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海棠依旧笑春风

海棠依旧笑春风

作者:雪未央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2-29 11:56:51

《海棠依旧笑春风》这本书的主要内容:那是冰冰凉凉的触感,那冰凉甚至穿透到了她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呼喊着:孟芯儿,快离开他,离开了,他会幸福,你也会幸福的。可是,她清楚的知道她逃不开他,就好象她让时光走过了三年,她还是要重新回到原点,重新回到他的身边一样。风说,她爱上了他,就是他劫难的开始。所以,她不可以爱上他。爱上他,是一个错,是一场劫难的开始。鼻尖错过,他的手臂突然间揽过她细细的腰身,再是向上一带,只轻轻的一下,她柔弱无骨的身子就坐在了他的腿上,他让她靠在他的胸膛上,她听到了他有力的清晰的心跳声,那么的快而有力,而她的心却随着那心跳而开始慌张,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她只是怕,怕她真的颠覆了他的世界。
展开全部

妖孽-雪未央

孟芯儿的眸子写满了清澈,她望着欧阳永君的眼神里平静而无波,就在他抱着她一步步的走向那辆原属于她的马车的时候,她一字一字清晰的说道,“除了傲我是所有男人的劫,你可以带走我,可是,我会是你不幸的开始。”

她的声音让欧阳永君轻轻一颤,内心里所有的纠结涌上来,有什么不幸还会比见不到她带给他的痛苦更深更重吗?

他宁愿他的劫难从此而来,也不愿她从他的眼前消失,即使是恨着她,他也要她从此不离左右,他冷冷的不带一丝温度的回应,“那是我的事,从此,你休想逃开我的世界,从此,你就只是我的女人我的侍寝囚奴,由这一刻开始,你就再也没有了自由。”他恨恨的说着,心里还为着她三年前突然间从他的世界里消失而愤恨不已。

孟芯儿轻轻的阖上了眸子,她终究还是逃不过,她生来就注定是一个祸水吗?

所以,父皇才抛弃了她,才视她为妖孽。

她是一个妖孽,一个为吴国带来不幸的妖孽。

柔软的身子被欧阳永君重重的摔在了马车里那属于她的卧榻之上,男人却在刹那间俯身,他的俊脸与她的近在咫尺,甚至她已经感觉到了她的鼻尖触到了他的。

那是冰冰凉凉的触感,那冰凉甚至穿透到了她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呼喊着:孟芯儿,快离开他,离开了,他会幸福,你也会幸福的。

可是,她清楚的知道她逃不开他,就好象她让时光走过了三年,她还是要重新回到原点,重新回到他的身边一样。

风说,她爱上了他,就是他劫难的开始。

所以,她不可以爱上他。

爱上他,是一个错,是一场劫难的开始。

鼻尖错过,他的手臂突然间揽过她细细的腰身,再是向上一带,只轻轻的一下,她柔弱无骨的身子就坐在了他的腿上,他让她靠在他的胸膛上,她听到了他有力的清晰的心跳声,那么的快而有力,而她的心却随着那心跳而开始慌张,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她只是怕,怕她真的颠覆了他的世界。

什么是爱,什么是恨。

其实爱与恨早已无分彼此。

他却只是手臂紧搂住她有些微微颤抖的身体,然后威严而有力的声音从马车里送了出去,“带上风竹傲,出发。”

马车启动了,颠颠簸簸中让她的身子总是不由自主的贴近他的,她闻到了他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那股慑人的气息,熟悉的却与三年前一模一样的气息。

他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微眯着眼睛,即使在假寐中他也不许她离他左右。

那是霸道的宣示着她是他的所有。

他刚刚说过她会是他的侍寝囚奴,只是一个侍寝囚奴而已,除此外,她什么也不是。

她没有流泪,她甚至不去想她未来的日子会怎么样的难堪,从她生下来开始她就被无数的关于她的传言折磨着,那十几年的折磨让她早已静静的学会了坦然面对。

车子就在山间疾驰着,她知道他是在逃避着楚国人的有可能的追踪,谁也不知道在这样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吴国、楚国和魏国百姓的一个地段在下一刻有可能发生的一切,所以,迅速离开才是最稳妥的选择,这是欧阳永君比谁都清楚的。

她也知道他的目的地是哪里,那是洛城,是魏国与吴国和楚国交界处的魏国边陲小城,而他欧阳永君的将军府宅就建在那座小城里,只要他在,魏国的边境就永远无扰。

他是民间的一个传奇,而她,曾经在他的传奇上画下了浓重的一笔,也是这一笔为他带来了耻辱,甚至让他被魏国国君扁为庶民三载,是楚国的入侵再一次的成全了他,也让他重新又成为了魏国的大将军。

而她,是楚国王爷风竹傲的王妃,风竹傲娶了她三年,他用他的诚心让吴国终于宣布放他离开,一个王爷,却也是楚国留在吴国的人质,那目的昭然若揭,就是要让魏国忌惮两国的唇齿相依而不至于贸然出兵。

