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撒旦总裁别爱我

撒旦总裁别爱我

作者:奇葩果果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2-27 14:42:56

作者奇葩果果的小说《撒旦总裁别爱我》主要讲的是:乔子萱后背倚着门板,缓缓的滑落下去瘫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洒落在她浅灰色的衣衫上,张牙舞爪的向外漫散,像极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她无声的流着眼泪,在听到楼下那该死的暧昧声音时,终于肆无忌惮的哭出声来,那一串串极力压制的哭泣声,在空荡的房间里飘荡开来,久久不散。楼下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入耳中,那一声声模糊却又清晰呻吟声喘息声,就像是尖利的锥子一般,狠狠的扎进她的心里,把她那颗心脏扎的鲜血淋漓。
展开全部

撒旦总裁别爱我第9章试读

千言万语,只是化为了“不用”字。

乔子萱甚至来不及说再见,就已经挂掉了电话,她怕自己如果再不挂断,真的会哭出声来,除了去世的父母,除了那个曾经帮助她的赵中泽,她以为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会关心她。

君默然对她的好,她要怎么来还?

“呵……”一声嘲讽的笑声,就像是一盆冷水浇在了乔子萱的身上,她带着泪水的眼看向那个一脸冷漠的他,在触及到他眼中的轻蔑时,乔子萱的心猛地一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手忙脚乱的抹去脸上的泪水。

“乔子萱……”凤千枭又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平静深处隐藏着狂风暴雨。

乔子萱的后背崩的直直的,被泪水洗涤过的双眸更加黝黑,被泪水打湿的睫毛湿漉漉的粘在一起,这让凤千枭想起了”小鹿”二字。

他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出神,也仅仅是一瞬间他就恢复了正常,突如其来的,他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微微一用力,乔子萱单薄的身子便往前一倾狼狈的倒在了他的身上。

她惊慌未定,凤千枭又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不知何时那只完美的就像是艺术品的大手攀爬上了她纤细的脖子,停留在她脖颈处,只需一个用力她那纤细的小脖子就会被他扭断。

乔子萱的肚子被撞的隐隐作痛,她的脸色比刚才更加难看了几分,额头上冒着细密的汗珠,打湿了她额前的刘海,让她整个人更显狼狈。

“乔子萱!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撒谎?”学会了为了别的男人撒谎。这是他的玩宠,他绝对不允许……不允许她属于任何人,她的人是他的,心也要禁锢住,哪怕是她的生命,就算是死,也要由他亲自动手。

他凤千枭烙上印记的东西,还从来没有人夺去过。

他黑色的眸深不见底,放在她脖子上的冰凉大手紧贴着她的肌肤,甚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脉搏跳动的频率,更是清楚的感觉到了她吞咽口水的动作。

“我……”乔子萱胆怯的咽了口唾沫,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瞳孔扩张,眼中满是恐惧,她细腻的肌肤已经感觉到他略带薄茧的手掌在慢慢的摩挲,甚至开始越来越紧。

“说!”凤千枭冰冷的视线下移,在看到因自己的动作而暴露在空气中,那满是青紫的脖子时,他忽然松开大手,坐直身体,俊美的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是那双狭长的凤眸却微微的眯了起来。

“我只是不想让君默然知道,更不想让君可可知道,难道你要让君可可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吗?”。在看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了一丝紧张的神色之后,乔子萱凄凉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原来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你爱的人爱着别人,而是你爱他也恨他,他对你却连一丝施舍的恨意都没有,满心都在别人身上,更可悲的是那个别人还是你想要相处一辈子的好朋友。

“做好一个玩宠!”扔下这句话,凤千枭从沙发上起身,大步走向餐厅。

乔子萱依旧保持着半躺着的姿势,红肿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那里映照出一个个微小的她,看不清表情,看不清她的容颜,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偶尔会有一滴晶莹的水光一闪而过。

虽然是凤千枭的玩宠,但是在这个从未有女人踏进过的别墅里,那些佣人即使在背后嚼着舌根,但谁也没有做出一切过分的事情,有些漂亮的女佣就算看乔子萱不顺眼,也只是背地里动动手脚,不是把乔子萱的饭菜里多放了盐就是少放盐。

