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萌妻难养

萌妻难养

作者:慕尧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1 09:17:56

最新小说《萌妻难养》是慕尧的书,主要内容为:我低着头不说话。上辈子,没有发生过这个场景,第二天继父想要猥亵我,被我姐看到,然后他就作罢了,我没有告诉过我妈,她并不知道这件事。如今被我妈当场撞到了,我暂时无法带她离开这个家,所以无法当场揭开继父的嘴脸。“阿海,你先去睡觉吧!”我妈对继父冷着脸说了句。继父上前赔笑着和我妈说话:“今天小琪摔了,我担心她啊,所以才会这么晚过来看她的。刚刚她不舒服,我就帮她看看!我们都是一家人,所以不用那么避讳是不是!小琪,是我的女儿,我只是担心她!”
展开全部

愚蠢的我

看着监狱紧闭的门,我抬头看了看天,伸手挡住刺眼的光,心底的满腔恨意难消。

监狱外传来消息说,今天聂帆要和我姐结婚了!

聂帆原本应该是我的丈夫,如果不是发生结婚当晚的那件事,我们俩才是夫妻。

我为了聂帆,我承认了所有的罪。我入狱后三年,他从来没有看过我一眼,这三年我没有一点他的消息,第一次有他的消息,却是他要结婚的消息。

真是无尽的讽刺!

我叫陈亦琪,二十六岁,可我在监狱已经度过了三个年头。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度过这一千多天的。每天就像行尸走肉一样,唯一能让我情绪起伏的就是聂帆的消息。

我进监狱是因为在我和他结婚的当晚,我们新房里死了几个人。

我至今还记得那一晚,因为聂帆发烧,不能喝酒,所以结婚当晚的酒我都帮他挡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警局了,警察说在我们新房里死了几个男人。而且他们身上都有伤痕,说是玩的太过刺激而死。就是当下很流行性虐,几人都死于这个原因。

我酒醒之后是懵逼的,时至今日,我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再后来,在我被起诉之前,聂帆和我姐来探监,他们说这件事如果我不担下来,聂帆也会受牵连。于是,我天真的承认了这一切。

误杀!情节较为严重,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陈亦琪,你有家人来看你!”就在我出神的时候,身后毫无起伏的声音响起。

我全身一凛,急切的跑出去。

聂帆看到我的时候满眼的厌恶。

“帆,这三年你怎么没来看我!”我低声的朝着他说道,并不去在意他眼底的厌恶。

聂帆别过脸,冷声的说道:“你这种不知羞耻的女人,我来看你做什么!”

他这话让我觉得好像吃了一口苍蝇。

此时,我姐姐也进来,打断了我们的谈话,她习惯的挽住聂帆的手,满脸敌意的看着我。

“小琪,我今天要和帆结婚了,你不恭喜我吗?”她巧笑嫣然的看着问我。

我愣愣的看着他们两人,心底已经逐渐明白了这三年想不通的事。

其实,他们三年没有看过我一眼,我应该早就想明白,可我就是不愿意相信,依旧还在自欺欺人。

想到这里,我愤恨的看向我姐和聂帆。

这么多年,我居然把狼当成亲人!

我这个姐姐并不是我的亲姐姐,我是随我妈嫁过去的,而我姐是我继父和前妻生的,我们没有血缘关.

“小琪,你妈在一个星期前自杀了!我想阿姨应该不想见到你这个给她丢尽了脸面的女儿。所以没有通知你!”一坐下就直接对我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一时完全无法反应过来。

我妈死了!自杀了!

不可能,上个月我妈还来看过我的,她好好的,说会等我出狱的。她说她相信我的。

“我妈好好的怎么会自杀!不可能的!”我激动的问着。

我姐看着我,嘲讽的笑道:“自己女儿做出这么下作的事!这三年就算口水都淹死了她了!她不死难道活着丢人吗?你们母女白吃了我家这么多年,我爸都死了,她不死,难道要让我养她吗?”

