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狩爱

狩爱

作者:木木树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2-30 17:01:39

快看看木木树的新书《狩爱》:难道,他还想去睡沙发?那就更不行了。正想着呢,就听见陆简苍说,“我和你一起睡这里。”“不行!”我直接拒绝出声了。我怎么可以和陆简苍睡在一起呢,这太不合适了。我承认我们之间有合作,但是我也没到那种为了合作就要委屈求全的份上,我不会这么随便的。大概是猜透了我的想法,陆简苍的眼神中带着几分鄙夷,“我当然不会碰你,放心,我对你没兴趣。”那种鄙夷不是装出来的。
展开全部

狩爱第9章试读

有陆简苍,这顿饭吃得很压抑。

我们三个人吃饭,除了碗筷碰撞的声音之外,再没人说过话。

陆简苍之前也教过我,食不言寝不语,吃饭就得闭嘴。

可我老是坐立难安,很想问陆简苍怎么突然过来了。

大概是见我表情憋得太痛苦,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什么事?”

“你怎么过来了?”我赶紧问道。

“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过来。”陆简苍奇怪的看了我一眼。

我懵了,这是陆简苍家?

可昨天森川和我说了啊,这是我家,房产证都是写的我的名字。

说着,我便说出了这个事情。

陆简苍看都不看我,“那你有没有看房产证上,是几个人的名字。”

这个……我还真没看。

森川替我回想了,“上面有陆总的名字。”

“……”好吧,怪我自己没看。

不过既然上面有我和陆简苍的名字,就说明这是我和他两个人的房子。

等等,这种称呼怎么这么奇怪呢?

准确的说,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毕竟我一分钱都没有出,凭什么占人家便宜,只当借住而已。

于是当天晚上,我便很有自知之明的去房间里面收拾东西,打算搬到次卧去住。

房子都是陆简苍给的钱,没道理让人家委屈睡小房间的。

可东西还没收拾完,陆简苍就进来了,蹙眉问我,“你要离家出走?”

“不是,我要搬到次卧去住,把主卧房让给你睡。”我说道。

“不用了,”陆简苍直接拒绝,“你就住这里。”

我却瞬间瞪大了双眼,“这怎么行呢,这房子都是你买的,我怎么能让你去睡次卧,房间比这个小多了,太委屈你了,我去就可以了。”

反正能有个地方睡就行,沙发我都可以接受的。

但陆简苍还是摇头,“我没说我要去睡次卧。”

难道,他还想去睡沙发?那就更不行了。

正想着呢,就听见陆简苍说,“我和你一起睡这里。”

“不行!”我直接拒绝出声了。

我怎么可以和陆简苍睡在一起呢,这太不合适了。

我承认我们之间有合作,但是我也没到那种为了合作就要委屈求全的份上,我不会这么随便的。

大概是猜透了我的想法,陆简苍的眼神中带着几分鄙夷,“我当然不会碰你,放心,我对你没兴趣。”

那种鄙夷不是装出来的。

这让我多少松了一口气,又好奇的问,“那你为什么要让我和你睡……一起。”

说到这话,我居然开始脸红结巴起来,心里面暗骂自己的不争气。

好歹我也是嫁过一次的人了,怎么现在还真没出息呢?

陆简苍只是从衣柜里面找了一套睡袍给我,“我有我的理由,我会分被子睡,去洗澡吧。”

他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拿着浴袍去洗澡了。

只是想到房间里面还有一个斌不怎么熟悉的男人在,我洗澡都不是很自在,匆匆的洗了一下就裹着浴袍出来了。

他果然抱了两床被子在床上,中间的楚河汉界分得很是清楚。

我心里面便又多了几分信任,松了一口气,选了靠窗的那边躺下。

继而便是他去洗澡,我可以再外面很清楚的听到水流的声音,喉咙居然有点干燥,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

后知后觉的,我全身都发烫起来,蜷缩在被子里面,骂自己是个色女,光是听到这点动静就浮想联翩了,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担心陆简苍一会儿出来会看到我这幅样子,我干脆用被子蒙住头,开始装睡。

装着装着,居然真的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伸了一个拦腰,这才想起来边上还睡着陆简苍。

可低头一看,床上哪里还有陆简苍的身影,连被子都是叠得整整齐齐,床单没有一丝就褶皱,就好像昨晚压根就没有睡过一样。

或许,他昨晚真的没有睡过呢?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心里面还有点微微的怅然,但转瞬即逝,又全部放了下来。

没有了陆简苍,我神情松懈下来,脸都没洗就出去了,想倒杯牛奶给自己喝。

可走到客厅,才发现陆简苍已经坐在饭桌上吃饭了,见我这幅模样,眉头便深深的蹙了起来,“去收拾。”

他居然没走?

