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瞿先生,财迷夫人来报道

瞿先生,财迷夫人来报道

作者:秋子莺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08 16:46:26

瞿先生,财迷夫人来报道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记者:“韩小姐,当初为什么要进娱乐圈??”韩小姐:“有人想抢我老公。”记者:“那韩小姐对这一次拿了影后有什么看法。”韩小姐:“我老公应该没人敢抢了。”记者:“……”为什么感觉无形之中被撒了一把狗粮?记者:“韩小姐,请问你老公叫什么名字,被您如此宝贝。”韩小姐:“他姓瞿。”记者:“好巧啊,跟瞿氏集团的老总一个姓。”韩小姐:“是挺巧的,还是一个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还穿着粉色围裙的瞿先
展开全部

逃跑的小老鼠

面对多年未见的好友,韩安南脸上充满了尴尬。

人家现在还是千金大小姐,自己却只是一个小小的服务员,还是一个刚刚闯下大祸的服务员,说不准工作已经保不住了。而且一看见夏景澄的脸,韩安南就会回想起来前几天夏夫人跟她说的话。

不过韩安南还是尽量保持着自然的笑容,看着自己面前的人有些干巴巴的问候:“景澄,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挺好的,就是担心你。”夏景澄握着韩安南的手,眼中的泪珠还在打转,“我妈那天做的事情很抱歉,我说过她了,以后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没事,伯母也是为了你好。”

想到自己妈妈那个德行,夏景澄只是冷哼一声:“什么为了我好啊,她分明就是为了我爸的名声故意把你赶走的。刚刚看见你和瞿先生在一起,还催着我赶紧过来套关系。”

韩安南不打算跟夏景澄说夏夫人的是非,也不想知道关于瞿致远的八卦,只是淡笑着转移了话题。

两个人多年不见,聊的确实不少,夏景澄觉得韩安南瘦了,人也比以前沉稳可不少,能看得出来她真的变了。

握着韩安南的手,夏景澄心中宽慰了不少:“安南,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我们是一辈子的姐妹,以前是以后也是。”

韩安南点头,只是拍了拍她的手,表示自己没事,然后催促夏景澄回去:“知道了,你赶紧回去吧,夏夫人往这里看了好几眼了,不要像以前那样回去跟她吵架,对你没好处。”

这几天自己找工作,韩安南算是看明白了这个社会上的冷漠。如果今天她只是个被刁难的小服务员,夏夫人肯定不会让夏景澄出来帮她说话。

相反,这次也正是因为有那个冷冰冰的男人帮忙,她才能够毫发无损的走出来,还能和夏景澄说上两句话。

不过经过这一次,韩安南已经想明白了,这大概是她和夏景澄两个人最后一次见面,既然是这样,也不要让双方闹不愉快,马马虎虎糊弄过去就是。

回头确实看见夏夫人站在一边等着,夏景澄只能依依不舍的点了点头:“知道了,就你最关心我,我走了,有什么事情你一定不能瞒着我,要给我打电话,不用在意我妈,当初韩叔叔和我爸关系那么好,就算要帮忙也是理所当然的。”

“行了,我知道,快走吧。”

亲眼看着夏景澄驱车离开,韩安南才松了口气,慢慢走回自己的小出租屋,但是在回去之后,她也想到了一个很严峻的问题。今天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明天她要是回去上班……

做好了心理准备才来上班的韩安南,没想到面前会是这样一番景象。

“安南,你总算过来了,我等了你很久。”

昨天晚上还在女人的被窝里,白煜祺就突然被拽了出来,原因是因为昨天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还得家里股票大跌,叫他想办法解决。

他能有什么办法解决,昨天丢了一次大脸这个事情已经让他很生气了,但是家里这么大的事情,他身为长子和继承人,不出面解决哪能行?

白煜祺也没想到,一个刚从监狱里面出来的女人,居然有这么大的能耐,能让人动摇他们白家的股票。

他搓着手,看着韩安南还是一脸不知情的样子,像是个哈巴狗一样请求:“安南,我知道这十年你心里不舒服,我可以补偿你,但是我求求你,白色帝国是我家的心血,麻烦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什么意思?看着这个当初自己喜欢的男人像是只哈巴狗一样在自己面前摇头晃脑,韩安南只觉得疑惑和震惊:“煜祺哥,你在说什么?”

什么叫补偿?高抬贵手?过了一个晚上,都发生了些什么?

看着韩安南装傻的样子,白煜祺也没那么多耐心装糊涂了,决定把话说明白点:“昨天跟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他是整个A市的黑帮老大,这个难不成你还不知道吗?别装了,你爬上人家的床这么有本事,说不准以后还能……”

韩安南看着自己微微阵痛的手,也不知道自己是抱着什么心态打下去的那巴掌,有尴尬,有震惊,但是失恋的感觉却没有感受到一丁点。

以前在她的心里,白煜祺一直是白月光朱砂痣,但是现在看来……

真的就像是一坨狗屎,不堪入目。

不着痕迹的收回自己的手,韩安南把手揣进口袋,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力:“煜祺哥,这件事我没办法帮忙,我一会就去辞职,不用担心我会来纠缠你们,祝你和周小姐新婚快乐。”

“等等,安南……”

……

韩安南的性格一向是说做就做,进去之后还没一个小时就辞掉了工作,拿着一些旧东西离开了。

找了这么久才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还没做几天就被辞退了。

想想口袋里面的钱,韩安南有些忧愁,这个月不愁,但是下个月怎么办?

