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爱囚:总裁情深入骨

爱囚:总裁情深入骨

作者:南宫月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2-23 11:20:46

独家婚恋生活小说《爱囚:总裁情深入骨》由南宫月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她被逼迫着坐到了他的腰上,害怕,失措。她从来没这么靠近过一个异性,而且即将要做的事,她根本不会。她亲过妈妈,抱过小姨,也时常跟苏小满戏耍打闹,却从来没有对一个人做这么暧昧的事,尤其这个人还是个成年的男性。“怎么?到现在,你还想反抗我?”秦恕玩味地说道,手指揉上苗苗软嫩的耳垂,那感觉非常舒服,让他忍不住一捏再捏。他的大手压到她后脑勺上,命令道:“开始!”
展开全部

对恶魔的绝对挑衅

而始终保持优雅坐姿的秦恕,由始至终都用一种漠视的眼神看着她自说自话。

对于她手里捧着的那枚漂亮的蛋糕,也选择了无视,直接忽略。

在宋香云逐渐僵硬下去的笑容中,他终于开了尊口,似笑非笑道:“你喜欢我?”

宋香云用力点头,她喜欢他,早在当年第一眼看到他的那一刻起,便已经注定了这个不可改变的事实。

如果可以成为他身边的女人,她愿意放下所有的自尊,用全心追随他一生。

偏偏她的满腔爱意,看在秦恕的眼里却成了讽刺。

他微微勾起凉薄的唇瓣,冷笑一声,“那么你又觉得,自己究竟哪里配得上我呢?别以为爬过我的床,就能自抬身价,先不说你的姿色实在入不了我的眼,就算是你的身份,你自己觉得又能高贵到哪里去?

宋香云被问得一愣。

秦恕轻柔的将手中的酒杯放到桌面上,缓缓起身,走到宋香云面前,傲慢的勾起她的下巴。

这个女人的外表,或许完美得无懈可击,可她眼底对权势和金钱的贪恋,却让他打心底觉得恶心。

“你说你喜欢我?那么你究竟喜欢我什么呢?容貌?家世?还是我背后那可以提供你无上虚荣的财富?”

“我……”仿佛被揭穿内心所想,她的耳根子不由自主的泛起一阵红潮。

“宋香云,你是叫宋香云没错吧?”

他哼笑道:“在本少爷的眼中,像你这种货色,和外面那些阻街女郎根本毫无区别。你究竟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本少爷会对你这种女人刮目相看呢?”

一向以高傲著称的宋香云,终于因为他不留余地的讽刺,露出受伤的表情。

她眼底含泪,唇瓣轻抖,似乎想要用什么话来维持自己的尊严。

可秦恕眼中明显的讥讽,让她就像个被剥光衣服的小丑,赤裸的承受着他无情的审判。

随之追过来的韩苗苗,亲眼目睹自己一向优秀的小姨,被那个英俊锐利的男人,骂得狗血喷头。

一向很有正义感的她,无法忍受世上最亲的小姨承受这样的指责,便扯着娇嫩的嗓音,对秦恕大喊,“我不许你这么侮辱我小姨。”

突来的声音,令秦恕微微皱起眉头。

宽敞的门口,是那道洁白小巧的身影,清秀的小脸上,绽放着孩子似的怒气,尤其是那双黑黑大大的眼睛,仿佛燃烧着两团浓浓的火焰。

她怎么会在这里?还有,她刚刚说什么?她小姨?宋香云是她小姨?

而刚刚狠狠遭秦恕奚落的宋香云,难掩倍受伤害的心灵,在泪水决堤之前,放下蛋糕,头也不回的转身跑了出去。

“小姨,喂,小姨……”

韩苗苗第一次看到小姨哭得那么伤心,更是对那个伤害小姨的男人气上心头。

要知道她那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姨,为了给她暗恋的男生准备蛋糕,还差点弄伤了自己的手指。

虽然最后这枚蛋糕的制作者是她韩苗苗,可小姨对他的心却是半分不假。

这个名叫秦恕的家伙不感激涕零也就算了,居然还视小姨的真心于不顾,讽刺小姨和外面的阻街女郎丝毫无二。

真是太可恶了!

她狠狠瞪了秦恕一眼,见对方唇边仍荡着邪恶的笑容,表情那么欠扁,心中懊恼之际,一把抓过那只精心为他准备的奶油蛋糕,对着秦恕那张自大的俊颜,狠狠丢了过去。

奶油从他高挺的鼻梁上滑落,秦恕一动不动,只是他身体完全绷紧,被蛋糕弄得可笑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有那双黑眸,闪着冰冷至极的怒意。

韩苗苗可没有闲工夫管他怎么想,她只知道这个男的可恶到极点,不尊重女性,亏小姨还暗恋他这么久,真不值得!

