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异能 一品农门夫人

一品农门夫人

作者:老妖精18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1-01-05 16:57:48

《一品农门夫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老妖精18,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大夫人亲自给山杏做了介绍,只是,她不肯叫山杏的名字,觉得这名字起得太土了些,一听就是乡下叫的,回头可得跟大老爷说说,这名字一定得改改,不然让别的勋贵世家听了去,还不得笑话死,“谢谢母亲!”主子不主子的,山杏倒是不在乎,她只想安安稳稳地在这里长大。大夫人又给山杏介绍了一圈院子的格局,然后指派了两个嬷嬷,两个婆子,两个二等丫头,四个三等的丫头,这就算是齐活了,
展开全部

11-初见父亲

“茉莉,这次记你一功,能这么稳妥的把两个孩子带回来。”

大夫人临走前,冲着茉莉点了下头,茉莉赶紧又磕了一个头,才敢爬起身来,躬身福了福,

“奴婢幸不辱命。”

“去后头领赏吧,领个一等红封。”

这就是大赏了,茉莉开心地再次给大夫人福了福,这才跟在大夫人的身后离了正厅,大夫人领着这两兄妹去了东厢房,茉莉则去了后院平嬷嬷处。

“林哥儿,这可都是你以前最喜欢吃的东西,母亲也不知道你现在口味变了没有,快尝尝,有不喜欢吃的就拣出来,要是有想吃的,就跟母亲说,母亲叫人去给你做。”

山林抬手对大夫人揖了一礼,

“谢谢母亲,都很好的,孩儿不挑。”

大夫人摸了摸山林的小脑袋,轻轻地叹了一声,

“可不是么,在外面也吃不到什么好的,这些个不起眼儿的,看着就是些好东西了,可怜咱们山家的后人了。

这话说得山杏强忍着才没有喷她一脸,自己可是说好了要改改脾气的,只是,这位大夫人也太让人恶心了,还可怜山家的后人了,当初你要下重手的时候,可想到我们是山家的后人?!

“妹妹,你吃这个,这个是莲蓉糕,软软的很好吃。”

谢过了大夫人,山林接过丫鬟手里的湿帕子,给自己和妹妹都净了手,然后拿了一块点心,递到了山杏的面前,

“谢谢哥哥!”

山杏很乖的接了过来,塞进嘴里,味道还不错,她可不管大夫人那像刀子一样的眼神。

“山林也吃,这玫瑰糕可是你最爱吃的。”

大夫人指着一个碟子里,颜色粉嫩的点心,

“谢谢母亲,孩儿现在不喜欢太甜的点心了,这个莲蓉糕就很好吃。”

山林依旧拿起了一块莲蓉糕,也学着妹妹的样子,一下子塞进了嘴里,然后露出了一脸满足的笑容,大夫人的脸色僵了僵,却瞬间恢复了正常。

“你们兄妹爱吃就好,等我后厨说,每天都做一碟出来,给你们兄妹俩备着,想吃的时候就吃。”

大夫人一脸爱怜的看着这兄妹俩,说不出的疼惜表情,看到两个小孩儿各自吃了几块点心,就放下不再吃了,大夫人也就不再劝他们,

“吃饱了的话,就跟母亲去看看你们兄妹俩住的地方吧,可好?”

“有劳母亲了。”

山林依旧规矩十足,只是,拉着妹妹的手,绝不放开。

大夫人带着两人出了东厢房,却没走远,只是把两人领到东边的三间房子前面,

“我们先看看这间房好不好?”

山林没注意大夫人话里的话,欣然的牵着妹妹进去了,山杏却注意听了,大夫人说的是‘先看看这间’,也就是说,她和哥哥只有一个人住在这里,而另一个需要住在别住,那就不用猜了,能跟大夫人住在一个院子里的,指定是哥哥了,只是不知道自己会被安排到什么地方去。

屋子很宽敞,中间是一个三间的大套间,这应该是给主子住的,两边的房子是东西厢房,应该是一边住丫鬟,一边留着待客,

“怎么样,林儿哥,喜欢吗?”

