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霸道巨星是竹马

霸道巨星是竹马

作者:卉茕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0-12-28 11:52:03

《霸道巨星是竹马》主要说的事情,看看卉茕是怎么讲的:夜狠狠地沉寂,冰冷的病房里还在弱弱抽泣的时筱雅浅浅地闭上眼睛。靠在一个坚实的肩膀上睡去。顾逸克的手紧紧地拥住她抽动的身体,心里隐隐心疼。“逸克,出事了。”万灵溪忽的出现在身后。顾逸克轻轻皱眉,紧绷的目光扫向她。身体一动不动,生怕惊扰了怀里的人。“伯母出事了。”万惜灵将手机递到顾逸克的耳边。一个中年女人啜泣的声音伴随着呼呼的声音传来:“小克。妈妈没有出卖公司。我是被冤枉的。”
展开全部

黑暗的那一天-卉茕

广袤的一片草地上,满眼望去,尽是鲜绿,让人的心情也不免欢快起来。

“爸,已经到了,你们快停下来。”时筱雅欢快地摇着手,冲着前面还在行驶的一辆轿车。

车里的人时父用力地踩着刹车,却无济于事。车速丝毫不减半分,直直地向前面驶去。

“爸爸为什么还不停下来?”时筱雅微微皱眉,心里浮现隐隐的一丝不安。

“对呀,这时叔叔是要去干什么呀?”一路上都没有怎么说话的万惜灵也在一旁轻声地附和道。

顾逸克的眸光端详着远处的车子,渐渐地眯起来。倏地,他紧紧一颤:“不对,叔叔停不下来了。”

语毕,他立刻从万惜灵的手中拿过车钥匙,侧身快速滑进她的车里。

“爸!”时筱雅张开双腿奔了起来。

眼看着,时父的车子已经冲进了公路。倏地,一辆卡车从一端窜了出来。

“轰——”一声巨响在空气中拉开,一辆黑色的车子在空中划开一条抛物线。

“爸!”时筱雅近乎绝望的嘶吼紧随着那声巨响在空气中回荡。

一阵天旋地转,恍然一切都尘埃落定。没了半点起伏。

熙熙攘攘的过道,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还有久久不灭的急救室的灯。

时筱雅紧紧地缩成一团,蹲在急救室的门口。瘦弱的身躯不停地颤抖着,让人看着无法抵御的心疼。

“筱雅,你要不要睡一会儿。”顾逸克在她身边蹲下,手缓缓地搭在她颤抖的肩膀上,用力地捏紧。想要给予她一点安心。

时筱雅打颤着摇头:“万一待会爸妈出来了,看不到我会担心的。”很是倔强的眸光中泛出星星点点的泪花。

顾逸克强忍着眼底的酸楚,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嘭——”急救室的灯灰暗了。

时筱雅暮地站起身来,望着从里面缓缓走出的医生。立刻扑了上去:“医生,我爸妈没事吧?已经治好了对吧?”

“医生,情况怎么样?”顾逸克将时筱雅紧紧揪着医生大褂的手收了回来。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男病人送来时已经失去生命特征,女病人现在还有一些生命特征。但据我们推测…….”医生轻轻的摇晃着脑袋。

“不可能!你骗人!我妈会好的,我爸也不会死!”时初雪抓狂的击打着医生的胸脯,几近绝望地嘶吼着。

“筱雅,不要这样。阿姨还在等你呢!”任凭时筱雅张牙舞爪地咆哮着,顾逸克双手紧紧地将她固定在自己的怀里。

黄色的液体顺着柔软的管子流进床上中年女子的体内。

病床旁,时筱雅紧紧地将母亲的受攥在手里。生怕下一秒,她就会离开自己。

“筱雅,吃饭了。”顾逸克将一碗粥放在桌子上。

时筱雅像是被抽取了灵魂一般,双目失神地望着母亲苍白的脸。呢喃道:“不要,我要等妈妈醒过来,跟她一块吃。”

男人深黑的眸子微微颤动,顿了顿,“筱雅,你先陪我吃。等妈妈醒了,再陪她吃好不好?”

