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黑金传奇

黑金传奇

作者:欲望天堂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2-21 15:16:27

欲望天堂的书《黑金传奇》主要讲述了:“也不能这么说,互利互惠的事,大家都有好处。我省了很多时间和金钱,我也不用再担心钱的事了。我本来是准备筹钱去找地方建厂的,现在你什么都给我解决好了。当然了,工人的工资全都归你发啊,我是不管的啊。”众人听了陈海的话,都是哈哈一笑。想起自己刚刚还在那个空间里和刘明德大打出手,张明光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端起酒杯对刘明德说道:“老刘啊,刚刚我对不起你,这么多年,你和我一起为了明光酒厂奔波劳碌,我竟然还那样对你,我该死。兄弟,为了表示我对你的歉意,我决定,把我在明光酒厂的股份,分出一半来给你。”
展开全部

17-你的生死由我决定

陈海喝了口酒,对二人说道:“不瞒两位,我在镇子上开了个小作坊,由于没有本钱,所以暂时只能是小打小闹,零卖而已。还没有形成规模呢。”

何进德一听,哈哈一笑,“老弟,那还真巧了,说到酿酒的话,张总在本地就有一个酒厂。张总的堂弟在这里主持着。”

陈海听了这里,心里咯噔一下。这么巧?酒厂,姓张?难道?“张总,你的酒厂该不会就叫明光酒厂吧?你的堂弟该不会就是张明光吧?”

“哦,陈老弟知道?是明光酒厂不错。”张三康笑呵呵的说着。

“他的酒厂和我在一个镇子里,我在镇子里租了一个门面,开了个小作坊。前两天我还和张明光打过交道。”

“你们认识,那最好啊。老弟,你看,这不是缘分吗?咱们合作如何?你有这么好的配方,而我正好有厂。”

“张总,恕我直言,我觉得张明光这个人不行啊。人品不行。”说着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张三康听完,气得满脸通红,伸手就拍桌子。“我说他这几年怎么尽说现在厂子规模如何如何,产量如何如何,效益就是一点都没上去。原来竟是做这等下三滥的勾当。我这就把他叫来,我当面问问他到底是怎么给我管理的。”

陈海心想,你现在要是能把他叫来那就是见鬼了。人还被我扔在我的指环空间里呢。这么一想,才突然想起,张明光和刘明德两个人被自己关在指环空间里已经都一天一夜了,这一天一夜没吃没喝的,也不知道这两人现在是如何了。

想到这,陈海站起身对张三康说:“张总,不好意思,我去下卫生间。”说完就起身走出包厢。找了个没人的地方,陈海点了支烟,站在窗口,假装是在看风景,心神却是进入了指环空间里去了。

张明光和刘明德两人正像死狗样躺在那里。陈海把他两单独的隔离在一块区域内,活动的空间很小。这两人突然的被陈海收进了指环空间里,也不知道人是在什么地方了,心中的恐慌那是可想而知。明明是在自己的办公室,眨眼之间就换了个地方。二人大喊大叫了老半天都没人搭理,喊累了,嘴巴也干了。最后无奈之下,两人干脆躺在地上睡着了。

陈海走过去,伸脚踢了踢张明光。张明光估计正在做梦吃东西呢,嘴巴咂巴咂巴的在动着,突然被人吵醒,心情很不爽,骂道:“靠,老子正要吃那火腿,哪个王八蛋……”话还没说话,就看到陈海站在自己面前,立刻爬起身抱住陈海的大腿“陈老板,你可来了,这是什么地方?我求你,你把我给放了吧,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啊,你把我放了吧,我求求你了。”

“知道怕了?现在知道怕了,是不是太晚了一点啊?”陈海冷冷的说道,“在这里,我想怎么处置你都可以,没有任何人会知道。我想让你生,你才能生,我想要你死,你也活不了。”

