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老婆在上:前夫,我们谈谈

老婆在上:前夫,我们谈谈

作者:乐狸乐梨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2-11 18:25:19

在《老婆在上:前夫,我们谈谈》里面是一波三折,乐狸乐梨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舒浅狸没说话,只是朝着管家笑了笑,继续做菜。管家望着舒浅狸这样,再次叹了一口气。少夫人其实挺好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为了傅廷臣下厨做饭,十根手指头受伤都不在乎。可惜的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有时候,真的是心疼舒浅狸。“管家,你去忙你的吧,我一个人可以的。”舒浅狸抬头,看向正出神的管家淡淡说道。管家看了舒浅狸一眼,深深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便去忙自己的工作。
展开全部

5-想死,没那么容易

舒浅狸走近肖荷,漂亮的脸上满是冷漠道。

“可惜了,老天爷不让我死,舒浅狸,听说你在几个月前嫁给了傅廷臣?还是用威胁的方式?”肖荷歪着头,望着舒浅狸,笑的冰凉冰凉。

“你最好不要玩弄傅廷臣的感情,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舒浅狸掐着手心,目光满是厌恶道。

肖荷冒充她骗傅廷臣,说她将第一次给了傅廷臣,让傅廷臣对她死心塌地,背地里,又和别的男人纠缠不休。

要不是舒浅狸无意中发现这个秘密,都不知道肖荷多贱。

可是傅廷臣对肖荷感情太深,真相太卓信,舒浅狸只能忍着没告诉傅廷臣,在肖荷和傅廷臣要订婚那天,为了阻止两人订婚,舒浅狸才会对傅廷臣下药。

“傅太太这个位置,迟早都是我的,舒浅狸,你斗不过我。”

肖荷不为所动,双手抱胸道。

“想坐上这个位置,痴心妄想。”

舒浅狸将鸡汤扔到地上,冷傲抬起下巴,转身离开肖荷的病房。

她过来,原本就是为了警告肖荷别在打傅廷臣的主意,要是肖荷还敢利用傅廷臣,她绝对要肖荷好看。

舒浅狸刚离开两个小时,网上便曝光肖荷重伤的消息,而伤人的人,就是舒浅狸。

傅廷臣一路飙车到了别墅,恐怖的样子,让别墅的佣人都不敢上前。

“舒浅狸,你敢对肖荷动手?谁给你的胆子?说。”

傅廷臣将舒浅狸按在地板上,手指凶狠无比的掐着舒浅狸的脖子,对着舒浅狸疯狂怒骂道。

舒浅狸艰难的抬头,望着头顶的傅廷臣,讽刺道:“人家就是一个婊子,也就只有你……这个傻瓜,将一只鸡当成凤凰……”

“你敢辱骂肖荷?”舒浅狸不怕死的话,更加激怒傅廷臣。

他掐着舒浅狸的手越发用力,像是真的要将舒浅狸掐死一样。

舒浅狸呼吸困难,嘴唇带着青紫色,气息微弱的仿佛随时都会死掉。

“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便宜,想死,没那么容易。”

傅廷臣看着舒浅狸痛苦呼吸的样子,随着女人的呼吸越发单薄脆弱的时候,他的瞳孔微微缩紧,不知道为何,看着舒浅狸这幅样子,傅廷臣的心口涌起一股连自己都扑捉不到的烦躁。

他阴郁着脸,咬牙松开了舒浅狸的脖子,将舒浅狸狠狠甩到一旁,冷冰冰道。

得到自由的舒浅狸,发出一声干呕,她趴在地上,眼泪肆虐整张苍白的脸。

“你无非就是仗着一个舒家,才这么嚣张跋扈,若是没有舒家,你便什么都不是。”

“你想做什么?”傅廷臣凶狠无比的话,让舒浅狸惊慌。

傅廷臣想要对舒家下手?

“舒浅狸,这条路是你选的,跪着你也要给我走下去,记住,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傅廷臣冷若冰霜的对舒浅狸说完,抬脚头也不回的离开。

舒浅狸坐在地板上,鼻子上流出两道血痕,将女人的下巴染红。

她看着地板上的血,痛苦道:“傅廷臣,你这个傻子。”

肖荷是什么东西?他为什么就看不明白?

为什么总是不相信她说的话?

肖荷是贱人,爱的不是傅廷臣这个人,而是傅廷臣的钱。

……

舒老爷子也听说了肖荷醒来的消息,而这些天,肖荷和傅廷臣两人频频上京城的头条,老爷子想不知道这些消息都难。

他打电话叫舒浅狸回家,问清楚情况,舒浅狸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小脸惨白惨白。

老爷子见状,眉头狠狠皱了皱,对舒浅狸询问道:“是不是傅廷臣那个混账欺负你了?”

