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永恒法则

永恒法则

作者:火焰上跳舞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2-18 10:16:57

快看看火焰上跳舞的新书《永恒法则》:“小人不敢……哦,那我就叫您少爷吧。”王远见夏炎瞪他,赶紧改了口。夏炎耸耸肩,开始推门走了进去。二人很快就收拾出了两间房子,打算在这里休整几天,准备一些东西,然后便离开东荒。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繁星点点,天气异常好。可是夏炎翻来覆去难眠,似乎还在思索体内那神秘鼎块。他从墙上摘下一盏油灯,提着灯,借着光芒,走进了藏书阁的大殿。布满灰尘的书架,足足有二十排,显示着皇家的历史悠久,第一排架子上还挂着帝王的佩剑。
展开全部

9-皇家古殿

青铜色鼎块,沉稳大气,难以撼动,仿佛亘古就浸泡在夏炎的丹田中,位于苦海中央位置,牢牢占据着地形。

鼎块上雕刻的花纹,在此刻似乎鲜活了起来,难以言明的感觉散发着。它像一块海绵一样,竟开始吸收着夏炎苦海中的神力,一缕一缕进入了鼎块中。

这还了得?

夏炎赶紧运转玄法制止,可不料,《西皇经》越是施展,神力出现的越多,鼎块吸收的也越多。不消片刻,夏炎的丹田内金色的海洋,已经下沉了一半。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夏炎深皱眉头,无法制止它的行为,苦海被它几乎吸干。

这时,丹田突然一热,熟悉的气息涌了出来,夏炎赶紧内视丹田,却惊奇的发现,方才被吸收的神力,竟又从鼎块中被喷涌了出来。

金色的苦海慢慢壮大,神力似乎经受了淬炼,每一缕都好像自上古锤炼至今,纯净的没有任何杂质。

“这竟然是……仙纹!”

夏炎发现那神秘的鼎块褪去了一层锈迹,上面仍旧刻着山川河流,可断层处,却有道法流转,充满着神韵。

密密麻麻,玄奥无比,自然延伸,不受任何控制,让人一看便觉得非同一般。

夏炎对仙纹的了解并不多,只是在皇室书籍中看到过。

它不仅仅可以雕刻在器物上,也可以运用在山川,河流,甚至人体上。能改变属性,逆转自然规律。

某些强大的仙纹一旦施展,一方领域将为我所用。比如“域门”这样的传送阵,就是凭借仙纹的力量,可以凝聚“天势”达到横渡虚空的力量。

事实上,仙纹的涵盖非常广泛,根本不是寻常修士能触摸到的。最古老的说法是,仙纹,乃是前贤大能,感悟自然力量,领悟出来的一种法则,能掌控一方领域。

如今这块破鼎块上,竟然也有仙纹的气息,让夏炎感到非常意外。

“莫非这个青山,是某处仙门的遗迹,历史很久远?”

夏炎决定再去看看,他觉得这块“鼎块”,一定是被凌云洞太上长老捡来的。

三日后,夏炎便又去了凌云洞。

此时的山门已经重建,断壁残垣也已经清理干净。门派取名为“阙宗”,人数很小,简简单单,却又不失格调。

“夏……前辈,您来了。”

守山的弟子一眼就认出了夏炎。

夏炎挥了挥手,示意不要声张,独自一个人在青山周围察看。

果然不出所料,这个青山深处,确实有古老的图腾雕刻,文字也是使用远古丹文,断断续续,雕刻着一些人物事迹。

远古丹文,存在于三千多年前,历史悠久,古籍上也有这个文字的描述,但少之又少。

“果真不出所料,这个青山拥有很久的历史,比燕国起源都早。”

