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生活有点甜

生活有点甜

作者:裤裤桑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2-18 17:15:31

作者裤裤桑给大家带来了《生活有点甜》的主要情节:“我想说的是……”穆景琛本想说,我很遗憾这个价位不高,不过那个眼高手低又贪婪势力的女人却阴差阳错吓跑了一些好男人。但他觉得目前还不能这样说,免得吓跑她。于是穆景琛十分委婉道:“明天是周末,民政局没人上班,星期一顾小姐有空吗?”“啊?”穆景琛莞尔,“如果没空,能抽出一点时间吗?”顾惜艰难的将他的话顺了两遍,觉得自己的理解能力不差,为什么却不懂他这前言不搭后语是什么意思。
展开全部

生活有点甜:五十万的聘金

“嗯。”穆景琛低低应一声,示意自己在听。

而顾惜仿佛在这么一个微乎其微的语气词中获得了力量,卸了满脸的凝重,松口气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来,“我并不是她的亲生女儿。”

“我是一个孤儿,妈和爸因为身体的缘故不孕,在孤儿院领养了十岁的我。”顾惜说到这时候,眼角弯弯,显然是会想到什么好事,不过随后笑容就敛了几分,“在我来到之后的次年,妈妈就有了孩子。”

“爸爸说我是吉祥物,给家里带去了新的生命。我们都很开心,在第二年冬天,我有了一个新妹妹。”

后面的事情倒不重要,顾惜叹口气,不由苦笑,“也许是因为我性子沉闷,所以很少和异性有交际,导致现在直接成了大龄剩女。”

“晓晓很给爸妈争气,今年高考,考上了市里最好的传媒大学,只是学费昂贵,不是我们这样的小康家庭可以担负。”

顾惜说到这,发现自己对母亲孙秋秋其实没有真的怨意。一对寻常普通夫妻,家庭也并不宽裕,却担负了她十八年的生活费和学费,已经仁至义尽。

“我年纪已经大了,于是妈就想我嫁一个家庭富裕的男人,也可以担一笔价值不菲的聘礼,拿来给我妹当学费。”

————

顾惜说完,觉得也许自己无意间言语里还是透露了一点怨恨,怕穆景琛误会,抬头看着他认真的侧脸,补充道:“不过反正我这个年纪也该结婚了,她也想我嫁个富裕人家,下半辈子过的好一些,这是每个母亲的初衷吧。”

“所以顾小姐的意思是……”穆景琛欣赏她的坦诚,其中也少不了一点诧异。孙秋秋那样对她,将她的婚姻当做儿戏,竟然也不怨恨,反倒替她说话。

事到如今,话都说到这份上……

顾惜咬咬牙,捏着拳头给自己打劲儿,“我意思是,如果穆先生想娶我,得下五十万的聘金。”

一句话下来,办公室里安静的几乎能听到针尖儿着地的声音。

顾惜没发现自己屏息着,吊着心听他的回答。如果他答应下来,她会怎么做?如果他……就此退堂,又怎么做?

过了小半晌,依旧没有回答,顾惜已经知道答案了。

两人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交集,她却莫名有点失落。

顾惜垂着眼,心情复杂的笑了一声,然后抬头看他,“穆先生现在已经知道我为什么不答应的缘由。那么私事我们已经解决,如意商贸这个案子离开庭的日子不远了,我会尽量做最充足的准备。”

穆景琛这才笑一声,握住盲杖站起身朝她的方向伸出手,墨镜底下的那双眸隐隐含笑,却不被人所见,声音压沉了几分,“顾小姐,我很遗憾阿姨有这么个要求,我……”

顾惜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因为有了心理准备,所以脸上表情保持很好,露出一个体谅的笑容来,“穆先生不要介意,您已经很努力了。”

“我想说的是……”穆景琛本想说,我很遗憾这个价位不高,不过那个眼高手低又贪婪势力的女人却阴差阳错吓跑了一些好男人。

但他觉得目前还不能这样说,免得吓跑她。

于是穆景琛十分委婉道:“明天是周末,民政局没人上班,星期一顾小姐有空吗?”

“啊?”

穆景琛莞尔,“如果没空,能抽出一点时间吗?”

顾惜艰难的将他的话顺了两遍,觉得自己的理解能力不差,为什么却不懂他这前言不搭后语是什么意思。

最后她还是一脸的雾水,干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额,“穆先生您……说什么?”

“顾小姐知道的。”穆景琛忽而靠近。

一股好闻的剃须水味道袭来,随着高大的气势压来,顾惜下意识往后退了一小步,随即就看到他手指的盲杖掉了!