张明光全身格格发抖,紧紧的抱住陈海的大腿,眼泪鼻涕全都下来了:“求你了,放过我吧,你大人大量,就饶过我这回吧,我再也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呜呜呜,你放了我吧,我知道错了。”张明光哭的像个小孩一样,哪里还有半点趾高气扬的样子。

“放过你,放过你我有什么好处?你前面对我做了什么难道忘记了?虽然说你撤销了对我的起诉,可是我的仙乡醉这个牌子还在你手里啊。”

“我还你,你要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放了我,什么都好说。真的,求你了。”张明光真的是吓的要死,“是他,这个主意是他出的,和我没关系,真的。”张明光指着刘明德,把责任全都推给了刘明德。

刘明德也已经清醒过来。他看到张明光苦苦哀求着陈海,而陈海却是冷漠的看着,一天前陈海在他们的眼里还什么都不是,转瞬间,自己却是跪在陈海的面前苦苦哀求于人,真是变化的太快,快到让人接受不了。

这时候忽然听到张明光把责任全都推给自己,立刻跳了起来,指着张明光大骂:“姓张的,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枉我这么多年来鞍前马后的跟着你,好处没捞到多少,到了最后你还把我拿来垫背。我去你娘的。”说完就跑过来狠狠的踹了张明光几脚。

陈海看着两人像小丑一样互相的殴打着,就像是在看戏一般。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给我住手。”陈海觉得差不多了,自己还得用他们两个呢。“你们两个别狗咬狗了,都不是好东西。行了,今天我过来找你们两个,是还有用的到你们的地方。等会放你们出去,你们给我记住了,嘴巴最好严实点,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就给我烂在肚子里。若是被我知道了关于今天发生的任何事情有一星半点的泄露的话,嘿嘿,你们两个也该知道我的手段。明白么?”

张刘二人一听还能出去,都把头点的像小鸡吃米似得,连连保证,绝对不敢泄露任何消息。

陈海指了指张明光,“我知道张三康是你堂哥,他等会会找你。我现在在和他一起吃饭。他也知道了你对我做的事,很生气。待会你出去之后,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知道吗?”

“你连我堂哥都知道,还和他一起吃饭?你别蒙我吧?我堂哥什么身份,会和你在一起吃饭?”话说到这立刻想到自己说的有些不合时宜,自己和陈海现在的身份完全是对调了,想到这,立刻闭上了嘴巴。

陈海明白他的意思,却是没有多做计较。匆匆交代了几句,趁着没人的空挡,把两人给放了出来。

陈海赶回包间,只见张三康还在发脾气:“气死我了,竟敢不接我电话。”陈海一听,知道是昨天把张明光收进空间的时候,手机没收进去,那是肯定没人接听的。

陈海对张三康说,“张总,我刚刚好像看到张明光了,要不我去叫来?”

“你看到他了?好,那麻烦你去叫下。”张三康闻言立刻答应了。

陈海走出包厢,在外面稍微转了一圈,把张明光和刘明德二人给带了过来。

张明光刚一进包厢,就被张三康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张明光在张三康面前就好比是站在猫面前的老鼠一样,那是要多老实就有多老实,连一句话都不敢说。

张三康这顿骂,足足骂了有半小时,陈海和何进德喝喝酒,吃吃菜,席间还顺便看看张三康的单口相声,心情很是惬意。刘明德跟着站在张明光的身边,他不认识张三康,但是自己的老板都被骂了,自己也只能跟着站那挨骂,一点办法都没。

这顿臭骂,把张三康自己也给折腾的要死,骂完了之后还在奇怪自己的口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竟然能连续骂人骂上半个小时中间还不停歇。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了,就是嘴巴实在是太干了。现在,骂也骂完了,发泄也发泄的差不多了,可是事情毕竟是做下了,总得想办法解决才是。好在自己的堂弟已经撤诉,倒还是挽回了一点主动,要不然今天陈海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也不知道陈海是用了什么方法迫使自己的的堂弟撤诉的,当着陈海的面,张三康也不好意思问的太具体。