夏炎连续翻过几座山峰,又相继发现了很多仙纹的雕刻,有一笔勾勒的大山,也有很多不可名状的纹路,但皆已经被岁月泯灭,无法发挥出一点的威力。

但有一点可以证明,某个悠远的时代,这里确实是有一个,甚至几个仙门存在,而且十分强大。

几百年来,此地有很多强者来过,想必也是发现了这片山脉的古老,可显然很失望,并没发现什么,甚至连仙纹都没有兴趣观看。

夏炎一待了三日,他将仙纹临摹下来,回去慢慢揣度。

神秘鼎块的信息仍旧无法得知,但有一点,它肯定是很久远的一件器物,只是被太上长老偶然捡到的而已。

鼎块沉寂在苦海中央,再也没了动静,仿佛一块死物。十几日来,任凭夏炎百般努力,也无法撼动丝毫。

最后,夏炎决定去皇室古殿,在一些书籍中,看能否找寻到一丝信息。

幸好大夏王朝历史还不算短暂,十几日后,夏炎终于有了发现。

虽然古籍上说的很零碎,但夏炎却发现了蛛丝马迹。相传在某个时期,有一个非常恐怖仙门,名字不详,从南域开始,贯穿东荒大陆。

“怎么又是南域?”

夏炎觉得十分奇怪,从他一开始研究上古存在的时候,便与这南域扯上了藕断丝连的关系。

而这青山周围附近,肯定有那仙门的分支,才让后来很多门派开支散叶。不然,青山一场战斗,为何会吸引那么多仙门,认为出了秘宝。就连统治燕周围几十个国度的青云宗,也是在那边山脉之中发展。

也就是说,南域和东荒从很早是经常相通的。

而对于鼎块的信息,仍旧毫无所获,这令夏炎倍感无奈。

最后,夏炎决定,离开东荒,去南域。

司徒家已经孤掌难鸣,翻不起什么大浪,朝堂之上也有二皇子辅佐。夏炎觉得,也是时候该离开帝都了。

夏炎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三日后的夜晚,他带着王远,二人收拾了东西,便悄悄离开了帝都,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几日后,随着夏炎嘉奖的日子来临,夏潇不得已要把夏炎从房间中请出来。

朝堂之上,文武百官泾渭分明,而司徒皓月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苍老了很多。

大皇子仍旧闭关修炼,二皇子夏,寻面无表情,随着众人等待夏炎的出现。

“不好了,主上不好了!”

一位下人急匆匆的从大殿门外跑了过来。

夏潇一惊,道:“发生什么事了?”

“主上,三皇子留下书信,他已经离开帝都了。”

此言一出,满堂轰动。

夏潇惊的站了起来,道:“什么?离开了?去哪了?”

“信上说,太傅知道。”

夏潇转身疑惑的望着太傅。

太傅脸色很难看,说道:“没想到三皇子说的是真的。他说帮帝王稳定朝纲,让我们放他离开燕国。”

朝堂上一干大臣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夏炎的所展露出来的能力,已经令他们折服。

夏寻感到脸上发烫,低下头,这才知道夏炎根本无心争夺权威,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而夏潇气的脸色发青,道:“他去了哪?”

太傅低声说道:“南域。”

“什么?”

不止夏潇心里震惊,所有人心里皆在震惊。

南域同东荒称之为两个世界也不为过,凡人纵使十世也难以走过去。

如今夏炎,竟然只身一人远赴南域这个陌生的大陆,是需要多大的勇气,这令夏潇担忧无比。

“派人去找,趁他没走远,一定要把他找回来。”

夏潇下了命令。

太傅摇了摇头,道:“三皇子可非同一般,我觉得他不会轻易暴露行踪。”

夏潇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说道:“向北方找!”

可惜了,聪明的太傅,这次仍旧没有揣测到夏炎的意图。

与此同时,夏炎已经和王远离开了帝都三百里,坐在一架马车里,朝着南边驶去,逐渐消失在夕阳边陲下。

燕国南北长几千里,而像这样疆域的国家,在浩大的东荒,也不过海一粟罢了。

要想离开东荒,去亿万里之外的南域,纵使修士,穷其十世,也难以飞过去,必须要找到仙纹雕刻,凝聚天势的“域门”,横渡虚空。

像这样的阵法,多数被一些大势力仙门掌控,要想安全离开,夏炎决定混进青云宗,去试一试运气。

青云宗控制包括燕国在内十几个国度,弟子长老不计其数,是一处不折不扣的庞然大物,多半会有这等法阵。

夏炎向南域进发,也不光是因为远离权利争夺,也不是一时兴起。是他想破解心里那个一直以来被困扰的谜团。

《西皇经》所说,历史上曾出现过一个特殊的时代,被后人猜测为“上古”,这一时期充满着神话传说,例如夸父逐日,女娲补天,夏炎找寻了数日,才只找到了类似于“南域”的字眼。

他认为,即便这神话故事不可信,但想要修仙,在南域应该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更何况,如今体内那鼎块,一直沉寂无声,让他心里难安,说不定去南域,会有别的发现。

“三皇子,再向南六百里后,就是楚国边境,我们穿过楚国,进入青云宗?”

