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对不起,我爱你

对不起,我爱你

作者:小阿妆妆妆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18 14:23:44

在《对不起,我爱你》里面是一波三折,小阿妆妆妆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金晔为了尔滨恨我,说我抢她的男人。我发誓,以后只要是跟金晔有关的东西,我李妆连根毛也不会去沾,更何况欧阳风,是金晔用我换来的,她指不定多宝贝呢。我在上去插一脚,金晔肯定又会跟我没完没了,我不想再跟她起什么冲突,我狠不下心跟她争。“不管怎样,我不陪!”话音刚落,妈咪伸出手又想打我,巴掌却停在半空,被一只手挡住。我一抬头,看见韩梦站在面前,我心想完了,平时就属她事最多,唯恐不乱的性格,太能搅和了!
展开全部

对不起,我爱你第8章试读

看着雪白的肌肤一点点裸/露,我一着急,冲着欧阳风大喊,“顺哥是让全港城闻风丧胆的大人物,可关起门来欺负一个弱女子,你算什么本事!我没阻挡你的利益,没威胁你的生命,我只是不陪你,你就仗着人多,欺负我?你凭什么欺负我!”

其中一名保镖,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拽着我的头发,厉声警告,“就凭他是顺哥,你这个贱货在废话,信不信我煮了你!”

“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还说顺哥无所不能,十七岁就形单影只的闯黑道,我才不信,骗鬼呢吧!”我疯狂的喊,故意用这种话刺激欧阳风,我如果真的被十几个保镖轮暴,那我还不如去死,“你既然觉得我得罪你,你杀了我吧。我虽然是个小姐,但我也要尊严,只要我不愿意,没人能强迫我!”

欧阳风背对着我,我的话他充耳不闻,我一狠心,一口咬在舌头上,甜腥的味道弥漫口腔,我疼的发抖,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

“顺哥,她咬了舌头。”保镖停止对我的动作。

欧阳风转过身,用手掐住我的脸颊,哑然失笑,“我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李妆,你信不信不出七天,我让你心甘情愿,躺在我的床上?”

……

我得罪了欧阳风,闹的国色天香人尽皆知。

休息室里,妈咪左右两巴掌打的我头冒金星,脚下未稳,踉跄几步,我狼狈的摔倒在地。

妈咪指着我,几乎暴跳如雷,“我让你伺候欧阳风,还真是抬举你了!你个贱货,我今晚就把你交给路边乞丐!”妈咪气得直转圈,拽着我的头发,百思不解的问了句,“李妆,你是不是跟钱有仇啊?”

“不是。”我很冷静,虽然被打的头晕眼花,“月姐,你明知道我跟金晔闹翻,你还介绍她的金主给我,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妈咪觉得我不可理喻,气得跳脚,“不是我要介绍给你,是顺哥点名让你上台,我能怎么办?我难道去告诉顺哥,我手下的小姐很有原则,不能姐妹俩同时伺候一个男人?”

妈咪撇嘴,质问我,“你难道要我这样说?我还怕顺哥大嘴巴大嘴巴的抽我呢!”

我无言以对,小姐是最低贱的行业,拿男人的钱,就得想尽办法让男人开心,双/飞算什么,只要客人高兴,十七八个小姐一起,都是常事。

金晔为了尔滨恨我,说我抢她的男人。我发誓,以后只要是跟金晔有关的东西,我李妆连根毛也不会去沾,更何况欧阳风,是金晔用我换来的,她指不定多宝贝呢。我在上去插一脚,金晔肯定又会跟我没完没了,我不想再跟她起什么冲突,我狠不下心跟她争。

“不管怎样,我不陪!”话音刚落,妈咪伸出手又想打我,巴掌却停在半空,被一只手挡住。我一抬头,看见韩梦站在面前,我心想完了,平时就属她事最多,唯恐不乱的性格,太能搅和了!

