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独家蜜爱:萌妻好难哄

独家蜜爱:萌妻好难哄

作者:木木籽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2-06 09:44:56

木木籽给大家带来的《独家蜜爱:萌妻好难哄》讲述了:顾暖找了个还算安静的位置,没有任何铺垫物,直接坐在沙子上。霍庭初跟着在她身旁坐下来,顾暖撩了把发丝,忽然侧头问他:“霍先生,你车里有酒吗?”“没有。”顾暖注意到他身后不远处有间小卖部,便厚着脸皮冲他伸手,“那你借我一百块吧,我想去买点酒喝。”霍庭初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你一个顶流明星,连买酒的钱都没有?”顾暖歪着脑袋,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很奇怪么,我对金钱没什么概念,我所有的钱都是米米姐替我管着的。”
展开全部

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顾暖被霍庭初的话给吓了一跳,慌张的推开他盖在她眼睑上的手,低低的叫了一声:“你疯了么!”

她和叶凌少的关系可是公开的,而霍庭初的恋情虽然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敢挖,但几年前曾经有人拍到过他身边有个女人,只不过后来消息被压下了,只有小范围的人知道

西米米营销是一把好手,和几家顶级的营销号都能够称兄道弟,这件事,西米米了解到后,还和顾暖当玩笑似的说给她听过。

她也不知道怎么的,明明记性不好,偏偏就记住了这个事,而且那些人传得神乎其神,好像那个女人就是霍庭初的未婚妻一样。

也就是说,她顾暖和霍庭初,至少在大众印象里,都是有主的人。

现在他竟然说这种话,别说没有私情,经他这么一说,就好像有点什么似的。

到时候再被叶凌少拿捏着这点倒打一耙,那优势都没了,岂不是太吃亏了么!

霍庭初低头看她,那双瞳仁一派沉稳,端的波澜不惊:“你怕了?”

“我……你不知道叶凌少有多无耻,你这句话要是传出去,他会大做文章的!”

霍庭初仍旧不显一丝慌乱,目光也始终落在她仰起头时曲线优美的脖颈线条。

随即,他轻漫的笑了一声:“放心,他没那个胆量敢编排我。”

这时候的顾暖还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只当霍庭初是太自信的,完全不拿叶凌少那个人当个角色。

顾暖想挑他这句话的错处,却一点都挑不出来,因为他的确是有资格这样说的。

她咬了咬唇,思量了几秒后,狠心的撂了话,“行吧,你不怕做个奸夫,我也不怕做个奸妇!”

霍庭初忽然有些恼,她这张嘴不光爱飙脏话,还什么污图的话都敢往外说。

他抬手捏了把她的脸,“你还是安静些比较可爱。”

顾暖躲开他的手,一仰头,和他黢黑深邃的黑眸对了个正着,什么话都给吞回去了。

没多久,几个服务员将点的酒送上来了,这么大的单子,连经理都惊动了,亲自带着人过来,他不认识霍庭初,可他认识谢恒,立马就端出了谄媚讨好的模样来,对和谢恒一块的另两个男人也不敢小看。

事态发展到这一步,已经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了,霍庭初把话放得亮亮堂堂,只要他们每人喝完三十瓶酒,那就算是了了,若是喝不完,想都不敢想还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招等着。

这口气,霍庭初替顾暖出得很硬气。

可顾暖却没觉得自己有多解气,她甚至觉得自己有点狗仗人势了,有点卑鄙了。

最重要的,这些人也只不过是被叶凌少给指使来的,那个渣男好端端的躲在后面,这让她一点都气不过,也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于是,她低声的和霍庭初说:“我们走吧。”

“好。”

霍庭初松开手,顾暖从他怀里站了起来,她肩膀上还披着他的西装外套,要走的时候,霍庭初一手横到她身后,强势的拥住了她。

这是要将她一护到底,给足了她面子。

说的不好听点,他们两之间只有一晚上的露水情缘,霍庭初都能为了她做到这个份上,顾暖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她深深的记下了这个人情。

走到门口的时候,顾暖拽了下霍庭深的袖子。

他回头看来,以为她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可顾暖却对他指了一下,那位蒋助理。

“放他走吧,他不一样,是被逼着对我敬酒的,只是性格软,没想要害我。”

霍庭初略微讶异,“你确定?”

顾暖点点头,“算我多欠你一个人情,好吗?”

