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女佣难宠:少爷请走开

女佣难宠:少爷请走开

作者:夕月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2-16 18:03:51

《女佣难宠:少爷请走开》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婚恋生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娇嗔中又透着性感的靡音,足以让他失去所有的理智。不知不觉,溫远宸的手已经从上而下滑过一遍,最后扯下了她的最后一道防线。‘嘶’地一声,夏冰夕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舒畅起来,凉意倾身。温远宸看着这前凸后翘的火辣身材,强烈的欲火熊熊燃起。他的喉结一滚,再次吻上他身下的女人。这女孩生涩的吻技,不自然的动作,让溫远宸有了一丝的迟疑。难道她之前种种的表现是因为被人下了药?摸着怀里这副滚烫异常的身体,溫远宸更加确认这一点。
展开全部

2-你成年了吗

夏冰夕的唇很柔软,混合着酒精的香甜气息,竟让他有几分的欲罢,不能。

想他远近闻名的温远宸,鼎鼎大名的禁欲系第一男神,面对如此馨香的少女之吻,居然也情难自控。

他伸出手,抱住贴在身上的女孩儿,身体的某个部位,正迅速发生着变化,炙热,滚烫。

身后的两个‘黑墨镜’眼力颇深,一眼就看出温少的心意,只是好奇平常温远宸不近女色,今天怎会对一个醉女起了心思。

他们两人不顾孟野撕心裂肺的嚷叫,一人架着他的一只胳膊,进了电梯。

电梯下行,孟野心里委屈啊!他这处心积虑好不容易要到嘴的鸭子,终究还是便宜了他人。

温远宸低头看了一眼怀中女孩那迷蒙的水眸,搂着她的纤腰,直接回头刷卡,回到自己的总统套房。

原本他是打算下去退房回家的,如今看来是不必了。

夏冰夕压根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哪里,随着药劲儿愈发浓烈,她的意识涣散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温远宸将她丢在了巨大的床上。

她先是翻了几下身,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些口齿不清的话,随后不管不顾地拉开裙子的拉链,露出自己胸前的饱满跟白皙诱人的肌肤。

溫远宸斜了下嘴角,想不到这女孩还真是大胆。

他来不及想她到底喝了多少,只知道面前的这个小女人,此刻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一个纵身,夏冰夕被他压在身下。那张因药物作用而异常绯红的脸颊,在他的重压之下显得愈发的娇艳。

溫远宸细细抚摸着她那如绸缎般,白的发光的身子,手感好到爱不释手。一股夹杂着酒味的少女气息扑鼻而来,让他贪婪地想要更近一些。

向来都以自控力著称的温大少,在这个魅惑的小美人面前,早已心猿意马,唇倾覆而上,辗转深入。

“嗯……”在缠绵悱恻的吻中,夏冰夕忍不住低声轻吟。

娇嗔中又透着性感的靡音,足以让他失去所有的理智。

不知不觉,溫远宸的手已经从上而下滑过一遍,最后扯下了她的最后一道防线。

‘嘶’地一声,夏冰夕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舒畅起来,凉意倾身。

温远宸看着这前凸后翘的火辣身材,强烈的欲火熊熊燃起。他的喉结一滚,再次吻上他身下的女人。

这女孩生涩的吻技,不自然的动作,让溫远宸有了一丝的迟疑。

难道她之前种种的表现是因为被人下了药?摸着怀里这副滚烫异常的身体,溫远宸更加确认这一点。

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更有无数女人使着浑身解数,想要爬上他的床。

只可惜她们要么身子污秽不堪,要么太过风尘,要么是典型的商业联姻,根本没有感情可言,唯独缺了像她这样纯洁干净的女人。

身下的女孩长得很是美艳,五官精致,特别是那诱人的红唇,让男人看了会忍不住想要吻下去。只不过她的眉眼之中,隐隐地透着几分稚嫩。

这让温远宸有几分的顾虑,因而迟迟没有下手。

虽说身体已经一而再地向他发出欲望爆表的信号,但他还是不希望自己做出龌龊之事。

“小丫头,你多大了?”

溫远宸不希望明天一早看到各大头条上,赫然招摇着,‘温家少爷夜睡未成年少女’这种不堪入目,却博人眼球的字眼。

听到这男人魅惑的声音,夏冰夕更加的燥热,似乎再不找到一个出口,自己有可能暴毙而亡。

她扭动着娇躯,每一下都在挑战着身上男人的忍耐力,“热,我好热……”

溫远宸双眼猩红,“回答我,你成年了吗?”