屋子很宽敞,里面的装饰摆设都很奢华,

“喜欢,收拾得很好。”

最外间有桌有椅,圆桌配圆凳,应该是吃饭时呆的屋子,中间一间也有桌有椅,方桌配一把高背太师椅,桌上还摆有笔、墨、纸、砚,明显是书房的设计,最里面一间,就是卧房了,那张嚣张的拔步床,可真是让山杏喜欢得挪不开眼,大的离谱了,但那床帐子床铺盖,一看就是给男孩子设计的,是那种浅浅淡淡的蓝,像傍晚月亮刚爬上来时,浅淡的天空。

“我和妹妹住这里吗?”

山林还特意看了看拔步床的对面,那里有一张卧榻,妹妹睡觉足够了,

“你都多大了,哪能和妹妹睡一间,妹妹另外有住处。”

大夫人含着笑跟山林解释着,

“那妹妹是住隔壁吗?

隔壁是厢房,虽然没有这间屋子好,但好在离得不太远,山林还是勉强可以忍受的。

“妹妹不能住在正院里的,母亲把后面的凌雪院收拾出来了,那里妹妹住着正合适,里面种了腊梅,下雪的时候,它正开得满枝头的梅花呢,漂亮得紧,这么漂亮的院子,你说是不是得留给妹妹住啊?”

大夫人诱哄着,希望山林能同意自己的建议,

“那我去跟妹妹住凌雪院吧,妹妹住正房,我住厢房就行。”

他可是记得很牢,大夫人不让他和妹妹住一间房的,但住一个院子应该没问题吧。

“你怎么老惦记跟妹妹住一起,妹妹也已经是大姑娘了,自古男女有别,就是亲兄妹也不能住在一起的,所以呢,你跟母亲和父亲住在这间院子里,妹妹住在凌雪院,好不好?”

如果这不是个男孩儿,自己干嘛非要把他留在身边,竟然还不知好歹,大夫人这心里,气憋得满满的,却无从发泄,暗恨自己的儿子没有保住,就更恨彭姨娘生了个健康的少爷了。

“不行的,我要跟妹妹在一起,娘亲走的时候,我发过誓的,我要好好的保护妹妹,不让妹妹离开我。”

大夫人还没等说话,就有一声怒喝从身后传来,

“什么娘亲,你母亲就在你眼前呢,你哪儿来的娘亲,还保护妹妹,这也是我女儿,难道我不会保护她吗?好男儿,心思要放在正经地方,净攒着这些小心思哪行。”

原来是大老爷回来了,这话真是说到大夫人心坎里去了,脸上藏也藏不住的泛起了笑容。

“我答应了娘亲的,要跟妹妹在一起。”

山林不管别人怎么说,只是认准了要跟妹妹在一起,拉着妹妹的手,紧紧的把妹妹搂在怀里,再也不放开,

“你连父亲的话也不听了?”

男人怒吼着,山杏在哥哥的怀里偷眼看去,一个挺拔的男子,长相英俊却威武,可看他愤怒的样子,好像哥哥一个回答不好,他的巴掌就要挥过去了,若他不是自己的父亲,山杏会很欣赏并崇拜他的。

从他进了屋子,他对儿子和女儿没有一句想念,一句关心,只有自己的意志被反驳的愤怒,这样的父亲,让山杏失望得彻底,再无改观,

“哥哥,没事儿的,我可以的,你放心吧,我可以住到凌雪院去的,又不远,你想我了可以去看我,我也可以来看哥哥吗?”