我赶紧应了一声,简单的洗漱之后,又换了一套常服,这才走出去。

陆简苍将跟前的盘子往我这边推,“你还有三十分钟。”

“还有三十分钟做什么?”我好奇的问,伸手拿了片吐司。

“上班。”陆简苍言简意赅

狩爱第10章试读

我起初还没反应过来,茫然的朝着他眨眨眼睛。

陆简苍却很不耐烦,霍然站起了身子,“不是说要去乐天传媒上班吗?”

“啊?现在?”我也跟着站了起来,却因为太着急,膝盖撞上了桌子,疼得呲牙。

他蹙眉看我,“反悔了?”

我赶紧摆手,“不是,我是惊讶,你居然这么快就搞定了。”

由此可见,陆简苍的本事有多大,想要塞我进去上班,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待在这样一个男人身边……

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但眼下没时间太想多了。

我的确要进乐天传媒去上班,我还要和周易安成为同事,一步一步,推他入深渊。

匆忙的回房间换了套通勤装,我便出来了。

但陆简苍却勒令我回去换一件,必须要过膝盖。

我纳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撞在桌角的那个位置已经淤青了,很大一片,看上去很不美观。

估计陆简苍是觉得我这样去太丢脸吧?

我便应了一句,回去换了一条长裙,这才和他出去。

森川开车将我送到了公司楼下,我却有点茫然,问陆简苍,“我现在直接去人事部报道吗?”

“嗯。”不给我多一句的话,他直接让森川开车走了。

瞧着绝尘而去的车屁股,我气得挥舞了一下拳头。

干什么这么高傲,好歹我们也是合作关系,多说一个字会死啊!

吐槽归吐槽,真要是让我当着陆简苍的面说出这些话来,我还是不敢的。

于是嘟囔了一会儿,整理好自己的仪容,这就抬步朝着公司走去。

我以前来过一次,给周易安送饭。

周易安的办公室在十八层,那时候他还是个小小的员工,和大家一起坐在外面的格子间里面。

我把盒饭送过去的时候,满心都是欢喜的,想着给我的老公送饭,他该有多感动啊。

可是周易安一点都不感动。

他在众人的询问声中把我拉到了安全通道里面,和我说以后不要来了。

至于那盒饭,他吃没吃我都不知道,因为他压根没有把盒子带回来。

我问过好几次,他都说忘了,后来就索性和我说丢了。

那时候太天真了,我真傻乎乎的以为就是办公室的人偷了饭盒。

现在想起来,不过是怕我这个黄脸婆影响了他的性福而已。

我冷笑着,站在电梯跟前,看着电梯门开开合合好几次。

我并不着急上去报道,我在等。

八点五十几分的时候,周易安总算是来了,匆匆忙忙,连领带都没有系好。

他刚进大厅我就看见了,这才缓缓走进了电梯里,按下二十楼。

“等一下,等一下。”在电梯门快要彻底关上的前一刻,周易安用手挡住了门。

感应到有人,电梯门往两边退,向他敞开了大门。

我往后退了一步,低着头不说话。

周易安按下十八层,便开始喘气,累得实在是够呛。

他以前也是这样,总要在家磨蹭到最后一刻才出门,还说什么自己早去了也不会多给钱,不如在家悠闲着。

电梯正在缓缓上升。

大家基本都已经打卡了,电梯一路上去,都没停留过。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周易安这才注意到身后的我。

他一眼就认出了我,声音有点颤抖,“南……南絮?”

我茫然的朝着他抬起头,“你在叫我吗?”

说着,又四处看了看,很是疑惑,“好奇怪,上次有个人在医院也这么叫我。”

听我这么说,周易安神情安定了几分,又问我,“你是不是叫洛桑榆?”

我诧异,“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那天在医院看了你的体检表啊!”他说道,“那天也是我把你给认错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你啊,我说怎么看你有点眼熟呢,没想到又遇到你了。”

“是啊,我不是说,你和我朋友长得很像吗,对了,你来这里干什么啊?”

话未说完,电梯叮的一声响了,电梯门打开。

我提醒他,“十八层到了。”

周易安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这才出去。

关门的那一瞬间,我嘴角的冷笑勾了起来。

不用太着急问我来干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我来,当然是为了报复你。

仅此而已。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德水大叔点评:

《狩爱》此本书主线分明,人物刻画细腻,语言生动。情节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