乔子萱也不挑剔,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每天都吃的很多。一连七天,凤千枭每天都会回来,回来的时候他的面部的表情都很柔和,但是一看到乔子萱,他又会恢复往日里那冷漠的模样。

他脖子里的口红印,身上的香水味,无一不是彰显着发生了什么。而唯一的对象只能是君可可。

他们的身影每天都出现在报纸里,不是恩爱甜蜜,就是浪漫烛光晚餐,没有人看到乔子萱流出的泪水,也没有人知道她整日发呆越来越沉默。

好在,这几天有君可可的陪伴,凤千枭并没有对她做出一些过分的事情,否则乔子萱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好了。

因为她身材单薄,四个月的肚子依旧平坦,可是这几日她的胃口越来越好,吃的东西越来越多,眼看小腹已经渐渐凸显,她只能选择一些宽大的睡衣遮掩,她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再过些日子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宽大的衣服也遮盖不住时她该怎么办?

“在想君默然?”凤千枭磁性且冷漠的声音忽然在这空荡的浴室里响起,吓的乔子萱小手一抖,不小心碰到了他胯间的昂扬。

她半蹲在他的面前,手抓着他的裤子,一脸惊慌的抬起了头。

“没有”她的眼神飘忽不定的落在了他身后的镜子上,那面巨大的落地镜子里,男人的背部曲线优美的像是草原上强悍的狮子一样,上面那道长长的疤痕更是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刺激。

虽然已经看过他的身子无数次,可是每次她都会脸红,如今也不例外。

但是作为一个玩宠,帮他洗澡是她必须做的。

“没有?”凤千枭俊眉一挑,大手钳制住她圆润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你在想什么?”

他的力气很大,几乎是粉碎性的。乔子萱看着他,痛苦的拧紧了眉头,艰难的从嗓子里发出一阵细小的声音:“我……真的、什么……也没想、”

“我的小玩宠似乎不怎么听话了”他松开钳制住她下巴的大手,看似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但仅仅是这一句,已经令乔子萱没来由的恐惧起来。

她单薄的肩膀微微颤动起来,就连抓着他裤子的手都剧烈的抖动着,她已经听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赵氏面临经济危机,如今报纸上已经沸沸扬扬,她知道,凤千枭说这句话是在警告她。

“我……我是在想……”。

“咕噜噜……”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腹鸣声打断,那咕噜噜的声音从她肚子里传来,她的脸顿时涨的通红,无措的轻轻咬起了下唇。

刚才她正要吃饭,凤千枭忽然回来,所以今天晚上她还没有进食。只是没想到肚子会在这时不争气的响了起来。

凤千枭就像是看着怪物一样,拧紧了眉头打量着还保持着半蹲姿势的她,漫不经心的开口说道:“你最近好像胖了不少,看来他们给你吃的不错”。

虽然是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乔子萱的心却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胸口那处扑通扑通的狂跳着,那颗剧烈的撞击着胸口的心脏,似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样。

冷汗浸湿了手心,她圆润的鼻头上已经冒了一层密密的汗珠,她不敢抬头去看凤千枭,生怕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她怀揣着满心的紧张继续为他脱裤子,却总是笨拙的不小心碰到他胯间那开始逐渐苏醒的巨龙。

他眸色越来越深,似乎有一小团叫做情-欲的火焰,开始慢慢的升高扩散,看着小脸正对着他胯间的乔子萱,这迤逦的场景,令他的呼吸开始紊乱了起来。

全身的热流全都汇聚在了小腹处,他那涨的生疼的巨龙,在帮他脱掉底裤的瞬间弹跳了出来,狰狞着直直顶在了乔子萱的脸上。

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少女,她已经嗅到了危险,一个令她害怕的危险。大夫曾经说过,要保住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不能再做这样的事,可是……

对方是凤千枭啊,她如何阻止的住?她如何让他不碰她?