边上的人儿只是轻轻摇头。

顾逸克长手一伸,将时筱雅拥进怀里。“筱雅,你放心。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暮地,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从顾逸克的怀里起身,小嘴微启:“逸克,我不去美国了。”

“筱雅。”顾逸克轻声地唤着她的名字。

“爸爸生前就不愿意跟我一块去美国,现在他更不可能去了。我想留在这片土地上,陪着她。”说着,时筱雅一双澄澈的眸子渐渐满盈泪光。时父那张慈祥温和的脸浮现在她眼前,尤其是那对被岁月镌刻的眼睛。透过那双眼睛,时初雪能看到父亲对自己全部的爱。

“好,那我在这里陪着你。我也不去了。”顾逸克的声音格外的坚定。

加护病房外,一双粉拳骤然紧握。时初雪,都这样了。你居然还是要缠着他。万惜灵那对娇柔的目光转而锋利地刺向时筱雅的颤动的背影。

夜狠狠地沉寂,冰冷的病房里还在弱弱抽泣的时筱雅浅浅地闭上眼睛。靠在一个坚实的肩膀上睡去。

顾逸克的手紧紧地拥住她抽动的身体,心里隐隐心疼。

“逸克,出事了。”万灵溪忽的出现在身后。

顾逸克轻轻皱眉,紧绷的目光扫向她。身体一动不动,生怕惊扰了怀里的人。

“伯母出事了。”万惜灵将手机递到顾逸克的耳边。

一个中年女人啜泣的声音伴随着呼呼的声音传来:“小克。妈妈没有出卖公司。我是被冤枉的。”

顾逸克暮的一怔,薄唇轻启:“发生什么事情了?”

“公司资金出了一个漏洞,项目负责人是伯母。几个股东认定伯母吞了钱。”万惜灵轻声说道。

顾逸克加深了额间的褶皱,紧抿嘴唇。淡淡地说:“你爸不是i公司负责人吗?能不能让他出面。”

万惜灵的嘴角轻轻抽动,果然,他还是需要自己的。迅速调整好语态:“我爸出面召集过股东了。可是,股东根本就听不进去。”

“现在还有什么办法?”这一刻,顾逸克忽然很恨自己为什么毫无能力和权利。

“除非有人可以把资金补上。”

顾逸克紧握的拳头重重的砸在腿上。肩膀上的人忽的颤动,抽泣变得沉重了些。男人复杂地深眸忘了她一眼,心里愈发的杂乱。

画面映入万惜灵的视线中,双眸变得些许锐利,抬起手腕。

“伯母,您还好吗?”声音不似一般的低沉,与其说是关心,更像是,威胁。

“小克!妈妈没事……”电话被骤然掐断。

万惜灵假意将电话重播了几次,又悄然挂断。“我的人说伯母好像……说一半的话总是能轻易的引起人的慌张。

“说!”顾逸克沉闷的声音响起。

“伯母迫于压力躲了起来,可是公司派了很多人在找她。我怕她可能会撑不住来。”万惜灵的眼珠上抬,望着顾逸克脸上不断凝重的神情,像是在试探。

男人的俊眸暮的放大,身体猛地一颤。转而,将身旁的人儿拦腰抱起,向一张空的病床走去。

“妈……”怀里的人轻轻地蹭着脑袋,一只手紧紧地揪着顾逸克胸前的衣服。很微微耸起额间清晰可见的恐惧。

“筱雅,我有急事。先回一趟美国。我保证,处理好事情就马上会来找你。好不好?”男人轻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时筱雅霎那间睁眼,一双哭红的水眸隐隐泛光。

“我答应你,半个月。半个月我一定回来。你好好照顾阿姨。”顾逸克将她轻揉地放在床上,低声浅语。语毕,在她的额上落下轻轻一吻。

飞机的轨迹滑过漆黑的长空,不留半点痕迹。

夏末微凉的风透过窗户刮在时筱雅单薄的身上,她紧紧地攥住母亲同她一样冰冷的手。削弱的身体宛如一座孤独的雕塑,没有丝丝生气。

骤然,“嘀”的一声响起警笛声让她慌了神。

屏幕上跳动闪烁着的数字,不断变化的线条。时筱雅用力的按着床头的按钮,眼泪不受控制地在脸上纵横。

五分钟后,时母被推进了急救室。

在无数次拨打顾逸克的手机都不通后,时筱雅叫来了大学最好的朋友,申瑾然。同行的,还有易薄空。

“筱雅,你不要担心。阿姨肯定没事的。”

