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残剑门

残剑门

作者:柳生居士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07 13:41:17

在《残剑门》里面是一波三折,柳生居士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刘其风笑道:“老喽!山居且喜远纷华俯仰乾坤野性唋,千载勋名身外影百岁荣辱镜中花金樽潦倒秋将暮蕙经蕭瑟日且钭闻道五湖烟境好何缘蓑笠钓汀沙垂暮之年,老夫早以倦意顿消,只是眼下这小孙女尚未成人,老天纵有通天之力,也难伴其左右。这也是老夫的一块心病〞。说完俩人朝与蝉儿芸儿戏笑的孙女看去。尹建平却正与周武疗伤。刘正雄轻声笑道:〝刘老爷子可舍得让宝贝孙女与平儿他们,一同去历练一番〞。
展开全部

16-腥风血雨青风口(二)

他笑完之后又道:“真是天下奇闻,刚才是你们五雄先动的手,又不是老夫惹得你们。若不是老夫手下留情,你们现在还能站着和老夫说话?还要打,你们五条不知死活的恶狗,不是领教过了吗?难道你们真有能耐将老夫的魂魄钩了去……”。

一旁的刘颜昌尖利的吼道:“你们都给咱家住口!一群没用的东西,饭桶,你们不觉得丢人现眼还不够吗”?

他转过身来尖笑道:“数闻大宁河金刀王家,王老爷子一身武学高不可侧。今日一见,咱家还真是开眼了”。

老人眯着眼睛笑了笑道:“传闻大內总管,东厂都统刘公公,神目如电,原来也不过如此而已。大宁河金刀王老令公,那有闲情逸致,跑到这里来管你们的破事情”。

说到刘颏颜昌忽然内心一惊,心道:“天呐,怎么会是他”!

刘颜昌脸色大变,他安定心神,拍了拍衣袖道:

〝北道残剑虎狼嚎南雨黄伞红灯照

魂魄笑收冥冥府西风骤起万家笑!〞

听到这四句诗,五雄象是脚下踩到了一条毒蛇般的跳了起来,心跳加速,面如死灰。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毫不取眼的干老头,竟然是景存的江湖四老之一的西其风,刘其风老人,怪不得他一口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他们各自庆幸自已从鬼门关走了一回。

在场的人们瞬间惊悟到了。

周知同暗中松了口气。心道:“有了刘其风老前辈,和少谷主这支奇兵,今日可保无事了”。

尹建平一直心里猜不透,这眼前的老人是谁。如此,深不可测的武功,而且年纪七旬,过去师傳給他讲过江湖中人,就有此老。他应叫刘其风,是与师傳齐名,江湖四老之一,听师傳说他有个年景七岁的孙女。在仔细看那少年,年纪不过十二,三岁,“呀”……!原来这少年不是男孩。是刘其风的孙女,刘香萍。

此刻的刘颜昌,一块粉脸变成了猪肝色。他怎么能想到,还真是刘其风老鬼,刘其凤与大宁河金刀王家是世亲,而大宁河金刀王家又是皇亲,眼下晋南王就在大甲宁河省亲!这周知同押送的这趟镖,正是送到大宁河,这、……

刘颜昌顿时想明白了。决不能让这支锦合落在晋南王的手里,如果,晋南王一当得到锦合,太子,太师暗中的事情就会公众一众。那时候,太子不保,太师及自已的命也会……

他不敢往下想,眼前趁事还未明郎之前,拚死也把锦合夺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他暗自打定主意,

他走到刘其风近前,回身向旁边站着的五雄道:“滾到一边去,有眼无珠的东西。刘老爷子面前,容得你们犯肆。真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奈烦了”。

