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惊世医妃

惊世医妃

作者:甄萌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6 11:05:35

《惊世医妃》主要说的事情,看看甄萌是怎么讲的:这些可都是九千岁府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杀人不眨眼的侍卫啊!“主母,九千岁命你回府。”为首的侍卫看了一眼凤无心,目光中鄙夷与轻蔑毫不遮掩的表露而出,尤其是看到凤无心一身衣不遮体的嫁衣之时,那如同看世间最肮脏污秽之物的神情更是浓烈着。“主母,请。”一个请字没有任何敬意,反之态度傲慢不削。凤无心看了看侍卫身后的马车,又看了一眼面前高他一头的侍卫,他口中的主母二字无疑是再说自己。
展开全部

太监妻

十二月,燕国正值隆冬,风雪弥漫在天地之间冻得人瑟瑟发抖。

不知为何,本是寒冷的天儿却挤满了看热闹的人,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堵在城门口抻着脖子看去。

众人目光之下,只见一道倩丽的身影站在城门外,在这严寒的雪天里那少女竟然只着了一层单薄的嫁衣散着长发,而嫁衣之下,一双若隐若现的玉腿春光乍现惹得在场的男性连连吞咽着口水。

“嘶~~。”

凤无心倒吸一口冷气,冷冽寒风吹过肌肤刺激着她每一根痛觉神经。

整个人就像被炸弹炸的七零八落又从新拼凑在一起的感觉,生不如死的滋味难以形容。

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被数以百计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凤无心微皱着秀眉,这种感觉就像游客们逗弄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让人十分不爽。

这些人,是谁?

“不会吧!我还以为是假的呢!看来凤家三小姐是真的让人给奸污了。”

“惨啊!听说凤家三小姐和三皇子本是圣旨赐婚的婚约,可凤家临时变了卦,将凤三小姐代替了凤家大小姐塞进了花轿嫁给了九千岁。”

“九千岁?不会是咱们秦国那位喜好那个啥的太监吧!这事儿真的假的啊……?”

“我还能骗你不成,我有个亲戚在凤府上做工,他可是亲耳听到凤家老爷的决定呢。”

“那凤三小姐不应该在九千岁府上么,咋会出现在都城郊外还被人给奸污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听到消息赶来看个热闹。”

众人你一言无一语的话语流入凤无心耳中,支离破碎的信息揉捏在一起,一幕幕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的涌现出来,不断地盘旋在眼前。

纷飞的大雪,鲜红的嫁衣,一张张阴暗的面孔,以及凤家三小姐手中的一粒毒药。

原来如此!

身为二十一世纪雇佣兵的她早就死在了炮火中,阴差阳错之下灵魂依附到了这个时空中同样身死的凤家小姐身上,一个悲催的官家小姐。

而且她方才听到这些人说凤家三小姐被奸污了?

凤无心举起纤细的双臂,本是瓷白的玉璧之上满是青紫痕迹,双腿上亦是如此。

这痕迹代表什么自然不用多说,但所有记忆都原封不动的保存在脑海中,唯独昨晚上发生了什么她完全不记得了。

难道这具身体的主人真的被侵犯了?

哒哒哒!

此时,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燕国城门大开之时,一队侍卫骑着骏马列队出现在凤无心面前。

侍卫们个个面无表情,像是谁欠了他们几亿巨款似的。

当围观看热闹的路人们看到那群侍卫之际,一个个瞪圆了眼睛纷纷后退数步,生怕这群人把他们活剥了皮囊一样、

这些可都是九千岁府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杀人不眨眼的侍卫啊!

“主母,九千岁命你回府。”

为首的侍卫看了一眼凤无心,目光中鄙夷与轻蔑毫不遮掩的表露而出,尤其是看到凤无心一身衣不遮体的嫁衣之时,那如同看世间最肮脏污秽之物的神情更是浓烈着。

“主母,请。”

一个请字没有任何敬意,反之态度傲慢不削。

凤无心看了看侍卫身后的马车,又看了一眼面前高他一头的侍卫,他口中的主母二字无疑是再说自己。

燕国九千岁是个太监,凤家三小姐正是因为不想沦为太监妻才服毒自杀的。

脑海中的记忆碎片越发的清明起来,看来这九千岁府的侍卫是来接她回去的。

她傻啊!往火坑里挑。

思及至此,凤无心踮起脚去伸手拍在侍卫的肩膀,唇角扯出一丝和善的笑意。

“兄弟咱俩打个商量,你看我现在这幅德行根本配不是你家尊贵的九千岁,不如你们就当我死了算了,这样一来九千岁也可以一个貌美如花之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对不对?”

