬嘴笑了笑,继而从胸口拿出一张纸条,用力地拍在迟小小的脸上。

“你自己看。”说完便坐在了椅子上继续翘起了二郎腿,视线并没有离开迟小小。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安志吖点评:

看完《桃花深处有人家》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茶茶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