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邪王盛宠:庶女也妖娆

邪王盛宠:庶女也妖娆

作者:仙儿麻麻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06 16:24:55

这本书《邪王盛宠:庶女也妖娆》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足足一刻钟后,苏颜的手才离开了荣阳郡主的腕子,神情无比郑重的看着荣阳郡主:“姐姐可想听我说实话?”见苏颜这样,荣阳郡主也是被唬了一跳,不知怎么心里一紧,难掩的一阵紧张:“自然。”“我若是说错了姐姐莫怪,可我若是说对了……”苏颜面露犹豫:“还是请姐姐先屏退丫鬟吧。”“春夏留下,其余人退出亭外。”听苏颜如此说,荣阳郡主倒是升起了几丝忐忑来。
展开全部

荣阳郡主

大夫人把府里能用的上的绣娘都派来给苏颜做衣裳了,不过两天时间,便做出了八套衣裙,又让海棠给她送来了两套上好的头面,当海棠把首饰送到苏颜院里的时候,苏颜都忍不住咂舌,大夫人为了能把自己卖个好价钱,真是不惜本钱。

六月十三这日,海棠一大早便来了苏颜的院子,帮着苏颜选了衣裳发饰。

镜中的少女上着大红绣花罗衫,月白湖绉裙长及曳地,不堪盈盈一握的纤腰上束着云带,更显得胸前丰盈了几分。发间簪着一只金丝攒珠钗,小指甲大的东珠映的苏颜面若芙蓉,一双桃花眼含着盈盈水意,正看着镜中的自己。

“五姑娘真美。”海棠说着又从一旁的托盘上拿起了一个豆色缠金的翡翠镯子套到了苏颜的腕上:“这颜色最是适合姑娘了。”

苏颜没接海棠的话,目光从镜子上移开,轻笑道:“快走吧,别让夫人等急了。”右手却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左手腕上戴着的翡翠镯子。

这镯子……她上辈子见过,只是那个镯子却是戴在晋阳长公主的手上,她曾经远远的看见过一次,她觉得好看,所以记得很是清楚,不知道这辈子怎么会出现在老夫人送给她的首饰之中。

只是苏颜也没太过深思,只觉得兴许只是长得相像罢了。

去静王府的路上,大夫人一直和苏颜说着要注意的事情,若忽略了她眼中时不时冒出的精光,倒也似一名慈母。

说话间,马车行到了静王府门前,苏颜先下了车,又扶了大夫人下车,然后才抬头看了一眼头上的赤金牌匾。

静王府,上辈子这三个大字就像一柄大锤压在苏颜心上。

门口早有婆子相迎,大夫人也没多耽搁,直接带着苏颜进了静王府,到了静王妃待客的花厅。花厅内坐着几位年岁较大的妇人,苏颜刚一进门,数道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落在苏颜身上。

这样沉鱼落雁的美人儿,就算是宫里也算罕见。

“给王妃娘娘请安。”苏颜跟着大夫人盈盈下拜,束腰的衣裙显得身姿窈窕。

坐在主位上的静王妃却只是淡淡瞥了一眼苏颜,然后对大

夫人微微一点头,嘴角露出一个浅笑:“快坐吧。”

静王妃看上去大约二十七八的年纪,面容冷艳,上辈子初见,苏颜还纳闷为什么静王妃这么年轻。后来才知道,这位静王妃肖氏是继室,静王世子乃是上任静王妃所出。不过这位静王妃也很是厉害,嫁过来不过十载,就已经为静王添了二子二女,王妃之位坐的极为稳固。

在苏颜的记忆中,静王妃一直是个冷若冰霜的美人儿,今个突然看见她笑了,倒还有些诧异。

大夫人刚落座,便听一直站在静王妃身边的少女娇笑道:“这位便是夫人府上的五姑娘了吧?之前便听说妹妹身子不好,一直养在南边,如今一看倒知果真是南边的水养人,妹妹生的真好看。”

这人是静王妃的娘家侄女,名唤肖玉容,长相倒是不像静王妃,堪称清秀,只是唇角一直挂着的浅淡笑意看着很是舒服。她也是得了静王妃的吩咐,才主动点了苏颜的身份,不然肖玉容又哪里晓得苏颜是哪里冒出来的。

听见肖玉容提及了自己,苏颜只得走了出来,单独给静王妃见礼:“王妃娘娘金安。”

静王妃也没叫起,上下打量了一眼苏颜才道:“起身吧。”说完,倒是也没再看苏颜一眼,反而去和屋里旁的夫人聊起了家常。

大夫人见状有些纳闷,不知道苏颜哪里不招静王妃待见了,竟是连个见面礼都没有,这么想着,心里对苏颜的不满又多了不少。不过大夫人也没时间细想,试探着搭上了静王妃的话茬,见静王妃对她态度依旧,便将心放在了肚子里。

肖玉容看着站在大夫人身后的苏颜,心里暗道不过是个庶女而已,哪里值得她屈尊讨好?可一想到静王妃的嘱咐,肖玉容还是笑着对苏颜道:“今个我姑母办的是花宴,妹妹就别在这儿陪着了,不如我带你去园子里转转可好?”

