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嫡妻在上

嫡妻在上

作者:小妖花墨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1-13 13:21:42

《嫡妻在上》,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妖花墨,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忆起原主的记忆,现下的李静姝比一年前她离开时出落得更美丽,一袭淡绿色长裙、裙摆摇曳、裙裾绣着秀嫩的荷花、着乳白色抹胸,腰间系一条青色腰带,上缀着八颗亮丽的白色珍珠,将玲珑有致的身段展现得淋漓尽致。眉目中带着些淡淡的忧愁,让人看了不禁生出些爱怜来。果真是个美人,可惜啊…….李长歌几不可见地摇了摇头,随即收回目光,屈膝跪下,“给父亲,母亲问安。”
展开全部

嫡妻在上:回李府

李长歌抬头望去,只见正堂中间是红松八仙桌一张,上面摆放茶壶和瓷杯,周边有敦状实心木凳,两边摆放着插有孔雀尾羽的长瓷瓶。精致大气的珐琅花瓶摆在角落里,瓶子里还插着几根长长的珍贵的白孔雀羽毛,左右几个丫鬟垂首站在一旁静候着。

而在这正堂中央紫檀木雕花大椅上为首坐着的正是这原主的父亲,一身褐色长袍端端而坐,脸上却透着些冷漠和疏离,与她隔桌坐着的妇人便是江氏了,一身锦衣华服衬着她雍容华贵,顶着满头的金钗步摇,李长歌觉得,她坐久些恐怕脖子会被压断。

在江氏右手边站着的便是李府大小姐,如今的李府嫡女,李静姝了。

忆起原主的记忆,现下的李静姝比一年前她离开时出落得更美丽,一袭淡绿色长裙、裙摆摇曳、裙裾绣着秀嫩的荷花、着乳白色抹胸,腰间系一条青色腰带,上缀着八颗亮丽的白色珍珠,将玲珑有致的身段展现得淋漓尽致。眉目中带着些淡淡的忧愁,让人看了不禁生出些爱怜来。

果真是个美人,可惜啊…….

李长歌几不可见地摇了摇头,随即收回目光,屈膝跪下,“给父亲,母亲问安。”

沉默片刻后,才听到上面低沉的声音,“嗯,时候不早了,你也累了一天,早些回去休息吧。”

李长歌勾了勾嘴角,他语气中的冷淡和疏离她当然听得出来,原本还想着一年未见,他这个做父亲的至少也得嘘寒问暖两句吧,可今日一见,果真是个寡情之人。不过,原主对他的那些感情早就在他冷眼下磨得所剩无几,而她,一个异世界的灵魂,对他自是没什么感情可言。这样正好,懒得和这些人共处一室。随即便起身准备离开,却听李静姝悠悠说道,“爹爹,静姝好久未见妹妹了,想留下来和妹妹聊会儿天。”

“不行。”坐在一旁的江氏立马阻止道,“女儿你的身体才刚刚恢复,还是先回屋歇着吧。”

“你娘说的对。”李鸿云忙叮嘱道,“你的身子刚好,还得静养才是。”

“爹爹,娘亲,您们将让静姝在这儿多待一会儿吧,静姝许久未和妹妹好好说说话了。”李静姝拉着江氏的手,撒娇着说道。

“你这孩子……”

李长歌翻了个白眼,实在看不下去这“和睦”的一家子,着实辣眼睛的很,干脆别过脸欣赏外面的风景。

李鸿云和江氏实在拗不过李静姝,便只好同意。

待李静姝拉着她的手一脸笑意地看着她时,李长歌便知道,这货绝对是故意让她留下来的。

李静姝拉着李长歌的手坐下,上来便是一阵嘘寒问暖,“妹妹这些日子过的可好?可有人欺负你?前些日子听说你掉进河里,现下身子可好些?”

李长歌心中早就翻起了白眼,我的日子过得如何,有没有人欺负李静姝你不是最了解的么?

“妹妹?”见李长歌未作答,李静姝再次喊道。

李长歌换了个笑容回道,“多谢姐姐关心,我身体已经恢复了。”

李静姝愣了愣,上下打量起眼前的人,心中疑虑更甚,这分明是那个傻子没错,这次回来,怎么像是换了一个人?还会笑了,难道是掉了河里后把痴傻症给治好了?她攥紧右手,眸子转了转,“妹妹身体恢复了便好。不过妹妹这身子还是瘦弱了些,过些日子妹妹就要出嫁了,这身体还得好好调养调养。不过……”李静姝忽地叹了口气,眉中凝结了些徐化不开的忧愁,幽幽道,“妹妹要嫁的那个人,听说前后折磨死了两位夫人,妹妹这瘦弱的身子骨……”她故意顿了顿,复又说道:“可怎么受得住。”说着便滚出了两颗眼泪。

李长歌见着她面上这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心中冷笑,表面上一副同情她的模样,心里估计都拍手叫好了,看着她嫁给那个抖S的丞相,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吧。她平生最讨厌这种惺惺作态的人,何况还是这个一直欺负她的所谓“姐姐”。李长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随即淡淡一笑,开口道,“哎,怪我命苦呗,谁让是皇上赐婚呢?又不能推掉这门婚事,不过妹妹有些事实在想不明白,想问问姐姐。”

李静姝擦了擦眼泪,回道:“什么事,妹妹请说。”

李长歌抬眸望着她,牵起嘴角,“妹妹想不明白,这皇上怎会突然赐婚与我,姐姐也知道,我从小就有痴傻症,这事儿整个未央城的人都知道,皇上又怎会将一个患有痴傻症的人嫁于他器重的右丞相呢?姐姐你说,圣旨上会不会写错了,还是……有人故意曲解圣意?”