他换了一副媚笑的嘴脸对刘其风道:“哎呀,不知刘老爷子当面,小的多有冐犯老爷子虎威,咱家这里给你老陪个不是啦!老爷子海涵”。

刘其风心里暗骂道:“妈的逼,你这条老阉狗,偷袭在前,陪礼在后,真是诡计多端,哼,老夫到要看看,你这条阉狗,还会玩出什么诡计来”。

他大烟杆往桌子上啯了啯。慢不经心的从烟袋里装满了烟丝。含在嘴里,从袖中掏出火引,吹了吹,缓缓点上了烟,跷赶二郎腿。

沉声道“刘公公,明人不做暗事,你带着东厂大批杀手云集于此,该不会只是来这里,喝酒聊天吧?老夫今日路过于此,怎奈少孙子肚中肌饿,停下脚,吃点东西,填填肚子,没想到,你们连过路之人都不放过,这就是你们东厂的一贯行事作风,连小孩都不放过。这样做不怕有伤天和吗”?

刘其风说到这里,他又在鞋底上叩叩烟灰,慢条司理的又道:“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你们都不放过,他能知道什么?老夫在想,若老夫祖孙俩人是普通平民,此刻该成了你们的刀下鬼了”。

众人把目光投向那少年,然而他不知什么时候跑到那青年公子身边,吃得正欢。

刘其风笑了笑道:“等我们祖孙俩躺下之后,你们下一个目标,该是那位公子,然后是那三位,年青人吧?老夫多年未杀人了,所以,只对那些出口恶毒的人,施矛溥罚,如果他在二,三个月内,不妄动真气,大概就能痊愈。如他不听老夫的衷告,那他这辈子就活到头了。”?

刘颜昌此刻,不得不装出一副很有酎性的样子,听刘其风尾尾道来,他真想上去把他大卸八块。但他知道不能。

尹建平此刻他也在想,这个时候是清除房顶,和林子里那些杀手最佳时机,于是,他亲和的笑着对身边的少年道:“小妺妺,你叫香萍对不对”?

那少年惊异的道:“噫,大哥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尹建平笑着说;“香儿,大哥哥是怎么知道的,过一会你就知道了,哥哥问你?想不想吃驴肝?

香萍高兴的说;“当然想吃啦”!

尹建平道:“那行,你稍等!哥哥去去就来?

香萍道:“喔,谢谢大哥哥!

尹建平起身往客栈內而去、……

就在尹建平离去的瞬间,刘颜昌又尖笑道:“刘老爷子真是菩萨心肠,难得,难得!不过老爷子,继然是路经此地,今日咱家奉命在此办事,还请老爷子多多担待,等咱家办完正事,咱家在向刘老爷子陪罪”。

刘其风哈哈笑道:“好说,好说,只要不泱及鱼池,乱杀无辜,老夫也赖得管你们的闲事”。

刘颜昌尖笑道:“老爷子都这么说了,那咱家照办就是了,不过丑话说到前头,客栈里所有闲杂人等,千万不要妄动,否则出了什么意外,咱家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刘其风又哈哈笑道:“那是自然,刘公公是大內总管,说话当然是言而有信了,老天相信。你请吧”!

这时候他们话刚说完,只见尹建平端着一盘驴肝笑嘻嘻的出来。

刘颜昌他看不出,这个头戴带斗笠的年青人,到底是何来历,刚才五雄和刘其风拚斗时,他仍然若无其事,但也看不出这年青的公子,会武功的样子,他想不出那里不对。他也没时间去想。刘颜昌朝身边的俩个武士使了个眼色。俩个武士手按剑柄,朝尹建平走来。正在此时,香儿忽然橫切一掌,向插着筷子的竹筒斩去,只見得竹筒忽然倒向逼进的俩名武士,数十支筷子就向装了弹簧似的,雨箭般的射向那俩名武士。

俩名武士只是奉命来监视尹建平的!然而,刚走近来,突见雨点似的筷子向他们急射而来,俩人也是东厂的高手,手忙脚乱间,拔剑,那些筷子便挍成木稍,落到地上。

尹建平笑着道:“小妹妹,好高明的手法”!

香儿一面吃着桌子上的驴肝,一面笑着道:“大哥哥,我是怕俩条狗抢我的驴肝吃。嗨,嗨。好吃,真好吃”!

尹建平笑道:“筷子射狗,香儿真聪明”!