他有力的大手横穿她的腋下,将瘦小的她提了起来。

蹲的时间长了,猛一起身,乔子萱只觉得眼前漆黑一片,待她适应,对上的却是凤千枭那因情-欲而烧红了的眸子,他吓人的样子让她忽然害怕了起来,大脑一片空白,肉色的唇瓣绝望的颤抖着。

察觉到她的颤抖,凤千枭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悦:“你在害怕什么,嗯?”最后那个“嗯”字,语调微微上扬,让人猜不透他是不悦还是在威胁。

“我……我来……来例假了。”

在喊出来这句话之后,乔子萱心虚的闭上了眼睛,她害怕凤千枭的眼睛,她总觉得自己在那双凤眸中自己一直是赤裸裸的,什么都瞒不过他。

她更担心的是凤千枭去验证她来没来例假。

“滚出去!”炙热的胸膛忽然消失,凤千枭如利刃一般冰冷的声音震的乔子萱耳膜隐隐作痛,她睁开眼睛,不顾双脚酸麻,狼狈的一瘸一拐的迅速逃了出去,临走时匆匆一瞥,隐约看到了他脖子上暴起的青筋。

逃回自己的房间,乔子萱把门从里面反锁住之后,才双腿无力的背靠着门缓缓的瘫倒在地上,她大口的喘着气,笑着,为自己逃跑顺利而笑了起来。

笑着,眼泪突然流了出来,越流越多。最终那笑声逐渐的被一抹细小的哭泣声所代替,她摸着自己的小腹,终于在无人的时候,肆无忌惮的哭了出来。

宝贝,妈咪终于可以保护你一回了。

第二天一大早,在凤千枭吃早餐的时候,乔子萱帮他熨烫好了今天要穿的西服.

待他吃过早餐,走到玄关处,乔子萱已经拿着西服站在那里等候。

她小心翼翼的为凤千枭穿上衣服,尽量的避开与他的肢体接触,然而就是她这种看在凤千枭眼里是避之不及的态度,让他心中似乎有一股怒火燃烧了起来,他的宠物竟然敢躲他。

他猛地拽住她齐腰的长发,强迫她抬起头来与他直视,那双冰冷的双眸中倒映出她惊慌的脸:“我的宠物什么时候学会反抗了?”

“我没有”她小声反驳,头皮被他揪的生疼,她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没有?”凤千枭凤眸一眯,冰冷冷的声音让周遭的温度徒然下降了不少。

他很不喜欢看到自己养的猫咪,乖巧的从来不知道反抗的猫咪,忽然有一天伸出利爪,虽然没有挠到他,但是这种感觉让他不舒服的很。

“少爷,您的电话”站在凤千枭身后,手里拿着车钥匙的佣人张婶,看着手里不停的震动着的电话,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了那剑拔弩张的两人。

凤千枭终于动了,他松开乔子萱,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过身接过了张婶手里的电话,在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他冰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柔和的神色。

“喂,可可……”。

乔子萱的头皮依然隐隐作痛,她看着面前那个总是面无表情的人,如今用温和的语气在和对方讲着电话,叫着那曾经属于她的温柔呼唤,眼泪不由自主的模糊了她的实现。

原来她一直都是个傻瓜,她以为只是巧合。如今她才明白,他那么深情的呼唤她,是透过她在呼唤另一个人在思念另一个人,那片刻的温柔也是因为另一个人。

她却还傻傻的以为,他心里是有她的。

凤千枭是什么时候走的,她不知道。等她回过神来,宽阔的玄关处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站着,双腿双脚酸麻的就像是蚂蚁在啃噬一样,她才走了一步,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就在这时,一只粗糙的手伸手扶住了她下滑的身子,慢慢的将她扶了起来。

乔子萱抬头一看,竟然是张婶,这个和她从未说过一句话的佣人,冲她露出一个苍白虚弱的笑,乔子萱小声说了声:“谢谢。”

“以后小心些,别反抗少爷,他让你做什么你做便是,要不然受苦的是你,少爷是我看着长大的,他最厌恶的就是别人的反抗”,张婶叹了口气,徐徐说道。

并不是她多管闲事,也不是她同情心泛滥,而是这个女孩子虚弱苍白的令人怜惜,这几日里虽然她们两人并无交集,但是她能够忍受那些女佣们对她的刁难,不难看出这个孩子心地善良,所以她才会帮衬她一把。

“我知道了,谢谢张婶”乔子萱心中一热,眼睛忽然酸涩了起来。

“你也别总是呆在房间里,多出去晒晒太阳也是好的,要不然总待着会生病的”张婶见她眼眶微红,她和少爷之间的事她也不清楚,自己也不该多说什么,劝了一句之后便去忙自己的了。