算来,他也不亏。

但事实上,霍庭初哪能真要她还什么人情,那样说也只不过是想要她的心里好受一些。

“好。”

蒋助理就在不远处,他听到那些话,对顾暖感激涕零不说,还一个劲的道歉。

顾暖于心不忍,点他几句:“你刚入职场,能不参加应酬场合就不参加,踏实的多学点工作上的本事,这份工作,你也别做了。”

“我知道我知道,回去我就辞职,谢谢顾小姐,今晚的事,我绝对不会和人说起一个字的,谢谢……”

顾暖也不知道该不该受这声谢,她心里多少也是膈应的。

走之前,霍庭初叮嘱谢恒,“你替我盯着,等他们喝完,送到医院去洗胃,费用我担着。”

谢恒反坐在椅子上,两条胳膊闲适的搭在椅背上,肩膀挎着,压着椅背,抬头对霍庭初比了个“OK”的手势。

视线落下的时候,有意的看了一眼他身边的顾暖,眼底隐隐有兴味的神色。

霍庭初去地下一层的停车库开车,顾暖便在酒店一楼上洗手间,多亏了郭子谦给她的解酒药,的确是好受许多,但三瓶酒下肚,也还是撑的。

解决完后,她走出酒店大门,一阵冷风迎面吹来,她冷得裹紧身上的外套。

霍庭初的车停在酒店正门口,他并没有在车里,而是站在车尾不远的一盏路灯下,似乎是烟瘾犯了,正在抽烟。

他比顾暖还要先看见她。

她站在那儿,抬手压耳发的模样,肌肤如羊脂白玉一般,晶莹白皙,不管是长相还是身材,都算是很容易就能抓住异性眼球的那一挂。

他一双深邃的眼,穿透夜间霓虹的光彩,眼底浮动着暗光,一瞬不瞬的凝视在她身上。

顾暖也看见了他。

霍庭初一步未动,似乎是在等着她主动过来。

等她走进两米范围内后,霍庭初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扣着烟身,用力的一搭,便将香烟给碾灭在手指间了。

扬手,将烟蒂给扔进了垃圾桶里。

顾暖走到他跟前,抿了抿唇,似乎正在暗暗的斟酌开口的第一句应该要说什么话,“霍先生,今晚的事谢谢你了,以后有机会,我会报答你的。”

“你打算怎么报答我?”他薄唇轻启,嗓音低沉醇厚,性感的声线很有蛊惑人心的本事,你声线却如同周遭的冷风一般,浸染着冷意。

那就多几次

顾暖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我知道你什么都不缺,但总有你缺的东西,只要我能给出来,都可以的。”

霍庭初眼窝深深的凝视住她,忽然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你能给。”

“什么?”顾暖没有听清,实在是他说的太小声了,刚才他那句短暂的话是在向她要人情吗?

然而,霍庭初却并不打算要回答第二次。

这时,酒店的工作人员追出来,将顾暖落在包厢里的外套和手包拿给了她。

顾暖便把西装脱下来,递还给霍庭初,“谢谢你了,夜间风冷,你穿上吧。”

霍庭初没有拒绝,他穿上西装,顾暖也穿上自己的外套。

“把你的手机给我。”

“啊?”她傻乎乎的眨巴几下眼睛,他想干什么?

然而,霍庭初在耐心这一方面,实在是算不得绅士,他见顾暖发着愣,便将她手里拽着的银色手包拿走,从里面翻出她的手机,解了锁,输入一串号码。

“这是我的号码,等你想好了要怎么报答我,可以给我打电话。”

顾暖心里忽然五味杂陈。

她瞄着通讯录里新添加的一项,一串号码前标示着他“霍庭初”三个大字,都不用特别去想,这应该是他的私人电话。

什么意思啊?

顾暖心里有些码不准,“要不,你给我指条明路吧,我实在是不觉得我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被你给看上的。”

“怎么没有。”他眯起眼,头顶铺洒下来的路灯光线点缀在他宽阔的肩胛骨上,显得他这个人多么的神圣不可侵犯,但也只是不容他人侵犯罢了,他自己言语上,开放得简直让人惊掉大牙,“你可以——以身抵债。”

吓!

顾暖瞬间感觉三魂七魄都猛烈的晃荡了一下,差点就吓得灵魂出窍了。

登时就被吓成了结巴:“霍霍霍霍……霍先生,你一定是开玩笑的吧?”

