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权力之门

权力之门

作者:尚必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0-11-12 10:57:13

《权力之门》的主要情节是:“许从良同志,请允许我提一个问题,今天是省委第一巡视组找我谈话,还是市委领导找我谈话呢?”许从良笑了笑说:“浩东同志,你不要有什么顾虑,今天是省委第一巡视组找你谈话,因为张正阳书记刚刚上任,想顺便了解一下咱们海州市的情况,所以主动要求参加这次谈话。”张正阳微笑着说:“浩东同志,如果你提出要求,我和从良同志可以回避。”“无所谓啦。”徐浩东苦笑了一下说:“我这是躺着也会中枪,云岭市三位前书记出事,我作为他们曾经的下属,你们肯定会找我谈话的
展开全部

1-躺着中枪

命运真是个奇怪的东西,有的人终其一生也是默默无闻,如同尘埃,有的人却象打不死的小强,再苦再难也能爬起身从头再来。

徐浩东相信命运,当他站在海州市市委大楼前的中心广场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注定要从芸芸众生中重新冒出来

通知是市委办公室通过电话下达的,市政协办公室调研员徐浩东,务必于下午两点三十分准时赶到市委四楼一号会议室,接受省委第一巡

视组的谈话。

该来的终究要来,半年之内省委第一巡视组两次光临海州市,头一次叫例行巡视,第二次是杀回马枪,巡视组象秋风扫落叶般严肃凌厉,

先是扫出了市委副书记庄子达,接着拨出萝卜带出泥,揪出了海州市市委常委兼副市长方一山和海州市市委常委兼云岭市市委书记郭涛。庄子

达、方一山和郭涛三人,都算得上是徐浩东仕途上曾经的贵人,没有他们徐浩东就不会从政,没有他们徐浩东就不会三十岁时就当上了云岭市

副市长。

当然,没有他们徐浩东也不会从云岭市代市长的位置上跌下来。

大学毕业于新世纪第二年的师范生徐浩东,当时只是一所乡中学的地理教师,有幸认识了前来蹲点的时任云岭市市委书记的庄子达,被调

到乡党政办公室担任副主任,后又升为代主任、主任。三年后庄子达调任海州市市委常委兼常务副市长时,徐浩东已经是乡党委副书记兼代理

乡长,市长方一山接任云岭市市委书记,徐浩东跟着水涨船高,先是市委办公室副主任,再是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后来又是市长助理、副市长

,方一山当了七年市委书记,徐浩东从副科级升到副处级,当方一山升任海州市副市长时,徐浩东再上一个台阶,荣任云岭市市委常委兼常务

副市长。

海州市是东江省的经济大市,生产总值名列全省第二,仅次于省城,云岭是县级市。归海州市管辖,是海州市的经济明星,全市三个区四

个县三个市,云岭市不仅是年年第一,而且其生产总值占海州市的三分之一还多,二十年来始终名列全国百强县前三十名之列,经济搞得好,

领导升得快,这没什么好说的。

方一山升上去后,市长郭涛接任云岭市市委书记,郭涛也很信任徐浩东,两年以后,也就是三年前,市长张国明调去中央党校学习,三十

一岁的徐浩东担任代理市长,一时风光无限。

可就在云岭市两会召开前夕,徐浩然被宣布离职,理由是犯了严重的政治错误,仅仅当了一个月零三天的他被挂了起来,两个月后,海州

市委组织部做出决定,徐浩东调任海州市政协办公室正处级调研员,就这么着,他被称为史上最短命市长,成为海州市政坛的一个笑话。

云岭市三任书记腐败,做为同一根绳子上拴着的蚂蚱,徐浩东迟早要被组织关注,庄子达、方一山和郭涛三人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正处于

省纪委双规调查期间,移交司法机关是迟早的事,省委第一巡视组的回马枪指向非常明确,就是针对庄子达、方一山和郭涛三人被双规以后尚

未暴露的腐败分子。

徐浩东在市政协待了整整三年,调研员是个闲职,不用上班,没事可做,市政协里又多是老头子老太太,徐浩东是爹不亲娘不疼,作为一

个被打入另册的从政者,徐浩东成了被遗忘的人。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徐浩东个人的遭遇还没完,就在他到市政协不久,当英语老师的妻子许云雪突发心脏病,扔下他和一对儿女撒手西