接下来,她还说了什么我都没有听。

到最后,她离开的时候在我耳边说了句:“那几个男人是我和帆哥在你新婚之夜玩死的,谢谢你帮我们顶罪!还有一件事忘记告诉你,在你嫁给聂帆之前,我就勾引他了。什么他要把最重要的事留在新婚之夜的屁话都是因为他答应了我不会碰你,另外,在你嫁给他的前一晚,我们还在那床上滚过!你玩死了男人,逼死了自己亲妈,你还有脸活着吗?如果我是你,我就没脸活下去了!”

我晴天霹雳的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一时只感觉自己失聪了。

原来他们早就搞在一起了。

怪不得那几个男人会突然死在我们新房里,原来是她和聂帆。

他们弄死了人却哄骗我给他们顶罪。我还傻傻的真的给他们顶罪。

陈亦琪,你真是愚蠢而可怜。现在连你唯一的亲人都死。就算出狱了,又能如何。

见完聂帆和我姐的晚上,我自杀了,结束了我荒唐的一生。

......

我睁眼的时候,头痛欲裂,伸手摸了摸剧痛的头。

我这是在哪里?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

手腕处白皙光洁。

我想要起身张望着四周。

“小琪,你醒了!”熟悉的声音让我热泪盈眶。

是我妈,是我妈的声音!

她还活着吗?还是我在做梦!

我激动的抬头看向我妈,熟悉面容,熟悉的身影。

我伸手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呆呆的看着她:“妈,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我妈看着我的样子,着急的问着:“小琪,是不是哪里疼,头还痛吗?”

我紧抱着她,生怕她突然消失了。

抱了会儿,我用力的掐了自己一把,大腿的刺痛让我回神了。

我又复活了?

还是我没死?

“傻丫头,没事了,你说你洗洗澡怎么会摔了呢!”我妈朝着我叹了口气。

洗澡,摔跤?

我记得这件事,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因为看到闻海在窗口偷看我洗澡,我一激动摔了。

难道我又回到了十五岁!

“妈,我现在几岁!”我朝着我妈问了一句。

我妈伸手摸了摸我的头,紧张的问我:“小琪,你不会是摔傻了吧!你现在十五岁!”

听到我妈的话,我心底说不出的激动。

我居然又回到了十五岁,难道是连老天也觉得对我不公,让我重新来过吗!

我攥紧了掌心,这一世,我必定不会再任人欺辱,必护我妈安好!

晚上,闻海回来看到我的时候明显是心虚的,以前眼睛总是贼溜溜的在我身上打转,今天看都不敢看我。

我妈也感觉到异样,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阿海,怎么了,怎么觉得你不对劲?”

闻海尴尬的笑了笑:“我担心小琪啊,你说好好的怎么会摔成这样呢!”

听着闻海的话,我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闻海对上我的目光更心虚了:“吃饭吧,我知道小琪摔伤了,买了骨头汤!”

他说着逃似的跑开了。

我冷笑的看着他的背影。

上一世,我发现闻海偷看我洗澡之后,就要求寄宿了,后来就很少回家了。所以后来他经常打我妈这件事我几年后才知道的。我记得在我发现他偷看我洗澡后第二天,闻海还试图想要强暴我,当时正好我姐回家阻止了这件事。就是因为这件事,我对她心存感激,让我们两人的关系更上一层楼。如今想来只怕是她事先安排好的!

吃晚饭的时候,闻海对我格外的热情又给我盛汤又给我夹菜。

我随我妈嫁过来已经三年多了,他一直嫌我是拖油瓶,第一次对我这么热情。

我妈虽然觉得诧异却也欣慰,她终究想要一个安稳的家。

晚饭后,回房间没多久,就有人敲门。

我心底很清楚进来的人是谁,勾了勾唇,低声的说了句:“进来吧!”

门口,果然是闻海!

闻海站在门口张望了一眼,然后才进来。

“小琪,关于洗澡这件事,继父白天是不小心.....”他似在斟酌怎么和我解释。

我仰头满脸惊愣的看着他:“继父,你在说什么啊,白天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

闻海听到我的话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对,所以我担心你所有来看看你!”他说着眼睛又开始不规矩了。

我抑制着心底的厌恶,朝着他笑了笑:“不早了,我要睡了!”