陈海听了张三康足足骂了半小时,张明光当孙子一样的站在那一动也不敢动,可也真是难为这家伙了,饿了一天一夜不说,刚刚被陈海从指环空间里放出来,还没来得及去吃点东西喝点水,身体正虚着呢,就被自己最怕的堂哥逮着一顿死骂,硬撑着头皮等着张三康早点骂完,谁知道这一骂就骂了足足半小时,可把张明光给害惨了,酒桌上的酒香菜香,无时无刻的不在诱惑着他,口水都哗哗的往下流啊,可就是吃不到。

若是一直被关在那个黑咕隆咚的不知名的地方,什么都没,倒也好说,毕竟是眼不见,心不烦,可是现在,满桌的好酒好菜放在眼前,自己又是一个被饿了一天一夜的人,这感受,可想而知。

好不容易张三康骂完了,陈海看看也差不多了,就让张明光和刘明德二人入座。“张总,你看看,好不容易兄弟二人见面,即使是你兄弟犯了错了,也用不着发这么大的火嘛,有什么事都可以商量。毕竟张厂长现在不是撤诉了嘛,反正也没给我造成什么损失。我看,就这么算了吧。”陈海在一旁充当好人,“张厂长,你我二人虽说都是在同一个镇子里待着,但是平时也没什么机会和你一起喝酒吃饭,今天就趁着这个机会,敬你一杯吧,请。”说完,一口干掉了自己杯中的酒。

张明光听陈海如此说,心里倒是有些感激陈海了,陈海这么一说,自己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开始吃东西了啊。感动啊。张明光对着陈海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陈老板,感谢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知道我这次做的不够光彩,是我一时间鬼迷心窍了。以后只要你陈老板用的着的地方,我一定绝不含糊。”说完就一口干了。或许是饿的太久了,这一口酒下肚,就呛到了,咳的都直不起腰来了。

“呵呵,慢点吃,现在你可是在饭店里了,好酒好菜多的是,不用着急啊。”陈海伸手拍了拍张明光的背,语带双关的提醒道。

张明光是个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陈海话里的意思,连连点头称是。刘明德此刻倒是比张明光舒服多了,一个人在那闷声不响的大吃大喝。张三康和何进德看着张明光和刘明德二人的表现,都是感到非常奇怪,这二人平时也不缺吃喝啊,怎么今天的吃相都这么难看啊,倒像是饿死鬼投胎似得。

还真被他们猜对了,的确是饿的心里发慌了。看到满桌的酒菜,张明光和刘明德二人都是忍不住大吃大喝起来,也不理会众人怪!

18-合作

毕竟是自己的堂弟,张三康虽然说狠狠的骂了张明光一顿,但兄弟毕竟是兄弟,看到张明光此刻的模样,倒也忍不住出言关心起来:“我说阿光啊,你说你,好歹也是一厂之长,就算平时没有吃的这么好,也不至于吃成你现在这个样子吧?难道是这两天工作上的事情很忙,没时间吃饭吗?也不对啊,你的厂现在一切都正常,没什么值得你操心的地方啊。”

张明光表情尴尬,看看张三康,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自己的堂兄好不容易才刚刚骂完自己,自己若是再提起自己做的那见不得人的的事,搞不好又要把自己臭骂一顿,还不如什么都不说的好,无奈之下只好看看陈海,希望陈海能帮自己解决一下这个难题。

陈海想想也觉得好笑,一天之前,自己和张明光还在为着仙乡醉的事情吵的不可开交,自己甚至一度有过想把张明光除去的念头,现在倒好,两人不但在一张桌上吃饭喝酒,现在还要帮他解围。

“张总啊,这事其实呢也怪不得张厂长,换个角度来说,这其实也是人之常情嘛。你想想,在你的地盘上突然出现了能威胁到你的东西,总是要想办法去处理的嘛,虽说张厂长这次用的方法不对,但是他的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维护明光酒厂不受损失嘛,张厂长,你说是不是啊?”