果然,韩梦用娇滴滴的口吻对我说,“哎哟哟,妆姐姐,你可真笨,顺哥都不陪,你还想陪谁啊~”

妈咪老宠着韩梦,任她为虎作伥,洛珍最讨厌她,我们经常会有言语之争。

我没理她,韩梦可能觉得面子受损,扭着水蛇腰,从化妆台拿出一把剪刀,尖锐的刀尖冲着我就戳了过来,我捂住脸,大喊,“韩梦,你别发疯!”

“怕什么呀。”韩梦咯咯的笑,“妆姐姐都是谁呢,天不怕地不怕的。别人看见顺哥恨不得脱/光了贴上去,你呢?偏偏得罪,你想表现出你的与众不同,还是想当女中豪杰?”

我凝视韩梦手里的一把剪刀就瘆的慌,我向妈咪求助,谁知妈咪快速的撇开了目光。

“既然这么不知好歹,还要你这一张漂亮的脸蛋干什么呀?妈咪花钱买你,是想靠你挣钱的,好吃好喝的日子你不过,偏偏自寻死路!那我替大家成全你了~”韩梦说着,挑起我的长发。咔擦一剪子下去,半截长发,散落在我脚边。

我刚起身,韩梦就眼疾手快,一脚踹到我的小腹上,我吃痛,又重重摔在地上。

“怎么贱货,你还敢反抗?这一剪刀是头发,下一剪刀,就是你的脸了!”我眼看韩梦手里的尖刀戳向我,无助的不知道该往哪里躲,我蜷缩在角落,连头都不敢抬。

停顿了半秒,剪刀却迟迟没有落下来,我诧异,睁开眼睛,看见了刚才在V100包厢欺负我的那几个黑衣保镖,他们眼神冰冷,专业又训练有素的从门口走进来。

对不起,我爱你第9章试读

两位保镖往我身前一挡,高大的背影遮挡住一半的灯光,“顺哥吩咐,明晚八点,请李妆继续上台。”保镖直接推开站在我面前的韩梦,一把夺下她手里的剪刀,愤怒的质问,“李妆这张脸打坏了,顺哥怪罪下来,你们谁赔的起?”

“赔不起!赔不起。”妈咪一刻也不敢耽误的回话,我从缝隙中看见韩梦一脸惊慌。

保镖伸出手,拖着架起了韩梦,韩梦刚才还嚣张的不行,现在变得欲哭无泪,她大声求饶,“月姐,救我啊,救我!”

妈咪低下头,没有看韩梦,韩梦又冲我大喊,“妆姐,我错了,我刚才不应该那样对你,求你让顺哥放了我!”

保镖敢这样对韩梦,一定是欧阳风的意思,妈咪很聪明,关键时候还是自保为上,虽然妈咪没有救韩梦,但我分明能看出她眼神里透出的不忍……

旁边凑热闹的小姐议论声四起,闹哄哄的听不清在说什么。

保镖带着韩梦离开后好一会,休息室才恢复了平日的吵闹,妈咪叹了口气,捡起地上刚被韩梦剪掉的断发,拍了拍我的肩,“李妆,韩梦脾气就这样,你别跟她一般计较。这下她被顺哥的保镖带走,估计凶多吉少了。”

突然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说不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从小失去父母,所以也从来没被谁护过。

洛珍正在上台,不知从哪听到的消息,马不停蹄的冲进休息室,看见我没事后,才沉沉的喘了一口气,“天呐,我听见她们议论,说你得罪了顺哥,可吓死我了!”

也把我吓得不轻,我快虚脱的坐在凳子上,“以前只知道顺哥有钱有势,没想到所有人都怕他……”

“可不是。”洛珍捂着嘴,在我耳边低语,“他可是黑道起家的,别看年轻,能坐到大哥的位置,肯定心狠手辣,你小心着点儿。”

难缠的客人我也见过,被威胁、被恐吓,我先开始也是怕的不行,最后对这些都免疫了,因为有些客人,手上没什么实权,喝多了酒吹牛,有的客人有这种实力,可谁愿意对一个小姐费工夫,他们通常的想法就是:这个搞不定,换下一个不得了。

可是欧阳风,我觉得他跟别人不一样,明晚,他又点我上台!