乔子萱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明媚的阳光,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张婶说的对,她不能总是呆在房间里,对胎儿不好,书上说了妈妈的心情对胎儿很重要,以后她一定要多笑,生一个爱笑的健康宝宝。

晚上,凤千枭一如前几天那样准时到家,乔子萱站在门口接过他脱下的西服,帮他挂好之后,这才去了餐厅。

凤千枭已经开始用餐,优雅的就像是一个王子,浑身上下散发着尊贵的气息,就算是吃饭,都完美的找不到一丝瑕疵、

乔子萱在他对面坐下,刚一入座,耳边就传来凤千枭独特的冰冷声音:“赵氏破产了”。

什么?凤千枭的话就像是一道惊雷在乔子萱的脑中炸开了锅,筷子从手中滑落,在桌子上停留一下之后,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你说……赵氏,破产了?”半响,乔子萱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她看着他,不确信的,艰难的又问了一遍。

凤千枭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

赵氏破产了,那中泽哥哥怎么办?他会难过吧?会受到很大的打击吧?一想到赵中泽温柔的笑容,乔子萱心里就苦涩的厉害,她要怎么帮他?

“乔……”凤千枭俊眉微挑,他放下手中的筷子刚要说些什么,就被一个清纯甜美的声音打断。

“千枭……”。

凤千枭转过头,就见君可可一脸委屈的站在那里,她的身后跟着一脸为难的佣人:“少爷,君小姐说……。”

凤千枭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吧!”

他站起身,收起了眼中的那抹诧异,走向君可可:“你怎么会来这里?”

这个地方,他并没有告诉过君可可,君可可是如何得知,又来到这里的?

“我有一样重要的东西要送给你,所以才会跟上来,我不是故意要跟踪你的”君可可生怕凤千枭不相信一样,连忙把手里的东西献宝一样递了出去。

“这是我连夜为你做的,你看看喜不喜欢?”。君可可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是一条枣红色的领带。

然而,当她看到坐在那里一脸惊恐的乔子萱时,她脸上的笑容忽然凝固了,手里的领带不知何时掉在了地上,她看着乔子萱,不可置信的握紧了拳头:“大嫂……你怎么、会在这里?”

撒旦总裁别爱我第10章试读

“可可……我……”乔子萱站起身来,一脸慌乱的走了过去,她刚要解释什么,但是所有的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她该怎么说?

告诉君可可她是凤千枭的玩宠吗?告诉君可可她是被逼迫的吗?告诉君可可她和凤千枭的关系吗?

不,她不能。这么善良的女孩子,她怎么能去伤害?又怎么能去伤害君默然?她不敢想象,如果君可可告诉君默然她在凤千枭这里,君默然会怎么想她?

“可可,有一件事我还没有告诉你,乔子萱是我名义上的养女”凤千枭的话音刚落,四只看起来极为相似的眼睛同时看向他。

君可可一脸诧异,怎么也想不到凤千枭给她的是这样的答案。

而乔子萱则是绝望的看着他,他说出了她心中最不愿提及的事情,更不愿被别人知道的事情。

她是凤千枭名义上养女的这件事情,除了凤千枭的私人律师之外,再也没有外人知道,她以为这件事永远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可是现在……

“原来大嫂是你的养女啊,怪不得呢,可是这样的话我们的辈分不是乱了吗?我叫她大嫂,她是你的养女,是不是应该叫我养母,关系好乱哦!”

君可可的脸皱成了包子,那困惑的样子可爱的令凤千枭冰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他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额头:“小脑袋瓜子里整天在想些什么,你只要安安心心的当我的小新娘就可以了”。

乔子萱紧握着拳头,任尖利的指甲刺入肉里,却依旧感觉不到一丝疼痛,她看着他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君可可,一行绝望而又冰冷的泪水从眼中滑落下来。

“千枭,这边的风景好漂亮,大嫂也在这里,我想留下来,这样每天都可以看到你了,你让我住在这里好不好?”君可可拉着凤千枭的手臂撒着娇,眼角余光不时的扫向乔子萱,在看到乔子萱脸上的泪水时,她唇角的弧度更加上扬,只是捏紧了一直缠绕在手里的那根黑色的长发。

她的头发是栗色的,但是那根头发的长度色泽完完全全的与乔子萱的吻合,不用说这根头发一定是乔子萱的,这根头发能存在在凤千枭衬衣上,这一点足够让她心生疑心。

只是,乔子萱是凤千枭养女的这件事情是在她的预料之外。呵……有了这层关系,相信以后的日子会更加精彩吧!