去。

徐浩东彻底垮了。仕途上走了滑铁卢,加上丧妻之痛,过去那个意气风发的徐浩东不复存在。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徐浩东将目光从高耸的市委大楼上收回,沿着台阶进了市委大楼。

市委大楼象征着权力,但徐浩东没有这种感觉,他经历过大起大落,对权力已有相当程度的免疫力,更何况他现在是官场里的边缘人,根

本体会不到权力的和威风。

但对权力的敏感还是有的。省委下派的巡视组,一般不会与市委直接发生关系,更不可能将驻地或谈话地点设在市委大楼,第一巡视组第

一次来海州市的时候,驻地就设在市警备区招待所。这次卷土重来搞回头看,把办公地点设在市委大楼,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带着明确的

任务和目标而来,这个任务和目标就是庄子达、方一山和郭涛三人违法乱纪案件。

庄子达被双规已达三个半月,双规方一山的时间也超过了两个月,郭涛被双规也已满一个月,却都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很可能对三个人

的调查陷入了僵局,第一巡视组的到来,应该是为了揭开海州市的反腐盖子。

四楼一号会议室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武警和一个穿西装的工作人员,徐浩东拿出工作证递给那位工作人员,说明自己是应命而来,对方

先检查了徐浩东的工作证,再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又打开手上的公夹,确认无误以后,点了点头,一手去推弹簧门,一手做了个请进的姿势。

会议室里坐着三男两女,让徐浩东没有想到的是,其中一个人他认识,三年前的海州市纪委常务副书记许从良。徐浩东太认得许从良了,

三年前就是这个许从良,代表市委和市纪委向他宣布决定,先对他进行双规,一个月后给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和通报批评,还有调离云岭市到

海州市担任海州市政协办公室调研员,从而让他成了臭名昭著的史上最短命市长。

许从良五十岁,是海州市本地人,当过县长和县委书记,两年前调往省纪委任职,据说还是庄子达、方一山和郭涛三人违法违纪案件专案

组的领导成员。

还是那种不阴不阳的微笑,许从良主动起身,迎上前来与徐浩东握手,“浩东同志,你好啊。”

毕竟是领导和长辈,徐浩东只好陪起了笑脸,“许书记,我好不好你还会不知道吗?”

“哈哈,有情绪,有情绪嘛。”许从良没有生气的意思,而是微笑着向徐浩东介绍了另外的两男两女,“浩东同志,这位是咱们新来的海

州市市委书记张正阳同志,这位是省委副秘书长兼省委第一巡视组组长陈仪伟同志,这位是省纪委三处处长兼省委第一巡视组副组长郝玉兰同

志,这位是省纪委三处综合科科长姚亦可同志,她也是省委第一巡视组的工作人员,专门负责咱们这次谈话的记录工作。”

徐浩东原地不动,因为他们坐在对面,他没有走过去一一握手,而是仅仅不亢不卑地点头致意,“许书记,你好象还没有介绍你自己吧。

“哦,至于我么,上次是省委第一巡视组副组长,现在是海州市市委常委兼海州市纪委书记,昨天刚刚上任,浩东同志,你请坐。”

绕着椭圆形会议桌摆放的椅子只空着一张,显然是为被谈话者预留的,徐浩东也不客气,一边坐下,一边打量那位新来的海州市委书记张

正阳,一张标准的国字脸,四十来岁的样子,面相还算和善,但眉宇间隐隐透着锐气。徐浩东的记忆里没有这个人,显然是省里空降下来的,

他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下,三个市委常委因违法违纪被双规,海州市委的老书记难辞其咎,只能提前去省人大喝茶看报了。

“许从良同志,请允许我提一个问题,今天是省委第一巡视组找我谈话,还是市委领导找我谈话呢?”