而欧阳永君,是吴国人和楚国人尽皆惧怕的如天神一样的人物。

历经了三年,风竹傲带走了他的王妃,也带走了他的自由,而吴国也终于送走了这个让人人皆头痛的公主,却不想就在风竹傲带她回去楚国的路上,欧阳永君劫持了她。

欧阳永君还在斜寐着,他均匀的呼吸就在孟芯儿的耳边,那呼吸声让她紧张的心渐渐安稳,孟芯儿悄悄的随着他的心跳他的呼吸而慢慢阖上了眼睛,她睡着了。

欧阳永君就在孟芯儿安然睡去的时候睁开了眼睛,他望着怀中睡得极不安稳的女子,他心情复杂的用眼神一遍一遍的描蓦着她的唇,她的脸,她的身体,甚至于她的思想。

想到她嫁了风竹傲三年,想到那男人占有了她的一切长达三年之久,欧阳永君突的血脉贲张,他俯首不带任何怜惜的吻住了孟芯儿的唇。

柔软的带着冰凉意味的唇,他才发现即使睡着了,她也懂得回应他的吻他的霸道他的一切。

那是天生的还是那个男人培养了她的所有感官才让她如此的敏感,他恨恨的想着这些,牙齿突然间加重了力道,一道道的齿印也咬破了女子的红唇……

“唔……”孟芯儿嘤咛一声,她醒了,那刺痛让她无法不醒来。

清澈的眸子再次睁开,她对上了欧阳永君那甚至已经没有了距离的放大的脸,然后她感觉到了那痛的来源,

而她,不可以迎合他的一切,她不能属于他。

她的小手在刺痛中开始推挡着他的身体,他知道她醒了,却让眸光对上她的同时,身体坚如石般的继续压在她的身上,让她动弹不得……

恐慌、无措,她却撼不动他分毫。

她的手终于无力了,她瘫软在他的身下,只任他继续索要她的一切时,她才想到她可笑的行为,他是魏国的大将军,又岂是她一推就可以推开的。

没有回应,她努力让自己冷冰冰的躺在卧榻之上,久久久久,就在她以为她再也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欧阳永君终于松开了她的唇,他的脸缓缓扬起,唇角带着那属于她的血意,那血腥的味道让马车里的气氛开始慢慢变得僵冷。

一道风飘过,他的气息也随着那风声瞬间飘离,他跳下了她的马车,奇异的,他居然放过了她。

可是孟芯儿知道,早晚有一天,她还是要属于他的,因为,他说过她是他的侍寝囚奴,那是她逃不过的夙命。

风情-雪未央

马车继续在山间奔驰,也很快就将抵达洛城的欧阳将军府宅。

孟芯儿睡不着了,她只是透过车帘窄窄的缝隙无意识的望着车窗外不住飞逝的景物,还有那些与欧阳永君不离左右的死士,却再也没有看见过欧阳永君的身影,仿佛,他从来也不曾出现过一样,可是,她的唇间还是鲜血还是刺痛。

那是,他留给她的痛的记忆。

车子驶进了将军府。

车子停靠在将军府梧桐别苑的门前。

孟芯儿安静的被两个小丫头搀扶着下了马车,她的腿有些微酸,那是因为她坐了太久的缘故。

沐浴,更衣,然后是她静静的沉睡。

孟芯儿不是那种随意被什么大风大浪就扰得心神不安的女人,她极快的就融入了这将军府中的生活,她不去追问欧阳永君的起食饮居,更不去追问他每日里都去了哪里,她就是安静的在她的小院里看书、望天,再望天,再看书。

孟芯儿喜欢看那蓝蓝的天空,偶尔她会数着那天上的云朵,那洁白的如棉花一样的云彩常常就是她的一个梦一个愿望,也是她遥不可及的祈望,而她,似乎永远也不会再有自由了。

两个丫头已经与她一起生活了半月之久,可是,她甚至连她们的名字也不曾唤过,她疏淡的接受着她们的服侍,偶然的一个微笑是她送给她们的最好的回报。

将军府里,所有人都在传说孟芯儿是个冰冷的没有感情的女人,她不在意她丈夫的生死,甚至从来也没有问过风竹傲的所在,她也不在意她新主人的一切,同样的,她也从来没有关切的问询过。

真静呀,将军府里静静的甚至有了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直到那一天,府里传来了小孩子的欢笑声才打破了这沉寂的氛围。

“红竹,将军带着小少爷和小姐回来了,随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她们的姨娘呢,你一定不相信,咱们将军可终于会笑了呢。”绿兰就坐在院子里的一块顽石上轻笑而语,大户人家的丫头也是这般的娴静文雅。

那声音让斜倚在绿竹上叼着一片竹叶的孟芯儿不由得一怔,原来,是他离开了这么久,所以才不曾相见,才一直杳无音讯。

他回来了,是不是她的安静也即将画上了一个句号。

她早就知道他有一个妻子,便是因为他的妻子,三年前他才待她如君子般的没有动过她一分一毫,甚至连拉拉手也不曾有过。

那时候,他对她相见恨晚。

而今日,他恨她入骨。

他爱他的妻子吧,而她之于他,不过是一个侍寝囚奴罢了,孟芯儿突然间有了一股子强烈的好奇心,她想要见见他的妻子,那是一个怎么样的美丽女人呢?她一定美的出众美的纤尘不染,也只有那样的女人才会配得上他。