苏颜看了看大夫人,见她微微颔首,才对肖玉容施礼道:“那便多谢姐姐了。”

又和静王妃说了一声,肖玉容才带着苏颜出了屋,一路上碰见了不少三三两两作伴的少女,看见苏颜皆是好奇不已,肖玉容也都按照那番说辞和旁人介绍了她。渐渐的,肖玉容的眼睛里显现出了一丝不耐烦,好不容易到了花园,肖玉容才解脱般对苏颜笑道:“妹妹随意逛逛吧,不过别走太远,小心迷路。”

“多谢姐姐引路。”苏颜笑着和肖玉容道谢,然后带着柳香状似随意的在花园里逛了一会儿,期间倒也有不少人然后特意找了个人少的小路,带着柳香往自己此行的目的地走去。

眼见周围的人越来越少,道路越来越偏僻,柳香快走几步拽住了苏颜的衣袖劝道:“姑娘,咱们还是回去吧,别让夫人找不到咱们。”

苏颜抿唇可怜兮兮的对柳香道:“我只想在这附近逛逛,柳香,那些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我实在不想待在人多的地方。”

苏颜皱着眉,脸上的失落和苦涩溢于言表,让柳香看了都觉得有些于心不忍:“那姑娘便只在这附近逛吧,别去太偏远的地方。”

苏颜对柳香笑了笑,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凉亭。上辈子,她便是在此遇见的荣阳郡主。

荣阳郡主的父亲是严亲王,乃当今圣上的同胞弟弟,他这辈子儿孙满地,可女儿却只独独生了荣阳郡主一个,所以荣阳郡主从小就备受宠爱。只是今年荣阳郡主已经十七了还没许配人家,旁人只知严亲王心疼荣阳郡主,想多留她几年,却不知荣阳郡主身有隐疾,不便许配人家。

苏颜之所以知道,还是因为上辈子后来荣阳郡主招了个郡马,起初二人日子过得和美,可不到两个月时间,那郡马便嚷着要纳妾,原因便是荣阳郡主不能生育,严亲王自是不允,可那郡马却把这事儿嚷嚷的京内几乎人尽皆知,荣阳郡主无颜见人,干脆绞了头发遁了空门。

一边想着,苏颜走到了凉亭近处,果然看见了其中坐着一名身穿鹅黄色宫装的女子,假装不经意间寻到了这个凉亭,苏颜拿丝绢擦了擦额间的汗,对柳香道:“便在此处歇息一会儿。”

荣阳郡主听见声音后便向苏颜看了过来,见是个俏生生的美貌姑娘,不由多看了几眼。

苏颜对着坐在凉亭里的荣阳郡主微微一笑,坐在了凉亭的另外一侧:“打扰这位姐姐了,我歇会儿便走。”

“无碍。”听这女子叫自己姐姐,似是不知自己身份,荣阳郡主只一愣,便对苏颜回以一笑,继续低头翻看着手中的经书。

苏颜坐在长椅上,悄悄打量了一番荣阳郡主的面色,见她脸色微黄,正是炎热天气却还多披了一件披帛,心里便有了底,随后故意一直看着荣阳郡主的脸。

荣阳郡主一早就注意到了苏颜在偷看自己,本想着忍让一会儿,却不料眼前的女子越来越过分,到最后竟然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看。好脾气的荣阳郡主也不由恼了,冷不丁抬头瞪着一双丹凤眼问道:“你总看我作甚?”

主动交好

苏颜不好意思的荣阳郡主笑笑,随后干脆落落大方的起身对荣阳郡主福礼道:“姐姐莫怪,只是我从小习医,见姐姐面容有异,这才多看了几眼,唐突了姐姐,在此给姐姐赔不是了。”

听苏颜说完,荣阳郡主的脸色好了几分,却依旧皱着眉头:“你是谁家的姑娘?你父母怎么允许你习医的?”要知道,习医的女子一般都出身寒门,可荣阳郡主见苏颜打扮富贵,心里自然起了疑问。

苏颜一双桃花眼立刻盛满了笑意:“不怪姐姐怀疑,我父亲是安靖伯,我在家行五,因着我小时候走丢了,养父是个大夫,我便从小随他学医,倒也略懂几分皮毛。”

其实苏颜的养父也是娇养着她的,自是舍不得让她学习医术,她这一身医术都是重生后随师父学的,若是上辈子她也能有这一身医术傍身,最后也不至于落得那般田地。只是为了不让旁人起疑,苏颜也只能这么说。

荣阳郡主其实对苏家的事情有过几分耳闻,又听苏颜话说的光明磊落,丝毫没往自己身上贴金,也没拿那些冠冕堂皇的借口粉饰自己。这洒脱大方的模样倒是合了荣阳郡主心思,让她的眉间逐渐漾开了笑意:“你既是说我面容有异,那便过来给我诊诊脉吧。”

侍女觉得不妥,连忙出声阻止:“您玉体贵重,怎可……”

“便让她看看吧。”荣阳郡主笑着安抚了一下侍女:“只是诊脉,不碍事的。”她倒也没指望眼前这个女子真看出什么来,只不过是觉得投缘凑凑趣罢了。

“好。”苏颜提起了裙摆走到了荣阳郡主身边,在石桌上搭了一块丝绢,又拉起了荣阳郡主的手,感受着她腕下的脉象,随着时间流逝,苏颜眉头越皱越紧,她原本只是以为荣阳郡主是体寒加上精血不畅导致的难以有孕,却不想竟是这般。

足足一刻钟后,苏颜的手才离开了荣阳郡主的腕子,神情无比郑重的看着荣阳郡主:“姐姐可想听我说实话?”