俩人一唱一合,气得俩个武士火冐三丈,恨不得拔剑将眼前俩人碎尸。

刘其风呵呵笑道:“乘孙女,你什么时候才能吃饱啊”!

香儿笑着道:“爷爷,刚才这位大哥哥端来的驴肝好吃!味道真香,爷爷你要不要吃点尝尝?

刘其笑道“唔,爷爷老喽,可不敢多吃,消化不了的,你吃吧!啊!”

香儿又道:“爷爷,大哥哥的驴肉被我吃完了,大哥哥就没得吃了,香儿在弄一盘来”。

刘其风道:“呵呵,你这个小馋虫,客栈老板,伙计都跑了,若想吃,自已去弄啊,不过,不要白吃人家的,记得要給钱!

香儿道:“晓得啦,大哥哥,稍等片刻,香儿去去就来”!

她说吧,娇小的身躯纵身而起,在一张翻倒的角上,一点闪进了后厨,不多会的功夫,小香儿端着一碗红烧驴肉,一盘凉片青烟似的落下,坐在尹建平身旁。

她放下手中的碗和凉片娇笑着对尹建平道:“大哥哥,刚才香儿吃完了你的驴肉,香儿还给你”。

众人惊呆了,小小年纪,竟然练就这等身手,从起身到回来,不到一会的功夫。抬在手上的驴肉汤碗没洒出一滴。

刘其风呵呵笑道:“这位公子爷莫怪,这小东西,从小没了父母,被老天惯坏了,让公子爷,见笑,见笑”!

尹建平笑着道:“老伯不要多礼,小兄弟顽皮可人,聪明伶俐。我喜欢”!

正在此时,场中起了变化。一伙东厂杀手将尹建平和刘其风围成半圆,另一伙人向周知同逼了过去。

香儿大喊一声道:“不好啦,爷爷,狗要咬人啦”

刘颜昌尖笑道:“刘老爷子,尽管放心,你们不动,他们以不动!咱家只想办事,决不迁连无辜”。

见侍卫逼进,哑仆冬国雄站起身来,他向周知同道:“周总镖头,请把兄弟们叫到老夫身后来,不要轻举妄动,让老夫来对负这群不开眼的杂碎”。

走在前面的刘颜昌阴笑道:“周总镖头,现在交出锦合,还来得及,否则今日,这里便是尔等的葬身之地”。

周知同郎声笑道:“老阉狗,要锦合沒有,要命,要看你们有沒有这个本事,来呀!老夫恭候多时了”,

哑仆轻笑道:“周总镖头稍安勿躁。还有老夫这一关,他们还沒过了,等他们弄倒了老夫,你在出手也不迟。

沒想到出来了个干老头,众侍卫也没见过。

领头的侍卫冷声道:“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哑仆冬国雄诡计的笑道:“你管老夫是谁!打败了老夫,你自然知道,不过老夫可要提醒各位。老夫有二十多年未开杀戒了,这回老夫正好拿你们发发市”。

那领头侍卫恨声说;“好,有胆识,继然你要挟进来送死,本座就先打发了你,再找周知同”。

说完,他拔出剑来,剑才亮出。

哑仆顿时知道来人是谁了。他笑了笑道:阁下可是济洲无敌门门主江世冒的弟子,人称无影剑客,陈巨武”?

那侍卫吃惊的退一歩道:“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本座的名号”?

哑仆意味深长的说道:“老天果然没猜错了,昔日无敌门与老夫有一段生死过結,多年以来却找不到机会了结,呵呵!今日老夫先承全了你在说”,

侍卫头领陈巨武也没多说,手中剑指向哑仆道:“少说费话,拔出你的剑来”?

哑仆,回头找了找,见地上有根树枝,他捡起来修了修道:“呵呵,对负你一个后生晚辈,这根树枝足也”!

香儿道:“爷爷,那位老伯伯怎么不用剑呀?

刘其风呵呵笑道:“他不用剑,他用的是心剑”!