“我累了,先上去休息了!”抹去脸上的泪水,乔子萱露出一个苍白虚弱的笑容,狼狈的逃离这个令她窒息的地方。

“大嫂,晚安!那我们……明早见!”君可可看着她狼狈的逃离,清纯甜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令人读不懂笑容,尤其在看到乔子萱背影猛地一僵时,她脸上的笑意越发的让人捉摸不透。

乔子萱狼狈的逃回屋子里,甚至来不及收回脸上惊讶、恐惧、慌乱等一系列表情。

她从未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在别人面前这么狼狈,她所有的尊严全都被踩在了脚下,在自己最在乎的人面前,在美好的就像是白玉一般的君可可面前,她就像是一堆污秽的烂泥,只能高高的仰望着他们。

然而,更令她痛心的是,为了打消君可可的疑虑,凤千枭竟然将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说了出来,他曾经答应过她,这件事情永远都不会让别人知道,现在却为了讨好一个女人……

乔子萱后背倚着门板,缓缓的滑落下去瘫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洒落在她浅灰色的衣衫上,张牙舞爪的向外漫散,像极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

她无声的流着眼泪,在听到楼下那该死的暧昧声音时,终于肆无忌惮的哭出声来,那一串串极力压制的哭泣声,在空荡的房间里飘荡开来,久久不散。

楼下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入耳中,那一声声模糊却又清晰呻吟声喘息声,就像是尖利的锥子一般,狠狠的扎进她的心里,把她那颗心脏扎的鲜血淋漓。

流干了全部的泪水之后,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早上起来的时候,枕头还湿着。而她的两只眼睛又红又肿的就像是两个核桃,看着镜子里那个披头散发一脸苍白双目充血的女人,乔子萱真的不敢相信这个女人会是她。

她用凉水洗了洗脸,才觉得昏昏沉沉的脑袋清醒一点,洗刷完毕之后,她疲惫的走下楼来到厨房,开始准备今天的早餐。

刚一走到客厅,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凌乱,那两个人的衣服凌乱的散落在地上,脑海中似乎响起了昨夜的暧昧声音,那个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乔子萱双手捂住耳朵,使劲的猛摇着头。

她不止一次的想过他们两个会有肉体上的接触,可是当真正的面对这些的时候,她的心就像是被生生撕裂了那般疼痛,疼的她无法呼吸。

她知道那是凤千枭的事,可是只要一想要他和君可可做着那种事情,亦或是和别人的女人做那种事情,她浑身开始发冷,从心理上就已经接受不了。

“乔小姐”张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终于把乔子萱拉回了现实,她茫然的转过头,在看到张婶的瞬间,她的眼泪止不住的从眼中滑落。

张婶叹息了一声,弯腰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一捡起,做好这一切之后,她直起身,眉宇间满是烦忧:“有些事情是强求不来的,你必须去面对。”

说完这句话,张婶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多嘴了,她的神色猛地严肃起来,说道:“少爷快起床了,你还是抓紧时间先去准备早餐吧!”

“我知道了张婶”,乔子萱垂着头,柔顺的头发遮住了她一脸的苍白,她走入厨房,洗米做菜熟练的重复着每天同样的工序,然而今天她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不是放错了东西就是熬糊了粥。

闻到厨房里传来的糊味,张婶快速的冲进厨房,迅速的把火关掉。她转回身一脸严肃正想训斥乔子萱,但对上她那张满是惊慌且苍白的小脸时,所有的话就像是一块巨石堵在了她的嗓子眼里。

“张婶……”乔子萱羞愧的叫了一声,在闻到空气中飘散的糊味时,全身的血液顿时凝聚到了脸上,苍白的脸染上了一层红晕,胭脂般瑰丽,她愧疚的垂下头,不安的绞紧了双手。

被她软软的一叫,张婶所有的怨气全都化为了一声叹息,昨夜的声音不是没听到,但那是少爷的私生活她不好说什么,更何况对方是他的未婚妻,那就更加理所当然了。

“我不知道你和少爷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顺从,君小姐现在是少爷的未婚妻,以后会是他的妻子,他们两个之间无论发生什么那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请你务必收好自己的心,否则受伤的只有你自己!”