“是啊,这几个医生都是我,都是很好的。”易薄空话到嘴边收住了。

时筱雅无助的把头埋在膝盖上,不知所措

良久,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来。

“病人因为车祸造成的伤害实在太多,太严重,我们已经尽力维持她的生命特征了,剩下的,就看她自己的意识和家人的陪伴了。最乐观的情况,病人可以活下去,但会成为植物人。”

时筱雅的身体猛的向后,眼前暮的一黑。外界的声音彻然隔绝。

“筱雅?”

被泪水浸湿的睫毛缓缓分离,视线中的两张脸渐渐清晰起来。

“筱雅,你终于醒了。你都昏迷好几天了。吓死我了。”申瑾然一脸关切,抱住了她。

好几天?时筱雅猛的起身,旁白床上的母亲落入视线。心猛地一沉。

“伯母的情况已经稳定了,只要我们好好照顾她,她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易薄空见时筱雅一脸沉郁,轻声安慰道。

“磁——”手机微微震动。屏幕上的‘万惜灵’三个字赫然入目。

时筱雅微微皱眉,难道是顾逸克的事情?

打开信息,一张照片陡然刺痛她的眼睛:屏幕上一男一女端坐着,头顶一条横幅:万氏千金、万惜灵和男友顾逸克订婚记者发布会。

如同一声惊雷在脑中轰炸,手机倏然落地。

一滴晶莹的泪水从时初雪浓密的睫毛中渗出来,缓缓滑过脸颊,落到地上。

“初雪?”

灼湿的眼睛缓缓挣开,视线渐渐清晰起来。一张轮廓分明的俊脸赫然入目。“薄空?”

“瑾然不放心你,让我来看看。结果,你怎么又一个人在阳台上睡着了?”易薄空将身上的外套盖到时初雪的身上,深深的眸光落在时初雪被风吹的有些干冽的嘴唇上。目光隐隐闪过一丝心疼。

身上忽的一阵暖意袭来,时初雪缩了缩身子:“坐着,坐着就睡着了。”迅速地抬手拭去眼角即将低落的泪水。

易薄空将一切收进眼底,嘴角轻抿。他知道,她又梦见了那段记忆。

两个吃醋的人-卉茕

公路上,一辆黑色奔驰平稳的行驶着,车内一男一女平静地在交谈。

“瑾然要是知道我们去探班,一定会很开心的。”易薄空目视前方,熟练地掌控者方向盘。

“嗯。”时初雪看了一眼自己给她带的寿司,脑中浮现申瑾然那丫头看到傻乐的样子。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A市及其出名的一个公园门口停下。大概是这里的风景太好,好几个组都把棚搭在这里。

两人往里走了好一段路,才找到申瑾然的组。

“瑾然!”时初雪挥动着手里的东西,大喊道。

“初雪。你们怎么来了。”明明还在补妆的申瑾然立刻就向两人跑来。“还是我的初雪知道疼我,给我带了什么好吃哒?”

“当然是你最爱的寿司呀~”时初雪把手里的保温盒塞到她手里。

倏地,身后一阵骚动。

“天哪!好帅啊!”

“真人比电视上好看多了!”

“就是啊!人家可是国际巨星诶!”