王远在前面驾着马车,转身对车厢里的夏炎说道。

“哦不用,向南走四百多里,有我夏家的一处古宅,我们先从那留几天。”

六天后,夏炎二人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夏家古宅,打算休整几天。

吱嘎——

木门被推开后,宽阔的院子,已经被尘土覆盖,夏炎一脚踩下后,鞋印都有三指厚,一股腐朽的味道塞进了鼻子里。

“皇子,我们……我们……”

王远皱着眉,扇了扇鼻子前的空气,说道:“我们真要在这住几天?”

破旧的房屋,满地的尘埃。

“这还有假?这里怎么了,我倒是觉得这里很好,远离朝堂,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王远觉得自己失口,赶紧跪下,说道:“小人该死,请皇子赎罪。”

“起来。”

夏炎拍拍他宽大的肩膀,说道:“以后叫我大哥,我们以兄弟相称。”

“小人不敢……哦,那我就叫您少爷吧。”

王远见夏炎瞪他,赶紧改了口。

夏炎耸耸肩,开始推门走了进去。

二人很快就收拾出了两间房子,打算在这里休整几天,准备一些东西,然后便离开东荒。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繁星点点,天气异常好。可是夏炎翻来覆去难眠,似乎还在思索体内那神秘鼎块。

他从墙上摘下一盏油灯,提着灯,借着光芒,走进了藏书阁的大殿。

布满灰尘的书架,足足有二十排,显示着皇家的历史悠久,第一排架子上还挂着帝王的佩剑。

借着昏暗的灯光,能看到上面隐隐刻着大夏的字迹,时隔百年,宝剑仍就寒光闪闪,照出人影。

夏炎便找了一本近代史书籍,吹去了上面的尘埃,坐在桌前翻开,想打发这漫漫长夜。

昏暗的灯火静静摇曳着,四周非常静……

后半夜时,桌上的灯火突然跳跃了一下。

突然间,夏炎感觉有种被窥视的感觉,如同某双眼睛,在角落窥视。

“谁!”

夏炎猛然转身,西皇经运转,一团火焰“腾”的从头顶窜了出来,刹那间亮如白昼,环顾四周,却没发现什么异常。

可就在此时,一阵诡异的琴声,从四面八方传入耳中,声音很轻微,却存在的很分明。

丹田内一直沉寂的鼎块,突然颤动了一下。

“咦?”夏炎微微惊讶,他竟从鼎块上看到了一条路,但看不到前方,因为迷迷蒙蒙,有阵阵诡异的雾气阻挡。

琴声依旧,如鬼魅钻进夏炎的脑子里,令他心神竟然开始不稳。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他赶紧寻找琴声的源头。

10-尸体

空无一人的大殿中,突如其来的琴声,让夏炎陷入了迷茫。他努力保持头脑的清醒,却被这该死的声音搞得心神发慌,痛苦不堪。

声音不急不缓,甚至很是轻微,但任凭夏炎怎样驱逐,也无法将它从脑子里赶出去,一切办法无济于事。

直到《西皇经》及时运转,这才将那种诡异的波动切断,而此时夏炎,已经不受控制的向前走出了十几米,想起来便令他冒冷汗。

“若是同敌人交手,这恐怕已经没了性命。”

夏炎小心翼翼的环顾周围,四周除了布满尘土的一排排书架之外,并无其他,可方才那声音又是从哪里传来的?

他沿着墙壁搜索,书架上方有一排肖像画,是历代帝王的头像,时隔多年,仍然栩栩如生。

“莫非方才是他们在观察我?可那声音又是怎么回事?”