像是在警告也像是在劝说,说完这些之后张婶不再说话,而是把锅里的粥倒掉然后重新煮上。

乔子萱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心脏那处的伤口似乎裂开了,很疼,她似乎感觉到有一股灼烫的热流涌了出来。

张婶说的对,君可可是凤千枭的未婚妻,他们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君可可以后会是他的妻子,甚至是他孩子的母亲,可是她呢?

她曾经是多么的向往,多么幸福的以为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曾多少次幻想着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孕育属于他们的孩子。

可那些美好的想象就像是一面镜子,现在被凤千枭和君可可摔成了碎片,怎么也拼凑不起来了。

她摸着自己日渐隆起的肚子,一抹忧色浮上眉间。

如果再这么下去她的肚子肯定是遮不住的,万一被发现了……不,一想到凤千枭的所作所为,那日失去孩子的那股清晰痛意似乎一阵一阵的从腹部传来,乔子萱握紧了拳,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她必须想个办法逃离了。

不过,在那之前她要先帮赵中泽渡过难关,毕竟这是她欠他的。

打定主意,乔子萱手脚利索的与张婶一起在凤千枭起床之前把早餐做好端上了桌子,两人刚放上碗筷就见凤千枭和君可可一起走下楼。

君可可身上穿着凤千枭的衬衫,宽大的衬衫更衬得她娇小玲珑,她的脸上挂着羞涩甜蜜的笑容,就像是幸福中的小女人一样浑身流露着一股动人的风情。

她挽着凤千枭的手臂,两人一同下楼,她不知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竟惹得凤千枭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梁,冰冷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

乔子萱微微眯了眼睛,这一瞬间他们之间的温馨竟让她觉得格外刺眼,她摸着自己的鼻梁,那个动作是以前凤千枭经常对她做的,现在却……

苦笑了一声,乔子萱吸了吸酸涩的鼻子,强逼着自己不去看那两人。

君可可是第一个看到乔子萱的,她松开凤千枭的手臂,像只欢快的鸟儿一样飞奔到乔子萱身边,眉眼弯弯的站在了乔子萱的面前:“大嫂,你起得好早啊。”

乔子萱轻轻扯动唇角,抬头看了一眼她的身后,凤千枭的眼神比以往更加冰冷的看着她,乔子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淡淡的嗯了一声。

她迅速的转过身,自己的狼狈在天真无暇的君可可面前显的更加卑微,她甚至自卑到不敢出现在君可可面前。

君可可讨了个没趣,不高兴的撅起了小嘴,她看着乔子萱走进厨房,转过身一脸郁闷的面对着凤千枭:“大嫂是不是不喜欢我啊?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大嫂喜欢我,可能是我做的不够好吧,但我是真的很喜欢大嫂!”

她失落的样子让凤千枭心疼极了,他紧抿着的薄唇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乖,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说完这句话,凤千枭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他拧紧了俊眉,锐利的眼神越过君可可看向厨房。

刚才的那句话,那个语气,是他经常和乔子萱说的,记忆中的她总是说自己做的不够好,虽然不耐烦但他每次都会这么说,只是没想到会形成习惯。

乔子萱,只要一想到这个名字,凤千枭就觉得自己心里很不舒服,至于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君可可顺着他的视线转过头,正好看到乔子萱从厨房里出来。她脸上虽然是在笑着,可是垂在身侧的双手却是握紧了拳头,任尖利的指甲刺进肉里。

盛饭的时候,君可可抢着要干,乔子萱不让,两个人你抢我夺,一个漂亮的白色瓷碗以优美的姿势落在地上摔碎了。

君可可吓的往后退了一步,一脸惊慌的叫了一声:“啊,大嫂你怎么能把碗扔了呢?”

