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你是无意穿堂风

你是无意穿堂风

作者:沈微生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2-25 09:51:46

最新小说《你是无意穿堂风》是沈微生的书,主要内容为:面前的门在她指尖开外的地方敞开,扑面而来的天光刺的眼睛生疼。逆光中,湛青色的身影逐渐清晰。魏紫承认,任何时分她见到眼前人都是开心的,除却此刻。“太子妃看起来过的不错。”低沉的嗓音中不难听出其中讽刺,燕斯年上下扫过她异常简单的着装,心下多了几分暗沉。两月不见,她似丰腴了不少。她活的衣食无忧,可有人却在见不得光的地方,过得生不如死。思及此,眸底尽数被恨意取代,他猛地上前,大手死死扣住她的脖子。
展开全部

2-这是你作为太子妃该履行的义务

门窗大敞,寒风簌簌滚进,吹得人一阵激灵。

被酒精烧的糊涂的思绪有了几分清醒,燕斯年屏息盯着身下人。

魏紫精致的面上妆容有些模糊,唇角的胭脂混乱中蹭上脸颊,

肌肤如瓷的白,与那一抹几近妖冶的胭脂红,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燕斯年眸色一深,浸满酒气的呼吸便重重压了上来。

浓郁的酒香被寒风裹着,来势汹汹,寸寸凛冽,魏紫下意识偏头,他的吻便落在了唇角。

燕斯年一怔,怒极反笑:“这时候想起装清高了?怎的,你死皮赖脸踏入太子府时,没想过终会有这一刻?”

感受到她身体几不可闻的轻颤,燕斯年满意勾唇,他大手掐着她的下颌,力道逐渐加深,看她几乎痛苦的皱眉,话里满是得逞的快意。

“看着我,魏紫,叫出声来,这是你作为太子妃该履行的义务!”

充斥着讽刺的羞辱,令魏紫瞬间涨红了脸。

她绝望的死死咬着唇瓣,她敢打赌,若今晚与他成亲的是魏琉璃,燕斯年绝对不会如此践踏魏琉璃的真心!

这就是她与魏琉璃的不同。

她魏紫,没有他的爱恃宠而骄,所以即便他百般凌辱,也只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吞!

唇瓣被咬破了皮,铁锈的腥味钻进鼻腔,魏紫倏地松开贝齿。

分明力气不大的人,却轻巧拉下他的身子,妖精般的在他耳边轻轻吹了口气。

“嗯……”

刹那间,燕斯年理智炸成一片,行动再次被酒精占据上风。

不甘示弱的傲气强撑着他在沉沦前低吼一句:“魏紫,你可真是天生贱骨!”

后半夜雨雪停了,星子落满天。

层层撞击之下,魏紫撑开双眸,盯着寂寥的星空,笑的苍凉。

终于啊,终于。

自幼在逆境中磨出来的一身傲骨,旁人面前从未折损过半分,如今全教他燕斯年踩在脚底,碾的稀巴烂。

可她还是成功了不是?

她这万人唾弃的蛇蝎毒妇,终是在新婚之夜圆了房。

只要……只要她再怀上了个孩子……

“醒醒,这是太子殿下吩咐的,太子妃请当着婢子的面喝完。”

魏紫是被人摇醒的,她撑着几乎散架的身子,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那一夜荒唐已是昨夜之事。

燕斯年不知何时离开的,只留下一室狼藉,以及眼前这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满脸不耐的婢子。

魏紫不动声色,换了个体面的坐姿问:“这是什么?”

婢子懒得多语,却难掩话里讥削:“回太子妃,是避子汤。”

3-她有孕了

避子汤,恰如其名,燕斯年绝无可能让她的肚子怀上属于他的种。

魏紫盯着那碗泛着波光的汤水,面上神情几近僵硬。

良久,面无波澜的接过瓷碗,仰头一饮而尽。

婢子似是没想到,魏紫会如此听话,在她那张素白的脸上,几乎连一丝犹豫都未曾看见。

“当真是个毒妇。”婢子轻蔑的嘟哝一声,不疑有他的折身离开。

偏殿甚远,人迹罕至,窗外残雪从枝头簌簌掉落。

僵直着身子端坐在床上的魏紫像忽的回神般,跌跌撞撞的奔至窗前,探出一只手指拼命的扣着喉咙。

未曾进食,吐出的除了黑乎乎的汤药外,剩下的便是黄色的胆汁,苦的舌根发麻。

她对镜擦了擦嘴角,透过镜面,看向被她藏于花泥中的避子汤,眸色深了深。

她魏紫是大燕的太子妃,未来的皇后。

倘若她想在往后无数个暗流汹涌的日子里长久的拥有这个位子,她必须有个孩子!

燕斯年远比她想象的谨慎,仅一晚上的云雨,他接连送了七日的避子汤。

彼时,陈国来犯,身为太子的他领军出战。

身处塞外,他竟还不忘嘱咐婢子送她七日避子汤。

魏紫险些要被气笑,可他离她千里开外,手臂再长,也终究够不到她。

当着婢子的面喝下避子汤的魏紫眼角携着狡黠机诡,转身又扣着喉咙催吐。

格外珍重自己身子的人,死活想不到有朝一日她也会如此作践自己。

然,两个月后的魏紫,无比庆幸当初的决定。

偏殿中,魏紫蜷在太妃椅上,右手搭着左手的脉搏,感受着那如珠玉滚过的脉象,激动的几乎要跳起来。

她,有孕了!

像只雀子般从太妃椅上起身,随手拿过一件外衫便要出门。

她要将消息传出去,传到宫里那位的耳中,传到太子府的每个奴仆耳中,传到天下人耳中!

在燕斯年还未回来之前……

吱呀——

面前的门在她指尖开外的地方敞开,扑面而来的天光刺的眼睛生疼。

逆光中,湛青色的身影逐渐清晰。

魏紫承认,任何时分她见到眼前人都是开心的,除却此刻。

“太子妃看起来过的不错。”

低沉的嗓音中不难听出其中讽刺,燕斯年上下扫过她异常简单的着装,心下多了几分暗沉。

两月不见,她似丰腴了不少。

她活的衣食无忧,可有人却在见不得光的地方,过得生不如死。

思及此,眸底尽数被恨意取代,他猛地上前,大手死死扣住她的脖子。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断魂’的解药到底在哪儿?”

她做了他七年的军医,七年来未曾对他有过半点隐瞒。

他该比谁都清楚,‘断魂’绝无解药。

魏紫不知他又发什么疯,只下意识护住小腹,不想与他多做纠缠:“我说了‘断魂’无解!”

燕斯年目光死死的锁着她,充斥着血丝的眸底迸发着怒气,他手指一寸寸缩紧,企图在用这种缓慢的凌迟方式,换来她的妥协。

魏紫能清晰的感觉到,空气被一点点掠夺,她从不怕死。

忽的,燕斯年松了手,魏紫猛地获得呼吸,踉跄着跌坐在一旁,咳的面色通红。

她被呛出泪,仰头看他,眸子里满是警惕。

事到如今,她已经不再天真的以为,他放过她,会是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燕斯年唇角扯出一抹弧度,居高临下——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元洲小仙女点评:

《你是无意穿堂风》这本书内容丰富多彩,想象合理,逻辑思维明确,人物性格鲜明,容易勾起读者的阅读兴趣。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