一堆剧组的工作人员开始往三人身后的方向走去,个个脸上都是标准的花痴脸。

三人也不约而同地投眼望去,只见人群中间一个男人大概是高出了一众女生一个头的样子。黑色的头发送成逗号型,一对浓黑的剑眉散发着英气。高挺的鼻子,薄而不没的嘴唇。一副金黑色的墨镜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心猛地一颤,时初雪的手紧紧地攥成拳头,拇指不知所措地在拳上摩擦。心里仿佛有虫子在不受控制地乱爬。她是怎么了,看见他,怎么还是这样不由的心慌意乱。

“听说他回国发展了,原来是真的。”申瑾然担忧地望了一眼时初雪,淡淡的说道。

身旁的男人,易薄空的神情就显得有些凝重。一对俊眉紧扣,仿佛能耸出一座山来。他还没有把她完全带出那段记忆,这个男人怎么又出现了。易薄空的双拳悄然握紧,一股怒意缓缓上升。

“大家都让开啊,逸克今天是来拍摄杂志封面的。请大家不要耽误他的工作进程啊。”他的经纪人张媛开始疏通围观的工作人员。

没几分钟,那些个女生都心有不甘的散开了。时初雪和他之间,就剩下一条畅通无阻的路了。

四目相对,像是有某种波光在阳光中缓缓传递着。时初雪精致的双眼隐隐颤动。

“初雪,去我棚里吧。这里太阳大,晒的慌。”申瑾然看出时初雪脸上的异样,想着把她带走。

“是啊,初雪。进棚里吧。”易薄空也应和着,手轻轻地搭在她的肩上,往申瑾然的棚里带。

不远处,墨镜下男人那对锋利的眸光直直地落在时初雪肩上,薄唇微抿,微微泛怒。

从进棚后,时初雪就一直背对着顾逸克坐,心思却全然放在身后。

申瑾然拿出寿司,又看了看心不在焉的时初雪,扯开嘴角囔囔道:“初雪,你怎么不给我带手套?连筷子都没有。”

这下,时初雪才回过神来。往袋里看了一眼,转头冲着易薄空,大眼微睁,:“薄空,我不是让你放进去了吗?”

“哪有?不是你负责收拾这些带过来的吗?”易薄空见时初雪转移了注意力,立刻抓住机会,接上话,一脸无辜的样子。

“走到时候明明叫你放了呀!”时初雪较真起来,一向都是不服输的。嗔圆双眸,小嘴微翘。活脱脱一副可爱撒娇的模样。

易薄空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在她头上一点:“你这丫头,自己丢三落四。还想让我背锅。”

“我哪有~”时初雪手轻轻抚额,嘟囔道。

“好了好了。我用手抓着好了吧,省的你们推卸来推卸去的。”易薄空方才跟时初雪打闹时眼中满盈的宠溺,让申瑾然的心里涌出丝丝的不悦。

不远处的另一个棚里。

“逸克,我们可以开始了吗?”工作人员轻声地询问着面向化妆镜笔直坐着的男人。

顾逸克带着墨镜,嘴角没有一丝起伏,平静让人不自觉就产生战栗。

而此刻,他是视线正落在镜子里恰好映出的时初雪跟易薄空打闹的画面。黑色墨镜下,生冷的眸子愈发沉郁。仿佛,男人的眸光所及之处,都会结上冰。

“可以开始了。”见他久久不语,张媛轻轻开口。

工作人员向张媛投来感激的眸光,然后离开跑到取景处,通知工作人员。

“你怎么了?”张媛的声音小到只有顾逸克和她能听到。

“没怎么。”顾逸克的薄唇轻启,吐出三个字。

张媛轻轻的拍拍他的肩:“我都已经按你的想法让合作方把取景点设在这里了,你还不好好配合?”

“知道了。”语毕,男人直直地站起身来,抬手摘下墨镜,递到张媛的手中。

“今天合作的是一个国内的一线明星,给人家留点面子。”看着小子一副横冲直撞要去干架的样子,还是不放心地再提醒一遍。

男人丝毫不在意她的话,淡淡地丢留下一句:“给我买杯冰美式。”