山杏故做天真的询问着这一对父母,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就高兴地对哥哥点了点头,斗不过就先让步,先保全了自己再说。

山林虽然还是不放心妹妹独自一人居住,但妹妹都说可以了,再争执下去,也没有好结果,他也只好同意了,只是,他一定要亲自去妹妹的凌雪院去看一看,

“让你母亲领着你们两个过去吧,一会把你妹妹安顿好了,你就跟你母亲回来,我有话跟你说。”

这位父亲,连跟自己说说话都欠奉,看来,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还真是难说得很,不过,走一步算一步吧,既来之则安之。

这凌雪院大致看起来还不错,虽然跟这个伯爵府里看起来,它真的只能算是个小院子,但跟山杏之前在村子里住的那间小院比起来,可就是好太多了,新旧根本就不用比,完全没在一个档次上,只说院落的大小,那也是天上地下的区别,这凌雪院,怕不是要有那间小院子十几二十个大,所以,两个小人儿对此都没有异议,没人觉得这里不好,这里已经太好了,好得让两人有点不知所措。

“二小姐,你就住这间屋,这是凌雪院的正屋,合该主子住的。”

大夫人亲自给山杏做了介绍,只是,她不肯叫山杏的名字,觉得这名字起得太土了些,一听就是乡下叫的,回头可得跟大老爷说说,这名字一定得改改,不然让别的勋贵世家听了去,还不得笑话死,

“谢谢母亲!”

主子不主子的,山杏倒是不在乎,她只想安安稳稳地在这里长大。

大夫人又给山杏介绍了一圈院子的格局,然后指派了两个嬷嬷,两个婆子,两个二等丫头,四个三等的丫头,这就算是齐活了,

“你也先歇歇吧,有事情就问这戴嬷嬷和花嬷嬷,这两个丫头叫小红和小花,以后就跟着你了,你自己给她们改名字吧,我这就领你哥哥先回凌涛院了,你父亲还等着回话呢,一会用膳时我再使人来叫你。”

看着大夫人带着人姗姗离去,山杏倒没什么可想的了,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洗一个热水澡,

“小红、小花是吧?我现在想要洗个热水澡,你们两个领着她们四个先去帮我打水吧,可好?”

刚才在巡视屋子的时候,山杏就已经注意到了,这果然是功勋人家呀,这里的设施不是盖的,她正屋的内室有一间小门,从小门进去,就是一间大洗浴间,角落里是马桶,外面竟然还套着很好看的绸缎套子,而在屋子的正中间,摆着个浴桶,而这个浴桶超大的,设计也很好,里面有个小凳子样的设计,人在里面泡澡,一定会很舒服很舒服的。

12-问问这个女人

“是,二小姐,奴婢这就去准备。”

两个丫头了都不过十岁的样子,所以山杏才让那四个也跟着,不然这两个十岁的丫头抬起热水来,自己怕是晚上也洗不上这热水澡了,

“两位嬷嬷,两位妈妈,我今天才刚刚到府里,一切还不太清楚,以后少不得劳烦几位嬷嬷和妈妈了,我现在想要先打理下自己,你们也先下去歇着吧,等明天一切都顺当了,我还得麻烦你们几位给我好好讲讲这府里的规矩。”

两位嬷嬷和两位妈妈对看了一下,没想到这位只有六岁的小姐,不但没有第一次进府的害怕和恐慌,说起话来竟然还有板有眼的,不过说得也算是合情合理,几个人也反驳不得,

“那奴婢们就退下了,二小姐好好歇着吧,明日小姐如果有事,再命人通传就好。”

山杏巴不和她们赶快走人呢,急忙挥手让她们下去了。

山杏这才得空看看自己的屋子,刚才大夫人领着看时,山杏的全部精力都在大夫人的身上,反倒没有好好的看自己的房间,这一转下来,她发现大致的设计跟哥哥那间套间差不多,只是三间的内室,最外间是吃饭的地方,四周外墙边,还有些夹着茶几的高背椅,应该是待客用的,其它就没什么了,再一进,貌似是一间书房,规格比哥哥那间要小一些,也是一个长条型的条案,后面放了一把高背椅子,椅子上铺着很华丽的座垫,山杏倒是没有心情去细看它是什么做的,只是,条案上的文房四宝让她有了点兴趣。

