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余音绕梁:律师大人请放过

余音绕梁:律师大人请放过

作者:钟意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0-12-27 13:27:08

钟意给大家带来的《余音绕梁:律师大人请放过》讲述了:“您看到什么了?”余音小心翼翼,继续躲着他的气息。梁东岩嫌她麻烦,索性转过她的身子面对他,从他的角度看下去,只能看到她头顶乌黑的柔顺的头发,和一侧长了一颗小黑痣的耳垂。“我看见他翻你手机,给你系安全带,还有,他想亲你,”梁东岩一脸正色。余音第一次见他这种表情,辩不出他言语中的情绪,习惯性的露出一个乖巧的微笑,“梁先生,您在停车场就看见我们了吧。您误会了,他看我手机是想确认佟梅香是哪位,帮我调整安全带是因为我把安全带插进他那边的孔了。至于您说他想亲我,可能是您眼花了。”
展开全部

余音绕梁:律师大人请放过第9章试读

秦骕停车等红灯,只见前方三个方向,十几辆警车,相向而来。秦骕原本懒散靠着,看到这场面瞬间坐正,像个乖宝宝似的,两手放在方向盘上,标准的驾驶坐姿。

伴随着此起彼伏的鸣笛声,突然传来扩音器的喊话,“前面的车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我们劝你速速下车,放弃抵抗......”

秦骕扫了一圈,没发现还有别的车,将头探出窗外看着空旷的十字路口,除了警车就他这一辆。

“卧槽!”秦骕这才发现事态的严重性,没控制住爆粗道:“老子飙个车竟然被警察通缉了?”

余音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和秦骕两人配合地下车,结果刚开车门,呼啦啦涌上一群警察,直接将秦骕擒住,按在车门上。

“咔擦咔擦——”一副玫瑰金的手镯结结实实戴在了秦骕的手腕上。

秦骕半张着的嘴抽了抽,半天说不出话来,看着手上拷着的东西,他发誓这辈子第一次见这玩儿意。

另有几个警察上前围住余音,问她有没有受伤,还说要带她去安全的地方。

“等等,警察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余音赶紧上前拦住就要被拖走的秦骕。

“不管什么情况都得去警察局说,他涉嫌诈骗,女同志,你是被他这张干干净净的小白脸给骗了。”一个擒住秦骕的警察以为余音是执迷不悟的失足少女,严肃的劝诫:“现在这种利用网络交友诈骗的案件非常多,嫌疑人一般都长得不错,利用外表迷惑异性,你赶紧让你家人来接你吧。”

“不是,这一定是搞错了。”余音急了,往日人善可欺的巴掌脸儿纠结在一起,“警察先生,他是我朋友不是诈骗犯。对了,他爸爸是一院院长,我让他马上给他爸爸打电话。”

“我说小姑娘,你怎么还没明白,嫌疑人当然会给自己安一个富二代的身份,哄哄你们这些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儿。别说老爸是院长,就连说老爸是米国总统的我都见过,”警察无可奈何脸,使了个眼色,后面几个年青的警察将余音拉到一边。

余音想冲上去,结果被几个人控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骕被拖走。

“老秦,你千万别嘴硬啊,必要的时候还是给你父亲打个电话,”余音还是不放心,掏出纸笔写了一串电话号码,就近塞给一位警察,“这是他家人的电话,一定记得打啊。”

老秦死鸭子嘴硬,进局子这种事肯定不会和秦院长讲。

接纸条的警察轻轻咳嗽几下,作为这一群人里唯一的明白人儿,他小声说:“余小姐,你别担心,回去就放了,就超速了而已,顶多扣几分。”

余音震惊加疑惑脸,什么情况?刚想再问点儿情况,那十几辆警车如同来时的样子,咆哮着离开了,动作迅速敏捷没有多停留一秒。

余音坐上驾驶座准备发动车子去追,但等她打火慢吞吞的启动,再到车子起步,那群车早就没影儿了。

这个夜晚,注定不平静。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秦骕肯定不会有事,但她觉得她可能摊上事儿了。

驱车回家,小区的保安大哥看到是余音,洋溢起笑容,“余小姐买车了?”