“爷爷,我没事,就是这几天没有休息好,脸色才会这么差。”

舒浅狸没有将自己的病的事情告诉老爷子。

老爷子年纪大了,不能受任何刺激,舒浅狸怎么敢将自己生病的事情告诉老爷子。

老爷子是清楚舒浅狸脾性的人,她从小就很执拗,爱上傅廷臣后,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

老爷子可以由着舒浅狸的性子,却不能忍受舒浅狸被傅廷臣欺负。

“小狸,爷爷永远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爷爷都会在你背后支撑你,所以不要瞒我任何事情。”

“傅廷臣要是真的为了肖荷欺负你,你告诉爷爷,爷爷就算拼上整个舒家,也要和傅家斗争到底。”

老爷子的话,让舒浅狸难过。

她伸出手,抱住老爷子的腰身,眼泪滚滚而下道:“爷爷,你教教我,怎么才能得到一个人的心,好不好?”

她很努力很努力的想要做好傅廷臣的妻子。

却总是惹来傅廷臣的厌恶。

她讨厌这个样子的自己,她很难受,也很绝望。

她只想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能够听到傅廷臣说他也爱她,仅此而已。

“傻丫头,你是爷爷最骄傲的孙女,你值得世间上所有的男人。”

老爷子望着舒浅狸,深深叹了一口气,对舒浅狸无奈又悲伤道。

“可是,我只想要傅廷臣一个人。”

是的,她只想要傅廷臣一个人,谁也不要。

舒浅狸在舒家陪了老爷子一会,才离开,去陆绎那边做身体检查。

陆绎因为舒浅狸的病,一直废寝忘食的研究新药物,希望可以帮到舒浅狸。

她过去陆绎的研究所的时候,陆绎给舒浅狸做了身体检查,发现癌细胞又扩散了,他有些无力道:“小狸,我们去国外治疗吧。”

在舒浅狸被陆绎发现得了这个病的时候,陆绎便劝过舒浅狸去国外,但是舒浅狸拒绝了。

“去了国外,能够治好吗?”

舒浅狸咳嗽一声,双眼近乎无神的望着陆绎道。

陆绎的喉咙像是被人扼住一样,他有些痛苦的抱着头。

“我帮不了你。”

他以为自己可以帮舒浅狸的,却发现,病情到了现在这个阶段,他竟然帮不了舒浅狸。

他痛恨这么无能自己的,真的恨自己。

舒浅狸望着陆绎难过的样子,伸出手,轻轻拍着陆绎的肩膀道;“陆绎,不要这么说,其实你帮了我很多,我很感激你,一直用药控制我的病情。”

6-舒浅狸,你还能撑多久?

“小狸,我带你走吧,我们离开这里,离开傅廷臣。”

陆绎放下手,俊逸的脸上被泪水充斥,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舒浅狸进入死亡。

“陆绎哥哥,我不想离开,我想守着他,肖荷醒了,会伤害他的。”

“你一心为傅廷臣,他在做什么?他除了伤害你之外,还会做什么?”

陆绎在舒浅狸的心里,一直都是非常俊雅冷静的,可是此时的陆绎,因为舒浅狸的关系,变得格外的暴躁甚至愤怒。

他这样,都是为舒浅狸打抱不平。

舒浅狸伸出手,抱住陆绎,苍白漂亮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光芒,她柔声道:“陆绎哥哥,我只想在努力一下。”

如果……拼了命的努力还是不能得到,那么……她会彻底死心。

医院。

肖荷靠在傅廷臣怀中,柔媚可怜的脸上带着一抹虚弱,对傅廷臣柔弱道:“阿臣,你这几天一直都在医院陪着我,傅太太那边,会不会生气?”

听到肖荷提起舒浅狸的名字,傅廷臣的眼眸划过一抹淡淡的阴霾,声音染上些许狠厉道:“别提她的名字,听了就恶心。”

见傅廷臣对舒浅狸这么厌恶,肖荷的眸子闪了闪,面上却故作伤感道:“毕竟是你妻子,你对她别太过分了。”

“我会娶她,完全是她的威胁,我爱的人是你,想要娶的人也是你。”

“可是,现在她是你的妻子,我不想因为我的缘故,破坏你的婚姻。”

肖荷一脸柔弱凄楚道。

“我会和她离婚,然后我们结婚。”

傅廷臣望着肖荷柔弱善良的样子,想到舒浅狸嚣张跋扈又心狠手辣的模样,和肖荷比,舒浅狸实在是令人恶心的紧。

“但是舒家毕竟是豪门大家族,阿臣,你答应我,别为了我,冒险。”

肖荷一脸紧张的抓着傅廷臣的手,对他摇头道。

傅廷臣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阴霾和冷冽道:“舒家,我从没有放在心上。”

“我会让舒家,成为京城的历史。”

没有舒家,舒浅狸……你还算什么东西?