一边会自己的出租屋,韩安南一边考虑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走了一会,韩安南停住了脚步。

一高一胖两个男人站在楼下,看着这栋破房子,正在商量事情。

那个胖子指着韩安南屋子的门,眼中泛着光:“哥,你确定那个叫韩安南的女人住在这里?我们在这里守着没错吧?”

高个子点头,拿着手机确认了好几遍:“放心,我踩好点了,那位小姐说了,只要我们能解决那个女人,一个人给五十万,我们想去哪里都足够了。”

虽然这么说,但是胖子还是有点担心:“那小姐怎么想的,绑架个女人,然后把人卖到非洲去,那里要这么多的事啊。”

高个子在胖子脑袋上狠狠打了一巴掌,看了眼静悄悄的周围,只是压低声音:“你管人家那么多,豪门乱七八糟的事太多了,我们只管做事情拿钱就成,其他的,闭上自己的嘴。”

韩安南瞪大眼睛,看着这两个男人熟练的打开自己租的小房间的门然后进去,脸上充满了震惊和恐怖。

要是自己再晚一点回来的话……

……

瞿致远来到韩安南家楼底下,心里面是怎么想都觉得不甘心,这件事情他可不会说放弃就放弃。

瞿家的祖训就是看上的都是自己的,不管人家啥态度,抢回来踹回兜里,那就是自己的。所以现在瞿致远已经失去了耐心,这次过来不管韩安南说什么,都要把人扛回去。

但是看着自己面前这几个不知道什么来路的家伙,瞿致远皱眉:“我的女人不见了,而且你们的手里,还拿着她的照片?”

几个混混没想到自己会碰见整个A市最厉害的老大,一个个都吓得瑟瑟发抖。

被问到照片上那个女人,他们只能实话实说:“是一个女人雇佣我们来找这位小姐,说是把人打晕了卖到非洲去就行了,但是我们不知道这是瞿先生你的人,瞿先生,对不起……”

看着照片上的人还有婴儿肥,整个脸上都洋溢着青春灿烂的样子,瞿致远脸上带着温暖的笑:“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拖下去打一顿,剩下的让他们自己解决。”

想着那个丫头应该跑不了太远,瞿致远眼中的冰凉也就少了许多。还真像只小老鼠,光是这个样子都觉得可爱的不得了。怎么第一时间想着的是逃跑,不是来找他呢……

“给我找,就那个小老鼠胆子跑不了多远,谁最先找到,放三个月的假。”

逃跑的小老鼠被抓

看着窗外稀稀落落的雨,韩安南又开始神游。

自从那天在出租屋楼下听见有人要抓她的时候,她就已经被吓慌了神,什么都不知道,只想着赶紧往外面跑,无论跑到哪里去都好,只要能跑掉。

她也不会到自己是得罪了那路神仙,居然打算置她于死地,还好那天她运气不错正好看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想起那天,韩安南都松了一口气,她习惯把所有证件全部带在身上,所以在想到要逃跑的时候,也就毫不犹豫的买下了火车票,来到了Q市,在一家学校旁边的快餐店工作。

她当然也会想那个想杀了她的人到底是谁,只是到最后都没想出来。

不过没事,只要能活着,什么事都不重要。

一出来就看见韩安南游神,同事小玲轻声喊了她两句:“安南,别愣着了,赶紧干活吧,不然一会店长回来又要挨骂了。”

回过神来的韩安南感激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事,端着手里的盘子就往楼上走:“还好你提醒我了,小玲,谢谢你。”

小玲也拿起手中的拖把开始拖地,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开始抓紧时间做事,不然店长回来了,两个人肯定不是被骂一顿,就是扣工资。

虽然韩安南算是很快速的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但是这家快餐店的店长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店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长得尖酸刻薄,最讨厌的就是年轻的小姑娘,只要是有这种小姑娘在快餐店,肯定干不了三天就会被店长折磨到自己辞职。小玲和韩安南算是在这里干的最久的,不过想讨好店长,大概很难。

小玲是个孤儿,学历低找不到别的工作只能在这忍受店长的蹉跎,韩安南则是觉得没有人会想到她会在快餐店工作,所以一直藏在这里,就是不想被别人找到。

就在韩安南搬着盘子上楼的时候,出门进货的店长回来了,看见地上有些脏,就开始破口大骂:“看看你们这群从城里面来的懒丫头,什么事情都不会做,跟你们说过了,一次至少擦三次地,盘子最少给我洗五次,一个个懒得跟猪一样,真不知道一开始干嘛要收你们这群丫头。”

刚刚还在提醒韩安南的小玲乖乖低着头拖地,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让店长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来这里的小丫头大部分都是娇生惯养体验生活的,这突然之间遇上一个难相处的老板自然是受不了走人。

老板也不喜欢这种娇滴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姑娘,觉得一个女孩子应该经济独立,做事情认真严谨,这样的姑娘才值得被人喜欢。

突然想起前几天来的那个小丫头,店长四处张望了几眼:“那个新来的丫头到哪里去了?”