她不怕他,此时韩苗苗的内心中只有愤怒。

“女孩子喜欢一个人的心意是很美好的,你如果没办法接受,也不能随便践踏。”真是个大垃圾!

韩苗苗自认为很酷地说完,就要去追她小姨。

却不想没跑几步,就被人从后面拎住,她的脚踏不到地,她尖叫:“你放开我!大坏蛋,快点放开!”

“放开?哼,还没有一个人能在冒犯我后,全身而退的。”秦恕的口气是绝对的高傲。

“那是你自己的错,你把我小姨说得那么难听,把蛋糕砸在你头上,都是便宜你了。”韩苗苗倔强道,小手向后打,却怎么也打不到男人的身上。

“哦?是吗?”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不知死活的小东西。“既然你这么有正义感,要为你的小姨强出头,那想来,你也能承受后果了?”

“后果?什么后果?”韩苗苗有点傻了。

“你不自量力,做了自己根本不该做的事,落到了我的手掌心,你想,我会怎么对待你?”

啊,这个她倒是没有想到。

现在自己被人抓到,这男人特别高大,她的细胳膊细腿,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惨了,刚才光顾着冲动了。

这男人那么鄙视女人,肯定也是个小肚鸡肠的人,自然不会放过她。

韩苗苗内心一阵后悔,后悔自己没砸完人,在最快的速度内拔腿就跑。现在,她知道怕了。

“可是,明明是你不对!”就算害怕,该坚持的道理还是要坚持的。

“好,瞧我给自己逮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小宠物?还带着爪子是吗?”脸上黏腻的感觉,昂贵的手工西装被奶油弄得脏污一片,秦恕已经没心情跟这小女孩多废话几句了。

他拎着她,把她扔在床上。

“你惹的祸,你来收拾!”他双目如鹰隼盯着猎物,而韩苗苗就是他的小猎物,秦恕脱掉脏污的外套,丝毫不在意地随手扔在地上。

看见他好像还有脱掉衬衣的趋势,韩苗苗顿时大惊失色。“你要干什么?你不要乱来,我要叫了。”

“你可以试试看,看你叫破了嗓子,会不会有人进来。”

“不要碰我!”她跳下床,往门的方向冲去。

兽猎捕小白兔

他轻松揽住她的细腰,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她疯狂地挣扎,却被他坚硬的臂膀禁锢得丝毫不能动弹。

他捏住她的下巴,逼迫她看他的眼睛,她止不住惧意,身体发抖。“你再动一下,我立刻就撕了你的衣服,就在这张地毯上要了你!”

韩苗苗立刻不敢动了。

“很好!”秦恕满意地用另一只手抚摸她光滑的小脸,那皮肤像丝缎一样细腻,软软的,娇娇的,颤抖的红唇粉嫩水润,几乎能滴得出水来。

他继续用手背,享受那种舒服的感觉。他的力度是那么温柔,韩苗苗以为他就要不生气,没想到他的薄唇却吐出让她胆战心惊的话。

“把这些蛋糕舔干净。”

韩苗苗瞪圆了眼睛。什、什么?舔、舔蛋糕?

只要想那样的画面,她的俏脸就不由自主的涨得飞红,这人为什么会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

他的脸上有,其、其他地方也有,最最重要的是,她一点也不想去做那种令人觉得非常尴尬的事情。

“那么你是更想让我把你压到地毯上了?”他的声音冰冷,深沉的眸像是野兽在狩猎之前的危险。

“不,不要!”两个选择她都不要,但她现在他手里,如果不顺遂这个恶魔的心愿,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是舔蛋糕,还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她就立刻抢白。“蛋、蛋糕,我、我选择蛋糕。”

“乖女孩。”他满意地微笑。“还愣着干吗?开动你的小嘴巴吧。”

韩苗苗屈辱地垂下眸子,看到小白兔完全丧失反抗他的意志力,他将她抱起来,放到沙发上,他懒洋洋地依着沙发扶手,颀长的身子斜躺在沙发上。

她被逼迫着坐到了他的腰上,害怕,失措。

她从来没这么靠近过一个异性,而且即将要做的事,她根本不会。

她亲过妈妈,抱过小姨,也时常跟苏小满戏耍打闹,却从来没有对一个人做这么暧昧的事,尤其这个人还是个成年的男性。

“怎么?到现在,你还想反抗我?”秦恕玩味地说道,手指揉上苗苗软嫩的耳垂,那感觉非常舒服,让他忍不住一捏再捏。

他的大手压到她后脑勺上,命令道:“开始!”