闻海目光不停的在我身上打转,留在我的房间里不肯离开。

我记得上一世是因为第二天,我和他去对质他偷看我洗澡的事,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对我用强。今天他死赖着不走,难道......

我警惕的看着他。

他满脸笑容的朝着我走近:“小琪,我真的很喜欢你。你看你都十五岁了。我白养了你这么多年,你是不是应该报答我。”

我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

“你想要干什么!”我看着他如狼似虎的目光,不断的后退,脑子快速的转着。

这一世我不能像上一世一样任凭欺辱了,也不能就这样被欺负了。

他已经走到我面前,手朝着我胸前袭来!

此时,我房间的门被突然推开了。

是我妈!

她看到我们的样子,厉声的朝着我们喊了一句:“你们在干什么!”

闻海朝着胸前伸过来的手猛的缩了回去,然后和我妈说道:“小琪说她不舒服,我给她看看!”

继父的心思

我母亲目光死死的盯着我,半天都不说话。

继父满脸的心虚,手放在伸手摩挲着,目光时不时的偷看我母亲。又瞥向我。

他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低着头。

我低着头不说话。

上辈子,没有发生过这个场景,第二天继父想要猥亵我,被我姐看到,然后他就作罢了,我没有告诉过我妈,她并不知道这件事。

如今被我妈当场撞到了,我暂时无法带她离开这个家,所以无法当场揭开继父的嘴脸。

“阿海,你先去睡觉吧!”我妈对继父冷着脸说了句。

继父上前赔笑着和我妈说话:“今天小琪摔了,我担心她啊,所以才会这么晚过来看她的。刚刚她不舒服,我就帮她看看!我们都是一家人,所以不用那么避讳是不是!小琪,是我的女儿,我只是担心她!”

我妈点了点头,声音放柔了,又朝着重复了一句:“恩,我知道你对我们母女好,你先去睡!我和小琪说两句。”

继父犹豫了下,朝着我深深的看了一眼,转身出去了。

等他离开之后,我抬头朝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透过门缝,我看到一个黑影。

继父根本没走,趴在门缝偷看呢!

等人走后,我妈走到我面前,扬手朝着我一巴掌:“小琪,你太让我失望了。”这一巴掌打的很重,我原本剧痛的脑袋只觉嗡嗡响,耳中一阵阵的耳鸣。

我咬牙看着我妈不说话。

我知道继父在门口偷看,不能解释。如今我们还要生活在他的屋檐下,没法撕破脸,我只能忍。

就算我打我,我心底也不会怪她。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上一世,我判刑之后,她跪在法官面前不停的磕头、哀求,她说她的女儿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她教出来的女儿不会这么不知廉耻的。这一切不是我干的!她一遍遍的磕头,满头的鲜血,哪怕所有人都对她指指点点,她还是不停的哀求。我到那时候才明白,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只有她。后来,我坐牢那三年,她是唯一一个每个月都来看我的人。人只有到众叛亲离的时候,才会明白什么人是最爱自己的。

那时候,我亲口承认了罪,她都依旧相信我,这一次,我知道她也是相信我的,就算打我,我知道她必定也是相信我的。

“妈,我错了!”我噗通跪在地上,呢喃的和她说了一句。

她看着我突然跪下,眼眶红了,手更用力朝着我身上招呼:“让你犯贱,让你浪.....”她边打着边骂着,泪水一颗颗的落下。

我从门缝中看到继父得意的冷笑,然后吹着口哨走了。

后来,我妈把我打了一顿也走了。

.....

我看着窗外的夜,心底的恨意泛滥。

前一世,我姐说我妈是自杀的,我心里很清楚,我妈不可能自杀的,她在前一个月来看我的时候,还和我说等我出狱,她要和我重新开始,怎么可能自杀!

