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暴君在下,爱我请直说

暴君在下,爱我请直说

作者:莫浅笑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09 18:36:22

莫浅笑的书《暴君在下,爱我请直说》主要讲述了:秦明雪随口夸了句,趴回牙床上,伸手拉下帘子,和她隔着帘子说话。珠儿坐下,阴阳怪气地开口,“小姐,你还真会享福。”秦明雪知道,这小奶娘自认为是秦明安身边最亲密的人,虽已十七,却一心想成为秦明安的妾,哪知世事不随人心,她被迫侍奉不得宠的秦明雪进宫为质,秦明雪又比她更年轻貌美,心中早有怨气,一路上冷嘲热讽,亏得秦明雪还暗自整了她几回,她都不曾醒悟。
展开全部

转世的期盼!-莫浅笑

现在这“悬妤丝”突然现身皇宫,陆无渊怎能不疑?

马车还是从东侧角门进宫,走他的专用道回朝宫,秦明雪可避免让人看到未裹白布的身材。进了门,她匆匆脱了衣,走到铜镜边上,使劲扭头看向镜中。

夕阳正艳,浓艳的光穿窗而入,落到她的背上。

媚姬不知用了何药,受了这样大刺激的肌肤已经不再红肿,媚白如雪,而在这片雪上,一株开满艳美红花的大树努力伸开枝叶,在枝头,落着一只通体碧色的蝴蝶,随着她的呼吸,那蝴蝶的翅膀微颤,似是要扬翅飞出……

秦明雪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认得这种树,在楚国,这是传说中的神树,名“浮生”,浮生树上的蝶能引导人的灵魂找到长生泉。

不死的诱惑!

转世的期盼!

秦明雪猛地拉紧了衣裳,闭上了眼睛,前世的一幕一幕,如利刃刮过脑中脆弱的神经。

天色越来越暗,陆无渊没来找麻烦,听说是去了御书房,秦明雪不敢缠胸,又不敢出去,便趴在牙床上想对策。

门轻敲两下,她懒懒地问了句,外头传来小宫女恭敬地声音,

“皇上让珠美人来陪小公子。”

她披好衣衫,过去开门。

门口站的奶娘珠儿已大不同往,身着绯色抹胸裙,挽着高椎髻,手腕上戴着好几只黄澄澄的镯子,见秦明雪正盯着自己看,当即就露出了不悦的神色,傲气地一推门,拎着裙摆走了进来。

“珠美人越发美艳了。”

秦明雪随口夸了句,趴回牙床上,伸手拉下帘子,和她隔着帘子说话。

珠儿坐下,阴阳怪气地开口,

“小姐,你还真会享福。”

秦明雪知道,这小奶娘自认为是秦明安身边最亲密的人,虽已十七,却一心想成为秦明安的妾,哪知世事不随人心,她被迫侍奉不得宠的秦明雪进宫为质,秦明雪又比她更年轻貌美,心中早有怨气,一路上冷嘲热讽,亏得秦明雪还暗自整了她几回,她都不曾醒悟。

这么蠢,怎么能在宫里混下去?秦明雪皱了皱鼻子,可她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别人死活与她无干。

她偏过了脸,看着珠儿浓妆艳抹的脸。在宫里,若仅想凭美色一路上爬,只怕会连这皮囊都不会剩下。

“你干吗这样看我……这是皇上赏赐的。”她见秦明雪看自己,抬起了手腕故意显摆。

手没压折?秦明雪嘴角抽了抽,漫不经心地说道:

“那就恭喜珠美人了。”

“我们好歹是一家人,你住在朝宫,若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比如说,皇上这几日召幸了谁……你我倒可以合作,我也可以为你做事啊。”

她眼里全是贪婪的光。知道谁得宠,她就往谁宫里勤快点跑,能多看到几回皇上,那英俊的、天下最尊贵的男人。她的眼神又渐温柔起来。秦明安毕竟是小男孩,而陆无渊才算是真正的男人,胜过任何男人的男人!

“好啊。”

秦明雪还是懒懒的。

见她答应,珠儿越加起劲,就想在牙床上坐下。可这时秦明雪快速一伸手,把她给推开了。珠儿没站得稳,差点跌倒,秦明雪只把眼睛一闭,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说:

“珠美人如今是皇上的人,应该和本公子保持距离,免得皇上不高兴,宫里的眼睛可多了。”

珠儿迅速扭头,只见门边果然有人影晃动,状似在听里面的动静。

“还是小姐细心。”

她不敢再坐在床上,拖了张椅子过来,开始扯起了宫里女人的八卦,谁得罪了谁,皇上前儿又赏了谁,果然是八卦天后,才几天功夫,居然搜罗了这么多小道消息。

秦明雪一直闭着眼睛,只到珠儿说到了冰洁贵妃,才竖起了耳朵,睁开了眼睛。

珠儿说到此处,身子往前俯,声音压得低低的,

“那个冰洁贵妃,以前有个相好的……你可知道是谁?”