小玲楞了一下,有些不安的拿着手里的拖把,支支吾吾的解释:“在楼上洗盘子,今天客人多,搬了好几趟还没洗完。”

能有这么勤奋?该不会是借着这个为理由在上面偷懒吧?

店长才不相信刚刚来的小姑娘就会乖巧勤奋,于是准备上楼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不过还没等店长上去,楼上就传来匡的一声响。

韩安南没想到楼上的地板全部滑溜溜的,她没注意脚踩上去摔了一跤,手里面的盘子都飞了出去。

不过还好盘子是铁质的,没有摔坏。

她刚打算把盘子捡起来拿去清洗,店长已经气冲冲的冲了上来。

看见这满地的狼藉,乱七八糟的盘子和脏兮兮的地板,店长就开始唠叨:“我就知道你这种娇生惯养的丫头什么都做不好,你看看你做的这些个事情,我请你来是来做事的,不是来给我添乱的。”

韩安南看见店长来了,只能起身弯腰道歉:“对不起,店长,刚刚我脚底打滑不小心摔了,我现在就去打扫。”

面对韩安南的道歉,店长噎了一下,然后继续说:“我知道你们这种小女孩在家里没做过这种事,但是出来打工这些事情就一定要小心,特别是女孩子一定要严谨,这样的女孩以后才会有更多男生追,阿姨也是为你们好……。”

知道这个店长表面刁钻刻薄,其实是刀子嘴豆腐心,韩安南只是点头附和店长说的话,然后麻利的把地上的盘子捡起来,笑嘻嘻的:“店长,我知道错了,下次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我现在就把盘子洗干净。”

看着这小丫头嬉皮笑脸的样子,店长也不知道韩安南听进去了几句话,刚准备再说她两句,小玲就小心翼翼的走了上来。

“店……店长,有一位先生说想要找您……”

店长本来还想再训斥几句,听见下面有客人来了,只是瞪了韩安南一眼。

也许是害怕被别人听见楼上的动静,她低声训韩安南:“赶紧把这里收拾干净,等过会客人走了再收拾你。”

等店长下楼之后,韩安南收拾好了地上的盘子,连带着一开始一起放在洗碗池里面的一起开始清洗。

之前店子里一共有四个人,因为店长实在是太刁钻了,所以只剩下她和小玲两个人,活确实有一点做不完。

不过……其实店长人还是挺好的。她刚到Q市身上没有钱,还是店长自己掏腰包给她租了房子,还管她中午晚上的饭。

看着自己手里面一个个清洗干净了的盘子,韩安南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这种靠着自己的手吃饭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随着洗碗的顺利,韩安南心中的不愉快也渐渐的消失了,只是刷着自己手里面的碗,哼着小曲,心情不错:“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在洗完的时候,韩安南完全没注意到,有一个人正在她身后,一双狼一样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她,像是要立刻吞入腹中一样。

听见这个丫头哼的童歌的时候,不知为何,瞿致远心中一下子也变得柔软了起来,他缓缓走到韩安南身后,看着这个丫头麻利的动作,恶作剧似的在她耳边吹了口气:“没想到你是属老鼠的,不仅胆小还会跑路,让我找了这么久。”

……

“啊——”

一大早上周瑾瑶就接到电话说他们不干了,整个人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愤怒:“我给了你们这么多钱,你们就是这么办事的?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情你们办不妥,以后别想在A市混下去!”

……

被一顿胖揍都已经好几天了还没点好转的两兄弟对周瑾瑶这个不依不饶的态度也觉得讨厌极了,只是不耐烦的把手机丢到一边。

实在是被周瑾瑶说的发怒了,那个胖子拿起手机,没好气的说:“你之前为什么不说这个丫头是瞿先生的人,瞿先生已经教训了我们,我们算恶有恶报,至于你,自求多福吧。”

嘟……嘟……嘟……

在听见电话被挂了之后,周瑾瑶才反应过来,原来不是这几个家伙无能,而是……

瞿先生居然知道了?

在惊讶了一会之后,周瑾瑶冷笑一声把手机丢到一边。

就算现在瞿先生知道了又能怎么样?韩安南还是只是一个玩物罢了,瞿先生可是集团总裁,能喜欢一个犯人并娶回家吗?不过是玩玩罢了。

等到瞿先生过段时间没兴趣了,她还不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想明白一切利弊,周瑾瑶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准备出门去做一个全身护理。现在先让那个女人猖狂一段时间,等瞿先生玩腻了,再慢慢收拾韩安南。

这一天,应该很快就能到来。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灵蓝小公主点评:

《瞿先生,财迷夫人来报道》这本小说强烈推荐,难得的一本好书。情节新颖,人物个性鲜明,内心世界刻画细腻。作者秋子莺文笔深厚。虽然急着想着""更新的快点"",但也理解作者写出好文章的不易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