夏冰夕胡乱的点头,“难受,求你了……”

女孩的呢喃如蛊毒一般,让溫远宸瞬间中蛊,他的那个部位变得如磐石一般,似乎下一刻就会血管爆裂。

既然点头,那就不用再顾忌了。

温远宸双手握住女孩的细腰,一个用力,冲破了屏障。

“啊……”一声尖叫,夏冰夕疼的浑身打了个冷颤。

可就算第一次再疼,也敌不过此刻药物的作用,在激烈的抽动中,她只想要更多。

溫远宸将头埋在那一片春光之中,在嫩滑的身体上,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夜里,翻山越岭,酣畅淋漓,一次又一次的攀上巅峰,让夏冰夕体会到了什么是极致愉悦的欢爱。也让溫远宸一次次的沉沦,欲罢不能。

次日清晨,温远宸先醒过来,也不知道他的精力怎么会这么旺盛,明明应该是他更累才对啊!

起身时,他看到酒店洁白的床单上,开出了一朵艳丽的红色花朵,他看了眼仍在睡梦中的女孩,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这年头想找个雏,实属不易,况且这女孩居然能让他有反应,实在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想到这里,他当下就决定,要对这个女孩负责。也让大家知道,他温远宸的性取向是女人。

回过神,他坐在床沿上穿上拖鞋,在地上捡起昨晚被他扔掉的衣服。

穿好衬衫和短裤,刚把那件胡乱丢弃的西装裤捡起,他就看到下面有一个白色的女式手拿包,里面半现着口红之类的化妆品和一张……身份证。

弯下腰,他将身份证拿了出来。想着正好看看是哪家的姑娘,要不然他想负责也找不到对象,岂不是很尴尬?

只是,在目光聚焦到那张证件时,温远宸的眸子顿时闪着惊异。

正出神想着这个名字,他脚下却不小心踩到一个长方体。

回头一看,是一部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屏幕因为他脚的触碰而亮了起来。

一张合照赫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中,让本就清冷的眸子,徒然多了几分冰冻跟怒意。

女孩的头贴着一个女人,双手环绕着那女人的双肩,看样子应该是一对母女。她们两人的亲密与笑容,真真切切地刺痛了溫远宸的心。

这个女人,他太熟悉了!

温远宸攥紧了拳头,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再看向床上的小女人时,他的眸光已经没有了流连,而是彻骨的寒意。

3-谁把谁睡了

温远宸攥紧了拳头,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再看向床上的小女人时,他的眸光已经没有了流连,而是彻骨的寒意。

-----------------------------------------------

夏冰夕睁开惺忪的睡眸,早晨和煦的阳光投射在眼皮上,她下意识地伸出一只手遮在眼前,腹诽一句,‘怎么胳膊这么沉?’

翻了一个身,她发现不仅是胳膊,全身都很酸痛,似乎再动弹一下就会散架子似的。

向来警惕心很强的她,滴溜溜转着一双琥珀色的猫眼,发现这里应该是酒吧的豪华套房。

她喉间干咽了下,既紧张又恐慌地掀开被子,在视线触及到那抹红色的艳丽时,内心仅存的一丝侥幸,瞬间消失。

天呐,她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

还有这浑身上下的一块块红褐色印记,简直是辣眼睛啊,她还是一个单纯的宝宝呢。

夏冰夕闭上双眼,眉头紧蹙,攥起拳头狠狠地朝右边的太阳穴锤了两下。

哎,真是作死的节奏。

不知是因为酒精的残留,还是昨晚的运动太过激烈,总之她的脑袋似裂开般的疼。

她记不清发生了什么,只能隐约的想起有一个长的很帅的男人救了她,然后她好像亲了人家,再然后……

“啊!”夏冰夕尖叫一声,捂住发烫的脸颊。

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她应该是很主动地迎合那个男人完成了一系列的动作。想起昨晚那样主动的自己,夏冰夕是真的不敢确定,到底是谁把谁给睡了。

她睁开双眼,盯着天花板,绝望地轻吐一句,“夏冰夕,我看你是疯了!”