“嗯?谁?”

“大楚国最丑的男人——萨珊国的小王子!”

珠儿最后一个字说完,捂着嘴巴就大笑了起来,花枝乱颤的,满头珠翠叮咚乱响。

秦明雪知道萨珊国,那是比西域还要西的一个小国,两百多来年一直被白曜国欺凌打压,后来萨珊国便向强大的楚国求援,并将才七岁的小王子送到楚国为质,那小王子长了双深碧的双瞳,又干又枯,高鼻子,凸出的圆眼睛,活像花狸猫。

大家都说他简直太丑了,丑得没女从敢正眼瞧他,怕这一瞧,会连做一年的噩梦。

冰洁贵妃是什么样的女子?

肤白如雪,俏面如三月的最纷嫩的桃花,艳丽多姿,又柔媚如柳,这两个人摆在一起——呵,美女和野兽?冰洁贵妃的口味还真重!

若能亲眼看看那花狸猫就好了!

秦明雪想得入神,肩上猛地挨了一下。扭头,只见珠儿正瞪着她,手指摸向她的肩,原来被子滑下了一点,露出一角浮生树,瞧到她背上的树,那可是要死的!

秦明雪连忙拉道:

“我湿疹,别传染你。你先回去,有消息我会让人告诉你。”

“我再坐会儿,那些女人真恶毒,给我的茶里放巴豆!哼,待我得宠,我非杀了她们。”珠儿撇嘴,坐回原处。

这胸大无脑的女人!秦明雪懒得再理她,可是,她又怎么成了陆无渊的宠妃?

她又打了个哈欠,开始盘算怎么把小潭水喂给恶魔焱喝,一定喝得他灵魂出窍,四肢发颤!

在心里这样编排陆无渊,简直是一件太爽快不过的事!

她似乎看到了陆无渊受到她的折磨而惨叫的情形,不禁哈哈笑了起来。

“小公子何事如此开心?”

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她猛地侧脸,只见珠儿不知何时已经走了,门大敞着,陆无渊就站在门口,深遂的双瞳紧盯着她。

“背上画儿美妙,如入仙境,自然开心。”

她坐了起来,扬着下巴迎住他的视线。黑缎般的长发从肩头滑下,一直垂到腰间,莹润的小脸被发遮去一半,眼波媚水,唇红诱人。

陆无渊迈进来,天真立刻在外面拉上了门。

这画儿真美-莫浅笑

秦明雪的笑意顿时就僵了僵,下了狠劲,才强迫自己没后退,一直看着他走到榻边。

扑……一声微响,烛灭了,随即,又有幽幽的夜明珠的光亮起,照在她的背上。

浮生若梦,酴醾热烈,

碧蝶欲飞,幻景如生。

陆无渊的双瞳里映了这奇妙的景,像两团炽热的光。

只有用这种染料,且在这夜明珠下,才能看得出画儿的奇妙之处,这画儿里隐藏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秦明雪的背僵得有些难受,些微扭了一下,他的手立刻按了过来。

“别动。”

“小女腰疼,皇上,小女能不能躺着让皇上观赏画儿?”

秦明雪才抱怨一句,就僵住了。

她前世没有男友,更没经历过男欢女爱,乃剩女中的杰出代表……人称老姑娘是也。

“不是挺会的吗?怎么,成木头了?”

他嘲讽了一句,秦明雪趴在锦被上,连眉毛都胀红了,又羞又怒又无招架之力。

她还想嫁个好男人的!

=难不成她在古代也得当剩女?

“小公子的皮肤最适合纹身,雪白朱红,相映成趣……”

“皇上,我们还是来说说浮生树吧!”

她被他拧着嘴,含糊不清地说了句,

“皇上有所不知,以缠绵酒每日浇灌浮生树七七四十九天,可令花开花艳,蝶落蝶飞,到时候更有趣。”

“哦,你还知道这个?”

“小女还知道如何酿缠绵酒。”秦明雪一笑,双瞳中水光潋潋。------------

陆无渊本无欲,倒还真被她勾起了心火,索性伸手撩下纱帐,对着门外沉声说了句,

“朕和小公子要彻夜畅谈美酒,不得打扰。”

“遵旨。”

天真尖细的声音在外面应了,脚步声有序地退去,从窗口看,只有外面那株蔷薇树在轻晃,奴婢们全都避了出去。

“皇上,你这样,会让人误会有断袖之癖。”

秦明雪一咕噜钻进被中,紧揪了被角,说得咬牙切齿,

“而且,传进我父王耳中,他一定会知晓你已知道我是假的,到时候情况就不妙了。”

“你觉得这朝宫之中,会有人走漏风声吗?”

