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踏雪寻幽无归期

踏雪寻幽无归期

作者:臭臭公子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2-30 13:21:29

小说踏雪寻幽无归期,是由作者臭臭公子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白玖月披上貂皮坎肩,数月来第一次走出梧桐苑。只是刚往冰湖边走,便听到一阵清脆而又娇媚的女子声音。“夫君,宫中老人曾说若在初雪日和心爱之人携手赏雪,定能白头到老……”是清雅的声音。白玖月绞紧手中的帕子,缓缓转眸望去。小鸟依人的清雅正依偎在沈燿怀中,开心地拨弄着他肩上掉落的雪花。两人也看到了站在冰湖畔的白玖月,双方都明显愣了愣。“清雅见过姐姐。”清雅将手放在微微隆起的腹部上,不失礼节地屈膝行了个礼。
展开全部

不再是他唯一-臭臭公子

沈燿看着她那模样,有些心虚地补充道:“放心,你的正妻之位不会动……纵使她是公主,也只能做个侧室。”

-----------

“沈燿,洞房花烛夜时,你说过要与我一生一世一双人……你可还记得?”白玖月声音微微有些哽咽。

沈燿被她咄咄逼人的视线看得有些不自在,连带着面子也有些挂不住。

“举国上下,哪个将军不是三妻四妾笼络权势?我这六年只有你一人,你还不知足吗?”他的语气有些冲,连带着那些许愧疚之意都散了不少。

白玖月蜷紧五指,指甲近乎掐进了掌心。

“待我明年生辰过后,再娶她可好?我只需你再陪我一年……”她做了退让,嗓音中带着卑微。

沈燿眸光微闪,不明白这个女人话中的深意。

不管怎样,他对白玖月还是心生愧疚的。

毕竟这个女人把她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他,为了他卸下兵权武装洗手作羹汤,又曾在他最艰难的时候不离不弃。

只是她那不温不火又冷清的性子,早就已经让他腻了。

清雅公主蕙质兰心善解人意,又是当今圣上胞妹长公主之女,身份尊贵无比却独愿做他的解语花。

一个平定动乱的镇国大将军,又怎会舍得这样一个掌上明珠久等自己?

“她已经怀孕,身为公主,我断不能让她的孩子没名没分。”沈燿做了决定,大步走出了梧桐苑。

“怀孕?”白玖月震得手一抖,顿时丧失了力气般瘫坐到了地上。

沈燿和那个女人已经有孩子了……

月底。

整个将军府挂满红绸,枯树上也挂了喜庆灯笼,热闹非凡。

除了白玖月居住的梧桐苑依旧冷清,与府上格格不入。

白玖月坐在凉亭中,听着主厅方向传来的喧嚣歌舞声。

婢女夏荷端着药汁走来,看着自家主子这模样格外心疼。

“夫人,该吃药了……”

“扔了吧,以后都不吃了。”白玖月哑声说着,眸光空洞。

夏荷的的声音带着哭腔:“夫人您得好好吃药才能活着,将军也才能回心转意啊……”

“早回不去了……”她喃喃道,声音飘得很远。

主厅的喧嚣直到半夜才消停。

白玖月回到房间,蜷缩着躺在冰冷的床上,拿着帕子堵住不断流的鼻血,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那个信誓旦旦地发誓会对她一人好的沈将军,今晚会明目张胆抱着另一个女子入眠。

曾经的两情相悦,终究抵不过一个清雅公主。

她白玖月,不再是他的唯一了……

翌日清晨。

清雅公主随着管家来了梧桐苑,按着规矩来敬过门茶。

白玖月坐在床上擦着鼻血,对门外的动静充耳不闻。

“不见。”她态度坚硬。

就算病死在这梧桐苑,也决不见他的枕边新欢。

清雅公主也是个倔强的主,白玖月不见她,便直接跪在了梧桐苑的门口。

管家两头为难,速速将情况汇报给了沈燿。

很快,沈燿匆匆赶来,直接带人闯进了屋子。

看到白玖月还气定神闲地坐在床榻上,他怒气肆虐:“白玖月,身为将军夫人,你就这点气度吗?”

白玖月没有接话,一旁的清雅已经善解人意地开了口:“夫君,清雅刚进府,想来是自己不懂规矩冲撞了姐姐,你就别生姐姐的气了……”

说着,她还抬起纤细的小手贴心地顺了顺沈燿的胸口,说不尽的温柔贴心。

白玖月自嘲地笑了笑,眼眸已经灰暗无光。

自己这幅寡淡模样,怎么比得过新人让他赏心悦目呢?

“是她自己跪的,没人逼她。”白玖月冷声道。

清雅一愣,随即红了眼眶。

“是清雅错了,不该来打扰姐姐……”她说着,嗓音中带着一丝收敛后的委屈,随后离开了梧桐苑。

白玖月依旧没有正眼看她一下,而是侧仰着头,防止再流鼻血。

可这一幕落在沈燿眼中,却显得孤傲冷漠。

沈燿眼底的情绪起伏不断:“前几日我还在圣上面前夸你识大体懂进退,如今清雅怀着孕,你就不能为我考虑一下吗?”

白玖月直直看着他:“我也怀过孕,不是吗?”