也许是要走,却因为碰到了沙发面前的矮几,所以才会一个不小心,直接往她这边倒来……

————

顾惜在电光石火间理顺这因果,连忙伸出双手支撑住他一把。

穆景琛人高马大,身子大半的力量让顾惜有点吃不消,手指仿佛能够透过那西装,触碰到衣料下紧实的肌肉,她耳根红了红,“穆先生您小心点。”

现在只能庆幸他看不到了。

涨红着一张脸,耳根更是烧起来的顾惜有点阿Q的想。

穆景琛却在她看不到的角度勾起了唇,他往下低头,手脚有些“慌张”的在她身上找借力点仿佛要靠自己力量站起来。

生活有点甜:一见钟情

“啊——穆先生你!”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看不到。”穆景琛连忙缩回“无意间”触碰到柔软的手,他呼吸深了几分,隔着墨镜,也能想象眼前这小巧的耳垂会怎样如红曜石一般诱人。

他还想说些什么,还没开口却看到顾惜有点羞恼的抿起了唇。

好想……亲一下。

穆景琛喉结滚动了两下,站起身,然后弯腰,小心的去摸盲杖。

顾惜只得又帮他将盲杖捡起,“穆先生,在这。”

穆景琛“看不到”,伸着手在空中虚虚挥了两下。

顾惜无奈,只能握住他的手,然后再亲手将盲杖放到他手心里。

男人的手很大,手指修长好看,骨节均称,明明什么都没做,在空中无意间摆出的姿势也带着与生俱来的优雅。

————

而接触之后,顾惜才察觉对方手掌温热有力,带着让人面红耳赤的力量。

她立刻要将手抽回来,却察觉被反握住了。

顾惜红着脸,听着激烈的几乎震耳欲聋的心跳声,“穆先生,你,你抓错了。”她不信他连盲杖和她的手都分不出来。

“我没有。”穆景琛低低笑了一声。

嗯?

顾惜抬头,却看到他此时微微抿着唇,倒没有笑的意思,有几分认真。他低低的垂着眼,棱角名分线条俊朗的面容上戴着墨镜,仿佛在看她。

但顾惜知道,他看不到她。

可她,却能感受到那种火辣的专注眼神。

“你……”她挣了挣自己的手。

“顾小姐。”

“嗯,先,穆先生你先放手。”顾惜觉得自己都要烧起来了。

“你还没回答我,星期一有没有空,一起去民政局。”穆景琛看着她。

“可是……”

“反正,嫁谁都不是嫁,顾小姐又不嫌弃穆某,我们在一起不是刚好吗?”穆景琛不等她开口,兀自道:“穆某经营着一家公司,五十万还是有的,等到我们结婚之后,就是新的开始,我们一起从头再来。”

他的声音很好听,低低的,磁性的,就像是在讲一个温柔的故事。

顾惜微微挣扎着,就开始有些走神,脑中鬼使神差的出现了两人结婚之后的生活场景。听到那个声音越来越近,她打了个颤,回过神,“可是穆先生,我们这样会不会太草率了?”

“穆某还以为……顾小姐既然选择了相亲这个渠道,那么就已经对这样的草率早有准备才是。”

顾惜听到这话,心中的悸动终于缓和下几分。是啊,她本来就知道,她结婚,母亲只是为了一份聘金,只是为了让她搬出去住。

所以,她不讨厌他,他因为眼疾缘故也只能通过相亲……那么两人……

穆景琛不动声色揽住她的腰,纤细的不盛一握,他捏了捏,手感不错,韧性应该也会让人满意。

声音不自觉哑了些,他再接再厉道:“而且,穆某不觉得这是草率,一见钟情什么的,信则有,不信则无,不是么?”

一见钟情?

你都不能见还钟什么情啊!

————

顾惜摸摸在心中吐槽一句,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听到这些,她突然觉得,嫁给他,也许会是千万种平淡的未来里,最让自己心情舒服的方式。

她的一切变化都在穆景琛的眼底,薄唇边势在必得的弧度稍微收敛了几分,他没有错过时机,又问了句:“那顾小姐,你的答案呢?”

“嗯……好。”顾惜低着头,哪怕他看不到,也依旧害羞!

“我听不到。”穆景琛笑。

顾惜听到这近在耳边的声音,心猛地一跳,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在他怀里了,连忙推开他,推开他的同时又怕自己太突兀没控制好力道,犹豫的轻微拉了一下,稳住他。

办公室里,顾惜捂着不断发烫的脸颊,双眼放空,不知道想到什么忽然低低笑了起来,忽而又蹙起眉一脸纠结。

“喂,该回魂啦!”艾米看自己都进来老半天了,这丫头居然还在发愣,使劲拍着桌子。

“啊?怎,怎么了?”顾惜一回神就看到艾米站在她面前,大眼睛瞪着她,忙问:“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么没发现……”

艾米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你能发现才有鬼呢!瞧你这副少女怀春的样子,不会是看上谁了吧?难道是穆景琛?”

她可是亲眼看到穆景琛出门的时候,那浑身都洋溢出来的满足感,艾米不由紧盯着好友,上上下下的打量一番,她不会是这么快就被吃了吧?!

不过——

发型没乱,口红也没花,不像啊!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荧小娘子点评:

喜欢男女主的性格与身份的设定,看到了爱情友情以及更深刻的东西,第一次看到婚恋生活文中有物理各种专业知识的运用,太好的一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