山杏走到条案的近前,认真地看了看那案几上的东西,果然都是些极品的好货,就算是自己这样不招人待见的,竟然也能用上这么好的货色呢,可见这伯爵府里,也没什么孬货了,能认出笔、墨、纸、砚的好坏,还得益于自己单位的领导是一位书法爱好者,当初知道了领导的喜好,父母就领着自己去学了一阵子书法,说是以后总要用得着的,结果上一辈子没用上,没想到,这辈子倒是要用上了。

屋子的最后一进,就是自己的卧室了,她当初看到哥哥的那张拔步床,一下子就喜欢了,好在她这里的也是张拔步床,虽然比哥哥的稍小了些,不过对于现在只有六岁的她来说,这也算是一张超大的床了,她想上去坐坐看,可一看到自己一身灰扑扑的衣裳,还是算了吧,等一会儿洗过了澡,自己再来好好的享受享受,说不得,这床比想像中还要舒服呢。

床的对面是一扇窗子,窗子倒不是很高,但很大,足有一张床那样的长度了,而它的下面,也正放着一张床榻,是现代贵妃榻的样式,一边起肩,一边垂落的造型,整张榻跟窗子的长度一样,而且还很宽,就算是一个大人躺上去,那是富富有余的,山杏也有些累了,就爬上榻角去坐着,虽然身上有些脏,也是顾不得了,但她还是很小心地只坐在了那个小角落里。

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在床的一侧边,还摆放着一架梳妆台,这个妆台可是挺阔气的样式,整个的实木雕花,从镜背到桌脚,全部是雕刻出来的花纹,一看就是大气得不得了,而那面镜子,不出山杏的意料,是一面铜镜,并不是水银镜,但明显做工很好,她坐在这里,也能清楚地看到镜子里照到的东西,很是清晰,但遗憾的是,因为角度,她看不到自己。

山杏怎么都有些好奇,她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自己到底长成了什么模样呢,所以,即使很累了,她也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从榻上爬了下去,凑到了镜子前,她是真的真的没有想到,那镜子里照出来的,就是小时候的自己,一张圆圆的小脸,白净净的,一双大眼睛,溜圆地睁着,里面是一双墨黑的瞳孔,那上面长长的睫毛,随着光线,在眼睛上投下一排浅浅的暗影,显得双眸更加深邃,鼻梁挺直,唇红而小巧,山杏不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样,她对自己的长相就有信心了,在前一世,她可是系里的校花,是单位里公认的美人儿,不然也不会遭那么多人嫉妒了。

唉,也不知道长成这样,是福是祸,长辈子因为这张脸,可没少遭排挤,可也因为这张脸,没少得好处,这世间的对对错错,山杏早已经领教过了,她对自己的容颜没有过多的欣喜或是怨恨,她只是觉得,长得好看些总比难看要好,自己也舒坦些,如果长成了丑八怪,自己都不愿意看,那不是更惨,这么胡思乱想着,她的心反倒平静了不少,想那么多干嘛呢,自己现在还小,太远的想法,自己也实现不了,只关注此刻吧。

终于泡上了热水澡,换上了丫头给自己备好的衣裳,山杏爬上了那张自己向往了好半天的床上,结果,根本没有自己想像中的舒服,原来,那记忆中的柔软和舒适,已经成了永不会回来的过往,山杏把脸埋在枕头里,好在这枕头还算柔软,若是那些个传说中的瓷枕,她可真是要疯掉了,憋在枕头里的不能呼吸,让她更能清醒的看清自己,看清现在,看清未来。

也不知胡思乱想了多久,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又不是这么睡了多久,山杏被两个丫头喊醒,

“二小姐,二小姐,该用膳了,大夫人那边等着您呢。”

虽然不情愿,山杏还是被两个丫头从床上拎了起来,当然,她们两个拎她还是费了点劲儿的。

“父亲、母亲!”