许从良笑了笑说:“浩东同志,你不要有什么顾虑,今天是省委第一巡视组找你谈话,因为张正阳书记刚刚上任,想顺便了解一下咱们海

州市的情况,所以主动要求参加这次谈话。”

张正阳微笑着说:“浩东同志,如果你提出要求,我和从良同志可以回避。”

“无所谓啦。”徐浩东苦笑了一下说:“我这是躺着也会中枪,云岭市三位前书记出事,我作为他们曾经的下属,你们肯定会找我谈话的

。现在的我背着三个臭名,既是史上最短命市长,又是落水狗和死猪,所以我不怕你们痛打落水狗,因为我死猪不怕开水烫啊。”

张正阳摆了摆手说:“好,那就开始吧。”

陈仪伟面无表情地说:“徐浩东同志,我们代表省委第一巡视组找你谈话,希望你如实地回答我们的问题,”

徐浩东点了点头,“没问题,我一定知无不言。”

“徐浩东同志,先请谈谈你是如何开始从政的吧。”

“我是原云岭市五一八军工厂的工人子弟,十七岁考入东江省师范学院,当时读的是大专,政治经济学专业,后来专升本多读了一年,在

大学时入了党,二零零一年毕业后,分配到云岭市大川乡乡中学当地理老师。二零零二年四月的清明节,村民上坟时不小心点燃了山上的树林

,我参与了整个救火过程,还救了当时在大川乡蹲点并参加救火的云岭市市委书记庄子达。火灾过后,庄子达书记亲自提议给我立功授奖,并

亲自指示把我调到大川乡担任乡党政办公室副主任,不久又担任代主任和主任,我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从政的。”

“这么说来,你是庄子达书记的救命恩人,而他也是你走上仕途的恩人了?”

“事实如此,一点都没错,没有庄子达书记我不可能从政。但是,我要郑重声明,从政不是我个人的理想,我在大学时谈了一个女朋友,

也就是我后来的已故妻子,她是省城人,大学毕业后留在省城工作,所以我当时一心一意地准备考研,想到省城去继续深造或找个工作,但庄

子达书记说,你是党员要服从组织的安排,组织让你去当干部,你就得去当干部,就这么着,我留在云岭并当了干部。”

陈仪伟继续问:“你怎么看庄子达书记这个人?”

徐浩东毫不犹豫地说:“好人,好干部,好领导。”

陈仪伟似乎不满地轻哼了一声,“徐浩东同志,你对庄子达的这个评价够高的啊。”

徐浩东不慌不忙地说:“陈组长,一个市委书记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带头冲进火海抢救被困的群众,你不认为他是个好干部好领导吗?

“嗯,倒也是,那么方一山和郭涛两个人呢?”

2-权力的任性

说到方一山和郭涛,徐浩东的回答也很明确,“方一山书记是好人,郭涛书记是坏人。”

陈仪伟说:“好吧,现在我可以稍微向你透露一点情况,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庄子达、方一山和郭涛三人已经腐败,严重的腐败,你说的坏

人已经暴露,你说的好人也变成了坏人,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这一点都不奇怪,权力的任性造就了任性的权力,坏人之所以更坏,好人之所以变成坏人,除了人自己这个主观因素,主要还是因为客

观因素。就事论事地讲,庄子达、方一山和郭涛三人腐败,是因为他们手里掌握着任性的权力,那么,是谁赋予了他们任性的权力呢?是组织

也就是上级。”

陈仪伟听得有些动容,“哦,我听出来了,你是在批评上级,请你继续,我们很想听听你就事论事地分析下去。”

徐浩东侃侃而谈,毫无惧色,在肚子里憋了三年的话倾泻而出,“庄子达、方一山和郭涛三位书记都不是我们云岭市人,所以上级就认为

他们可以长期待在云岭市工作。殊不知他们在调到海州市工作前,几十年牢牢地待在云岭市,无形之中给了他们一个敢贪腐能贪腐的环境。群

众监督无从谈起,同级监督等同于无,上级监督形同虚设,他们手中的权力想不任性比想任性都难,关于这一点,许从良书记可以佐证,这些

年对庄子达、方一山和郭涛三人的反映和举报还少吗?上级重视过调查过吗?”