“嗯,”余音简单回应。

这车其实早就买了,她选的样子,梁东岩司机刷的卡,车却一直停在‘碧海江庭’没开过。

除了车,梁东岩还在‘碧海江庭’买了套房给她。去年新开的楼盘,还没正式开售,她就拿到了钥匙。

但她不住那边,只在‘晔园’这里租了房子,这边离医院近,步行十五分钟。

刷卡上楼,电梯上行至十五楼,“叮——”门打开。

余音边走边埋头在包里找钥匙,包里东西有点儿多,除了日常的钱包,手机,还有模具和盒装的缝合器械,一次性手套,一次性口罩等。

翻了半天,她好容易掏出钥匙,刚插进钥匙孔,身后突然出现一个影子,接着她的手被包住。

余音先是心里咯噔一下,接着扑面而来的男士香水“花海”和熟悉的炽热体温让她的心悬得更高。

背对着他,余音浑身紧绷着,她不敢回头,仿佛站在她身后的不是人是一匹饿狼。据说,背对着野兽的时候不能转身,否则下一瞬就会被咬断脖子。

他一八八的身高,投下的影子完全将她包裹,只有一六五的她默默低头看着他覆在她手上,那只骨骼分明的大手。

“你把我当摇钱树,转身又找个男人伺候你。我送你车你给他开,送你的房你给他住,钱呢?也给他花了?”滚烫的气息扑在她脖颈后,灼伤她的皮肤,沸腾的绯红由此蔓延到耳根,染红她整个脸颊。

他的声音冷酷无情,气息灼热如火,余音被他这冰火两重天激着,像受了刺激的蜗牛,收起身子缩成一团。

她和蜗牛的不同在于,蜗牛至少有壳保护它,而她没有。

“梁先生,我们已经结束了。而且,他是我朋友,我们不是你口中的那种关系,”余音侧着脑袋企图躲开他凑近的气息,他却将身子压得更低来限制她。

梁东岩一时无话,将头埋进她后颈窝里,“我都看了,你还狡辩?”

“您看到什么了?”余音小心翼翼,继续躲着他的气息。

梁东岩嫌她麻烦,索性转过她的身子面对他,从他的角度看下去,只能看到她头顶乌黑的柔顺的头发,和一侧长了一颗小黑痣的耳垂。

“我看见他翻你手机,给你系安全带,还有,他想亲你,”梁东岩一脸正色。

余音第一次见他这种表情,辩不出他言语中的情绪,习惯性的露出一个乖巧的微笑,“梁先生,您在停车场就看见我们了吧。您误会了,他看我手机是想确认佟梅香是哪位,帮我调整安全带是因为我把安全带插进他那边的孔了。至于您说他想亲我,可能是您眼花了。”

所有他误会的事,她都能找到由头,但唯独梁东岩说秦骕想亲她,她实在没觉得,和秦骕有让别人误会的地方。

余音绕梁:律师大人请放过第10章试读

她和秦骕之间要有什么,在梁东岩出现之前早就有了。

“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作伪证要负法律责任,”梁东岩抬手主动拧钥匙开门。

余音一把按住他的手,“梁先生,您不能进去,我们已经结束了。您这样深夜闯入一个单身女子的住所,恐怕不太好吧?”

梁东岩眼皮一抬,眉头轻挑,“你确定要和我讲非法入侵住宅?”

法律上的东西,她掰扯不过他,而且法律约束的是那些违法犯罪的人。对梁东岩这样作风优良,清高接近圣人的人来说没用。

他这辈子唯一确证的污点大概就是包了她两年,但包养不违法。

门被打开,梁东岩长腿迈进去,转身发现余音站在门外一动不动,突然带着玩味儿说:“不进来,难不成你想在外面做?”

余音脑袋嗡地一下,他没有暗示,而是明果果的说明来意。

她当然更不可能进门,转身撒腿就跑。

梁东岩没料到余音反应这么大,愣了一下才跟着追过去。

她狂按电梯扭,却不见开门,只能冲向楼梯间。

“余音,回来!”梁东岩身高腿长根本不用跑的就能追上她。

最终她还是被他堵在了十楼的楼梯口。梁东岩一手捏着她的手腕,怕她再跑,另一手插在腰际,缓缓的喘气。

余音没有他那么好的肺活量,佝偻着身子半靠在墙根,大口喘气。

“我是鬼?至于这么怕我?”梁东岩胸腔里有一口闷气,她越躲那口气就越膨胀。

“您不是鬼,但对我来说您比鬼可怕多了。鬼最多吓吓我,您不一样,您可能会毁了我下半辈子。”余音直起身子,偷偷用眼角瞄他神色。她的话很硬气但语气却怂极了。

“我们的事没人知道,以后也不会有人知道。你担心什么?前途事业么,你一个小医生,以为能博这个社会多大的关注?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梁东岩眼底黯淡无光,琥珀色的眸子沁着漆黑的瞳孔,余音怔怔的望着他,却找不到自己。

