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刁蛮王爷独宠妻

刁蛮王爷独宠妻

作者:夏至花开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1-17 10:42:40

小说刁蛮王爷独宠妻,是由作者夏至花开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苗雪兰面带讽笑的回看他一眼,“若公子输了呢?”对方有趣的挑挑眉,“有个性,就冲着妳这份不怕死的精神,好,本少爷今儿就如妳所愿,同妳赌这一局!”西红柿炒鸡蛋、麻辣豆腐、辣椒炒白薯、醋溜大白菜,另外再奉上一大碗色泽鲜艳的素烩汤。当苗雪兰将这么简简单单的四菜一汤,当着众人的面端到白衣公子桌前的时候,仍旧被压跪在地的柳大厨不禁要哭了。“苗姑娘,妳到底是想救我,还是想害我啊?我刚刚给这位爷做了整整一桌子山珍海味,他都说难吃到了极点,妳这几道完全登上得场面的菜色,不是等着这位爷继续摔桌子吗?”
展开全部

鹤立鸡群

凤阳,是金凌王朝位于京城以南大约三百里开外的一个三不管地带。

之所以会被称之为三不管地带,是因为此地民风混杂、恶霸颇多、贪官横行,每年发生在这里的不平不公事件屡出不穷。

即使不断有老百姓联名抗议,并将染了红的血折子递往京城乞求坐北朝南的皇帝,期盼他能派钦差官员前来治理,可最后所得来的都是同一个结果——此事无解!

久而久之,凤阳便成了龙蛇混杂的是非之地。

有能耐有本事的人,自然可以在这里生活得如鱼得水;至于那些没能耐没本事的,就只能处于挨打的位置,任人践踏蹂躏而无处申冤。

凤阳城以北,有一条长顺大街。

这里地势稍偏,两旁林立的店铺酒楼,也不若东街或西街那般奢侈豪华,再加上居住在这里的百姓以及在附近做生意的小商小贩,都是些穷人小老百姓。

强烈的贫富差距,让长顺大街在日积月累的过程中,成为凤阳一带有名的贫民街。

苗雪兰,就是这条贫民街上的一个以卖菜为生的菜贩子。

每天清晨天还没亮,她便起早下地,将新鲜的蔬菜从自己家种植的小菜园子里摘出来,分好类,整整齐齐的摆进竹筐,大约步行两个时辰,才能抵达凤阳城的长顺大街。

这里的几家饭庄,都是苗雪兰的老客户。

其中一家名为“客再来”的海鲜酒楼,称得上是长顺大街有名的老字号。

因为这里的大厨手艺堪称世间一绝,但凡来过这里吃饭的食客,只要尝过大厨的手艺,便对其赞不绝口且又流连往返。

当然,苗雪兰觉得“客再来”酒楼之所以会有今日的声望,与自己每日提供给这里的新鲜蔬菜也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要知道,整个长顺大街卖菜的商贩,就属她家小菜园子种出来的蔬菜最为鲜嫩可口、清爽怡人。

这也是苗雪兰能与“客再来”的老板达成长期合作的主要原因之一。

最近几天,她那只有七岁的弟弟苗青羽患了风寒,今儿大清早天还没亮,便在睡梦中咳醒。

她片刻不敢耽搁的跑到药房买了几副汤药给弟弟熬着喝了,临出门的时候,喝了药的苗青羽终于安安稳稳的睡了下去。

当她背着一筐摘好的新鲜蔬菜来到长顺大街“客再来”酒楼的时候,已经到了晌午时分。

一进门,苗雪兰就意外的发现今天“客再来”酒楼里的客人比平常似乎多了一倍不止。

她心里还道这儿的生意今日怎么会如此兴旺,仔细一看才端睨出几分不对劲。

只见“客再来”那素有“食神”之称的主厨柳东来跪在地上,他的一条手臂,被人压在了桌面上,其中一人手里提着一柄明晃晃的长刀,架式十分可怕。

地上堆着被摔得粉碎的盘子碗,还有汤汤水水以及青菜炖肉。

不远处的一张桌子前,坐着一个身穿月白色绸衣的年轻男子。

由于店里围观的人群实在不少,影影绰绰中,苗雪兰也只不过就看了一个大概。

还没等她闹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听柳东来扯着喉咙在那哭嚎:“公子啊,您快手下留情吧,虽然断了我一只手的确要不了我这条贱命,可我家上有老、下有小,可全都指望着我一个人赚钱养活呢。万一我这只手真的没有了,咱这一大家子可就全都要出去喝西北风了……”

