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最疼是离别

最疼是离别

作者:金元宝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0 09:21:14

作者金元宝的小说《最疼是离别》主要讲的是:“还要我们看管,真是烦人啊。”……那些话,一字一句,落在她的耳边,像是无数把利剑,刺在了心尖。楚天夜,你当真是狠心。东院。戚晚秋一副虚弱的样子躺在软榻上,闭着眼睛,面上皆是痛苦之色,任谁看了都要心疼。大夫把完脉,楚天夜便着急道:“大夫,她怎样?”“夫人的旧疾复发,才导致了昏迷,情况……有些不妙。”似是为了表明情况有些糟糕,大夫叹了一口气。
展开全部

最疼是离别:你说的每一个字都不信

苏浅浅醒来的时候,人是在柴房。

隐约听到看守的人在讨论。

“王妃可真会演戏,一听说要被关柴房,就装昏迷。”

“可惜,这哪能骗的了王爷,王爷还不是让人给她关柴房来了。”

“还要我们看管,真是烦人啊。”

……

那些话,一字一句,落在她的耳边,像是无数把利剑,刺在了心尖。

楚天夜,你当真是狠心。

东院。

戚晚秋一副虚弱的样子躺在软榻上,闭着眼睛,面上皆是痛苦之色,任谁看了都要心疼。

大夫把完脉,楚天夜便着急道:“大夫,她怎样?”

“夫人的旧疾复发,才导致了昏迷,情况……有些不妙。”似是为了表明情况有些糟糕,大夫叹了一口气。

楚天夜追问:“可有医治之法。”

“医治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其实有一个办法,可以根除夫人的病根。”

即便是苗疆神医苏浅浅,也只能用银针之术减缓毒发的时间,没办法根除她体内的毒,见如今有办法,楚天夜喜上眉梢,“快说,什么办法。”

“圣蛊虫。”

楚天夜记得,圣蛊虫,乃苗疆圣物。

“此物在何人之手?”

楚天夜不清楚大夫为何会露出错愕的表情,直到大夫说出接下来的话,“持有此物之人,王爷应该最是熟悉,便是苗疆无双城城主苏浅浅。”

……

苏浅浅乖乖待在柴房,听着门外两人的唠叨声,心底忽而变得平静。

一旦清楚楚天夜不爱自己,且明白无论自己努力多少年,都不会为自己争来一袭之地,也就释然了。

也就罢了!

“王爷。”

楚天夜来了?

柴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她一抬头就对上了楚天夜凶神恶煞的眼。

得知了圣蛊虫之事,楚天夜想着从遇见苏浅浅的那一刻,便什么都懂了,懂她的心狠,懂从让他娶她的那一刻起就是一个局。

她明明早就有医治戚晚秋的办法,却一直在装傻。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把圣蛊虫交出来。”

“我没有!”

圣蛊虫乃苗疆圣物,一直由无双城主持有,他全都知道了,她居然还敢狡辩。

楚天夜有些恼,走上前去,抓住了苏浅浅的胳膊,缓缓用力,“你是无双城城主,你会没有圣蛊虫?快把蛊虫交出来医治晚秋的病。”

苏浅浅本还想着他怎么会突然来到柴房。

知道原因后心底微微泛酸。

“楚天夜,我说了,我没有,一次又一次,你为什么就是不信我。”

“信你,信你这个毒妇,方才你一副要死的样子晕在晚秋的房里,才一会功夫就好了?苏浅浅,告诉你,你说的话,本王一个字都不会信。”

这便是楚天夜,对他爱的戚晚秋无条件的信任,相对的对讨厌的她全然不信。

苏浅浅发觉自己活着就像个笑话。

她仰起头,一双杏眼瞪着楚天夜,冷笑一声,“怎么,戚晚秋这是快要死了,需要圣蛊虫来续命吗?可惜了,那玩意我还真没有,哦,你楚天夜似乎不信,就当我有,那又怎样,我死也不会给。”