尹建平心中一震,莫非刘老爷子,也看出哑仆的身份。

场中起了变化,那陈巨武似乎按奈不住,手中剑风雷闪电般的刺向哑仆的前胸。突然沒了哑仆的身影,还没等他想明白,只听得哧的一声,一根树枝从陈巨武的劲中贯穿而入。

陈巨武向前走了两步,登着一双铜玲大的眼珠道:“这……是、、什么招、、式”。

话末说完,轰声倒地死去。

‘雷霆棍’,王冲,见首领一招便死了,大喊一声道:“点子硬,并肩子上”。

王冲显然是另一拔的头领,他声音刚落,除了受了內伤的王冲未动,剩下的四雄和其他侍卫围了上去。

‘鬼头刀’李吉虎提着不知从那里找来的另外一把大刀,一招迎头向哑仆劈到,宋广宁,宋广武锥钩同时攻向哑仆的下三路。宋一锤没了铁锤,只好用掌攻向哑仆的左肩,场外还有十多个剑拔弩张的侍卫,等待扑进去。

当李吉虎的大刀砍向哑仆,忽然只听得一声惨叫,从宋一锤的口中发出,他攻向哑仆的半支手没了,就掉落在自己的脚下,而李吉虎一楞神之间,突然感觉得胸腹内遭到重击,人倒飞出去,倒地时,他才看清,肚子上插进一把轰天锥。肚破腸流。眼看是活不成了。

李吉虎抬起血淋淋的手,想说什么,但没说出来,他头一焉,死了。

轰天锥当然不会朝自已的兄弟下手了。他那一锥本来是攻向哑仆的腹部,連他也未弄明白,只觉得他攻向哑仆的锥撞到气墙上,进不得分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住,而哑仆将宋广武的昊天钩送入了他的胸脯间,他觉得胸脯如裂。低头看时,亡魂大冐,而宋广宁更惨,一根树枝从他的耳朵对穿过去,連叫一声欲不能。

场地上血酒洒如涂。

几具尸体橫倒在哑仆周围,让人更为吃惊的是,他的身上没沾一滴血。

死寂,周围的空气仿佛变得让人窒息。不到半柱香的功夫,东厂六大高手,除了宋一锤断了一支手,其他的都躺在地上,这种怪异的摶杀,只经历了一会的功夫。

刘颜昌更是目瞪口呆。正在此时,一个侍卫路到他面前,对他耳语了一会,只见他大惊之下,反手一掌将向他报告的侍卫打得倒飞出去……

17-遭惨败刘颜昌逃离

“跟我上…”。刘颜昌息斯底里的吼叫着,他想拚一拚,他不甘心。

众侍卫全部湧向了哑仆和周知同。就连围住尹建平周围的侍卫也都上去了。

刘颜昌又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一个无法弥补的错误……。

他是被愤怒冲昏了头。当众侍卫拔剑冲上去的时候,墙边的那三个青年食客,一声轻呼,“回去”只见俩个青年少女,斗篷一张,从她们手中闪电般的飞出一蔟乌黑发亮的物件,直奔向前冲来的侍卫身上,一闪而至,入沒在冲在前面的十多个侍卫身上,惨叫连起,而后面的侍卫并不乐观,他们不知被什么物品打中了,身后的气海穴,倒下时,连啍一声都不能。

青年人一把七星宝刀,更是了得,左劈,右砍,直刺间,每一个动作中,便有一名侍卫倒下,惨叫声连成一遍,俩个妙龄少女如下山的母大虫【母虎】拨剑也冲向那些未倒地的侍卫如砍瓜切菜一样,逢人就杀,见人便刺,每个东厂精英侍卫,在她们面前,手中的兵器成了竹剑木棍般的被折断。

两把宝剑,一把七星宝刀,是尹建平从圣坛藏珍洞里带出来的神兵厉刃,如今配上了用场,虽然师兄妹三人,从未正式对敌拚杀过,初时还有些胆怯,却在这种你死我活的拚杀中,很快便实践得到了锻炼,以许是他【她】们的武功太高了,在众侍卫中沒有敌手。