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的白衣男子闻言冷笑一声:“想当初你同本少爷打赌的时候,可没听说你家上有老下有小。本少爷还记得,当你看到我从怀里掏出一千两银票,那两只眼睛,不是还乐得直冒光嘛。”

听到此处,苗雪兰向前围观的人群前凑了凑,拍了店里一个叫阿牛的伙计小声打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柳大厨他……”

当阿牛回头看清楚来人的长相时,才捂着嘴,小声对她解释:“这回可了不得了,柳大厨为了一千两银子,和那位公子打了一个赌,结果这场赌局,柳大厨输了……”

说着,下巴向前方努了努,“瞧见没,输的代价,就是那公子要剁掉柳大厨的一只手。”

苗雪兰被这个答案吓了一跳,“那公子是干嘛的?该不会是柳大厨的仇家吧?”

阿牛茫然的摇摇头,“不像是仇家。从那公子的穿着打扮来看,不难猜出对方出身尊贵家世不凡,按常理来说,像长顺大街这种地方,是不会招这种身份高贵的客人的。可是……”

顿了顿,阿牛又道:“一个时辰前,也不知是什么风,居然把这位公子吹到了咱们酒楼。进门没多久,那公子就从怀里直接抽了一张巨额银票,招呼伙计把店里的大厨给叫出来。”

“柳大厨出来之后,那公子什么都没问,只说想和柳大厨打个赌,只要柳大厨能做出一桌能令这位公子满意的饭菜,那一千两银票便归柳大厨所有,反之,则要柳大厨用一只手来忌奠这场赌局。”

“妳也知道,咱们酒楼的柳大厨别的能耐没有,最本事的就是做一桌可口的饭菜供客人食用。”

“本以为这场赌局,柳大厨赢定了,没想到当饭菜被端到那公子面前,对方只尝了几口,便怒不可遏的将满桌子的吃食全都给摔地上了。”

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了事情全部经过的苗雪兰,忍不住叹了一声:“如此看来,这场赌局根本就是建立在不公平的基础上嘛。”

她讲话的声音并不大。

可偏偏这个时候,嘈杂的人群居然静止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移到她的脸上,被这么多人同时行注目礼的苗雪兰脸色顿时变得通红。

“何谓公平?何谓不公平?”

那个始终坐在椅子上的白衣公子,显然也听到了她的声音,慢条斯理的起身,在人群本能的躲让下,苗雪兰终于看清楚对方的长相。

那是一张二十四、五岁的年轻面孔。

此人不但穿着打扮尊贵异常,就连那张脸,也生得俊逸潇洒,英气逼人。

他的存在就像是一道刺眼的阳光,即使在这么多人的簇拥下,那股强烈的存在感,仍旧让他鹤立鸡群,令人无法忽略掉他的气场和存在。

他优雅的摇着扇子,缓着步子向她这边走过来。

这是猪食么

每走一步,人群便自动让开一分。

当他颀长高大的身躯终于走到她面前的时候,苗雪兰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被对方完全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了。

她下意识的想要向后躲去,可眼前这个俊俏的男人,突然“啪”地一声将扇子合拢,在她猝不及防之际,用扇柄勾起她的下巴。

并以一种卑睨天下的倨傲之态冷声道:“妳还没有解释,妳口中所说的那句不公平,究竟由何而来?”

苗雪兰虽然只是一个生活在底层的贫穷小老百姓,可这男人狂妄的语气、高傲的姿态,以及问话的口吻,无疑是对她尊严的侮辱以及人格的打击。

她是不知道这人究竟姓甚名谁有什么背景,就冲他毫无仁慈心的,在柳大厨输掉这场赌局就想要砍掉人家一只手便足以证明,对方绝对不是什么善良正义之人。

也许,凤阳这地方最不缺的就是纨绔子弟、贪官恶霸。

偏偏这种人,也最令苗雪兰心生厌恶讨厌至极。

她皮笑肉不笑的伸手打掉他支在自己下巴上的扇柄,带着几分讽意道:“公子今日与柳大厨打赌,只要他能做出一桌能令公子满意的膳食,柳大厨便可以得到公子亲自赠予的一千两银票,反之,柳大厨则要献出自己的一只手做为此次赌局的筹码是吧?”

男人垂着头,似笑非笑的点点头,“妳说得不错。”

“那么敢问公子,你究竟用什么判定,柳大厨给你做的这桌子饭菜,究竟是好吃还是不好吃呢?”