夏炎眉头微微皱起,抬头审视着那几幅肖像。

历代帝王修为皆不可衡量,夏潇如今才五十岁,便拥有仙台境界修为。想那些活了百余岁的老家伙们,应该更为可怕。

身死道存,某些强者逝去,并不会完全消失,仍会有精气残留,附着在平时有联系的器物上,这是强者的信念。夏炎并不会觉得吃惊。只是那诡异的声音,却令他不解。

“声音并非琴声,却有种奇异的韵律,很自然,让人很容易迷失。”

夏炎仔细回想着方才出现在脑子里的那个声音,眼睛不放过大殿的每一个角落,仔细搜索。

突然间,他本来朝着远方延伸而去的目光,又被他猛然拉了回来,他死死盯着上方的一副肖像画,似乎发现了什么。

“此人的眼神好奇怪,似乎……似乎是想传达什么讯息?”

夏炎皱着眉,望着第一个画像,仔细的观察着。

我们都知道,肖像画一般会将人物眼睛画为平视,好似在与人交流。可眼前这幅人物的眼睛,却与之相反,反倒是斜看着下方。

夏炎心里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朝着他眼神看向的地方搜索了过去。

那是一个烛台,正镶嵌在墙壁上,散发着柔弱的光芒。

夏炎走了过去,慢慢拍打着烛台周围,先是墙壁,然后是地面,搜查的很仔细,可一切都正常。

“莫非是我杯弓蛇影?”

夏炎摇了摇头。

最后他眼神一动,一口气吹灭了这只蜡烛。

就在这时,异变发生,四周的光线向着这边聚拢,光线发生了折射反应,而这烛台背后的墙壁上,忽然出现了一小块阴影,就像是一个箭头。

而箭头的方向指着第六排书架!

于是,夏炎又在第六排书架上,把书籍一本一本的抽出来翻动着。

终于,他在书架的中间部分,摸到了一本比其他书籍要重很多的书,暗金色的书皮,整本书的材质像是金属质地,非常的沉重!

果然是这样!

夏炎心中一动,手上不禁用力起来。

地面上很快就忽传出了一阵沉闷的金属齿轮转动发出的咔咔声……

最后彭的一声,地面突然下陷了一块,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夏炎思索片刻,站在这黑漆漆的入口,一脸凝重的向下望。借着一丝光芒,只能看到脚下有一截台阶,但不知道能通向哪,因为下面实在是太黑了。

他将宝剑提在手里,随手拿了一个烛台,就走了进去。

脚下是一条长长的台阶,上面布满的灰尘能有三指厚,两边就是冰冷的岩石壁,很光滑,但不知道经过了多少的岁月,看上去十分古老。

烛台稍微靠近墙壁时,借着光芒能看到上面还刻着一些不可名状的花纹,或许是一些图腾。晦涩难懂。

墙体通体黑色,不掺杂任何材质,乃是用一整块封神石堆砌而成。此石坚硬无比,据说聚海秘境修炼圆满,也无法崩碎这个石头分毫。

如今此地倒是像一座密室,全部用封神石堆砌,好像怕被外人洞悉,这让夏炎心中很是疑惑。

随着台阶向下,墙壁上有几副图画也在延伸着。

第一幅图画。

“狮首人身,林中狩猎。”

第二幅图画。

“神鸟涅槃,浴火重生,飞过五湖四海。”

第三副图画。

“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夏炎看越觉得惊讶,这几副残缺不堪的图画,绝对不是描述的近代史,也不知何时雕刻。却似乎在隐晦的向世人,传达着什么讯息。

第四幅图画……色彩反倒平缓了下来。

“山水相依,一位看不清脸的黑袍青年,背负双手,淡然而立,如沐春风。”

“咦?”

这时,夏炎突然发声,感觉体内有了动静。

先前那种诡异的声音,再次传进了耳中,刹那间,他的心神不稳起来。

这次听的听清,那声音不是琴声,十分沧桑,仿佛是从远古而来的召唤,相隔天涯。

夏炎努力保持着清醒,睁开眼,却见石壁上人物竟活动起来。

“仙纹!”