沈燿的心莫名被刺了一下,瞬间僵了身子。

但见新人笑-臭臭公子

三年前匈奴入侵边境,作战前心腹突然叛变,挥剑直刺向他。

沈燿躲闪不及,旁边身怀六甲的白玖月挺着孕肚生生替他挡了那一剑。

孩子没了,白玖月的身子也受到了重创。

可沈燿却毫发无损,身披铠甲奋勇杀敌直至凯旋而归。

回想起那些过往,沈燿的心狠狠一痛,不由自主地伸手抱住眼前的女人。

“月儿,我知道委屈你了……清雅生的第一个孩子我会直接过继给你,让你做孩子母亲……”

白玖月避开他的触碰,脸上透着显而易见的心灰意冷。

“你走吧,我累了。”

她不咸不淡的语气让沈燿颇有不悦,自己已经做了让步,她还要无理取闹到什么时候?

“月儿,别闹……”

他像往常一样用亲吻哄着她,可白玖月却脸色苍白地推搡开他。

“别碰我!”她不要他沾着其他女人的气息来碰自己!

沈燿这些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身边不管是女人还是达官显贵,都对他千依百顺,何时被人这般忤逆过?

白玖月的抗拒,顿时让他恼羞成怒。

“我养你这么多年把你性子给养刚烈了?不准我碰,想让哪个野男人碰?!”

沈燿欺身而上,动作粗鲁。

白玖月痛到近乎窒息,根本无力推开身上的男人。

这三年来沈燿碰她的次数越来越少,但这般毫无前戏地贯穿,还是第一次。

她的身子止不住地颤抖,不知道是因为他无情的动作,还是因为他的话而感到悲痛。

“说,你想让谁碰你?”沈燿也不好受,但他必须重整自己对这个女人的绝对主权。

白玖月死死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沈燿的伸进了她的衣裳中,触到了骨骼的走向。

“怎么瘦了这么多?”他终于发现了异样,温柔地放慢了动作。

那宽松衣裳内的身躯,瘦弱得好像只要一用力,就会散架一般。

白玖月眼神黯淡地就像笼了一层雾霾,里面只有空洞的绝望。

沈燿的心突然紧缩成一团,抬起因常年握剑而粗粝的手捧住她的瘦小脸庞。

“乖,不闹了……我以后会多来陪你……”他将吻落下,结束了这场床榻上的战役。

整理完后,沈燿本想再多抱抱白玖月,门外传来了婢女的叫喊声。

“将军,公主不小心动了胎气,不好了!”

沈燿闻言,几乎立刻从床上跳了下来,连衣裳都来不及穿戴整齐,直接冲了出去。

仿佛只要去晚了,就将失去这世上最宝贵的东西一般……

白玖月躺在床上没有动弹,眼底的破碎近乎将她冰封住。

足足休整了半月,她身上那些淤痕才渐渐消散。

天气愈冷,满院秋色愈浓。

自那日分开,沈燿又来过几次院子,但白玖月都避而不见。

她做不到两女侍一夫,也无法直视他身上属于其他女人的气息。

沈燿耐着性子等了两次,最后索性再也没来了。

其他女人甚至是身份尊贵的公主都巴不得讨好他,他自是没必要在她这里受这种不受待见的气。

他再也不来,白玖月索性落了个清净,但心情依旧郁郁寡欢。

寒霜遍布,转眼变到了初雪降临。

难得看到萧条外的雪景,夏荷想让白玖月舒缓下心情,央求着想让她带自己去赏雪。

白玖月披上貂皮坎肩,数月来第一次走出梧桐苑。

只是刚往冰湖边走,便听到一阵清脆而又娇媚的女子声音。

“夫君,宫中老人曾说若在初雪日和心爱之人携手赏雪,定能白头到老……”是清雅的声音。

白玖月绞紧手中的帕子,缓缓转眸望去。

小鸟依人的清雅正依偎在沈燿怀中,开心地拨弄着他肩上掉落的雪花。

两人也看到了站在冰湖畔的白玖月,双方都明显愣了愣。

“清雅见过姐姐。”清雅将手放在微微隆起的腹部上,不失礼节地屈膝行了个礼。

只是同时,她手中的帕子却似没拿稳般突然滑落,直直顺着风吹到了冰湖面上。

“啊……夫君,这是你送给我的鸳鸯帕……”清雅急忙叫道。

沈燿看着白玖月那毫不搭理人的冷清样子,心底升起一股无名火。

许久未见,她怎还是那般不可理喻?

“你去捡一下。”沈燿直接对着她吩咐道。

白玖月一怔,看着不远处那绣着戏水鸳鸯的帕子,早已不知心碎为何物。

她突然就想通了一件事——

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但见新人笑,谁闻旧人哭。

前六年从艰苦到风光,是白玖月陪着沈燿一步步成为邱国大将军。

后面的六年乃至更长,该轮到别的女人了……

白玖月深吸一口气,解开肩上的貂皮坎肩,缓缓朝冰湖走去。

捡完这鸳鸯帕,她的心也就彻底死了。

冰面忽地开裂,呲呲的裂缝骤然朝着白玖月曼延。

“月儿,别动!”身后传来沈燿那略显慌张的大喊声。

白玖月就越装作没听到,弯腰拾起那帕子,足下的冰面瞬间开裂!

“噗通”

她整个人失重般跌落冰湖底……

小说《踏雪寻幽无归期》 第3章 不再是他唯一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纳利吖点评:

再华丽的词藻也说不清《踏雪寻幽无归期》这本书给我的感觉,能够强烈引起读者的共鸣,真的是臭臭公子用心在写,真的倾注了感情的,不像那些小白文,没有一点内涵,强烈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