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如果不曾深爱

如果不曾深爱

作者:从双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19 19:39:56

《如果不曾深爱》主要说的事情,看看从双是怎么讲的:余歌大叫:“路哥哥!你弄疼我了!她是骗你的!她就是会演戏的心机婊,你别信她!”余歌心里也慌,因为她感受到了路展白甩开她时的震怒!路展白蹲下去,不敢挪动余瑾书一分一毫,颤抖着手拿出电话,手指不听使唤,他努力克制心里不断飞起的思绪,拨了120.他握着余瑾书的手,“你别动,别动,我叫救护车!你别动!”余瑾书,别动,也许能保住。眼眶是湿润的,他为什么要不相信她?
展开全部

捅刀子

余瑾书拉住路展白的手腕,“我们回家。”

路展白扒开余瑾书的手,这个女人,他不会再纵容她的利用,“既然离婚了,就没有任何牵扯,以后离我远一点,也离余歌远一点。”

余瑾书难以克制自己,“路展白!她根本不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

“她是什么样子都不重要,她才是我当初该娶的女人,反倒是你,你是什么样子你不清楚吗?”

“我什么样子?”

“自私,恶毒,心机重,所有贬义词都可以用在你的身上!若不是当初路家必须和余家联姻,你以为我真的会娶你这种女人?现在好不容易离了婚,我脑子没问题都不会跟你复婚!”结婚两年,两个人从来没有这样不管不顾的吵过。

确切的说,直接往对方身上捅刀子。

余瑾书吸气,呼气,吸气,呼气,不断的调整自己的状态。

从知道路展白要做余歌的代理人起,她脑子里的逻辑全都不见了,她在用情绪处理每一件事情,连婚姻都是。

每对恋人都想过无数次的分手,她也想过,无数个希望路展白跟她多说几句话的时候,无数个没有路展白的节日的时候,她都想过分手。

只有这次离婚,冲动到自己不能克制。

以为真的可以算了,但那张结婚证再也补不回来的时候,她急得仿若火炉上的蚂蚁。

“是是是!你说什么我都同意,但是我现在必须要复婚,我不会让余歌跟你结婚!”

余歌,余歌,又是余歌!

路展白知道在余瑾书的心里,余歌这个魔障永远都没有办法消除。

只要余歌想要的,余瑾书就要阻挠。

哪怕牺牲掉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她也在所不惜!

而自己算什么?

一个被她利用的棋子。

她为了左右他这颗棋子,从高中开始发狠冲刺,要考政法大学,然后挤掉所有的助理,来给他做徒弟,恨不得天天端茶送水。

只要能将余歌的一切抢走,她在他的跟前,做牛做马都无所谓。

“可我就是爱余歌!我就是要和她结婚!”路展白说完,眸中的精光一刻没有离开过余瑾书的眼睛。

他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受伤。

真好!

十岁就认识,他比她厉害,很早就考上大学,她十八岁考上政法大学开始给他做学生会主席的助理,他接案子,她就做他的徒弟。

后来结婚,离婚。

他从来没见过她受伤的神情是什么样的。

原来是这样,好像心碎了一般。

“如果我说,我怀了你的孩子,我要和你复婚呢?”余瑾书唇片颤抖,望着高出她一大截的路展白。

“你怀孕了?”路展白心里一跳。

余瑾书没有作答,只是固执的问,“如果我说我怀孕了呢?你是不是不跟我复婚?”

余歌已经快要走过来,余瑾书急了,拉住路展白的手,“如果!如果我怀孕了!是不是可以复婚?”

余瑾书第一次在路展白跟前如此放低姿态,好像在求他。

余歌冲过来,一把将余瑾书推开,“你就知道骗路哥哥!你怀孕了他也不会要你生的孩子!”

余瑾书是律师,每次为了提升气势,打官司都会穿严肃的职业装加高跟鞋。

这一推,将她推得摇摇晃晃,脚下一崴,摔在台阶上。

看到余瑾书倒地,余歌前所未有的兴奋,她从来没有赢过余瑾书,这一次,她不能放过。

冲过去就朝着余瑾书的肚子踩了几脚,“你不是怀孕了吗!你能怀孕吗?结婚两年都没有一点动静,你骗谁啊!你就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

突然一股鲜血从余瑾书的下腹流出,肚中的绞痛传来,她吓得一动不敢动,她伸手摸到台阶上的鲜血,喃喃一声“是我的孩子?”