他这才大吃一惊,赶紧躲开。

一股悠远的气息随着袭来,仙纹汇聚成一道道金丝,钻进了夏炎的小腹中,被苦海中那鼎块吸收。此刻,它的身上又多了一股道韵流转,看上去更加的古朴大气!

此刻,那令夏炎头疼的声音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原来是这破‘鼎块’在作怪,它竟将仙纹据为己有了?”

夏炎哭笑不得,虽然称之为破,但他知道它不是简单的东西。

大能强者领域的法则,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它晦涩玄奥,绝对不是一般人能领悟的,而这‘鼎块’却不容分说,直接据为己有,简直匪夷所思。

“这破铁块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竟然和凌云洞那群土匪一个秉性,生抢豪夺……”

似乎听到了夏炎的低语,丹田内的“鼎块”猛的颤动一下,苦海翻涌,顿时令夏炎打了个趔趄,吓得他赶紧闭上了嘴。

“人物竟然是用仙纹雕刻,这家伙到底是谁,修为如此之高?”

“莫非,我大夏四百多年来,也出现过了不起的帝王?不会的,如果这样,史册上不可能不会记载。”

夏炎摇了摇头,决定继续向前探查。因为这个地方太让人吃惊,竟然有仙纹遗留。

台阶并不是一直向下的,走了大约十几分钟后,便开始向着前方蔓延开来,但路面并不平整,已经有些年头。

同样的是,周围一片漆黑,而且温度也渐渐的低了下来,又走了几步后,夏炎开始感觉浑身发冷。宛如九幽寒气,钻进四肢百骸。

“这条路究竟是通向哪?”

四周安静的可怕,只有手里的烛光,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夏炎运转《西皇经》,准备随时应对突发的状况,全身金光闪耀,宛如神铁一般褶褶生辉。

这时,夏炎想回头看看入口是否还在,要是万一有什么状况,也好安全的撤退。

可是,就在他拿着烛台,转过身子的时候,他忽然吓得汗毛顿立!

因为,不知何时,他的背后,竟然……竟然……站了一个人!

“谁在那!”

夏炎挥出长剑,剑气吞吐金光,见无人应答,运转力量直接一剑挥了出去。

轰!

巨大的气浪席卷回来,四周墙壁被震得发出阵阵闷响,封神石泄去了这股力量,令一切再次安静了下来。

夏炎谨慎的挪动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检查着周围。能在这被封印了数百年地方出现的东西,绝对不是什么善类。

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夏炎的背后,几乎贴在了他的身上。

“滚开!”

夏炎猛然间转身,运转《西皇经》,金光一闪,长拳朝着那团影子打了过去。

轰!

令夏炎万万没想到的是,长拳竟然径直穿透了那团黑影,一拳落空。

“灵魂体!”

夏炎瞳孔缩紧,这才看清眼前这人,竟是一道飘无定所的精神体,赶紧跃开。

“敢问前辈可还记得生前之事?”

那团影子眼神空洞,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直勾勾的望着前方,如同一具傀儡。被夏炎一拳打中,身子越来越薄,最后化为了气体。

“凝聚出神魂的强者,修为至少也在仙台境界。看样子,他已经死去百年之久,丧失了理智。”

夏炎自语,心中复杂。

看样子这个地方是一处密室,眼前这人不知道是不是大夏以前的强者,密室也不清楚是不是为他所用,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里有什么讯息隐藏着。

复行数十步,前方已经到了尽头。有一扇斑驳的铁门在那里,锈迹斑斑,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

夏炎握紧把手,手臂大力,将铁门扯开。

吱嘎——

刺耳的声音充斥着,一股腐朽的味道冲了出来,令夏炎不自主的皱眉。

有一展长明灯在亮着,灯下盘坐着一具尸体,已经只剩骨架。尸体面前,静静的放着一本尘封已久的古籍。

与此同时,丹田内那“鼎块”竟然再次颤动,比先前还要剧烈,那诡异的声音,再次出现,刺痛了夏炎的脑海。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天罡酱吖点评:

《永恒法则》是由火焰上跳舞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玄幻奇幻小说,人物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