他们的脸贴得那么近,他温热的鼻息扑在她脸上,她的脸红透了,她轻轻舔了一口。

“用力!”那力道像小猫在挠痒痒。“你这么轻,我也很享受,但时间可就长了,你不想快点弄完,早点去找你小姨?”

这还需要你说吗?她落到这步田地,究竟拜谁所赐呀?

韩苗苗非常生气,咬紧牙根,用力舔,哼,最好能把他的鼻子给咬下来。

接下来,韩苗苗尽量让自己专心,就当下面这个该死的男人是个人体模型好了。

她肉肉的小屁股就在自己的腰腹上,而此时的小人儿只关注他脸上的蛋糕了,却忘记她坐在他身上的位置是多么危险,她的小屁股随着上下的动作,在他腰上摇来摇去。

他的身体在最短的时间内,被激醒了,而且欲望凶猛怒张。

秦恕在这一方面从来不压抑自己,因此他即刻便把韩苗苗压在身下。

“你要干什么?”韩苗苗睁着圆圆的眼睛,觉得情况大大不妙。

他对她眨眨眼。“乖女孩,别乱动,只要你乖,我不会真得动你。”

他的大手开始揉捏她的身体。

“不、不要!”这次,她是真得害怕了,她可怜兮兮地求饶。“你刚才说过的,做了你要我做的事情,就放我走。”

“我没有说过。”他捏住一团青涩,这涩柿子,如果现在硬尝,只会苦了自己,但他不能错过这到手的机会,哪怕只是浅尝一下也可。

韩苗苗大惊,是的,这个狡诈的人,刚才真得一句要放她离开的话都没有说过,他故意迷惑她,让她误会。

“乖,听话,让我满意了,我就放你走。”

她害怕,可在恶魔的禁脔之下,她却没有丝毫胜算,只能无助地任他摆布,眼睁睁看着他邪恶的手指探入她的衣襟。

宋香云一时之气冲出秦恕他们的包厢,边哭边跑,没头没脑地在美杜莎会馆里,像个无头苍蝇似的跑了一阵后,就迷路了。

她来到电梯处。不愧是有钱人的天堂,连电梯都做得这么豪华,电梯门光滑如镜面,上面镂刻华丽的祥云花纹,两扇门的中心部位,是一条盘踞昂首的金龙,应该是纯金锻造的。

为什么?她除了家庭普通,她哪里配不上他?她比那些富家女更美,更聪明,她的成绩在商学院也是名列前茅,虽然她没钱去国外念书,但她一样可以考中国最好大学的研究生院,她会是他事业上最好的助手!

秦恕,秦恕,她放弃尊严,痴傻追逐他,眼里只有他,他竟然还敢拒绝她?他一定会后悔的!

宋香云伸出手点电梯的按钮,上面显示有B1层,肯定是通向地下停车层,她认识秦恕的车,她要在那里等他。

她一定会得到他的,就算他再次拒绝,她也有的是办法!

为了能嫁给一个有钱人,得到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丈夫,让自己进入上流阶级,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宋香云陷入了疯魔状态。

“叮”电梯门在眼前滑开。

宋香云进入电梯,按下B1键,电梯却丝毫没有反应,她奇怪了,把所有的楼层都按了一遍,电梯却依然没动。

宋香云看电梯信号是亮着的。“电梯明明没坏呀?”

她突然感到一股无名怒火,刚才的屈辱连着现在的不顺爆发了,她狠狠踢了电梯一脚。“连个破电梯都欺负我!”

“啊!”没想到用力过猛,她的鞋在跑出来的时候就掉了一只,刚才太生气,忘了自己没穿鞋了,结果大拇指流血了。

宋香云抱着自己的脚,蹲下来,痛得流出眼泪。

这时,一双名贵铮亮的手工皮鞋映入眼帘,宋香云怔住,能到这里来的男人,都非富即贵,她现在这么狼狈,已经被人家看到了,只能装可怜了。

于是她环抱住自己,瑟缩得抖动了身体。

小说《爱囚:总裁情深入骨》 第9章 对恶魔的绝对挑衅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承平小郎君点评:

《爱囚:总裁情深入骨》这本书的情节比较接近现实,有喜有忧,有黑暗也有温暖,不是虐恋的揪心,这个构思是非常好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