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那就好好爱一场

那就好好爱一场

作者:狐木兰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2-15 14:17:45

作者狐木兰给大家带来了《那就好好爱一场》的主要情节:别说是做她的契约老公了,就算是结交下一个这样的朋友,好像也是一件很令人期待的事情啊。“是,你觉得哪里不像吗?”付以安反问穆盈盈这句话的时候,突然笑了出来,是那种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是,你觉得哪里不像吗?”付以安反问穆盈盈这句话的时候,突然笑了出来,是那种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穆盈盈干笑了两声,随即摇了摇头。与此同时,她的心里还忍不住暗自念叨着:如果今天付以安对她说的话都是真的,那她绝对相信付以安有帮她报仇的能耐。
展开全部

4.你嫁给我就是这世上最大的公平

穆盈盈绝对不相信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会凭空落到自己脑袋上,如果它真的实实在在的发生了,那她只能在心里更趋向于认为付以安也跟楚毅是一伙的。

没准楚毅那家伙天生就是个白眼狼,觉得今天上午在婚礼上对她的羞辱还不够多,所以非得又雇了一个付以安来套路她?

跟付以安同住在一个屋檐下?该不会是楚毅害怕她听说什么风言风语后跑到法院起诉他,所以花钱雇了一个长得好看的男人来骗她上床,以方便能够拍下一点更加真实的证据证明她的婚前出轨吧?

她承认自己的想象力也许未免有些过于丰富了。

可那又怎么样,她还不是被楚毅给骗怕了?一个跟她近乎形影不离谈了三年恋爱的优质男人,转眼之间就成了心狠手辣的白眼狼,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发生?

想到这儿,穆盈盈忍不住又往后退了两步,尽可能的跟付以安保持了一点距离。

付以安侧过头了来望着她浑身警惕的模样,觉得自己这屋子里倒像是进了一只受惊的兔子,倒是挺有趣的。

他的心里隐隐闪过一个念头,这次的婚姻或许会比他的预料之中要有趣很多。

他从抽屉里找出了一只黑色的中性笔,连同手里握着的那两份合同一起递给了穆盈盈道:“这跟你答不答应还真没太大的关系,你不是希望我能够帮你报复楚毅一家吗?那你就得把这份合同签了,一旦你跟我结婚,你的复仇计划正式开始。”

复仇这两个字的音调被付以安刻意咬的很重,好像生怕说的轻了,会让盈盈忘记她心里对楚毅的怨恨一样。

盈盈没急着说话,而是伸手接过付以安手里的合同,径自走到了沙发旁坐下,而后从上到下,一页一页的将合同翻看了一遍。

其实说真的,看合同不是她的长项,想当初工作的时候纵然领导要求她审阅合同,她也是看一眼数据确认无误就算罢了。

可今日这份合同显然不同,对于穆盈盈来说,这份合同与其说是她跟付以安双方人身权益的保障,倒不如说这是她穆盈盈的卖身契。

盯着合同上那些新奇到令人费解的词句,盈盈的眼睛一个睁的如同两个大。

什么叫“契约婚姻”?什么叫“双方自愿”?什么叫“如若未经男方允许,女方不得主动提出离婚”?

“付以安先生,您不觉得这份合同根本不公平吗?这上面显而易见只保障了乙方的权益,而我这个甲方完全处于被动啊。你想要我嫁给你,我就得嫁给你;你想要有朝一日离开你,我就得离开你。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大的好事,我好端端一个人权自主的大活人,要被你这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盈盈握着那份合同,使劲儿往茶几上那么一摔,那纸张便“啪”的响了一声。