尹芸芸在她年幼的心里,就被眼前的这些人,种下了仇恨的种子,昨日当她明白了父母家人是被这些人杀害的,在她心中萌发了报仇血恨。

佛法说:有因就有果,世间仼何事物,都规矩于一个因果关系。

就在今日,一个娇柔雅倩的女孩,却把抑郁了八年的悲伤与仇恨发泄这些侍卫身上,她如无之境,娇弱般的身躯上,血迹斑斑。而此时的侍卫们,只有四处避闪,沒有还手之力。

而眼下,还有坐着的尹建平,和刘其风老人未动,香儿想出去,却被尹建平止住。

可她和眼前拚杀的三个大哥哥,大姐姐不同的是,必看她年纪虽小,早就历练成老江湖,这种场面,对她而言,以司空见惯,眼前虽然被身边的大哥哥阻止她加入,她也未必闲得住,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筷子,她不失时机的从手中发出筷子,朝那些活着的侍卫打去,虽然道力不强,筷子有的插进那些侍卫的肩上,有的插到腿上,一付痛打落水狗的样子。

尹建平和刘其风相视而哈哈大笑。

哑仆,周知同,周武,众镖师奋然而起,加入了血拚。此时,周知同似呼忘记了一件事,在他的镖师中,有刘颜昌按插的人,当周知同刚抽出剑正要冲上前去时,一短刀快速的刺向他的背部。

而刘武一直担心着父亲的安危,他知道,在他们镖师中有刘颜昌按插进来的人。当众镖师拔剑冲出时,他注意到了一名叫赵伟的鏢师,情绪不对,当他拔剑刺向他的父亲周知同时,太近的关系,所以,他来不及出手杀掉赵伟,情急之下,刘武只好纵身撞向他的父亲。

并同时大喊一声:“父亲闪开”周知同被儿子周武撞开,短剑刺进刘武的左肩内,哑仆回身倒飞,一掌打在那镖师右肩上,那镖师横飞出去,轰然倒地不起,刘武挣扎着正要冲上前去,想一剑决果那镖师赵伟时,却被周知同按住了。

周知同唉声道:“武儿,留他一命在说!急忙点了刘武的肩胛穴,帮他止住流血,斗场中也接近尾声。

刘颜昌打破脑袋也想不到,半路杀道三个;‘程咬金’其实他早该想到,这三个年青的男女,身法怪异,武功高强,在他的侍卫中来去自如,那些侍卫们是怎么了,毫无还手之力。

他心想完了,在不走,恐怕自已的老命都要丟在这里了,他知道没有了伏兵。他的所有计划全部落空。

于是他一挥手,带着剩下的三个侍卫落荒而逃,忧如丧家之犬。连八抬大轿都不要了。来时威风八面。走时,颜面散尽!

芸儿来到尹建平面前问道:“哥哥,刘颜昌那老狗呢”?

尹建平笑了笑道:“你找他干什么”?

芸儿恨声道:“哥哥,我要亲手杀了那老贼!为死去的爹爹,娘亲报仇”!

尹建平道:“芸儿,哥哥知道你恨他,哥哥也恨他,可是眼下我们还不能杀他,啍,就让他多活一阵子在说了,道是看看你,我的小妹,你都成血人了,沒伤着吧?小妹,以后对敌拚杀时,不要不顾自已,你今天这样,哥哥多担心你呀”。

〝喔,哥哥,我记住啦〞!

尹芸芸娇笑的说,

香儿插嘴道:“大哥哥,这位天仙般的姐姐,是你妹妹呀”!

尹建平笑道:“是啊,他是大哥哥的亲妹妹,叫芸儿”!

香儿高兴的道:“既是大哥哥的妹妹,那也是香儿的姐姐喽!芸儿姐姐,你好!

小精灵跑到芸儿的面前伸手就要抱,吓得芸儿急忙躲开。

尹建平和刘其风哈哈大笑。

最后,尹建平笑道:“芸儿,不用害羞,她叫刘香萍,也是个女孩子”!

刘其风笑道:“小兄弟,如果老夫没猜错的话。你们兄妹俩便是尹道元尹大人的一双遗孤。尹建平和尹芸芸吧?