凤无心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企图说服侍卫们,见侍卫们没出声,想来也是在心底默认了。

“山水相逢,兄弟咱们就此别过。”

学着古人的样子,凤无心朝着侍卫们抱拳行礼辞别,谁知转身之际却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抓住了肩膀,恨不得把她琵琶骨都捏碎了一般。

那侍卫二话不说,像拎着小鸡崽子一样抓住凤无心企图将她塞进马车里面,动作极其粗暴。

可凤无心是谁,二十一世纪雇佣兵,主宰他人生杀大权。

如今不过是换了一具纤弱的身体,还能让这群古人给欺负了?

唇角一抹冰冷的笑意浮现,凤眸中寒意渐浓。

抬手之间,凤无心以寸劲捏住了侍卫的死门,一击干净利落的过肩摔落下,只见那侍卫以完美的弧线形砰的一声砸落在雪地上,四周雪雾一片飞扬。

“和我斗你还嫩了一些。”

赤着的玉足将九千岁府的侍卫踩在脚下,凤无心以藐视苍生的王者姿态俯视着众人,并非她自大狂妄而是她有绝对的资本。

二十一世纪腥风血雨的日子活下来是唯一的目的。

为了生存,她每招每式皆是致命的招数不给敌人留下任何的活路,即便现在的身子单薄的要死,这些人也不不够塞牙缝的。

她只是懒,能不动就不动,‘和平’解决方为上策。

但触怒她的人,她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地狱。

“小子,你们……”

凤无心本想开口说些什么,眼前的天地却开始旋转了起来。

怎么回事!

渐渐昏沉的意识不断地侵袭而来,凤无心甩了甩头企图让自己清醒起来,可眩晕的感觉越来越沉重。

最终,当黑暗占据了全部的意识之时,那道残红的身影硬生生的倒在了雪地上昏死过去。

被凤无心踩在脚下的侍卫如今又成了垫背的,看着昏死过去的女人,侍卫虽不解缘由,但还是拎着昏迷的凤无心塞进了马车中。

“回府。”

侍卫一声令下,一队人马如来时一样却是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客栈阁楼之上,一拢锦云红衣俊朗贵气的男人半眯着琥珀色的眸子,看着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马车眼中神色平静如水,似乎根本不在乎那马车中之人姓甚名谁。

“为了搬倒九千岁三皇子竟忍痛割让自己的未婚妻,此等大丈夫行为小生佩服佩服!”

不知何时出现在燕云珩身侧的蓝衣公子笑声中几分调侃之意。

马车中躺着何人,二人心中再清楚过了。

只是可惜了凤家无辜的三小姐,平白做了棋子又被人侮辱。

可怜,甚是可怜啊!

蓝衣公子摇着头连连叹息着凤无心的遭遇,但眼中却满是看好戏的神情。

“本宫可没有这种肮脏的未婚妻,送她去九千岁府倒是与陌逸这宦官成了绝配。”

燕云珩一句话说的不痛不痒,即便凤无心曾经是他圣旨赐婚的未婚妻。

凤无心在他眼中只是一个肮脏下贱的东西,若是那女人听话,他还能让凤无心多活一段时间,

若是不听话,就别怪他手下无情了。

死太监

昏迷的凤无心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她醒来之时天色早已经黑透了。

房间内红烛摇曳,一双凤眸迎着烛火的光芒打量着周遭陌生的环境。

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嘶~~”

跳下高床的凤无心倒吸一口凉气冷气,现在的她从头到脚都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只是赤着脚踩在冰冷的里面而已,可那感觉也如万千根钢针刺穿身体一般剧痛着。

该死的!

凤无心暗自咒骂了一句。

相比于前世佣兵的身体,这具身体简直弱鸡到不行!

休息了一会,体能恢复了不少。

脑海中残留的记忆只有原主被塞进了花轿离开凤府,凤家三小姐服下毒药嗝屁,而花轿被劫持之后的事情完完全全是片空白,究竟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原主这具身体成了现在的模样。

任由凤无心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她倒在半昏半沉的状态下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九千岁府这几个字。

难不成现在身在太监府里?

凤无心环顾着四周,奢华如宫殿般的房间空旷的很,偌大的空间中仅有几件名贵的装饰品与一张特大号的高床,以及一股子嵌入空气中的血腥味。

对血腥味十分敏感的凤无心自然是嗅到了弥漫周围的腥甜气息。

传言中燕国九千岁是一个喜好折磨人的死变态,每一任嫁到九千岁府的女子前天晚上竖着进来第二天都会横着被抬出去,而且死状极为凄惨。

咦!想到这里凤无心恶心的鸡皮疙瘩掉一地,自古宦官为了弥补功能不足的缺陷都会有一些虐待的癖好。

想来这也是为何凤家不舍大小姐凤天心嫁给九千岁,反之让她凤无心做了替嫁的原因之一。

二来么,凤家老不死的以凤无心亲弟弟作为要挟,若她不嫁九千岁,便立刻杀了凤千言。

凤天心,凤无心,都是凤家的女儿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此时,门外响起一道道脚步声,凤无心身形一闪将自己隐藏在阴暗之中。