他冷笑,开始扯锦被。

“会的,没有不透风的墙,没有收买不了的人!”

他越用力扯锦被,秦明雪就越用力压着被角。

“松手!”

他隐生怒气,伸手摁住她的肩。

秦明雪挣脱不过,只好松开了被角,任他把被子拉开,盯着他的眼睛,硬梆梆地说了句,

“皇上是做大事的人,满宫美人任君采撷,何必一定是明雪!况且,男之欢女之爱,强迫而来的虚情假义也没意思,皇上还是放过明雪。”

这倒是句实话,就在陆无渊的动作缓下,秦明雪以为他已失消念头的时候,他突然抬手手掌包住她半边俏脸,认真地看了半晌,双眼渐渐眯起,唇角勾起一抹惑人的笑。

“秦明雪,你真有趣,满后宫还只有你一个女人和朕来讲道理,不过,你以为朕真把秦雷看在眼里?朕要秦明安进宫为质,不过是找个乐子,是你,是他,都无所谓。不过,既然你说到了缠绵酒,朕倒是可以成全你,给你七七四十九天,让你酿成缠绵酒,换你自己的性命。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朕让你看着晋王九族,死于浮生树下!”

秦明雪的脸色刷地一下就白了,他如此杀气腾腾,娘和弟弟不也跟着死定了?

她前世是孤儿,没有父母疼爱,受尽冷遇波折,所以生性冷漠,不肯轻易敞开心扉。可在这里,来自南疆的娘亲性格直爽火爆,会酿酒,教她古方,温柔待她,可爱胆小的弟弟又非常依赖于她,小尾巴一样跟在她身后,她第一次有了家的温暖,有了被人重视、依靠的感觉。

在那个尼姑庵中,她过了十年平淡而且幸福的日子,娘和弟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珍视的两个人,哪怕不要性命,也要护住的两个人。

她坐起来,抬起盈盈眼波,小声说道:

“既然皇上看中小女,小女也愿意服侍皇上,只是……皇上说的媚……小女实在不会!”

“不会,那朕就教教你。”他嗤笑起来。

她强迫自己抬眸,迎着他的视线,轻轻一笑,

“皇上,就这样?”

他双瞳里暗光闪了闪,也跟着她笑起来。

“对,就这样,朕明儿再来检查。”

他用悬妤丝把她的腿系紧,又将她的手高高吊起。

秦明雪的脸色刷地就白了,臭男人,这是故意整她?她前世剥过他的皮?

“皇上,你这样对一个小女子,不觉得过份?”

“过份?朕寻点乐子而已,谁会说朕寻点乐子是过份?”

他下了榻,扬长而去。

谁说男人没报复心的?她推他入水,又在他面前装尽柔弱委屈了,他还不信了,看不到她的真面目,且看她到底是何种人物!

秦雷极爱来自南疆的四夫人,可又突然把她送去尼姑庵,若真无感情,也就不会有秦明雪的弟弟出生……以女替男,送入宫中,本就充满风险,秦雷不是没头脑的人,他送秦明雪入宫,从表面上看,是为了拖延时间,救下秦明安,可陆无渊绝对相信,秦雷一定有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灯烛摇摇,秦明雪昏昏欲睡,可是大腿酸得厉害,又无法躺下去,一后仰,悬妤丝就勒得她难受,她想解开,可陆无渊打的结却不是她能解开的。

啊,各方神佛,为何不去惩罚那个拿女人玩乐的恶帝王?

她忘了,在这里,女人就是用来给男人取乐的!

有朝一日她得了势,一定要扭转乾坤,让男人来伺侯女人!她恨恨地想过了,开始在心里默背古酒配方。

夜那么寂,那么深,那么漫长……

隐隐的,又有低笑声传来,她下意识地抬头,看向那个透进月光的小洞。

过了会子,后窗开了,一个身影灵活翻跃进来。

那人戴着银面具摇着孔雀羽扇,浅笑吟吟,分明是她那晚在竹林里遇到的神秘男子。

“喂,你什么人?”

秦明雪愕然看着他,朝宫之中,这人居然能大摇大摆,长驱直入!

小说《暴君在下,爱我请直说》 第12章 转世的期盼!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元洲小仙女点评:

作者莫浅笑写的《暴君在下,爱我请直说》这本小说,故事构思巧妙,语言流畅,对待感情深情专一,只是节尾太匆忙,故事未結尾,遗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