余音淡淡地笑了笑,眼底泛起晶莹,她一根一根的掰开他的手指,“我怕我妈死不瞑目,我怕这辈子被人定在耻辱柱上抠都抠不下来,我怕我过不了心里这关三秒后从十楼跳下去。”

她说的这一切,梁东岩从来不会在意。

他有庞大的家族资本让他挥霍,而她踏出这一步的时候就已经万劫不复。他们的两年不是谈情说爱,是建立在肉体关系上的一场交易,一同出卖的还有她的尊严。

余音赶紧收起眼里的水汽,换上那副人善可欺又讨人厌的皮样儿,“梁先生,趁现在我钱够花,您赶紧离我远点儿吧。我爱慕虚荣又财迷心窍,保不齐哪天我把您给的钱财挥霍一空,又像个狗皮膏药似的粘着您,别到时候您揭都揭不下来,反倒和我一起臭了。”

梁东岩注视着她,肃目沉眉,眼刀复杂到能将余音雕成一朵花儿。

“订婚,假的。”梁东岩半响之后开口。

余音愣了一下,“我知道,周小姐已经告诉我了。”

“那为什么还闹别扭?”

余音哭笑不得,心中却泛起一股子酸水儿。梁东岩太不了解她,以为她出来卖就一点儿尊严都没了?以为她提分手只是闹了别扭?他们之间如果只是梁东岩想的那样,倒也简单了。

但现实不简单,她能和梁东岩能说清楚的,估计只有法律名词了。

她自嘲道:“梁先生,我们不是谈恋爱分手了还能复合。被包养还要吃回头草是下贱。”

被包养了吃回头草是下贱。

这说法他第一次听说。

梁东岩躺在酒店的床上,眼神无聚的望着天花板。

他思绪混乱,但有一点是清楚的,他是真的没想再包养她。去找她只是因为突然想见她,一想到从今以后她不归他管,甚至以后可能归别人管,莫名有点儿烦。

捞起手机,看到路历之打来的几通未接电话,不想搭理,结果路历之像看准了他现在有时间一样,打了进来。

梁东岩接通没说话。

“你追谁去了?我以为我说两句玩笑话你生气了,谁知道你搞这么大阵仗,就为了抓个超速的?”路历之没回家直奔夜相思,从一圈狐朋狗友那里听说,某人动了真格,动用梁家的势力就为抓一个超速的。

这是最近梁东岩在他们这圈儿里爆出的第二大震惊消息。

梁东岩依旧没太大反应,路历之说的事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但路历之不一样,他太了解梁东岩了,活的和老神仙似的,仗势欺人这种事他一向懒得做。

“那人谁啊?怎么着你了?”得把梁东岩得罪成什么样儿,才能让他出那么狠的手。

“没谁,超我车,懒得和他争。”梁东岩应付着给了个理由,阻止路历之追根究底。

果然是梁东岩的做事风格啊,明里不和你争,不和你计较,都是暗戳戳的坏,“那你找个交警去治治他不就行了?搞这么大动静!”

梁东岩没听进去路历之追问原因,脑海中浮现的答案却是停车场他看到的一幕。

有那么一瞬,他怀疑余音和他提分手根本不是什么医疗官司或者他订婚的消息。或许他看见的那一幕才是她真实的想法,不然她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放弃他呢?

“余医生,32床叫您!”护士站的小姐姐匆匆跑来。

32床的患者在床上打滚儿叫嚷,“余医生,我要余医生,我难受,好难受啊!”

“怎么了?怎么了?”余音跑来,立马挂起听诊器。

患者斜眼瞄了余音继续装疼,却主动配合解开口子,露出胸口。“余医生,我好难受,你快看看我。”

“您别说话,我先听诊,”余音在他胸前换了好几个听诊部位,“没有什么问题,您能说一说你究竟是哪里难受吗?”

“这儿,”患者指了指心口:“这儿难受,堵得慌,但是一见你,就舒坦了。余医生你就别走了,留在我这儿吧,让我随时都能看见你。”

余音的脸抽了抽,不知道是哭还是笑,“我还有工作呢,如果您真的不舒服,可以让护士找我。”

“别啊,我对你是真的,余医生,我知道女孩子都喜欢浪漫,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患者躬身,从床底下抽出一大捧玫瑰花。

余音被惊到,足足有999朵。

小说《余音绕梁:律师大人请放过》 第9章 蜗牛有壳她没有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盈秀酱吖点评:

看《余音绕梁:律师大人请放过》这本书好感动,很现实。很平常,很好看。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