张明光还没说话,张三康就把话头给接过去了:“你看看陈老弟,年纪比你小,气度可比你大多了。我看你,这么多年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一点都不懂事。让我说你什么好?好在我和陈老弟还有点交情,现在陈老弟又帮你求情,否则看我不给你好看。”

张明光连连点头,暗暗的对陈海投来感激的眼神。

看着众人吃的也差不多了,陈海想了想,对张三康说道:“张总,你看,你有厂,我有酒,而且我的还是好酒,对吧?”张三康点点头,听陈海开了这么一个头,似乎是有合作之意,不禁心里兴奋起来,终于还是忍住没有说话,看着陈海,让他继续说。“我呢,年轻不懂事,对做生意是一窍不通,你们几位,都是老前辈了,经验丰富。我的想法是这样的,我提供酒,你们负责包装销售,我们合作,如何?反正现在仙乡醉这个牌子也被你们注册了,正好,也省得我再去注册了。”

“陈老弟啊,说实话,我倒是真的很想和你合作,只是前面知道为了仙乡醉的事情,阿光还做出对不起你的事之后,我都没脸开这个口。不过老弟你既然大人大量,不计较这事,多的话我也不说了。至于合作的事,我是举双手赞成的。只是你刚刚说的,你提供酒,这个我有点不明白。难道你的意思是酒水你自己负责生产?产量能跟的上吗?要知道,明光酒厂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厂,但是一年的产量还是比较可观的。”张三康到底是生意人,问题一问就问到点子上了。

“呵呵,这个你们不必担心,产量完全没有问题,我既然敢这么做,当然是有把握的了。你们只要做好你们的事,我保证产量是要多少有多少。”陈海自信的很,对陈海而言,产量什么的,都是水而已,只要有足够的储水装置,酒就要多少有多少。

“好,既然老弟打包票,那我就放心了,那我们商量一下合作的事吧。阿光啊,你有什么看法?”

“哥,你在这,哪有我说话的份啊,还是你决定吧。”张明光倒是很有自知之明,自己虽说是张三康的堂弟,但是绝对不是那种可以左右张三康做决定的人。

“张总,我看还是和前面一样吧,五五分成,如何?厂里的事我不管,我只要你给我提供场地,到时候你们只要来提货去包装销售就行。”

“看来,又要占老弟你的便宜了。”张三康哈哈大笑。

“也不能这么说,互利互惠的事,大家都有好处。我省了很多时间和金钱,我也不用再担心钱的事了。我本来是准备筹钱去找地方建厂的,现在你什么都给我解决好了。当然了,工人的工资全都归你发啊,我是不管的啊。”众人听了陈海的话,都是哈哈一笑。

想起自己刚刚还在那个空间里和刘明德大打出手,张明光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端起酒杯对刘明德说道:“老刘啊,刚刚我对不起你,这么多年,你和我一起为了明光酒厂奔波劳碌,我竟然还那样对你,我该死。兄弟,为了表示我对你的歉意,我决定,把我在明光酒厂的股份,分出一半来给你。”

刘明德知道张明光在明光酒厂的股份是多少,原来是百分之四十,张三康百分之六十,现在股份从新划分之后,百分之五十是陈海的了,张三康占百分之三十,张明光只有百分之二十了,照张明光的说法,给自己百分之十的股份。刘明德知道,虽然现在张明光占有的股份比例减少了很多,但是用屁股想想都知道,得到这个仙乡醉的经营权之后,这百分之十的股权,以后也肯定是比从前的百分之百都要多。这酒,必定会火啊。

“张厂长,既然事情都发生了,那也不用想这么多,当时的情况呢,我也不想再提起,毕竟是事出有因嘛。你说给我你的一半股权,我刘明德也不敢要,实在是太多了,我承受不起。你若真是要给的话,你就给我百分之一就行了。有百分之一,我就知足了。”刘明德这番话说的是非常诚恳,听到刘明德主动提出只要百分之一,倒是有点出乎张明光的意料之外了。