许从良点着头说:“是啊,确实是权力的任性造就了任性的权力,据我所知,庄子达还稍好一些,而对方一山和郭涛的举报一直就没断过

,现在看来二人属于带病提拨,是一边贪腐一边提拨。我记得海州市委不少领导曾多次提出调动方一山和郭涛,但主要领导认为云岭是经济大

市,领导班子不宜大动,至使方一山和郭涛得以长期盘踞云岭,客观上为他们创造了贪腐的有利环境,才有了他们前腐后继的结果。”

这时,省纪委三处的女处长郝玉兰开口了,“徐浩东同志,以你对庄子达、方一山和郭涛的了解,你认为他们是如何一步一步地堕落的呢

?”

徐浩东很认真地思索了一番,然后说:“这个可说不好,我只能猜上一猜,庄子达书记调离云岭市的时候,我还在乡镇工作,所以对他的

真正了解并不深,在我的印象里,他个人的操守还是值得肯定的。我估计他出问题是出在他那个宝贝儿子的身上,那小子不学无术但又骄生惯

养,高中都没有毕业却跑到国外去留学,混了两年后回来成了海归,和一个外国人搞了一个合资公司,以低廉的价格在云岭市经济开发区拿了

两百亩地,转手之间就赚了六千万元。我当时是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我知道这事是时任市委书记方一山一个人操办的,庄子达书记事先并不知

道,他还从海州跑到云岭把他儿子和方一山书记大骂了一通,但是,后来这事就不了了之,钱还是揣进了他儿子的兜里,我想从那时候开始,

庄子达书记就开始堕落了。”

郝玉兰点了点头说:“徐浩东同志,你很诚实,庄子达的问题的确是出在他儿子的身上,他成了他儿子违法乱纪的保护伞,现在你说说方

一山吧。”

“方一山书记么,我觉得他主要是管不住自己,先管不住自己的嘴,后来管不住自己的手,最后管不住自己的心丢了党性。我觉得他当市

长的时候还是挺老实的,工作能力强,官声也不错,要说他出问题,我认为是一步一步滑落的,可能他自己都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堕落的,

他是被不法商人和老板围了。他当市长时兼任市开发区主任,天天与开发区里的外商和老板打交道,吃吃喝喝在所难免,方一山书记又恰好喜

欢喝酒,是有名的海量,大家都说,一个待在宾馆酒店的时间比待在办公室的时问还多的领导,不出问题才怪呢。”

郝玉兰问:“那么郭涛呢?”

徐浩东说:“如果说庄子达书记还有点操守,方一山书记以工作能力著称的话,郭涛书记基本上可以称为草包,我可以不谦虚地说,他当

市长我当常务副市长时,几乎所有的困难和问题都是我解决的。我至今也搞不明白,他是如何赢得组织的信任和庄子达书记的信任而步步高升

的,他最大的特点是贪,明目张胆的贪,用老百姓的话说叫做吃相难看,比方说买官买官,郭涛书记就敢干,我想他应该倒在卖官鬻爵这个问

题上。”

陈仪伟问:“徐浩东同志,现在说说你与方一山和郭涛的关系,包括庄子达,你对他们的违法违纪行为有所了解吗?你参与过他们的违法

违纪行吗?你向组织反映过他们违法违纪的问题吗?”

徐浩东竟然笑了,“三年前,我只当了三十三天的云岭市代理市长,当时因为郭涛书记将投资规模达五十亿元的市中心广场项目交给庄子

达书记的儿子做,我不同意而拒绝签字。和郭涛书记大吵一架后,我跑到海州市找书记和市长及市纪委领导,还去找时任海州市委副书记庄子

达和时任海州市委常委兼副市长方一山,我在庄子达的办公室与庄子达和方一山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第二天,我还在回云岭市的路上,关于免

去我代市长职务的决定就传真到了云岭市委,至于后来的事,我想不应该由我本人来说,而是应该由许从良书记来说。”