我握着洛珍的手,“你想办法早点出来,我想跟你一起睡。”

洛珍拍着我的手背,轻声安慰,“好,你放心,我快快搞定就出来!”

我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等着妈咪的传唤,可是几波小姐都去试台,也没叫我同去,我无聊的玩着眉笔,眼睛不闲的看着她们,试台被下台,试台又被退台,一直到晚上两点。

妈咪忙碌好一会儿,终于闲下来,看见我,“李妆,你先回去睡吧。”

“不行啊,刚才王局还发微信给我,说一会来。”

“王局我都招呼好了,让小美去了,你回去吧,以后除了顺哥的台,别人的都不接!”

我还想继续询问,妈咪帮我拿过桌上的包,“回去吧……”

我躺在宿舍的床上,望着窗外被风吹得张牙舞爪的大树,它们长着粗壮的树干,却支撑着几片零散的树叶。一转眼,秋天了,金黄的落叶飘落,伴着阵阵伤感。

秋天,是我最不喜欢的季节。

树叶的阴影下,我突然想起我和金晔、洛珍前几年,沿街乞讨的生活,虽然过的心酸,但是我们姐们三人相依为命,要到钱就去商店买面包,白香的面包,一块一块分开来吃。那时候,我们手是黑的,脸是脏的,可是笑容是真的,我们开心的活着,为了彼此,相互安慰,相互照顾。

现在不用忍饥挨饿,没有风吹雨淋,可是我们为了各自的目的,都变得不在单纯。

黑暗中,我听见钥匙扭动门的声音,我打开床边的台灯,看见了洛珍。

她一进门就嚷嚷,“妈的,金晔那个小婊/子,听说了你跟顺哥的事,正在骂街呢!”洛珍气得随手将包扔在桌子上,“金晔跳槽了,不跟月姐,去跟蓉姐了,蓉姐你也知道,一向跟咱们不合,风风火火带了一堆人,去警告月姐别跟她抢生意,你说可笑不?”

“这一群人就是闲得慌!顺哥先看上金晔,又看上了你,怎么没人去找顺哥的事,一个个当门背后的霸王,净挑软柿子捏!”

洛珍气喘吁吁,说了一堆,见我没反应,抬头看我。

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以后想过太平日子,我看难,今天才是第一天,往后还有的闹呢。

我一觉睡到下午四点,刚睁开眼睛,就听到一条骇人的消息。

韩梦昨晚被十几个人抬走,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早晨服务生打扫包厢发现,满地的安/全套和纸巾,还有几处血迹……

暖气充裕的房间,似春天温暖,可我感觉窗边渗进寒风,吹的全身都是冷的。我用棉被紧紧裹住身体,蜷缩着双腿,找了一个角落靠着。

洛珍一向活跃机灵,听到消息后,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她紧紧握着我的手,看着我,看的我心发慌。洛珍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的问我,“韩梦昨晚是被顺哥保镖带走的?”

我木讷的点头,洛珍吓得捂住嘴,声音从指缝挤出,“就因为韩梦剪断了你的头发?”

我惊愕失色,“不可能!一缕头发而已,顺哥不会这么残忍,我昨晚也得罪了他,惹的他很生气,他也没有把我怎么样啊……”

不可能的,我拼命劝自己别乱想,说不定韩梦一会儿就回来了。

心里掠过阵阵凉意,我想起跟欧阳风接触的分分秒秒,都觉得后怕,可让我更害怕的是,我今晚还得陪他。

洛珍压着我的肩膀,郑重其事的看着我,“妆,今晚见到顺哥,你可放聪明点,我们得罪不起他。万一顺哥像带走韩梦一样带走你,你要我怎么办?我就算跟顺哥拼了,我也拼不过他啊,你可别犯浑!”