张媛瞥了一眼手里的墨镜,红唇微微张开:“这小子,当我是你助理。”随即,拿出手机帮剧组所有人订了咖啡。

“逸克~你好,我是安云娜。”一个娇媚的女声在整片区域响起,让人不禁怀疑说话的人是不是带了扩音器。

原本还与申瑾然开着玩笑的时初雪骤然一震,脸上的笑容僵住,然后缓缓放下嘴角。身体不自主地向声音的方向转去。

易薄空微微皱眉,视线落在她熠熠的双眸上。

“一线又如何,都是一样的货色。”跟在顾逸克身后的张媛轻声的呢喃道。这些年跟在顾逸克身边,这种主动往上贴的女生实在是见多了。

听到张媛的话,男人的嘴角明显抽动了一下。他的人,果然都跟自己想的一样。

“逸克~很高兴和你合作。”安云娜踩着高跟鞋,颠着小步来到顾逸克面前。伸出一只白的发亮的手,微微矫揉造作的瞧着兰花指。

男人将头扭向一边,视线从她的手边的空气擦过。倏然,对上时初雪的视线。顾逸克俊眸微睁,嘴角悄然上扬。

下一秒,让身后张媛都吃惊的就是他竟然伸出手跟安云娜握手了!要知道,这些年,他遇到那么多像安云娜这样的女人,连正眼都没瞧一眼。

“你好,我是顾逸克。”充满磁性的声音干脆而利落,男人微微翘起的嘴角露出邪魅的笑。

面前的女人仿佛喝醉了一般,身体轻轻地摇晃着。心跳止不住地加快,脸上骤然绯红。

男人的黑眸微微悄然转向一侧,不远***人的身影落入视线。

下一秒,顾逸克抬起手臂,手轻轻地搭上安云娜的暴露在空气中的香肩。头缓缓底下,凑近她的耳朵:“我们开始拍摄吧。”

男人说话时喷出的热气正好打在安云娜的耳朵上,酥酥麻麻的醉意席卷全身。她身体微微泛软,头不受控制地点着。

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傻着眼望着眼前的一切,不是传闻顾逸克是个不近女色,不碰女人的铁人嘛?这怎么看都像是个纵横情场的老司机啊。

“开始吧。”见摄影时发愣,最先镇定下来的张媛轻声提醒道。

“哦哦,好好。”摄影师回过神来,立刻凑近摄像机。

几下闪光灯过后,一组照片就出来了。顾逸克无论哪个角度拍出来的效果都无懈可击,反倒是安云娜这个老江湖看上去实在有些心不在焉。

“那个,我们再拍一组试试看吧。”摄影师望着顾逸克,悻悻地说。

“好啊。”男人明媚的笑容和爽快的声音都显得太不真实。

一旁的安云娜更是心跳一阵加速,努力地深呼吸,控制着自己的状态。脸上却抑制不住地欣喜。

“很累吗?我们再坚持一下,再拍一组就可以了。”顾逸克的气音缓缓打在安云娜的脖颈处,满是诱惑的眼神让在场的男人都不禁为之心里一颤。

然而,在时初雪的角度。顾逸克跟安云娜的动作却更加亲昵。她浅浅的水眸紧紧注视着一男一女,深深的指甲嵌进手掌却已然不觉得一丝一毫的疼痛。

“我去买瓶水。”时初雪扭头对身后的两人说道。

申瑾然一懵,不解地回道:“我这有水呀。你渴了吗?”

下一秒,易薄空的手轻轻地扯了扯申瑾然的衣服,制止她再说下去。

“哦!你去吧,我这的水不好喝。这里面就有店,一路风景还挺好。你顺便逛逛吧。”申瑾然故作轻松地推荐道。

时初雪微微点头,就走出了棚。

不远处,顾逸克的视线紧紧地追随着时初雪渐行渐远的背影上。

公园深处的一条小巷里,时初雪踱步而行。眼泪像是开闸的洪水一般清晰而出。脑中不断浮现重重过往,一阵心痛涌了上来。

下一秒,一个黑影一闪而过。一股力量按在时初雪的肩上,将她向后力气。随即,她被按在了墙上。身前,一个高大的身影紧紧地压上来。

身体暮地一征,眼泪冻结在了眼眶中。

小说《霸道巨星是竹马》 第6章 黑暗的那一天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玟玉酱吖点评:

《霸道巨星是竹马》这是我看过书中,最不错的几本之一,强烈推荐,故事性很好,结构清晰很有画面感,故事完整,当之无愧的第一,强烈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