霍庭初一句话就给她浇了冷水:“你看我像是在和你开玩笑的样子?”

不像……

而且,他的言语神态,都是极其认真的。

也并没有要逼迫她什么,可他那双眼睛注视下来,偏生就有一种很强的压迫性质,她连自己下一句话想要说什么都忘记了。

这算不算是……

在隐晦的和她约的意思?

顾暖抬起眼,惊慌的扫了他一眼,而后抬起手,虚软的在额头上扶了一把,她哭过的眼眶还有些红,再加上咬唇的动作,这张脸,便是360度角的楚楚可怜。

“那什么……我其实吧……我是觉得没什么问题的,就怕委屈你了,我欠你这么大的人情,一晚上就还完了,我心里过意不去的。”

“过意不去,那就多还几次,无妨。”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就占到了上风。

顾暖在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脸皮厚,外加性格跋扈,现在她在霍庭初面前,那简直乖巧得和一只小白兔似的,话也不敢接了,怕再给自己挖坑,这个男人玩文字游戏简直就是高手中的高手,让人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就这么被他给牵着鼻子走了。

不知不觉间,霍庭初绷着的脸色柔和了些许,唇角略略的勾出一丝轻笑的弧度,黑眸里逐渐的氤氲出一丝热度来,眼底的笑痕也越聚越多。

顾暖还在傻愣的时候,霍庭初已经走到了驾驶座车门旁,回身朝她看来,“你还要发多久的呆,上车,我送你回家。”

顾暖腾的回神,她悄悄的逡巡了一眼灰沉沉的马路,这个时间了,街上来往的车辆实在称得上稀疏,且大多数都是私家车,偶尔经过的几辆计程车上也坐了人。

她自诩如今的自己,是流量艺人的领军人物,名气大到算是家喻户晓了,她自然不好去和人拼车,况且深夜走在大街上也很惹眼,便顺从的坐进了霍庭初的车内。

扣安全带的时候,她顿了顿,忽然像是做了什么决定,郑重的扭头看着他:“我不想回家,这儿靠海,我想去海边走走。”

霍庭初沉目盯了她两眼,什么都没说,驱车离开。

路上,顾暖也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了,且不说这个季节在晚上去海边有多冷,单冲着她敢对霍庭初提要求,那就有些得寸进尺了,可她刚想说点什么来弥补的时候,发现霍庭初的车,正是朝着海边去的。

这让她心里微微有些异样。

未免……太纵容她了。

意想不到的是,都临近晚上十二点了,海滩上居然还有人在开露天派对,震耳欲聋的金属音乐裹挟着冲天的气势,原以为会孤寂凄凉的海滩,倒是被人气给渲染出了喧嚣。

高跟鞋踩进沙地里有些困难,顾暖索性将鞋脱掉了,拎在手里,赤着双脚走。

霍庭初就在她身后不到两步远的距离,潜意识的在护着她。

顾暖找了个还算安静的位置,没有任何铺垫物,直接坐在沙子上。

霍庭初跟着在她身旁坐下来,顾暖撩了把发丝,忽然侧头问他:“霍先生,你车里有酒吗?”

“没有。”

顾暖注意到他身后不远处有间小卖部,便厚着脸皮冲他伸手,“那你借我一百块吧,我想去买点酒喝。”

霍庭初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你一个顶流明星,连买酒的钱都没有?”

顾暖歪着脑袋,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很奇怪么,我对金钱没什么概念,我所有的钱都是米米姐替我管着的。”

一顿,她体贴的解释道:“米米姐是我的经纪人。”

霍庭初听她称呼自己的经济人为“姐”,便自我代入是个女性。

“你待在这儿,我去帮你买。”

顾暖蜷了蜷手指头,视线随着他起身,挺过意不去的:“那……麻烦你了。”

可惜他已经走远了,听不见。

霍庭初很快就回来了,他手里只拿着两听啤酒,递了一瓶给顾暖,她看看只有手掌大小的罐装酒瓶,忽然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他:“霍总裁,你也太小气了,您这种身份居然买啤酒,买啤酒就算了,就两听?”

小说《独家蜜爱:萌妻好难哄》 第15章 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诗雯点评:

刚刚看完《独家蜜爱:萌妻好难哄》,不错的书,看了很久,剧情也挺有新意,结局略出人意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