忽然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小脸苍白的垂下了头,像是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对……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太不小心了,千枭你不要怪大嫂,是我做的不好。”

“我……”被君可可一顿抢白,乔子萱惨白着一张脸站在那里,她微微转头看向凤千枭见他铁青着一张俊脸,她更加局促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她张开嘴想要解释些什么,但见凤千枭冷漠的目光从她身上迅速的掠过在看着君可可时所呈现出的温柔的那一刻,乔子萱的心瞬间跌到了冰点。

君可可弯下腰,伸手去捡地上的碎片,她微微一个用力那锋利的碎片便扎入了她娇嫩的指腹里,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咝……”她疼的倒吸了口凉气,凤千枭已经一个箭步走上前去,蹲下身,执起她受伤的手,含入嘴中。

君可可顿时羞红了一张脸,她娇羞的垂下头,眼角的余光扫到乔子萱那摇晃的身影时,她的唇角终于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她会一步一步的把乔子萱赶出凤千枭的世界,她要让乔子萱彻底的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抢走凤千枭!

乔子萱站在那里,背影单薄的让人心疼,她满眼落寞的看着那两人,不知为何,她忽然想要笑,想要放声大笑。

有人说过,最悲伤的时候大笑其实比悲伤更加悲伤。

“把碎片清理下去!”凤千枭转过头,冰冷的目光落在了乔子萱的身上,语气也冷漠的和之前判若两人。

乔子萱咬了咬下唇,收回满腹的辛酸委屈,蹲下身开始清理地上的碎片,手指被扎出了血她也毫不在乎,反正那个人的目光永远都不会为她紧张,永远都不会停留在她的身上了。

她有时候恨死了自己这种矛盾的性格,她爱凤千枭也恨凤千枭,她爱他爱到极致,恨他也恨到极致。

这顿早饭是没有吃成,凤千枭带了君可可出去,乔子萱捡完地上的碎片,双腿早已经麻了,手上满是鲜血,那锋利的小碎片在她的手指上留下了一道道细小的伤口,虽看不清楚却很疼。

张婶把她扶起来,端来盐水仔细的为她清理了一下伤口,把那些细小的碎片全都挑了出来,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埋怨道:“你怎么这么笨还要用手去捡,去拿扫帚扫一下不就可以了吗?至于把自己弄的伤痕累累?”

“如果,我不用手捡,他不会罢休的!”乔子萱强忍着疼痛,大滴大滴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了下来,她一张脸早已经没了血色,和纸人一样苍白。

她太了解凤千枭了,了解到她自己都忍不住嘲笑自己,若是了解的没有这么透彻那该有多好。

当初凤千枭为了她可以对别的女人狠心,现在却为了别的女人对她狠心,现在想想她当时真的是太傻了,他分明把她当做了另一个人,她还傻傻的以为他是喜欢自己的。

张婶手中清洗的动作忽然停住了,她神色复杂的看了乔子萱一眼,在看到她脸上凄迷的笑容时,她忽然对这个弱不禁风苍白的让人心疼的女孩子有了一种新的认知。

或许,这个女孩子比君小姐更加适合少爷。惊觉到自己的想法,张婶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想到少爷对乔子萱的厌恶,她将自己的这个想法生生的扼杀在了摇篮里。

与此同时,君氏集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上次君默然开会用的文件出现了很严重的错误,只因一个小数点,君氏集团就损失了上亿的项目。

这几日,君默然不休不眠的想要挽回损失,无奈发现错误太晚了,以至于公司亏损不少,连带着股票开始下跌,他这几日是忙的焦头烂额。

再仔细的看了一下那被水泡过的文件,君默然很清楚的记得,这个小数点肯定不是他加上去的,他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那会是谁呢?乔子萱?那日的文件是她送来的,也是她弄坏的,难道是她动了手脚?

君默然摇了摇头,他相信乔子萱的为人,她不会这么做的。

可是,除了她还有谁呢?接触到文件的人并不多。他询问过家里的佣人,大家一致都说只有乔子萱动过那份文件,他又不得不对乔子萱产生怀疑,毕竟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她。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丹旋点评:

《撒旦总裁别爱我》这本小说故事情节合理,总体不错,适合喜欢好结局的书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