耳边响起我姐的那句话:她不死难道让我养着她吗!这话让我已经猜到了我母亲是怎么死的。

不过幸好老天给我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这一世,我定要护我妈周全。

明天,我姐就要回来了。如今我已经看透了她的嘴脸,我再也不会和以前那样傻傻被摆布了。如今再想起他对我的各种好,真觉得无比讽刺。

她表面上永远都在帮我,让我感激,可哪次不是把我把火坑里推。

想到她明天要回来,想起前世的事,我突然诡异的笑了起来,既然继父喜欢我,既然我姐这么凑巧的回来,我为什么不利用一下呢!

这一晚上,我心里已经盘算好了一切,重生的第一晚,睡的很甜。在监狱那三年,我从未睡过一个好觉,这是我睡的最好的一晚。

第二天,我起床的时候,我妈已经出门了,刚走出房间,我就看到继父在我的房间打转。

我若无其事的走过去,笑着和他打招呼。

继父的目光不停的在我身上打转,暧昧而恶心。

我忍住恶心,走到继父身边,低声的说道:“继父,昨晚,我想过你说的话了。这几年,我和我妈都靠着你养,我应该知恩图报的!我和我妈以后只能依靠你!”

继父一听我这话,立马乐开了花,眉眼都笑道了一起:“对,我养了你们这么多年,你应该报答我的!”

我心底冷笑。

报答!

哼!

面上我笑的更加的虔诚了,乖巧的点头:“那继父下午四点的时候到我房间,我现在要去学校请假!等我学校回来,我们.....”我假装害羞的低头。

继父听着我的话,满脸猥琐的盯着我,目光定格在我的胸前。

“继父,那我先去学校了!”我走的时候还不忘和他打招呼。

走出家门,我能感觉到继父的目光还在我身后,我心底冷笑,看来他真的不知道色字头上个一把刀。

我姐今天会回来,正好是四点左右到家,到时候.....

我到学校请了假,然后就匆匆的赶回家了。

我刻意去我姐的学校走了一趟,和门卫问了下我姐下课的时间,我算好时间比她早回去。

我回去的时候,继父不在家。

继父是开货车的,所以有时候很闲,平时不装货的时候,他就在路口的麻将馆赌钱,我走到路边麻将馆,在门口走了一圈。继父许是早就在等我了,时不时的看门口,我去的时候,他就看见了我。

他一看到我,就急着去找人顶替。

我先回家了。

刚刚到家,我姐正好回来,她看到我,满脸殷勤的迎上我:“小琪,爸上午还给我打电话了,说你摔了,我就请假回来了。你生病了,还乱走,赶紧去床上躺着。”

在不知道她的嘴脸时,我如果听到这些话会感动死,但是如今我只觉得讽刺。

“姐,你不用特意回来的!”我低声的说了句,心底盘算着怎么让她躺在我的床上,继父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我扶你进去!”我姐柔声的说着,她一副好姐姐的样子。

进去之后,我直接过去把窗帘拉下了。

我的房间背阴,如果拉下窗帘,不开灯,一点光都没有。

我脑子盘算着怎么才能她自己上我床,可脑子转了好久,都没想到怎么做,眼看着继父就要回来了,我看她背过身去给我倒水,我直接走过去,拿了一根棍子把她敲晕了。

原本,我就没想过和她和平共处了。

她压根没想到我会突然把她敲晕,身子软软的倒下。我直接把她拖到我床上,然后盖好被子就走了。

我特意在门把上了塞了张字条,写了几个字:“推门进去!”

弄完我就跑出去,躲在树后看着继父回家。

果然没多久继父就哼着小曲回来了,我看到他猴急的跑进屋,然后我确认了他进了房间,才小跑着出去喊人。

“张婶,我姐姐不舒服,晕倒了,你赶快过去看看!”我跑到隔壁家喊了乡村上最八卦的张婶。

她听到我的话,就小跑着跟着我朝着我家跑去。

我带着直接朝着我的房间走去。

当我推开门的时候,继父正趴在我姐身上。

听动静,猛的抬头!

张婶看到眼前的情景,惊恐的喊了一声:“闻海,你在干什么!”

我一开门,光亮照在他脸上,他看到我,脸色煞白,低头看向身下的人,猛的跳起来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安志吖点评:

作者慕尧文笔不错,小说《萌妻难养》也打破了传统套路,内容很精彩,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