她没有想过她真的怀孕了,她只是不确定的想要骗路展白。

想到孩子,余瑾书的眼泪在顷刻间流了满脸,曾经她也失去过一个孩子,她再也不想失去了!

她摸着地上的血,泣不成声,“不会的,不会的,一定能保住,一定能,我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坏事,上天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惩罚我……”

心机婊

路展白在看到余瑾书身下那摊血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手中的公文包掉在地上,快步过去就扯开余歌扔在地上。

余歌大叫:“路哥哥!你弄疼我了!她是骗你的!她就是会演戏的心机婊,你别信她!”

余歌心里也慌,因为她感受到了路展白甩开她时的震怒!

路展白蹲下去,不敢挪动余瑾书一分一毫,颤抖着手拿出电话,手指不听使唤,他努力克制心里不断飞起的思绪,拨了120.

他握着余瑾书的手,“你别动,别动,我叫救护车!你别动!”

余瑾书,别动,也许能保住。

眼眶是湿润的,他为什么要不相信她?

因为刚刚结婚她擅做主张流掉的那个孩子吗?

120电话接通,路展白那样镇静自若的一个人,出口的声音却抖得厉害,“快点!我在人民法院,我太太有流产迹象,倒在这里动不了!你们快点!快点!”

说到最后,路展白拉高嗓门大喊,“你们快一点!拜托了!我太太流了很多血!”

余瑾书眼里的泪水忍不住,她甚至抽泣起来,一个固定的姿势僵硬的保持着,“我不动,我不动,我不能乱动,我要保胎的。”

路展白之前想着,他从未从余瑾书的眼里看到过受伤,可此刻他看到她眼里的泪水就像放闸似的往外涌,他却想一辈子都不想看到她受伤的样子。

为什么他会突然间觉得她可怜了?

好像强悍不过是躯壳,她其实脆弱得不堪一击。

余瑾书,你既然会因为这个孩子的失去如此崩溃,当初怎么能狠心不要那个孩子?

救护车的声音由远而近。

路展白握着余瑾书的手没有放开,他不断回头去看救护车的影子,周围多少人看着他,他都没有发现自己早已满身是血,异常狼狈。

他很想抱起余瑾书往救护车那边跑去,以此可以节省时间。

可他只是法律界的翘楚,就算懂一点医学,现在他也不敢凭判断去动余瑾书一下。

他比任何人都想要保住这个孩子。

也许孩子能保住,他就不用跟余瑾书再去比较谁的头颅仰得更高,谁要更谁服软。

他可以说,为了这个孩子有个完整的家庭,需要复婚。

医护人员将余瑾书抬起来,送进救护车,路展白跟上去,他目睹着在他枕边睡了两年的强悍女人一点点的溃败。

余瑾书的嘴唇惨白,“让医生给我止血,给我止血,血止住了,孩子就保住了。”

路展白感受到了车厢的地上一片黏湿,他的不理智只是那一瞬,现在他明白了想要保住这个孩子,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余瑾书,你别说话,你先冷静一点,现在给你输的液就是止血的。”他不是有意骗她的,而是那么坚强的一个女人,无坚不摧的一个女人,突然间变成这个样子,他怕她受不了那样的打击。

那么曾经呢?

余瑾书,你曾经流掉的那个孩子,是不是也这样伤心过?

余瑾书的手一直被路展白窝在手心里暖着,她此时好冷,她念念有词的说,“我不能哭了,也不能激动,我要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不能让自己去消耗掉该提供给孩子的能量,我要坚强,我要保住他!”

路展白清楚的看到余瑾书一直发抖的唇慢慢趋于平静,看到她闭上眼睛后不断流泪的缝隙慢慢收住了眼泪,她不停的深呼吸,调整自己的气息。

为了孩子,她又变成了那个无坚不摧的余瑾书。

余瑾书不敢睁开眼睛,她怕自己睁开眼睛就会流泪,所以她闭着眼睛憧憬,“我想好了,孩子保住了我就不接工作了,打官司太消耗精力,我晚上要早睡,不能因为工作熬夜,我要在家给宝宝听胎教的音乐,我要去买些故事书给宝宝读故事,我应该温和一点,给他一个好的性格,我要多看些书,教他怎么跟人好好相处,不要他像我一样什么都放在心里自己承受……”

路展白听不下,心口传来一阵阵的绞痛,那痛一瞬间传遍四肢百骸。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承平小郎君点评:

《如果不曾深爱》是由从双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总裁豪门小说,人物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