我游离的眼神一瞬凝聚,“不行,万一他要我陪他睡,金晔……”

“你还管什么金晔啊。”洛珍气得在我头上重重拍了一下,“今晚顺哥说什么就是什么,不管在天台还是树林,让你脱你就赶紧脱!千万别说一个‘不’字,金晔是小,你的命是大!”

我烦的皱起眉毛,“我也不是本命年啊,怎么惹上了一个瘟疫啊……”

“嘘~”洛珍赶紧捂住我的嘴,“你他妈不想活了?”洛珍做出求饶的手势,“姐姐,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听说了韩梦的事,我实在没心情吃饭,空着肚子就进场。在休息室里看见几个便衣警察。我诧异,国色天香后台很硬,不管出什么事情,上面会有人摆平,警察从来没有光顾过,难道是因为韩梦的事?

妈咪热情的招呼,看样子他们很熟。

“韩梦自杀了?”我坐在沙发上,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小美。

小美修剪着她水红色的指甲,连头也不抬的对我说,“场子里有人报警了,他们过来走程序的,法医报告写的是自杀,给外人一个交代。真正怎么回事,大家心里明镜似得,还用说么?”

报警?场子里谁敢报警?

小美笑起来有两个梨涡,很漂亮,她见我没说话,推了推我的胳膊,“唉,我听说,韩梦昨天得罪了你,顺哥生气了,才把韩梦带走的。李妆你可以呀,傍了一位爷,什么时候请吃饭啊?”

我尴尬的笑笑。

妈咪送走了警察,回到休息室,反手就把化妆台上各式各样的化妆品,呼啦一声推到地上,粉底,腮红的粉末洒了一地。

妈咪用警告的语气怒吼,“是谁报的警,你们乖乖承认,我还能考虑宽大处理,如果被揪出来,我一定不会饶了她!”

话音刚落,我耳边就燥烘烘的乱成一团,几十个小姐争前恐后,“我靠,谁敢呀!月姐,肯定不是我们,说不定还是UFO报的警呢!”

妈咪抄起一支口红就扔了过来,差点砸到我,“是不是UFO昨晚把你干/爽了,高/潮到外天空去了?”

“啥呀,UFO是不明飞行物,那东西能给高/潮么?长啥样我都不知道!”

所有的小姐笑的前仰后合,只有我觉得一点也不搞笑,因为我现在真的笑不出来,我一直在想今晚八点,还要面对欧阳风,该怎么办……

小美诧异的看着我,“李妆,你咋了,这么严肃?是不是被韩梦的事吓傻了!”

“没有。”我漠然的回答一句,又陷入了沉思。

妈咪点燃一根烟,坐在我旁边,“李妆,月姐打你骂你,都是为你好,你乖乖的上台,好好伺候顺哥,以后享福的日子在后面呢,韩梦的事,也叫你长个心眼,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你眼睛要放亮一点,才不吃亏啊。”

我点点头。

欧阳风果然很准时,说晚上八点就是八点,分毫不差。

我跟昨天一样,走进V100包厢时,上交了耳环和项链,我今天特意穿了一件白色衬衣,宽松舒适,没有拉链和金属纽扣,也省的保镖卸掉的时候麻烦。

偌大的包厢,灯光昏暗,没有跳舞小姐,没人唱歌,欧阳风随意的坐在沙发上,双指夹着一根白色香烟。

青烟胧胧,在他身边环绕,我看不清他的脸,弯腰柔声,“顺哥晚上好。”

他看见我后,挥手让我过去,我慢慢走到他身边,心却跳的很厉害,他身上总有一股莫名的压迫感,压的快让我喘不过气来。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涵润小仙女点评:

《对不起,我爱你》很好看啊,没有书评里说的那么不堪。小阿妆妆妆大大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