原本她念在这个男人为她既出钱又出力的份儿上,对他真是能客气则客气。

可是现如今她拿到这份合同仔细一看,才意识到她算是彻底被这个男人给玩了。

这哪里是合同,还谈什么契约?她一旦要是签了这份合同,她真是连作为正常公民的基本权益都没了。

所以,对待这样的男人,她还真是犯不上再跟他客气了。

索性,她就在这儿把今天对于楚毅与杨思雨的火一并发泄到这儿好了。

付以安看到穆盈盈神情激动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倒是没有任何变化。

他就像是一个一早便未卜先知的智者,好像无论穆盈盈此刻说出什么话来,做出什么举动,他都是一早便在心里估算好的。

想在他的脸上看见意外的神色,好像还真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

“第一,这世界上的合同原本就没有真正的公平二字,如果你能够找出来一份真正意义上公平的合同,那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我就会直接帮你报复楚毅;第二,你最好将整份合同看清楚了再说话,我要求你跟我持续执行契约婚姻的前提是我会帮你达到你的目的。所以,你不要觉得这份合同只是我在尽情的压榨你,与其同时,你不是也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吗?无论对于楚毅也好,或者对于你那个所谓的闺蜜杨思雨也罢,他们现在苟合在一起处处算计你,等着看你被众人责骂的好戏。如果在这个时候,你直接飞身嫁入豪门,成为付氏集团的长儿媳,你觉得对于楚毅和杨思雨而言,会不会后悔曾经做过的决定?”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付以安的脸上微微有了一丝表情变化,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傲然。

显而易见,他出生的家庭是足以令他感到骄傲的。

盈盈咬着嘴唇在心里琢磨着付以安刚才说的这句话,两相权衡之后,她觉得付以安说的话好像也没什么错。

她现如今已经是一无所有的人了,人财两空这个词儿简直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

如果非要说她现如今还拥有一点什么的话,那怕是就只剩下满心的仇恨了。

所以报复楚毅与杨思雨,从楚家争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房产真是一件太重要的事了。

对于这事儿,她迫不及待。

只是,这个付氏集团到底是经营什么领域的企业,名气很大吗?

为什么她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你家的付氏集团是经营什么产业的?我孤陋寡闻,好像没有听说过。”盈盈抬起头望着付以安这样闻到。

“付氏集团还有个别名,叫创想科技,你对这个名字耳熟吗?”

付以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惹得穆盈盈拼拼点头,“听过,这个当然听过,恐怕全中国近乎一半的电子产品都出自创想科技了。”

话刚说完,穆盈盈突然反应过来一个问题,随即嘴巴便张得老大。

“你说你是创想科技董事长的大儿子?”

不可能吧?如果这是真的,那这件事发生的也未免太梦幻了一些。

穆盈盈觉得自己的心砰砰乱跳,明明她不是一个多么嫌贫爱富的人,可是听到付以安说出这个身份,她还是觉得自己真的很希望他能够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别说是做她的契约老公了,就算是结交下一个这样的朋友,好像也是一件很令人期待的事情啊。

“是,你觉得哪里不像吗?”付以安反问穆盈盈这句话的时候,突然笑了出来,是那种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5.想哭就哭,又没外人

“是,你觉得哪里不像吗?”付以安反问穆盈盈这句话的时候,突然笑了出来,是那种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

穆盈盈干笑了两声,随即摇了摇头。

与此同时,她的心里还忍不住暗自念叨着:如果今天付以安对她说的话都是真的,那她绝对相信付以安有帮她报仇的能耐。

既然如此,她好像也没什么道理不签这份合同。

上面说的很清楚,甲乙双方执行契约婚姻期间,除婚前财产完,婚姻期间财产属夫妻双方共同所有。并且未经对方同意,双方均不得对对方有过于亲密的举动,否则视同违约。

要是这么看来,好像穆盈盈也不会在这段婚姻关系里吃什么亏。

若这真的是一桩只赚不赔的生意,她为什么不答应?

这本身就是一个“撑死胆大,饿死胆小”的社会,她以前就是太单纯,太善良,所以才会被楚毅跟杨思雨给耍成了那个样子还浑然不知。

以后的日子里,她希望自己能长点记性,也长点心眼,别说是主动害人,起码要知道如何做才能够保全自身。

想到这儿,穆盈盈拿起笔,翻开合同的最后一页,洋洋洒洒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还写上了日期。

这真是一个让她难忘的日子,她的婚礼,她的爱情葬礼,还有她新生活的开始,都是这一天。

穆盈盈想,恐怕这一天的日子,她真是一辈子也忘不掉了。

“合同我签了,那接下来的日子里,还希望我们合作愉快。”签完合同的那一刻,穆盈盈觉得自己的心里特别轻松,好像今天一整个白天压在心里的大石头现如今已经放下了不少。

既然付以安是创想科技董事长的儿子,那真是要钱有钱,要人脉有人脉的主,她还会担心自己的仇没法报吗?