被两丫头拾掇利索,紧着来到了正院,山杏一进到餐厅屋里,就恭敬的给两人福了一礼,这礼节上多做些,总不会错了,果然,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都缓了缓脸色,

“就等你了,快点过来吧,你如果不来,你哥哥就不肯吃饭。”

山林已经来到了妹妹身边,扯着妹妹的手坐到了桌子边上,山杏就冲着哥哥甜甜地笑了笑,原来,如果没有哥哥,自己连上这个桌子的可能性都没有。

“你哥哥的名字我早就取好了的,倒是不用操心了,现在你也大了,也不能总是二小姐二小姐的叫,没个名字很不方便,你就叫——”

不等这个男人把名字说出口,山杏就抢着说到,

“父亲,我有名字的,娘亲给我取好了,我叫山杏。”

女儿的这一句,把山永信噎得够呛,还娘亲,还山杏,简直是要把他气炸了。

“什么娘亲,要叫姨娘。”

山杏张了张嘴,却没说出来话,说出来有什么用呢,也就是徒惹一句喝骂罢了,反正在自己的心里,彭氏就是自己的娘亲,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那名字也不能叫,太土了,叫出去让人笑话。”

山永信根本不容山杏反驳,这个家里,还没人敢挑战他的权威呢。

“那哥哥叫什么名字呀?”

山杏想要知道,哥哥是不是也叫了别的名字,那样的话,自己和哥哥,是不是真的就要变成另外的两个人,再也不是山林和山杏了?

“你哥哥叫山鸿林。”

山永信想都没想,就回答了山杏,他觉得,这是他给儿子起好的名字,已经叫了九年了,不会更改。

“我叫山林,不叫山鸿林。”

山林立刻不满,他当初就是因为离开了这个家,娘亲才给自己改了名字的,他可不能因为重新回来了,就又把名字改回来了,自己一无所有,只有名字才能证明那曾经发生的一切,如果改回了名字的话,母亲的那一次拼死出逃,变得多没意义,自己再没种,也不能做背信弃义的人,而且背叛的人,还是自己的娘亲,这是山林绝对做不到的。

“谁说你叫山林的?谁允许你改名字的,那个贱女人。”

山永信终于是火了,想着那个女人竟敢带着自己的儿子女儿逃走,简直是在挑战自己的底线,她多亏是死了,不然,他会让她死得更惨,

“你敢骂我娘是贱女人,真不错,既然我娘是贱女人,那我和妹妹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你干嘛把我们两个找回来,妹妹,我们走。”

山林刷的一下站起来,扯了山杏的手就往门外走,

“你敢走出去试试!”

身后传来一声大喝,那明显是暴怒的声音,山杏心里哀叹了一声,这样的父亲,没有要比有好一些吧,根本没有一点儿亲情在,

“我有什么不敢的,反正留下来也是个死,走出去也许还能活呢。”

山林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咬着牙回了一句,走得却更加坚定,只是,没走两步,就被人揪着衣领拽了回去,

“还反了你了,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什么留下来也是个死?我怎么就没明白,在自己家里,怎么就是个死了?”

山永信抬起头往四周瞄了一圈,屋子里的丫头迅速的低下头,快速的退了出去,片刻,屋子里就只剩下了这一家四口人。

“你真的想听?不如,你先问问她?”

听到儿子跟自己说话,连个敬语都没有,山永信就想要发火,没想到儿子又来了这么一句,他看向儿子手指着的女人,有些疑惑地问到,

“这又关她什么事儿?”

而看到山林恨恨地盯着自己,大夫人的心里咯噔一下。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岚霏呀点评:

《一品农门夫人》这本书好好看,情节一环扣一环,很精彩,结局也很完美,支持老妖精18大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