尹建平急忙拉着妹妹道:“晩辈,尹建平兄妹拜见刘老前辈”!

“慢着,慢着”

刘其风呵呵笑道:“你们兄妹俩的跪拜,老夫可受不了,你恩师没有告诉过你吗?老夫在你师傳面前都要称他郑老前辈。此间情由,等你以后便知道了。你们只能叫一声老哥哥!哎哟,你看,你师叔都来了”。

回头看时,刘正雄赶着大车而来!

“师叔”

“师父”

“父亲”

四个青年迎了上去。

刘正雄笑着道:“小武,蝉儿,芸儿,你们没亊吧?

刘武笑着道:〝父亲,有平儿师弟,和哑叔在,怎么会有事情,嗷,父亲,还有一位你认识,今日刘老前辈和他的孙女从大宁河赶来助阵〞。

刘正雄大步向刘其风走去,刘其风见刘正雄走了过来。及忙迎了上去哈哈笑道:〝呵呵!昔日叱咤风云的“断魂刀客”,二十年未见,如今确成了贾商老板,其乃人世苍桑,风云变幻莫测〞。

刘正雄呵呵笑道。〝刘老爷子多年未见,仍然雄姿英发,不减当年〞。

刘其风笑道:“老喽!

山居且喜远纷华俯仰乾坤野性唋,

千载勋名身外影百岁荣辱镜中花

金樽潦倒秋将暮蕙经蕭瑟日且钭

闻道五湖烟境好何缘蓑笠钓汀沙

垂暮之年,老夫早以倦意顿消,只是眼下这小孙女尚未成人,老天纵有通天之力,也难伴其左右。这也是老夫的一块心病〞。

说完俩人朝与蝉儿芸儿戏笑的孙女看去。尹建平却正与周武疗伤。

刘正雄轻声笑道:〝刘老爷子可舍得让宝贝孙女与平儿他们,一同去历练一番〞。

刘其风叹声道:〝咋日老夫对此,还忧心仲仲,今日到好,你看她们!看来老夫心愿也了喽〞!哎,刘庄主,去年我曾听丐帮帮主说,令师侄不是四年前失踪了吗?怎么回事,莫非传言有假〞?

刘正雄叹声道:〝这不是传言,是真的,我那师侄是个福缘深厚的人呐,失踪了四年,前日突然从天而降,呵呵!可了不得,一身武功以经练到了反仆归真的境界〞。

刘其凤道:〝是啊!今日一见,老夫就觉得不简单,老夫几乎看走了眼,今日当五雄联手对付老夫时,他竟然用下酒的花生米,就四粒同时打中了四雄的穴道,那手法拿捏得真准。然而,更可怕向是,他意不在阻止四雄向老夫攻击,而是让攻击停顿一下,四雄都不知中了别人的暗算〞。

刘正雄笑了笑道:〝前日五台惮院中。他只用了一招,便将东厂副都统。段其坤打成重伤,刘颜昌当时就被他吓得不敢出手,最后只得带着段其坤撒回县城〞。

刘其风道:〝哦……原来如此!老夫看来,令师侄现在的修为要在老夫之上,当是老夫却是想不明,除了郑老前辈为他易筋洗髄,他是不是另有奇遇〞?

〝呵呵,刘老果真是江湖四老之一,目光如芒,洞察一切,是,听他言及,他失踪之后曾杀死一条千年白蛟,并且,吞食它的内丹。

刘正雄心慰的说。

刘其风惊讶所道:〝什么?他杀死了一条千年白蛟?这..这是真的?天纳!如此看来百年以来,江湖中的传闻,果然不假。呵呵!真是天之娇子,纵天奇缘!那就难怪了。

尹建平处理好了周武的伤口之后,和哑仆冬国雄,周知同走了过来。

哑仆冬国雄呵呵笑道:〝刘老前辈,真是你老呀!冬国雄拜见刘老前辈。

刘其风哈哈大笑道:〝你可是平洋镖局,冬正武老英雄的义子,冬国雄〞?