“苏浅浅,你终于承认了,今天,你就是故意让晚秋毒发的,你实在是让本王恶心透了。”楚天夜的眼神真是恨透了她,他伸手抽出腰间的佩剑,抵在了苏浅浅的胸口。

只需稍稍用力,便能要了她的命。

最疼是离别:你如果死了,那是你该

只需稍稍用力,便能要了她的命。

------------------------

“这下,殿下不得恨死苏浅浅,哈哈哈……”

戚晚秋故意安排了大夫,让楚天夜认定苏浅浅的恶毒,就等着她落入万劫不复之地,只是柴房那边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虽然有些可惜,不过她还有后招,谁让楚天夜对她有愧呢。

待到楚天夜回来,戚晚秋轻咳了两声醒了过来,看向他,“殿下,都怪我这不争气的身体,让你,让你……”

楚天夜温柔地将她揽入怀里,“对不起,你的病……”

戚晚秋一副知书达理的样子,“没关系,只要能陪着殿下便好了,哪怕没有名分。”

她话中的意思,楚天夜懂。

“我知你心意,回头让钦天监算个好日子,本王娶你。”

“那姐姐她,她怎么办?”戚晚秋的唇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你我之事,她又岂敢说一个‘不’字,你放心调养身体就行。”楚天夜看向大夫,“大夫,除了圣蛊虫,可还有别的办法?”

戚晚秋朝着大夫使了一个脸色。

那大夫假装苦思冥想一番,“王爷,现下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很好的压制夫人的毒,能保夫人无忧。”

因为圣蛊虫,楚天夜对戚晚秋满是愧疚,现下知道有办法,“快说是什么办法,无论是任何办法,本王都一定要救晚秋。”

大夫忙道:“传言苗疆无双城主苏浅浅的血百毒不侵,用苏浅浅的血,可以压制夫人体内的毒。”

“真的?”

“小人可用性命担保。”

……

楚天夜命人来请自己的时候,苏浅浅以为他到底是念在夫妻三年,对她心软了,就像那一剑他没有下手一样,而她来到东院才意识到有些不对。

“王爷,人带来了。”

看到大夫手上拿着的刀具,苏浅浅本能地觉得有些危险。

“你们要干什么?”

“苏小姐,为了夫人的命,需要你的血。”

苏浅浅猛地一惊,下意识的看向楚天夜,想要从他眼中确认事情是否属实。

“不用同她废话,放血,救人!”

“放血?楚天夜,你这是要我的命。”苏浅浅浑身都在颤抖……

所以,有人说,她的血能够救助戚晚秋,楚天夜就不顾她的生死了。

“你死了又如何,晚秋的命要紧,”再说,传言圣蛊虫可续命,一点血,要不了她的命,“赶紧!”

两个侍卫一左一右押住苏浅浅,大夫上前,用小刀划过苏浅浅的手腕,鲜血一滴一滴落在了铜盆之中。

她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不懂楚天夜对她为何如此狠心,为何!

她气若游丝,艰难道:“楚天夜,若……我……死了,你就……就真的一点不在意?”她抱了一线希望,至少这个男人,对她有一丝,哪怕一丝的爱。

结果换来的不过一句冰冷的话语。

“你若死了,那是你该!”

因为苏浅浅明明是无双城主,是受万人敬仰的神医,为何却偏要来阻挠他和戚晚秋一生一世一双人。

她如此恶毒的人,死了也罢。

可是,真的不会心疼吗?

此时,见她虚弱地就像随风飘荡的落叶,有一股莫名的情绪爬上了楚天夜的心头。

“停!”

楚天夜急忙喊停,只是……

苏浅浅早已晕了过去,眼角还挂着泪滴,面上死灰一片,让他突然有些心疼,忍不住叫出了她的名字。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涵小郎君点评:

《最疼是离别》此书创意好,不降智,不圣母,不虐主,不无脑,作者金元宝文笔挺好。看小说很少给五星,这本书挺好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