张明光看了看张三康,张三康摇摇手,说道:“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不干预。你自己看着办酒好。刘副厂长跟你也不少年了,你决定好了。”

张明光点点头,然后对刘明德说道:“若是我的一半你不肯要,那就给你我的两成半吧。老刘啊,我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才说这话的。你相信我。”

总算是将问题解决了,陈海很是高兴。这事情变化的实在是太快了,完全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没想到张三康竟然是明光酒厂的后台大老板,自己找他帮忙弄钱,最终却是要对付他的厂和人,想想还真是有点可笑,有点凑巧。

陈海将明光酒厂的储存库进行了改造,所有的储存设备都街上了粗大的水管,这让张明光很是疑惑,明明卖的是酒,接这么粗的水管做什么用?他却不知道,陈海还真的就是在卖水。不过陈海既然吩咐这么做了,张明光还是照办了,当初就约定好了的,自己主管包装和销售,其他一概不管。只要陈海保证能供应的上就行了。同时,陈海还让加该了好几个大型的储存库。

陈海特别交代了张明光,就是无论自己这里发生了什么,张明光都不得过问。张明光也觉得陈海这人太过神秘,虽然很是疑惑,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什么都照陈海说的去做了。

待到一切都搞定之后,已经是一概多月以后了。好在原先的储存库够大,这段时间的产量还是供应的上。经过大规模的宣传和精心的包装之后,陈海的仙乡醉终于告别了最初的小打小闹,零售批发的模式了。

由于在本地已经有了相当好的底子,仙乡醉在本地的销量一下激增了好几倍,再加上宣传手段的攻势,渐渐得,仙乡醉的名气越来越大。

根据黑金的提醒,陈海知道地球人的身体体质其实是极其差的,比例高了,肯定是承受不住的。而且陈海也想慢慢的调节仙乡醉的品级,不过现在暂时还不用着急。

经过了包装的仙乡醉,价格提升了老大一截,但是购买的人还是络绎不绝。和国内的高档酒比起来,仙乡醉是便宜的不能再便宜了,原先陈海零售的时候是十元一斤,现在包装好了之后,也才卖到二十五元一瓶,还不到原先明光酒厂自己生产的明光酒的价钱。

张明光其实是很好奇的,这么大的产量,无论何时去提货,都是要多少提多少,却从来没有看见陈海有什么动作。没有生产原料,没有生产工人,就是用水量一下增长了好几十倍,真是奇怪之极。不过想到陈海这个人,张明光没来由的心里一个激灵,这人,还是少惹为妙。

事情解决之后,陈海接下来就是要继续修炼《筑基洗髓诀》了。这段时间由于事情多,修炼的时间相对就减少了很多,那一百万的数值还是摆放在那,这段时间几乎都没有怎么增加过,陈海破天荒的叫黑金搞了这么个修炼数值在这摆着,看看几乎是原地不动的数值,心中也是比较郁闷,当初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也不用担心自己修炼的多少,现在知道了具体的数值,而且现在又是几乎没有增长过,哎,看来,知道的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啊,至少心里压力大了。果然还是无知者无畏啊。

不过如今麻烦事还是来了。陈海弄了这么个酒厂在这摆着,总是要定时的去水里加酒,若是哪天自己修炼的太过投入的话,万一断了供应可就不好了,这事说出去,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估计没人会信,陈海也不放心告诉别人。到底该怎么办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既能让自己去应付酒厂的事情,又能让自己的修炼持续下去。

暂时的,黑金肯定是指望不上了,上次黑金帮自己从意识海中回来,已经算是启动了他的应急计划了。如此想想,看来,暂时还只能是再次加大储存的库容了,一次性将所有的库存装满,至少能维持一段时间。

小说《黑金传奇》 第17章 你的生死由我决定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芳馥大叔点评:

总体来说《黑金传奇》还是可以的,情节构思都还不错!鼓励欲望天堂,希望看到你更多的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