此话问完,李静姝拉着她的那只手抖了一抖,过了好一阵子,她才笑了两声答道:“此事姐姐也不清楚皇上的意图,当天宫里的公公来宣圣旨时,确实是说的赐婚李府嫡女与苏府,这全府上下的人都知道。况且,妹妹的确是嫡女,皇上定不会弄错。”说完,李静姝长舒了口气,便一脸笑意地看着她。

这言下之意就是她赖不了账呗。李长歌心中冷笑,心思一转便低眉长叹道,“哦,是吗?原来我还是嫡女啊,原以为从夫人成了正室之后,姐姐便是嫡女了呢。”她面上伤心,心中却一阵腹诽,不就装柔弱么,谁不会啊。

“妹妹说笑了。”李静姝安慰她道:“这府上真正的嫡女还是妹妹的。”她心中暗自咬牙,要不是为了让那傻子顺理成章的嫁去苏府,她怎可承认这嫡女之位是她的!

“那这样便好。我还以为是谁故意让我替嫁去苏府呢,看来是我多心了。”李长歌盯着李静姝,甜甜一笑说道。

李静姝被她盯得心里发慌,随即松开她的手道:“妹妹这一路舟车劳顿,想着也累了,我将妹妹送回院里歇息吧。”

“不用不用。”她才懒得和她在这里演姐妹情深,简直心累。

李长歌起身看向门外,“徐嬷嬷和翠云都在门外候着,让她们送我回去便好,况且,姐姐身子也才刚刚恢复,怎劳得让姐姐送。”说着眼神便若有若无的瞥向李静姝的脖子处。

“也好,那姐姐就先回屋里了,改日再去妹妹院里看望。”说完便快步离开正堂。

李长歌脸上挂起冷笑,她才刚回府就迫不及待地来试探她,还真是个“好姐姐”。这个大堂她还真是一刻都不想再呆下去,李长歌冷冷瞥了一眼便出了正堂。

徐嬷嬷和翠云都在门外候着,见她一出来,翠云便急忙跑到李长歌的身边,问道:“小姐,大小姐她没有为难你吧。”

见着她急切的小模样,李长歌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怎么,这么不相信你家小姐,你家小姐是被人欺负的人吗?”

嫡妻在上:暗流涌动

见着她急切的小模样,李长歌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怎么,这么不相信你家小姐,你家小姐是被人欺负的人吗?”

-------------------------------------------

“当然不是!小姐现在可聪明了!”

看着一脸崇拜的翠云,李长歌无声笑起,方才李静姝可是吓得不轻,等她回过神来定会告诉她那个母亲,到时候肯定又是一场硬战。

一旁的徐嬷嬷见她家小姐安然无恙,从进府后一直悬在半空的心终是稳稳当当地落了地,随即便长舒一口气道:“小姐,我们先回院里歇息吧。”

“走吧。”

三人走出听竹院,穿过一道回廊后,便到了原来李长歌的住处,听雨院。

位于整个李府的西北角,院子总共三间房,一间正房,两间厢房,两间耳室以及配了件很小的灶间。院里只种了一棵树,树高五丈,直挺挺地耸入云霄。因着院子里许久没住人,以往种的花也早就枯死,可院子里却有一种奇异的花香,如若仔细去闻,却又闻不真切。整个院子虽说没有方才院子大气,但也好在清幽雅致。

沿着青石小路往前走,便到了主屋。李长歌一推开门便被满屋子的灰尘呛得一阵咳嗽。

“小姐……”

“没事。”李长歌摆了摆手,放眼望去,房檐上结满了灰吊子,绕过半破的屏风,里屋就放了张木床、圆桌以及三张木凳,床上的素色纱幔早已结了灰,房间四角是搁盆和梳妆的地,整个正房的陈设极其简单,也能看出原主以往是过得怎样的生活了。

“小姐,您先去屋外歇会儿,这里我来收拾。”翠云挽起袖子正准备干活,却被李长歌一把拉住,“你和嬷嬷也累了,光你们俩收拾那得多久,我来收拾这件屋子,旁边两间厢房你和嬷嬷先收拾出来晚上好休息,其他的等明天再说。”

“可是小姐……”

“好了,就这样决定了。”李长歌转身。

翠云还欲说什么,身旁的徐嬷嬷拉住她,“听小姐的。”

“哦。”