孟芯儿如是想着,心底里的好奇因子也更重更浓了,其实,她的心从来也不如外表这般风清云淡。

她轻轻起身,身随心动的如一缕风般的飘到了月亮门的门前,两把长刀却在瞬间就架在了她的面前,她出不去,除了这个院子,她哪里也不能去。

无声,孟芯儿依然还是那张平静无波的脸庞,仿佛她是一个木偶般的从来也没有过喜怒哀乐。

绿兰与红竹也无视她的举动,孟芯儿从来都是无声的,自从孟芯儿走进梧桐别苑以来的半月之余她说过的话甚至不超过十句,如果不是真的有听到过她的声音,两个婢女甚至会以为她是一个哑巴。

“姑娘,你要见将军吗?”红竹挑挑眼皮,她真的看不懂也读不懂孟芯儿,她绝对是一个另类,一个谁也猜不透心思的女人。

孟芯儿无声,她绕过两个婢女走进了屋子里,她仿佛闲闲的拿起了一本书,也仿佛没有听见红竹的声音似的。

孟芯儿在平稳自己的心绪,她不可以乱,她的不乱才会扰起欧阳永君的征服欲,待他来了,她就有机会问他风竹傲的下落了,她要离开,离开这将军府,总会有机会的,就象当年她第一次逃开欧阳永君一样,再稳固的防范也会有缺失的时候,她一直相信自己的感觉。

那一天,时间过得尤其的慢,因为,她在期待欧阳永君的到来。

他却没有来,只是在晚膳前,梧桐别苑前才迎来了一顶轿子,“姑娘,将军请你到花轩用膳。”管事的婆子在宣布欧阳永君的决定。

孟芯儿的心突的一跳,她终于就要见到那个女人了,她开始期待了。

孟芯儿任凭红竹为她款款梳妆,一身素净的月白色小衫与长裙被一条同色的缎带紧紧的束在腰间,粉红色的纱衣披在身上,垂落的发丝倾泻在背脊上,这是她一直以来的妆扮,这也是姑娘家的装扮,而她,却是嫁过了人。

小轿将孟芯儿带到了将军府里的花轩,那是一个种满了各色花草的园子,数不清的花在园子竞相开放,花香袭人,惹人欲醉。

就在这花开中,孟芯儿听到了一声银铃般的笑声,“君,你好坏,你总是偷亲人家。”那是一个女子娇俏的声音。

孟芯儿的心一颤,那是欧阳永君的夫人吗?而他让她来,就是要让她目睹他与他夫人此刻亲热的画面吗?

只一想象那画面,孟芯儿便不由自主的面红耳赤,她的脚步放缓,她迟疑着要不要走进花轩那滚着琉璃瓦的屋子里。

就在她迟疑的片刻间,屋子里的女人再次娇笑道,“君,你瞧,这花轩里来了一位仙女样的美人呢,你快将她叫进屋子里,让婉儿与她一起服侍将军吧。”

男人听了这个叫婉儿的话,果然轻佻的向门外的孟芯儿道,“芯儿,快进来,今儿你要向婉儿学学,服侍的我舒服了开心了,说不定我就会放了你夫君呢,哈哈哈。”

心一颤,这样的羞辱让孟芯儿不自觉的咬上了唇,那因为欧阳永君的咬啮而破了好久的唇才好了没几天又在这一刻被孟芯儿自己的牙齿荼毒了。

牙痕伴着血丝轻轻涌出,她身后的婆子推搡着她的身子了,“将军叫你进去,你就快点进去。”

没有人尊敬她,她一直知道这将军府里的每个人都认定是她害了他们将军三年做不成将军,如果不是欧阳永君的命令,孟芯儿知道这府中上下的人都恨不得扒了她的皮一样。

她无力解释,也不想解释,谁又知道当年她离开他时她的心到底有多痛呢。

两个小丫头打开了房门,孟芯儿还是被婆子推了进去,一个踉跄让她不由自主的就跌倒在了地上,婉儿娇笑的声音就在耳边,“君,她可真是一个美人呢,快,去扶她起来了,可千万别让她坐在那生凉的地板上,女人都是最怕凉的了。”

“婉儿,她是你的学生,你要好好的做给她看哟。”欧阳永君却没有任何要扶着孟芯儿起来的举动,倒是说着让她面红耳赤的吩咐。

这是孟芯儿第一次看到褪去冰冷却是变成风流无限的欧阳永君,他慢慢的推倒了婉儿……

孟芯儿无意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威威mio点评:

《海棠依旧笑春风》这本书真的强推!本来怀着打发时间的心理看的,看完第一个内容就被深深吸引了。故事情节完全不老套,给人一种设身处地的感觉,每看完一个小内容就和看完一本书一样,会有不一样的体会,环环相扣,层层递进。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