当这句话被问出口的时候,她明显从男人的脸上,看到了一闪即逝的诧异。

苗雪兰突然笑了起来。

“柳大厨是长顺大街有名的食神,做出来的饭菜经过众人的验证,已经形成了口碑。”

“公子在尝过柳大厨做的饭菜之后,什么意见都没给,就直接否定了柳大厨的能力,这样的行径,不排除公子今日来此,是故意用一千两银票,来夺柳大厨的那条手臂的。”

“喂,妳这个丫头,知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同谁讲话?”

白衣公子身后的一个随从打扮的男人,非常不客气的冲过来就要找苗雪兰理论。

只是这人刚刚呛声,就被白衣公子用手中的扇柄挡了回去。

他依旧笑不离面的看着苗雪兰,用扇柄指了指那个被人压跪在地上的柳东来,语气高傲道:“他不过就是一个贱民,还不够姿格让本少爷对他耍这种心眼。”

苗雪兰瞳仁微缩,显然对他自负的语气产生了极大的反感。

男人仿佛看出她眼底的怒气,皮笑肉不笑道:“本少爷今儿来这家不起眼的小饭庄,最终的目的就是想吃一桌令本少爷满意的饭菜,而事实证明,这里的东西如同猪食,毫无美味可言。”

“既然赌局已经成立,那个胖子输了,他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说着,冲自己带来的随从使了个眼色,“把这胖子的手给本少爷剁下来回去喂狗吧。”

一听自己的手马上就要被砍成两段,那个被叫做胖子的柳东来再次嚎淘大哭。

“别别,公子我求求你,千万别砍我的手,我这手真被砍断了,以后可就再不能做饭炒菜了……”

“假如今日你赢了,那一千两银票,你会说不要么?”

柳东来被白衣公子的话给问愣了。

就见对方冷笑一声:“所以,你的手,本少爷今天是要定了!”

眼看着那几个随从手起落刀,就要将柳东来的那只右手整根砍断,看不过去的苗雪兰突然道:“是不是只要让你吃上一顿满意的饭菜,这场赌局,我们就算是赢了?”

白衣公子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妳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听到的那个意思!”

对方突然玩味一笑,“如此说来,妳是有十足的把握,能在吃食上给本公子一个惊喜了?”

苗雪兰本来并不是一个喜欢管闲事的人,但她与“客再来”合作了很长一段时间,这里上至老板,下至伙计,都与她有一定的交情。

柳东来这个人,虽然平日里喜欢贪些小便宜,可他的本性却并不坏。

如果他那只手真的被砍了下来,他那一大家子,便真的要去大街上喝西北风了。

想到此,她语气坚定道:“如果我能做出一桌令你满意的饭菜,这场赌局,是不是可以继续?”

白衣公子摇着扇子笑了笑,“如果妳输了呢?”

苗雪兰面带讽笑的回看他一眼,“若公子输了呢?”

对方有趣的挑挑眉,“有个性,就冲着妳这份不怕死的精神,好,本少爷今儿就如妳所愿,同妳赌这一局!”

西红柿炒鸡蛋、麻辣豆腐、辣椒炒白薯、醋溜大白菜,另外再奉上一大碗色泽鲜艳的素烩汤。

当苗雪兰将这么简简单单的四菜一汤,当着众人的面端到白衣公子桌前的时候,仍旧被压跪在地的柳大厨不禁要哭了。

“苗姑娘,妳到底是想救我,还是想害我啊?我刚刚给这位爷做了整整一桌子山珍海味,他都说难吃到了极点,妳这几道完全登上得场面的菜色,不是等着这位爷继续摔桌子吗?”

柳东来这辈子从来都没像今天这么狼狈过。

他的厨艺可是打小儿的时候,他爹手把手亲自传授给他的。

虽然比不得宫中御厨的本事,可在这条长顺大街上,那也是有名的老字号。

没想到自己一时贪心,为了那位爷手中的一千两银子,竟然阴沟里翻船,眼看着连手都要保不住了。

本来,刚刚那个给“客再来”送菜的苗姑娘振振有词的模样,还让他在心底隐隐的产生了几分期待。

可当苗雪兰真的把菜端上来之后,柳东来突然听到心脏碎裂的声音,他死定了!

倒是那个白衣公子始终老神在在的翘着二郎腿,极其傲慢的摇着手中的扇子,用一种看热闹的心态,等待着事态的下一步发展。

西红柿炒鸡蛋、麻辣豆腐、辣椒炒白薯、醋溜大白菜、还有一碗素烩汤。

看着桌子上摆放着的这几道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菜色,白衣公子脸色不禁阴沉了一下。

“这是猪食么?”

面对他的讽刺,苗雪兰也不恼怒,笑着回道:“莫非公子其实是只猪?”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乙未少爷点评:

《刁蛮王爷独宠妻》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