她使劲摇摇头,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一男一女在床上露骨香艳的画面。

作为一个身心纯良的乖宝宝,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的第一次居然如此仓促的就被自己交了出去。

夏冰夕不知那男人有没有走,她裹着被子,掂着脚尖,慌乱地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快速地套在身上。

只是……

想来是昨晚太过激烈,她发现裙摆明显被撕坏了一块,她无奈打了个结,就当是给裙子进行第二次设计了。

夏冰夕蹑手蹑脚的里外转了一圈,发现帅哥已经走了,心里松了口气。要是这个时候看到对方,她非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可。

她赶紧将散落一地的东西装回包里,逃般地从酒店跑了出来,一路都感觉身后有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盯着她,甚至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

这丫头,是真的心虚了。

温家别墅。

夏冰夕轻轻地扭开那扇奢华的有点过分的大门,迈着猫步,悄咪咪地往里走。

“你昨天晚上去哪疯了?”

她正准备迈上第一个台阶,却没想到跟母亲大人撞了个正着。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看着高她十几个台阶的母亲,夏冰夕咬咬下唇,在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回答,才能把这事给搪塞过去。

她才刚想好,就听到,“哎,算了算了,回来就行了,反正你一天到晚的不务正业,我也懒得管你。”

夏冰夕拧着眉,“妈,我没有不务正业,昨天是……”

冷素锦摆摆手,脸上透着不耐烦,“行了,我没工夫听。我还要去看远祈呢,都烧了一晚上了,也不知道这会怎么样了。”

她说着,直接把面前的女儿当空气般,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擦肩而过的瞬间,夏冰夕的眼眸蒙上一层淡淡的水雾。

她想说昨天是自己的十八岁生日,可是很明显冷素锦根本不关心,甚至压根就不记得。

在听到关门的声音后,夏冰夕才有勇气缓缓地看了一眼母亲的背影。

从小到大,她活的就像个孤儿。虽然妈妈就在身边,却从来没有享受过母爱。

小学五年级时,她因为把伞借给同学,只能冒着大雨淋回来,结果发烧了,体温直逼四十度。

把做饭的阿姨都吓得一夜没睡,照顾她。可她的这位母亲大人,却愣是看都没多看她一眼,冷酷绝情到让夏冰夕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她肚子里面的一坨肉。

泪眼朦胧的夏冰夕,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强忍住,没有让眼泪落下来。

她一双脚就像踩在棉花上一般,无力的回到房间,关上门,准备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拉开衣柜,她随便挑了件连衣裙。

可站在穿衣镜前,夏冰夕的手却忽然一滞,隐忍的泪水终究是憋不住,从眼角涌了出来,将她的脸颊打湿。

脖子上如此鲜明的红色草莓,她不知道母亲是如何做到视而不见的。

也许有些东西习惯之后,就会变得自然。比如对冷素锦而言,对于温家的儿子来说,亲生的女儿似乎永远都是被忽视,如空气中一粒尘埃般的存在。

看着满脖子的痕迹,她脸颊泛起一层红晕,似夕阳下最后一抹彩霞,羞愧难当与心灰意冷在泪水下交织。

“叩叩叩……”忽然响起一阵略显急促的敲门声。

夏冰夕迅速将眼泪擦干,还以为是母亲良心发现,破天荒地来关心她,结果却再次让她失望了。

‘请进’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刘叔那充满沧桑的中年男音给堵了回去。

“冷小姐,大少爷刚从英国回来,老爷让大家都下去替他接风洗尘。”

她呆滞片刻,木讷地‘哦’了一声,打发了站在门外的刘叔。

昨晚刚从孟野那混蛋手里逃出来,之后又遇见了一位葬送了自己第一次的陌生男人,现在好不容易想要缓和一下情绪,结果又让她见什么大少爷。

果然幸运的人千篇一律,而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夏冰夕自知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

她将手上那件小碎花裙子放回衣柜,拿出一件高领衣服出来。初次见面,还是给对方留个好印象吧。

可不过几分钟之后,她就改变了主意。

还没走到楼梯转弯处,她就听到底下一片欢声笑语,其实……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夏冰夕虽然跟着母亲住进夏家,但是母亲平时做管家事物繁忙,她的身份更是尴尬,大多躲在自己小小的佣人房。因此对于这个温家大少爷,她名义上的小主人,夏冰夕知之甚少。

转过弯,走下楼梯,她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英俊男人,让她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怎么……是他?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半双大叔点评:

夕月的文笔写作凤格,我都挺喜欢的,让人一看就喜欢。总体来说《女佣难宠:少爷请走开》是一篇很不错的文章,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