“合作愉不愉快,就看你日后够不够听话了。”付以安没急着去签那份合同,而是将两份合同一并拿走锁在了保险柜里。

穆盈盈顺着那个方向望过去,只见付以安输入的密码很乱,显然不是刚才他告诉她大门密码上的四个数字。

“合同不都是一式两份的吗?你不打算现在把这份合同签完了给我?”穆盈盈自认自己虽然不是学法律的,可她也是有点基本常识的,现如今付以安这么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在你跟我领证之后,我自然会把其中一份合同签好给你。这才是对我们双方的合理保障。”付以安这么说着,去冰箱里取了两瓶巴黎水,将其中一瓶拧开递给了盈盈,样子还算体贴。

盈盈下意识的道谢接过,然后又问付以安道:“我们不是只要举办结婚典礼就好了吗?为什么还要领证?不是假结婚么,要是把结婚证给领了,那这事儿不就变成真的了?”

她有些没搞清楚付以安的思维,刚才的合同上也并没有提到需不需要领结婚证的事情。

“当然要领证,要不然怎么会是合法夫妻?你跟楚毅就是因为连证都没领就办了婚礼,所以他才能这么轻易的夺走你的全部财产,而他所拥有的财产你一分也分不到。经过了这件事后,难不成你还没长点记性?”

付以安的话让盈盈沉默,她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

当初楚毅跟她说先办结婚典礼再领证的时候,她不是一点没多心的。

她也是个守旧认死理的人,觉得没领证就结婚总归不是那么回事儿。

可是当时楚毅却对她说,他是希望早一点跟她生活在一块,却又不想她就这么无名无分,所以就先把婚礼给办了。至于领证这事儿根本就不着急,只要在准备怀孕之前把证领了就好了,他必须得选择一个特别的日子跟她领证,要么是情人节,要么是七夕,或者是她的生日,这样才更有纪念意义。

筹备婚礼的时候,刚好情人节过了,而穆盈盈的生日又在十月,接下来的三月份好像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日子值得纪念,所以盈盈就妥协了,想着等到自己生日的时候再领证也好,起码每年她过生日的时候,就能连同领证纪念日一块办了,也不怕楚毅会忘掉。

她当时哪儿能想得到,楚毅说那番甜言蜜语的时候,早就在背地里偷偷把杨思雨的肚子给搞大了。

怪不得呢,她当初说要给杨思雨买伴娘服的时候,说给她买双搭配裙子穿的高跟鞋杨思雨死活不肯。

一会说是她穿不惯高跟鞋怕婚礼上摔倒惹出笑话,一会又说是别穿了高跟鞋抢了她这个新娘的风头,最后还说今年就流行绑带的平底芭蕾鞋,搭配嫩粉色的伴娘裙子正好看。

当时盈盈还困惑来着,往年逛街的时候杨思雨比谁都喜欢买高跟鞋,怎么这一回她倒是跟转了性似的?

现在她才算是转过弯来了,敢情杨思雨当时肚子里已经怀了楚毅的种,不穿高跟鞋是怕一个站不稳把孩子给摔掉了。

盈盈想到这儿,咬着嘴唇眼眶都红了。

她真是恨这对狗男女,天底下的人那么多,他们跟谁在一块不好,怎么就非得他们在一起?

一个是她的老公,一个是她的闺蜜,这比琼瑶剧都狗血的桥段,现实中竟然真的在她的身上上演了。

说白了是她自己的眼光有问题吧?交朋友和找老公都找了一只狼,一个长良心的都没有。

她是真的很想哭,可是碍于付以安在旁边,她硬是抬头望着天花板,希望眼泪能够倒流,再将它硬生生的憋回去。

“想哭就哭,这儿也没有外人,你忍着给谁看?”付以安说着这句话,一下子坐到了穆盈盈身边,伸出胳膊一把将她搂到了怀里,低声这么说道。

付以安的这一句话算是彻底打开了穆盈盈哭泣的闸门。

她本来不哭,就是碍于付以安在旁边不好意思。

她其实不是一个懦弱的人,当初父母相继去世的时候,她一个人也勤工俭学的熬到今天了,她总觉得这世界上没什么事儿能够真的击垮她,可是万万没料到她会在自己的婚姻上栽了这么大的一个跟头。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采亦小姐姐点评:

《那就好好爱一场》这个故事情节一环扣一环,非常的扣人心弦,也让人看了为之动容,有时候会不自觉的把自己带进去,这本书我一直关注着它的更新从而能够第一时间看到。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