许从良也笑了笑,“我来说,咱们的徐浩东同志当时是大闹海州市委大楼,摆出了毅然决然的架势,在市委大楼里一边走,一边悲愤地高

喊着这样一句话,他们要是不当贪官,我就不姓徐。造成了很不好的政治影响。市委连夜召开临时常委扩大会议,将该事件定性为严重的政治

错误,根据时任海州市委副书记庄子达的提议,决定免去徐浩东同志的云岭市委副书记、代市长的职务。三天以后,又根据所谓的群众举报,

决定对徐浩东同志实行双规,针对他的经济问题进行调查,我当时就是专案组的副组长,事实证明,徐浩东同志是经得起考验的,经过一个半

月的调查,结论是徐浩东同志是清白的,但关于政治错误并没有被取消,所以,徐浩东同志被调到市政协当了啥事都不管的调研员。”

谈话整整进行了一小时又三十五分钟。

新来的市委书记张正阳始终没有开口,但他一直聚精会神地听着,目光也基本没离开过徐浩东。

徐浩东知道张正阳在观察他,所以他也时不时的偷瞄张正阳,以他的经验判断,新来的市委书记有事,不仅仅是一个旁听者。

果不其然,巡视组的陈仪伟、郝玉兰和姚亦可三人起身离开时,张正阳叫住了徐浩东。

“浩东同志,请你等一下。”

徐浩东回到他刚才坐的地方,但并没有坐下,只是平静地望着会议桌对面的张正阳和许从良。

许从良严肃的说:“浩东同志,你请坐,现在是张书记和我代表市委与你正式谈话。”

徐浩东正襟危坐,脑子迅速地转起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海州市委要重新起用自己?这一点他早有思想准备,但他的心情五味杂陈,仕

途的打击并没有将他压垮,而妻子许云雪的去逝是他永远的伤痛,这伤痛彻底毁灭了他以往的激情和热血,现在他心如止水,哪怕是面对东山

再起这样的喜讯。

张正阳说:“浩东同志,我首先要代表海州市委对你说声对不起,你三年前的过激行为是应该受到批评,但对你那样的处理是错误的,这

三年让你受委屈了。”

“谢谢张书记,那都过去了,我也已经释然,生活还要继续,我不可能只盯着过去那点事。”

张正阳说:“我听从良同志讲,因为你受到了错误的处理,以至于间接造成了你家庭的不幸,你爱人因此而去世,浩东同志,组织对不起

你啊。”

“许书记,你的名字里有一个良字,说明你有良心,你是执行者,我不怪你,我也不能怪组织,组织是由一个个的人组成的,要怪也只能

怪当时主持工作的老书记和马市长。”

许从良带着愧意说:“浩东同志,谢谢你的理解,我当时是有责任的,我不能推脱,在前天市委常委会召开的民主生活会上,我还专门做

了自我解剖和自我批评。”

“许书记,真的不怪你。”徐浩东说:“我妻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一直就是病秧秧的,医生曾诊断说她活不过二十五岁。现在她活到了

三十二岁,所以就算不受我的影响,她很可能也会提前离我而去的,再说了,与其痛苦地半死不活,不如象现在这样早点解脱。”

张正阳关切地问:“那你和你妻子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

“我们是大学同学,同级不同系,她是省城人,父母都是学校的教授,有一次她晕倒在路上,是我背着她送到了医院,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大学毕业后我回到云岭,她本来可以留在省城工作,但她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来到了云岭县其实因为我妻子的病情,我父母也是反对我们

结婚的,但我们还是结了婚。”

“爱情,可歌可泣,这才是爱情啊。”感叹了一下,张正阳又问:“浩东同志,你现在家里有什么困难吗?”

“谢谢,没什么困难。”摇了摇头,徐浩东说:“五一八军工厂撤销后,我父母和我姐姐一家都迁回了原籍,我有一对双胞胎孩子,一女

一男,今年十岁,我妻子去世后,我岳父岳母虽然一直不许我上门,但把我的两个孩子接去了省城上学,所以我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人吃饱全

家不饿。”

张正阳嗯了一声,顿了顿,看着徐浩东郑重地说:“浩东同志,我现在正式通知你,在明天上午举行的市委常委会议上,我和从良同志将

共同推荐你担任新一任的云岭市市委书记。”

小说《权力之门》 第1章 躺着中枪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琬凝mio点评:

《权力之门》是由尚必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人物性格在作者的刻画下每个人都有鲜活特点体现,剧情引人入胜,总会出乎我的预料,下午茶时间还有什么比喝着茶读本好书更惬意的事情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