决定后三人便开始忙活起来。将屋子收拾完后也都月上枝头。

盈盈月光透过窗户洒进屋内。

床上的李长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在乡间待着的那几日甚是自由,也早已习惯了,可这府上的气氛,还有那一大家子人她着实喜欢不起来,况且,她今日才回府便开始勾心斗角起来,这要是在府里待得久了岂不是要变成秃子了!之后还要嫁给那个抖S……

想到这,李长歌不禁头疼,深深叹了口气。

听竹院的书房内亮起了烛光,大管家进了书房便低声对李鸿云说道:“老爷,庄子那边老奴已经打点好了,庄子里的人都叮嘱过。”

“好。府里的人也要再叮嘱一遍,要是李长歌从庄子里接回来的风声传出府外……”李鸿云顿了顿,转身冷声说道,“我便拿你是问。”

大管家忙俯身道,“老爷放心,老奴再去叮嘱一遍,定不会让消息传出府去。”说完俯身一拜便准备离开,忽地又顿了顿,“对了老爷,二小姐她……”

“她怎么了?”李鸿云没什么耐心,沉声问道。

“老爷,老奴发现,二小姐的病似乎好了,而且,二小姐似乎变了个人……”大管家顿了顿,小心翼翼地看向他。

李鸿云沉默片刻,说道,“继续说。”

得了应允,大管家这才放心地说道,“老奴听庄子里的人说,二小姐前些日子掉进河里,昏迷了好几天,醒来后像是变了个人,也不痴傻了,老奴还听庄子的人说,前几日二小姐还整治了以往时常欺负她的几个小丫头……”

李鸿云皱了皱眉,思虑片刻,“你找个机会安排个人手过去盯着。”

“是,老爷。那老奴先去安排了。”

“嗯,去吧。”

大管家俯身又拜了拜,退出门去将门轻轻掩上。

李鸿云轻声叹息,眸子微冷,那丫头……今日回府时他便看出她变了些,脸上少了以往的呆滞,却多出些犀利和疏冷,这不知对于李府来说是不是个祸害……

夜又深了几分,而此时苏府却依旧灯火通明。幕地,一道黑色人影“唰”的一声从窗户跃进了书房,随即,书房内便响起了一道温润的声音,“我说依裴,你每次进我书房都从窗户进,你就不能走次正门?”

名唤依裴的锦衣男子满脸欢谑,“走窗户方便很多。今晚来我是给苏越你送这个的。”说及此,依裴从衣袖中拿出一封信递给他。

苏越放下手中的书,接过信后将信展开。一旁的依裴靠在墙上,一手托腮道,“果真如你所料,李鸿云果然与左相联手,偷换了赐婚的人,不过,这李鸿云要换也换个好点儿的吧,这换个有痴傻症的人给你,这不是……”侮辱人么。

依裴望着苏越,却见他依旧一副笑意妍妍的模样,似乎一点儿都不着急,甚是惊愕,“我说苏越,你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你娶的是个傻子?”

苏越却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傻子不更好么,天真又无害人之心。”说着,他收起信,“李鸿云和左相怎舍得将李静姝嫁过来,李静姝对于他们来说还大有用处。”

“听说那替嫁的二小姐今日回府了,有没有兴趣去看看你未来的媳妇儿?”依裴一脸坏笑地看着他。

“我看是你比较有兴趣吧。”苏越重新拿起几案上的书,翻开方才看到的地方,低头道,“这么晚了还不回去,你就不怕你家那位发飙?”

依裴看了看窗外,暗呼一声,“糟了。”随即翻身出了窗,走时还不忘留下一句,“明日巳时醉霄楼见。”

苏越无声笑起,随即将目光移向几案上的那封信,口中喃喃道,“李长歌……”

翌日清晨,一大早听雨院就吵吵嚷嚷。

李长歌被门外的声音吵得头疼,她起身揉着还有些发胀的头,沉声问道:“翠云,外面怎么回事?”

片刻后门外便响起翠云的声音,“是三小姐,非要见您。”

“让她去旁边耳室等我,我收拾好了便过去。”

“是。”

外面终于没了吵闹声,李长歌又重新躺回床上。

一炷香时间过去,

耳室里,

一杯冷茶下肚,李安歌等得甚是不耐烦,“我说李长歌还出不出来了?”

还未待身旁的丫鬟回应,便听见耳室外传来一道声音,“妹妹实在不好意思,让你等了这么久。”

见李长歌款款而来,李安歌起身立马迎上去,“恭喜二姐姐,贺喜二姐姐。”口中说着贺喜的话,脸上却带着幸灾乐祸的神色。

打量着这一身桃红长裙的十岁模样的女孩,这就是那个跟着李静姝一起欺负她的妹妹吧,长的倒是讨喜,可这个性格还真是……她这才刚回府便过来挖苦嘲讽。果真是一家人,与她那个姐姐真是如出一辙。

小说《嫡妻在上》 第9章 回李府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茂彦小娘子点评:

《嫡妻在上》是由小妖花墨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