“本官要亲自审问凤无心,你们退下。

男性低沉声音落下,随着一声开门声冰冷的风雪灌进了房间,隐藏在暗处的眸子浮现出一抹杀意,看着那背对着她道模糊的身影凤无心随手抄起身边的花瓶。

死太监,听过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么。

看到时机成熟,一抹残红纵身跃起,凤无心手中的花瓶照着男人的脑袋砸了下去。

只要九千岁一死,她便去寻找凤千言带着他离开燕国,也算是还了原主贡献出身体的一份恩情,至于以后的事情,当然是各奔东西开始新的生活。

可谁知啪的一声脆响,花瓶并非没砸中男人的头骨,反而被男人随手一挥击碎。

飞溅的花瓶碎片到处都是,有的嵌入了木门中,有的割断了红烛,若不是凤无心躲闪及时怕是又增添几处新伤了。

断成两截的红烛倒在地上渐渐灭了火,一片黑暗之中,凤无心似猎豹一般戒备的盯着男人所在的方向,眸中寒意渐浓。

“死太监,身手不错。”

身为雇佣兵,凤无心招招致命,给敌人留下活命的机会便是将自身往绝路上推,所以她从手软。

刚才那致命一击她有绝对的信心能将地方击杀,但却被死太监轻松化解,这人的伸手不简单,要小心应对才是。

“何人。”

男人声音再起,低沉磁性甚是好听。

黑暗的房间中,在凤无心的目光准确无误的捕捉到男人的身影之际,一双勾魂夺魄的丹凤眼也同样落在凤无心的身上。

看着那道红影纵身上前,陌逸再次轻松化解凤无心的杀招,并反手牵制住她的琵琶骨限制了凤无心逃离。

“说,你是何人派来刺杀本官的。”

“阎、王、爷。”

唇角一抹笑意浮现而出,被钳住手臂的凤无心并未挣扎反之近身靠近陌逸,不知何时出现在掌心中的花瓶碎片化作利刃凶器直击陌逸的咽喉。

利刃在前,陌逸后退一步松开了牵制着凤无心的手,凤无心利用这个时机反守为攻步步逼近。

砰!

咚!

砰砰!

房间里面两个人打的难舍难分,守在房门外的几名侍卫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眼中神情均是不解。

难道九千岁换了口味了?

无妨,反正最后这凤家三小姐都是死路一条。

侍卫们以为洞房里正在上演着活色生香的重口味限制级画面,殊不知,二人上演的则是一出全武行打戏。

“死太监,有种放开我咱们重新来过。”

最终,凤无心略逊一筹被陌逸以十分暧昧的动作压在了高床上。

而打斗中,凤无心身上本就支离破碎的嫁衣更是残缺不全,高高开叉的裙摆露出的春光。

该死的,要不是太过防范死太监没注意到脚下的障碍,她又怎么会摔在床上被死太监锁住命门。

“女人,你想怎么死。”

阴沉冰冷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一只修长的大手掐着凤无心纤细的脖颈。

只要陌逸微微一用力,少女便会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告诉本官你的目的,或许本官可以饶你不死。”

“真的?”

被压在身下的凤无心转过头近距离的看着陌逸,蓦地,一抹灿烂无比的笑意咧在嘴角,那笑延伸到了眼底。

“早说么,早知道九千岁是这般通情达理的人,小女子就不会自不量力的贸然动手了。”

身为雇佣兵的凤无心坚守两个信念,钱和活下去。

二者等同的情况下,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所以识时务者为俊杰是生存条件备必之一。

“九千岁想知道什么小女子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九千岁能不能先放开小女,人家的骨头都要断了呢,嘤嘤嘤嘤~~~”

凤眸中媚惑如丝碧波连连,是个男人看到这样的女子都会心生怜惜之意忍不住去呵护安抚一番。

当感觉到牵制着她的那道力量消失之际,一抹冷笑划过眼底。

忽然间,凤无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过身,反身压在男人的身上叩住了他心脉处的命门。

一系列举动行云流水,得到主动控制权的凤无心半眯着笑眼,笑看着身下的模样俊美至极的男人。

“男人,你想怎么死。”

“你以为能杀了本官么。”

被压在身下的陌逸亦是笑了起来,勾魂夺魄的丹凤眼似乎要将人的灵魂吸附进去一般。

就在陌逸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一股锥心的疼痛直窜而上,还来不及思考的凤无心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小说《惊世医妃》 第1章 太监妻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和宜呀点评:

怎么说呢,看过辣么多穿越重生文写的很好的也有很多 ,但是这个是我最喜欢的女主了,她爱憎和恩怨都分明得很,懵懂无知的时候经历人间黑暗,独自面对人性的丑恶,却自始至终坚持心中的一份温暖和真诚。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