哑仆道:〝是的,刘老前辈,义父在世时,曾和晚辈经常提及老前驾名讳。晚辈一直无缘相见〞!

哎呀,冬大侠,今日一见,让老夫大开眼见,老夫还在纳闷,今日江湖中何时出了一个武功高强的侠客,弄了半天,原来是你呀〞!

刘其风握着哑仆的手说。

哑仆笑道:〝炷火之光,怎可浩明月,刘老前辈过讲了,晚辈这点唯漙之技,还是老主人垂青,传給了老奴一点防身之技,老奴才有今日举〞!

〝呵呵,唯漙之技,如此看来,从忘忧谷出来的人,个个功夫了得,就连称霸一方的西域五雄联手,全都栽倒在你的手下。

刘其风说到这里,冷笑的又道:〝啍啍,看来这次刘颜昌栽在青风口,那是他的劫数难逃,如此看来,周总镖头这次押镖大宁河,一路之上,不会在出仳漏了〞。

刘正雄呵呵笑道:〝是呀,周总镖头这段最后的押镖里程,应该沒什么问题了,更何况,这一路之上,还有刘老爷子亲自跟随照料,师侄和国雄护送,三大高手,那刘颜昌惨败之后,精英大损,我看他在沒那个胆量,中途弄诡了,其它江湖稍小,既便有心,也沒那个胆啊,众人大笑〞。

刘正雄四下看了看道:〝刘三〞

〝老奴在〞

〝去叫几个人来,把这些尸体,找辟静的地方,都埯埋了吧,免得暴尸荒野〞。〝是〞!

周知同一谊到地,说道:〝知同感谢众位英雄的援助,此恩铭诸肺腑〞永世不忘众位的恩德〞。

刘正雄道:〝周老英雄,此话过了,如果说周老英雄为客户走镖,这还吧了,然周老英也是肝胆相照,伸名大义之人〞。

刘正雄说到这里,感叹的说:〝说大了,周总镖头是为了朝廷,能早日肃清奸佞,还大明一清平世界,说小的,是为了那些死难的冤魂早日昭雪。而周老英雄不惜,全镖局人等生命作代价,义无友顾的把自已置身其中,此等义举,让我等汗颜〞。

刘其风也叹声道:〝是啊﹏刘庄主,此话在理!周总镖头此等义举,老夫实在佩服得五体投地。老夫尽点维漙之力,实纯属应该〞。

刘其风说到这里,转过话头道:〝少谷主,把树林中和房顶上的那些侍卫怎么处置的〞?

尹建平笑了笑道:〝晚辈,只是让他们睡上十多个时晨,不过,等他们醒来之后,恐怕此生在以不能为恶了〞。

〝少谷主是说:你废去他们一身的武功〞?

刘其风惊异的问到。

〝呵呵,少谷主这手才叫绝,有意思,不废吹灰之力,剪出了刘颜昌一股势力,怪不得之前他如此愤怒。吓得苍狂而逃。〞

刘正雄笑道:〝原来考虑,上次刘颜昌在五台惮院受挫之后,这青风口必然是他孤注一掷的地方,因此,为防万一,老夫还特意心布置了另一批奇兵。想不到的是,刘老爷子也赶到了,刘三告诉老夫说,来了一老一少俩位高手,当时我还猜不透是老爷子到了呢〞!

刘其凤呵呵笑道:〝晋南王,十天前,到了大宁问河,就要求老夫来接应一下周总镖头,他也得到消息,说太师暗中调集了大批的江湖高手,及东厂侍卫西进五台,准备中途夺镖,所以老夫带上孙女赶过来。好啦!现在是风平浪尽,看来今日是赶不过去了。今晚就在青口住一晚,明日在上路,周总镖头你看如何〞?

周知同歉意的笑了笑道:〝今日有刘庄主和老前辈在此,晚辈就仼听俩位前辈做主按排便是了〞。

刘其风嗔笑道:〝你这个老滑头﹍﹍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元洲小仙女点评:

刚刚看完《残剑门》,不错的书,看了很久,剧情也挺有新意,结局略出人意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