见苏颜这样,荣阳郡主也是被唬了一跳,不知怎么心里一紧,难掩的一阵紧张:“自然。”

“我若是说错了姐姐莫怪,可我若是说对了……”苏颜面露犹豫:“还是请姐姐先屏退丫鬟吧。”

“春夏留下,其余人退出亭外。”听苏颜如此说,荣阳郡主倒是升起了几丝忐忑来。

苏颜是真的想帮她,除却想与荣阳郡主交好以外,苏颜也实在是不忍心这么无辜的一个女子,再落得和上辈子一样的结局。

苏颜沉吟了一会儿,才小声道:“姐姐天生体寒,至今未来葵水,可对?”

苏颜这话一出口,荣阳郡主和侍女春夏震惊的对视了一眼。

这事情一向是荣阳郡主最大的秘密,这么多年荣阳郡主也只有春夏一个人近身伺候,除了严亲王妃和严亲王以外,旁人绝对不可能探知。

因着女子身份,荣阳郡主虽然知道自己身体有异,却也是对此事羞于启齿的。现在苏颜只是搭脉便探得了,可见是真有几分能耐。只是……她到底不知苏颜是否可靠,若是把这事张扬了出去……

“妹妹说笑了。”荣阳郡主对苏颜一笑,心里立刻有了计较,直接否认了去。

苏颜心里纳闷,不知道荣阳郡主为什么否认了,可也没再多说旁的,只顺着荣阳郡主的话道:“是我才疏学浅,还望姐姐莫要怪罪。”无论如何,她就算不能与荣阳郡主交好,也万万不能得罪了这个祖宗。

这边话音刚落,便见海棠气喘吁吁的寻了过来:“五姑娘怎么跑到此处来了?害得奴婢好找。”

苏颜见状便对荣阳郡主告辞道:“我家的丫鬟寻来了,先走一步。”说完便快步出了亭子对海棠道:“我只是随意走走,却不想走了这么远。”苏颜不确定海棠是否认得荣阳郡主,只是她现在是不想让大夫人知道自己接近了荣阳郡主的。

海棠看见了苏颜便松了口气,只擦了擦额角的汗,对苏颜道:“快开宴了,夫人命婢子来寻姑娘。”

回去的路上,苏颜细想了一下,豁然开朗,暗恼自己太过急功近利。换做是她,也不可以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坦承一切,只是错过了这次机会,她再想接触荣阳郡主可就难了。

思虑间苏颜一直低着头看着脚尖,忽听柳香“哎呦”叫了一声,抬头一看,原是一个侍卫打扮的男子行色匆匆,若不是柳香眼疾手快替苏颜挡了一下,这侍卫撞到的就是正在转角处的苏颜了。

“冲撞了姑娘,是小的不是,给姑娘赔礼。”那侍卫主动作揖赔礼,倒叫柳香不好多说什么了,只揉了揉被撞疼的肩头回到了苏颜身后。

苏颜赶紧回头给柳香检查了一下肩头,见没伤到筋骨,便回头对那侍卫道:“罢了,既然你给柳香赔过礼了,那下次小心些就是。”

“多谢姑娘。”那侍卫再次作揖,又匆匆的绕着小路离开了。

待那侍卫离开了,苏颜才对柳香道:“一会儿回去找府医给你瞧瞧。”

柳香也明白这是在静王府,以她们的身份还是别多生事端的好,能得苏颜一句关心,她也已经满足了,便立刻笑道:“不碍事的,婢子结实着呢。”

那侍卫离开后抄着小路进了个院子,立刻进屋将怀中的密信掏出来递与了正在床上闭目养神的楚晏:“事情都处理好了,四皇子此番必定一无所获,世子爷就安心养伤吧。”

楚晏睁开双目,一双清明的眸子在看完密信后变的凌厉:“我受伤的事情切莫漏了风声,另外,过几日传出消息,就说本世子病情恶化,已经下不得床。”

“属下明白。”

侍卫应了一声,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刚才在多嘴提了一句:“今儿个王妃办了个什么花宴,小的刚才在恒院附近碰见了苏五姑娘。”

“哦。”楚晏只是淡淡应了一声,又合上了双目。

侍卫纳闷的挠了挠头,那日楚晏命他去查苏颜,他还以为他家这位祖宗终于动了凡心呢,可现在怎么又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在侍卫临出门的一刻,突然从他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句清冷的嘱咐:“派人看着点。”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荧小娘子点评:

仙儿麻麻写的非常棒!不仅感人,还写的非常有真实感,想得很周全!是我有史以来,看过最棒的一本穿越重生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