“阿臣,你会一辈子爱我吗?”肖荷撑起身体,在傅廷臣的脸上亲了一口,娇羞又温柔道。

“傻瓜,不爱你我还能爱谁?当年是我伤了你,我原本就应该对你负责。”

傅廷臣缱绻温柔的话,让肖荷心生愉悦。

舒浅狸,你真的应该看看,就算你是舒家的千金小姐又如何?在傅廷臣心里,你什么都不是?

我会得到我想要的一切,而你……注定是我的手下败将。

……

舒浅狸这几天一直在研究新的菜谱,她每天浸泡在厨房,尝试每一种的菜系。

管家看到舒浅狸这样,皱着眉头劝说道;“少夫人,别做了,少爷……不会吃的。”

傅廷臣偶尔回来一趟,舒浅狸便会让管家将自己做的菜给傅廷臣吃,可是,傅廷臣一下子便看穿菜是舒浅狸做的,所以一口都不吃,直接让人倒掉。

舒浅狸也是知道的,可是,她却还是不死心。

舒浅狸没说话,只是朝着管家笑了笑,继续做菜。

管家望着舒浅狸这样,再次叹了一口气。

少夫人其实挺好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为了傅廷臣下厨做饭,十根手指头受伤都不在乎。

可惜的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他有时候,真的是心疼舒浅狸。

“管家,你去忙你的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舒浅狸抬头,看向正出神的管家淡淡说道。

管家看了舒浅狸一眼,深深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便去忙自己的工作。

舒浅狸将石材放在锅里,用小火慢慢炖,就要弄其他菜的时候,眼前突然一片黑,舒浅狸整个人都往后仰。

好在她本能的抓住了一旁的墙壁,要不然就栽倒在地上了。

她捏了捏鼻梁,深深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舒浅狸,你还能撑多久?”

不管能够撑多久,在她还在这个世界上,便不允许肖荷坐上傅太太这个位置。

院子那边传来车子的引擎声,舒浅狸原本晦暗的脸上显露出淡淡的喜悦和明媚。

傅廷臣回来了?

舒浅狸放下手中的东西,离开厨房,走到院子的时候,看到傅司臣抱着肖荷从车上出来,舒浅狸脸上的笑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脆弱的白。

傅廷臣竟然将肖荷带到别墅?他是故意羞辱她的吗?

肖荷靠在傅廷臣怀中,用余光瞥到舒浅狸苍白单薄的脸之后,女人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转瞬即逝,便换上一副娇柔温婉的嘴脸,朝着舒浅狸主动打招呼道:“傅太太,许久不见,最近可好?”

自从肖荷醒来后,舒浅狸就没有好过。

网上到处充斥着傅廷臣和肖荷两人的新闻,报道上有诉说着傅廷臣对肖荷多么的情深义重,还有人明里暗里讽刺爱情这种东西,靠威胁是得不到的。

舒浅狸承受着所有的舆论,每天等傅廷臣回家看自己一眼,哪怕只是一眼也好。

可是,傅廷臣却没有。

“阿臣,你吃饭了吗?我正在熬汤,应该快好了,我去给你盛。”

舒浅狸没有理会肖荷,将目光看向傅廷臣,讨好道。

傅廷臣冷淡瞥了舒浅狸一眼,表情厌恶道:“舒浅狸,你以为你做的饭菜我会吃吗?”

说完,便从舒浅狸身边越过。

舒浅狸站在原地,犹如木桩,肖荷趴在傅廷臣肩膀上,探出头,看向舒浅狸的方向,女人悲伤的样子,还真是赏心悦目呢。

一阵风吹过来,舒浅狸冷的颤了颤身体,她抬起手,覆在眼睑上,一滴泪从女人的睫毛滚落。

她早就千疮百孔,不管傅廷臣对她说什么样子的冷言冷语,她都能够承受的住。

从她用骨髓威胁傅廷臣娶她开始,她舒浅狸在傅廷臣心里,原本就是厌恶的存在,她不在乎。

傅廷臣将肖荷安置在别墅最好的房间,那原本是舒浅狸和傅廷臣两人的婚房,现在却被肖荷鸠占鹊巢。

舒浅狸心里痛苦,却无可奈何。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燕妮呀点评:

这是少数几本能够让我看完本的书,里面的故事内容很是精彩。剧情之间虽然发展很快,但是节奏怡然严谨非常精彩,不会有水字的文章。我不是什么专业的评论家,甚至连业余的都不是。但是《老婆在上:前夫,我们谈谈》这本书很精彩。符合我的口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